精品都市异能 諸天普渡 愛下-第841章 時空之秘熱推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洪辟想了想,摊开手掌。
一缕幽光飘起。
同时召唤出一道黑色铁锁自虚空深处钻出,缭绕两缕幽光缓缓盘旋。
另一端又钻进虚空,不断抖动震颤,发出一阵哗啦啦响声,似乎在搜索拉扯着什么东西。
不一会,便哗啦一声猛地崩直,缓缓从虚空深处退了出来。
那一端索着一缕同样的幽光。
洪辟再伸出手掌,握住两缕幽光。
“斡旋造化,颠倒阴阳,魂灵不灭,血肉衍生。”
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自他手掌心中升起,涌动不休,缓慢旋转。
无形化有形,渐至浑如鸡子。
幽光在其手中竟慢慢变化成两个人形轮廓。
凤起云涌,皇命逆天 夏尔葬泪
洪辟将其抛出,两道人形幽光一落地,顿时显出两具形体。
竟是那中山装男子何应求和使用诡奇异术操控赵寒的梁碧。
这一手神通,乃是洪辟结合西游释厄玄功中的七十二地煞神通之术,与自人仙武道、血肉重生之中参悟出的道理,而得的无上神通。
能斡旋造化,逆转阴阳,活死人而肉白骨,颠倒生死,造化生灵。
不过,这样的神通,是真正的大罗金仙的手段。
真正的逆乱生死,不仅有造化之玄妙,还涉及时间之秘,需要超脱无量诸天世界、无尽时间长河。
以他现在的境界,虽然已经一脚踏入太乙真仙之境,甚至得窥一丝大觉。
却也离着这样的神通手段差得太远。
但哪怕只得亿万之一玄妙,也足以做到眼前一幕。。
因为洪辟之前只不过是将两人的肉身磨灭,真灵却未消。
洪辟如今已经是人仙之极,神魂也几达七劫造物主之境。
甚至只要他想,就能分化神魂,化为诸天神灵,达到一元之数,引动雷劫,一举突破桎梏,化雷为水,达到纯阳无极的浑圆大圆满之境,也就是真正的阳神境界。
不过洪辟降临此世,只有一个无可改易的目的。
就是将肉身神魂,都淬炼到极致的境界。
为晋升大罗金仙,打仙圆满的不朽根基。
精纯如一,才是他的追求。
師 小 札
借雷劫淬炼可以,他却不能被此世所束缚。
让自己的肉身神魂,沾染此世天地气机,大道气韵。
早前洪辟已经有所察觉,现在,他更是可以确定。
此世无论阳神、人仙之道,到了最后,必然都要经过一步。
那就是所谓的“大宏愿”。
所谓大宏愿,其实就是一个偿还天地因果的过程。
古往今天,无论人仙、阳神,一路行来,看似以管自己的大毅力、大智慧而成就,其实却都脱不开天地因果,都在依赖天地的力量。
阴神历劫,就是最明显的表现。
九劫之后,灵魂不灭,一丝神意,能凝聚成永恒不灭的法则。
那更是一种以神意寄托虚空,与传说中的与天合道一般。
魂与道相合,自己便成了这天地的一分子,再也无法分别了。
夏日他和她的爱
而人仙之道也是一样。
洪辟现在离着太乙之境,只差临门一脚。
只待找到玄关一窍,三花合一气,一气通玄窍,便能灵寄虚空,永恒不灭,成就太乙真仙。
不过最近他发现,玄关一窍,不在人身,而在身外,不可知、不可察、不可名之处。
此世人仙武道,最后一步,便是打破真实与虚幻界限,粉碎一切物质、概念。
此举其实与一气通玄窍之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此世亘古以来,走出的道却偏了。
没有人真正找到玄关一窍。
那些圣皇、人杰、诸子,都将粉碎真空,在那真与空破灭刹那之间的一线,当成最后一步。
却不知道,真与空破灭的刹那之间,只是找到玄关一窍的唯一一线机会,只是最后一步的起始。
这个机会刹那即逝,错过了便是错过了。
此世之人,打通体内一元之数的穴窍,会感应此世天地,人间世界九十九州,与最后九十九个大穴窍贯通相连。
这便是他们寄托真灵之法。
只是他们并未参透此中玄秘,也不是为寄托真灵。
而是借九十九州大地与人道之力,冲破最后穴窍,以粉碎真空。
可以说是本末倒置。
还与此世天地彻底合一,结下了难以磨灭的因果,大道成空。
因果不消,不成大道。
因果了却,便是自斩肉身神魂,更是一切成空。
这也不是说此世之人没有智慧。
只是终究有着局限。
明明已经无限接近大道,却无论如何参悟不透。
只能以无上的力量,强行破灭桎梏,粉碎真空。
已经是一种无上的大智慧。
或许自他那个兄弟成就一元,接近彼岸,在未来不知多少纪元之后,就真的能真正找到登临彼岸的大道。
现在嘛,哪怕是洪辟已经参悟其中的玄机,他也无法做到。
因为那种粉碎真空的无上力量,若不借天地之力,身与人间九十九州相合,根本无法达到。
若不粉碎真空,就无法找到玄关一窍。
若身合九十九州,却又彻底与此世天地相合,无法摆脱。
这是一个死结。
否则,古往今来,那么多圣皇先贤,又哪里会寻不到出路,只能舍本逐末,逐渐偏离大道。
不过……
洪辟倒是有想到办法可以尝试一番。
尸裂
就算失败,他退而求其次,哪怕与此世因果纠缠,也足可以粉碎真空。
大不了,将整个世界一块儿晋升,怎么也能偿还了却因果。
在此之前,洪辟却想一探大罗之秘。
大觉断因,大罗断果,证无我之空。
最关键处,就是超脱时空之秘。
如果连时空都无法超脱,谈何收束无量诸天、无穷时间之中的“我”?
原本在太乙之前,想做到这点还真不大可能。
不过这次居然被他碰到这几个魔天的人,还发现了这么有意思的事。
若如他所料,那个世界中,或许就藏着时空之秘。
何应求与梁碧“死而复生”,还在茫然之中。
他们在这短短瞬间,经历死前的恐惧与绝望,又到死亡的虚无,再到现在真灵复归,想不茫然也不行。
“还不醒来,更待何时?”
洪辟开口发出撼世之音,震动两人神魂,令其猛然醒转。
“是你?!”
何应求看清眼前之人,他虽然不识洪辟,却能从其若隐若现的命运辨认出来。
在被磨灭之前,他曾妄想以皇极惊世书,牵动那“大手”主人的命运,却发现其命运若隐若现,恍若无存。
根本无从捉摸。
拥有这样命运的人,只能是超越太乙真仙的存在。
他不相信这个世界,除了“大手”主人,还有第二个太乙真仙。
“命运?”
洪辟早就发现他的窥探,看了他一眼,颇有兴趣。
“你倒有几分神异,不过终究是他人之力,非你所有,可惜,可惜了。”
洪辟刚刚逆转阴阳之时,就发现这何应求并非是“人”。
而是某种“灵”。
若他所知不错,应该便是那个世界中,一本书中诞生的“灵”。
“你是谁?!刚才就是你?”
“你把豪哥怎么样了!”
那个看似温婉的梁碧,从茫然之中清醒,便有些癫狂地看着洪辟,一副择人欲噬的模样。
事实上,她也真的已经动手。
洪辟探手一抓,便自虚空中抓出一缕黑如墨汁的雾气来。
在他手指上缠绕扭曲。
一缕雾气,竟显出无穷的恐怖与恶毒之意。
令洪辟都感到一丝丝阴寒
“诅咒?”
太乙之境的万法心体,本就是能通世间万法。
洪辟虽然还差临门一脚,却还是一眼就能看出这诡异雾气的玄虚。
这副景象却令梁碧无法相信:“怎么会这样的?我的黑魔法无形无无影,你怎么可能发现!”
“黑魔法?”
洪辟愣了愣,笑道:“这魔天还真有点意思,也不知道是本来如此,还是与时俱进,还会玩第四天灾的那套,你从哪个世界学来的黑魔法?”
看着她不可置信的模样,洪辟摇摇头:“罢了。”
看向何应求:“将皇极惊世书交出来吧,此书与我有缘,我有大用,”
“算我欠你之因,为你寻回真灵,重塑肉身,便是还你之果。”
“……”
何应求默然无语,干脆利落地将一部金色书册,自他真灵之中逼出。
不是他愿意。
人家价钱已经付了,他敢不交货吗?
有这种逆乱生死的手段,何应求不认为对方没有办法强行取出。
只是不知为何,要用这种这么“讲道理”的方式。
洪辟伸手招来书册,悬在手掌之上。
“皇极惊世书?”
洪辟微微一笑:“便让我复你本来面目吧……”

l8o4t優秀玄幻小說 諸天普渡 愛下-第834章 上古聖皇 (二合一章)閲讀-pjnj7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你就是洪易?”
那人不过十来岁模样,头戴紫金冠,两条玉带自两鬓垂落,一身锦袍,眼如星月,面如冠玉。
有种说不出的意气风流,
手里缓缓摇着一柄折扇,慢慢地在兵将开路中,踱了过来。
看似随意,但在洪易眼里,这人每一步踏下,都像一座山压在他的心头,震动着他的神魂。
明显来者不善,在针对他。
洪易神色不动:“是我,阁下有何贵干?”
“大胆!”
“这位是当朝冠军侯!还不跪拜?”
一个身穿甲胄的军将站在少年身后,骈指怒目,喝斥洪易。
“冠军侯!”
“什么?冠军侯?那位‘纵横异域十万里,军中第一冠军侯’?!”
“历朝历代的冠军侯,只封立下不世功勋的少年将军,我朝六十年,就封过这么一位,听说这位冠军侯爷年不满十七,武功却已深不可测,驰骋沙场,杀人无数,为我朝开疆万里!”
“不仅如此,听说这位冠军侯还擅长杂学,竟似无所不知,为当今陛下进献了许多奇异之物。”
“造纸之术、印刷之术,还有如今民间富贵之家盛行的羊指皂、琉璃等奇物,听闻都是这位冠军侯爷造出来的。”
“竟然真的这般年轻!”
“我大乾朝先有洪太保,如今又有一位冠军侯,可见是天命在我,大盛之兆!”
“此二人却是不凡,可你这般说,我却不敢苟同,难不成夫子就比这两人差了?”
“你可不要乱扣帽子,这两位虽是不凡,乃朝廷柱石,但文圣古乃是千古一圣,又如何相比?”
“有夫子一人,我大乾必是大盛在即!”
“这位侯爷不是拥兵数十万,坐镇边关?怎么会突然回京?”
那军将的喝斥声一传出,本就拥挤的贡院之前,顿时喧哗起来。
冠军侯杨安?
洪易听着这些议论,本就因其故意针对而不满,此时更是没了好感。
他已经在心中将这冠军侯与洪玄机放在一起比较。
两人都是上马能治军,下马能安民的人物,同样是少年神勇,战场无敌的将帅,光芒万丈,经历也十分相似。
大乾能有这般将帅,行是洪玄机,又是冠军侯,代有传承,倒是兴盛之象。
按洪易的心性,他本不该有这种不喜,尽管对方一出现就颇有些咄咄逼人。
都是一样的年轻人,洪易如今的成就也不算低。
哪怕还及不上冠军侯杨安一身武圣境界的修为,却也差之不远。
洪易自信要不了多久,也能赶上来。
对于这样的人,他应该惺惺相惜才对。
难道是我嫉妒他?
洪易暗忖。
旋即又否定了。
他并不否认自己的喜怒哀乐,好感就是好感,厌恶就是厌恶。
但洪易很肯定,自己对这杨安不是嫉妒。
他是从这冠军侯身上,隐隐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令他不舒服的气息。
那是一种灭杀一切的气息。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只要是挡在他前方的,不论是什么,都要一一灭杀的霸道、凶狠。
这是胸中有浩然正气,一念成圣,神而明之的一种感知。
鬼磨刀 邹杨
没有理由,却必是有的放矢。
“哼!”
这时,那杨安却是因为周围众人的议论中,对于文圣公的吹捧,和对他的贬低而露出几分冷色。
轻轻一哼,便令周围之人感觉心头如同一座山重重地压了下来,几乎就痛得要吐出血来。
洪易皱眉道:“冠军侯爷也未免太过霸道了。”
“怎么?你想为他们出头?”
冠军侯杨安冷笑着看着他。
那种让他极不舒服的灭绝气息更加浓重,弥漫着在贡院之前,令众多来赶考的学子中许多人都面露痛苦之色,甚至呻吟起来。
也就是这贡院前都是大乾的读书人。
如今大乾的读书人因为儒门的存在,可不会有以前的那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酸书生。
不说个个文武双全,却也是个个勤修君子六艺,成就高低且不谈,能有资格参加大考,必然都是从万千学子之中脱颖而出的。
个个血气充实、神魂坚定。
没那么容易被这种精神气势所伤。
洪易见他如此乖张残暴,心中微怒。
正待发作,却听嘎吱一声,贡院门打开,一个苍劲的喝斥声从中传出:“什么人敢在贡院门前喧哗放肆?”
一个蓄有长须,年过百半,面目刚正的文官走了出来。
威严的目光扫过贡院之前。
落到那杨安带来的一队军兵,花白眉头微微一皱。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擅自调动军将,围堵贡院?”
“哈哈哈,原本是李尚书。”
冠军侯见了此人,收起一身凶狠霸道的气息,大笑了几声。
“冠军侯?”
来人正是本次大考的主考官,李神光。
他见到冠军侯杨安,眉头皱得更深。
“不知冠军侯爷到此作甚?还如此兴师动众,竟带着如此虎狼军士,怎么?难不成还想拆了贡院?”
“哈哈,李大人说笑了。”
杨安大笑道,此时的他,倒像是个气度不凡的豪爽少年儒将。
与片刻前的咄咄逼人,以势压人的霸道凶狠模样,全然不同。
“本侯刚刚回京,不过是恰好听闻今日乃大考之日,便想来看看我大乾未来的栋梁之才,”
他扫了一眼周围,目光落到洪易身上,若有所指地道:“真是不虚此行,我大乾果然是人才济济!”
“是吗?”
李神光不置可否,淡声道:“既然如此,冠军侯爷看也看了,科考时辰将至,侯爷在此,怕是有所不便,还请侯爷离去吧。”
“李大人莫急,本侯这就走。”
冠军侯拍的一声将折扇敲在手上合起,哈哈一笑,转身便带着军兵离去。
阵列严整,来去如风。
仅此一丝,便可观其治军之能,确非寻常。
冠军侯来得突兀,去得也突兀。
令洪易心中萦绕着一丝丝疑问。
“哼。”
李神光看着冠军侯离去,轻轻哼了一声。
不知为何,洪易总感觉这位礼部尚书似乎与这冠军侯有过节,抑或是对其十分不满。
“肃静!”
“时辰已到,学子进场吧。”
李神光威严地说了一句,便转身进了贡院。
众学子考生在贡院兵丁的安排下,排着队一个个接受验身走进考场。
……
不提洪易参加科考。
远在南方。
水阳省大罗派。
原本的南方水乡胜景,如同仙境般的大罗派,此时虽然景色依旧,却似乎笼罩着一层愁云。
那山上的阁楼中,依旧聚集着大罗派众弟子与长考。
“这君子六艺、西游释厄功,确实是不世的绝学宝经,”
“如此绝学宝经,他怎么舍得广传天下?”
“还有一部《人书》,前半部出世,只当是文道经典,经补全后,竟是如此玄妙,”
“虽未记载什么神功宝术,却更为精深奥妙,所载所述,皆是大道总纲,是真正能指引大道的宝经。”
“只可惜,这些宝经虽流传甚广,可要真正学得,若无入门的要诀,却也并非那么容易,若是得到这几部宝经的入门之法,我大罗派当能成为真正的圣地!”
“怎么?你们还想要去招惹那人?”
“上次与正一、方仙等道门一起埋伏谋夺儒门圣器与宝籍,我们已经损失惨重,那正一、方仙两道,若非有当今陛下回护,恐怕早已经灭门,”
“谁也想不到,那位竟如此可怕,三步登天,一举达到了人仙巅峰,传说中不可思议的境界,超过了古往今来多少人杰……”
一个鸠皮鹤发的长老脸上带着惊恐。
其余人听她说起,也都是一样眼含畏惧。
只是一位人仙,就能令大罗派万劫不复,更何况一个已经达到了人仙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达到古老传说中的那些圣王、太古之中的那些绝顶高手一般的境界。
一个长老看向旁边的一位绝色女子:“妃蓉,你这次露了脸,把儒门最罪得最狠,虽然不知道那位为什么放了你一马,但以后若遇见儒门弟子,你可莫要再生事端,当退避三舍。”
此女正是赵妃蓉。
她那夜里伏杀儒门弟子,本来绝不可能活着逃脱。
但文圣公却开了金口,放她离去。
连同那太上道苏沐、孔雀王之女幸雨仙都放了。
让人十分不解。
赵妃蓉回想着当夜景象,美目之中,有着深深的恐惧。
但深处却又潜藏着一丝不甘和怨恨。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那个年纪轻轻,却有着横压世间,纵跃千古的绝世风采的身影,自是力量强大得恐怖,给她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但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自己在对方面前的不堪一击,还有被人擒拿下来,如同一条丧家犬,却连让那人看上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对于自视甚高的她来说,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赵妃蓉深吸一口气道:“几位长老,你们也不必这般悲观,此番我虽惨败,却也因祸得福,有了一桩际遇,”
“若是顺利,便能得到一个天大的好处,令人难以想象的丰厚积累,到时不仅是鬼仙,甚至能一举度过几重雷劫,”
“届时便是不如那人,也有自保之力。”
几位长老大喜:“哦,是什么际遇?”
赵妃蓉露出笑容:“几位长老可听过‘元’?”
“元?”
一个长老惊道:“上古圣皇元!?”
“不错,”
赵妃蓉自信一笑:“上古圣皇,盘、元、始、极、都、鸿、愚,其中便以圣皇盘与元最为强大,”
“其余圣皇,都只是成就阳神、或是粉碎真空,而盘与元却都是超越了阳神,同时成就粉碎真空,惊天动地的大人物。”
她话锋一转:“那一夜,那个人一举跨入人仙巅峰之境,本来可以将一切来犯之敌反手镇杀,为什么却没有动手?”
“不仅把我与其他道门之人放了,连洪玄机都没有杀,”
“最近传闻,那人可是洪玄机与那个太上道上代圣女的孽种,若是真的,洪玄机与其可是有杀母之仇,这是为什么?”
她笑着道:“我得到可靠消息,那人就是被太古时的一位已经寂灭的不可思议的存在,以不朽不灭的精神,跨越时光长河而来,将他镇压,虽不知为何那人安然无恙,”
“但也因此妥协,不敢伤我等。”
“什么?!”
“竟有这样的事?”
几位长老大惊。
虽然那夜一战,万人瞩目,但那种层次的争斗,却并非寻常之人可观测。
洪辟与洪玄机战到最后,便在大多数人眼中失去踪影。
只有少数几个绝顶高手才能感应得到造化道人的投影现世。
“不可思议!早已寂灭的人,竟可以从太古跨越时空显现于世!”
“难道那位至高无上的存在,便是圣皇元?”
一位长老惊喜道。
“不。”
赵妃蓉却否定道:“我说这番话,是为了让长老们知道,那个人虽然强大,但在这世间也并非无敌,”
“能对付他的人并不少。”
“圣皇元便是我所得际遇中获知的一个。”
“诸位长老,难道不知,六大圣地之中,玄天道馆创馆祖师,其师‘玄’,便是与‘元’并称对立的大人物,一个掌握黑暗,一个掌握光明,”
“大禅寺的祖师禅,其师便是元,”
“当年大禅寺被灭,道统被毁,我却知道,当时的大禅寺人仙印月和尚,将大禅寺道统统统装进了一个乾坤布袋之中,”
“这乾坤布袋中,不仅有大禅寺诸多宝籍、丹药、神器,足以把人培养到雷劫鬼仙、人仙的境界,”
“甚至还有大禅寺的三大镇寺之宝其中之一,现在如来经,记载无数绝世武功,”
赵妃蓉目泛精光:“我若能得到这乾坤布袋,便能得到大禅寺数千年的无数积累,一举成就雷劫鬼仙。”
“而且……”
赵妃蓉眼中透露出一种疯狂的野心:“乾坤布袋中,还有一个最大的宝藏,便是能指引人到达一个能见到‘元’的所在。”
“什么?!”
几位长老被吓到了。
“圣皇元是上古之人,不是早已经……”
赵妃蓉打断道:“这种存在,哪怕寂灭,也有不朽不灭的精神存世,那位镇压那个人的大高手,便是明证。”
“原来如此……”
“如此说来,那乾坤布袋是必须要得到了……”
一个长老疑问道:“只是我也听闻,不仅大乾朝廷,天下许多高手,都在寻找当年大禅寺的遗宝,多年无果,你如何能寻得?”
赵妃蓉道:“这个你们无需担心,这个便是我此番际遇,早就已经有所安排,再过不久,我便会和一个人一起出海,去夺取乾坤布袋。”
“好,你放心去做,大罗派会全力支持你!”
……
玉京城。
文圣公府。
“夫子,已经查清楚了,那个冠军侯此番回京,似乎是因为身边的几个奇怪之人……”

k8mx6好看的都市言情 諸天普渡笔趣-第832章 功德 (二合一章)鑒賞-pzbfz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在文圣公府不远,鸿门台上,刚刚才结束了一堂课业。
学子们在将夫子洪辟恭送离开后,才发出一阵阵热烈的讨论声。
此时这里的人,比之往日更要拥挤。
如今想要在这鸿门台上占得一席之地,聆听文圣公讲课授业,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般人没有一点名声、本事,休想占得座位。
若非鸿门台有规矩,任何人一个月内只能来这里听上一次,恐怕这里的座位,也要尽被权贵所把持。
自从数月之前,文圣公与洪玄机那一场惊天动地的一战,令整个天下形势都为之一变。
虽然最后似乎出现了一些意外。
没有几个人能看到造化道人投影的存在。
所以在大多数人眼里,那一战之中,始终是洪辟与洪玄机。
洪玄机虽然成就了人仙,震惊世人。
但文圣公在那夜三步入雷池,登临人仙,以绝世神通,暴打洪玄机,令其毫无还手之力,却是众人所目睹。
虽然最后洪玄机安然而回,还加官晋爵。
但究竟谁胜谁负,天下人都已心知肚明。
只是碍于洪玄机,少有人敢宣之于口。
毕竟其不仅是当朝太保,三公之一,更是当世唯二的人仙之一。
文圣公能暴打洪玄机,不代表他好欺,只不过是文圣公太强。
自此一战,文圣公已坐实了天下第一人的名头。
一位天下第一人,亲身授业讲道,毫不藏私,不限门户,人人可来,哪里能不令人趋之若鹜?
再加上儒门那突然冒出来的三千先天,七十二位堪比大宗师的贤人,六位堪比武圣、鬼仙的儒门六首。
这可都是文圣公教授出来的。
这些人,得文圣公授业,最多也不过十年,却能有如此惊世骇俗的成就。
简直能令人疯狂。
这些疯狂的人,没有把鸿门台给挤烂,已经是难得了。
“学生洪易,想求见夫子。”
洪易挤开拥挤的人群,追上了一个一身素衣松散不整,两眼茫然无神、如同大梦初醒一般的青年。
这个看似梦游一般的无神青年,却没有任何人敢小看他。
因为他正是新晋的儒门六首之一,名为列御寇。
现在的鸿门台,文圣公虽然仍是每日开讲,时间却没有以前那么长。
而且只是将课讲完便离去。
剩下的时间,便由这些已经被文圣公收为入室弟子的亲传为学子们轮流解惑。
今日正是轮到这列御寇当值。
囚 妃
儒门六首,每一个都是武圣、雷劫鬼仙一流的人物。
最为人所知的,当属那夜谈笑间尽败三大圣女的诗剑双绝李太白。
怒焰神子
其次便是人未现,弹琴退太上道圣女的琴中圣手伶伦。
和百里之外,一箭重伤洪玄机身边的武圣吴大管家的百里箭圣飞卫。
传闻之中,这三人在此之前,都是游戏人间,无人知晓。
只有李太白曾于南方,因其诗才风流,被那里的权贵所知。
琴圣伶伦只是玉京城中,散花楼里的一名乐师。
箭圣飞卫也只是边军之中一小卒。
其余三位,虽然没有在那一战中展露锋芒,但事后也被人找了出来。
那夜的动静实在太大,数千儒门学子,与文圣公一齐汇聚浩然正气,令得天显异象,万古未有。
便是三千先天都被一一找了出来,何况六首?
其中一位,名为颜清臣,只是偏远州县之中的一个教书先生,听说写得一手好字,有笔落风雨惊,书成鬼神泣之威,被人尊为书圣。
还有一位,便是眼前这位列御寇,却是最为神秘的一位。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
只知他孤身一人,无亲无故。
多年来,一直云游天下,闲云野鹤沉溺于山水之间。
爆笑囧妃有点萌 臻惜
但经过几次鸿门台解惑之后,却也没有人敢小瞧他。
最后一位名为姬旦,此前是皇家藏书之所,天录院麒麟阁的一名小吏。
此人最一直在玉京城中,也是唯一一位有官身之人。
却也是最深藏不露之人,没有人知道他强在何处。
但了解之人,也都清楚,儒门之中,除去文圣公夫子外,便连六首之中其余几位,见他这位也是敬重有加。
他也是六首之中,唯一一位得乾帝亲自来请入朝中,封了高位,官居三品,位列宰辅,常伴君王,佐理朝政。
真真正正的一步登天!
因为要常伴君王,佐理政事,也最少出现在鸿门台。
洪易心中念头电闪,回忆着自己打听来的消息。
不敢对眼前的青年有半点小瞧。
“你是洪易吧。”
列御寇像被吵醒一样,半睁着惺松茫然的双眼,竟然认得洪易,而且见他来寻自己,也没有半点意外,似乎早就知道一般。
洪易讶异道:“列师兄认得学生?”
如今儒门已正名,正式收录弟子。
门下皆以师兄弟相称。
来听学的学子,也不管有没有被收录门墙,也皆以儒门弟子自居。
待君归来兮 凤女如歌
哪知列御寇又半合上双眼:“不认得。”
洪易:“……”
列御寇温吞吞道:“是夫子早有吩咐,说你今日会来求见。”
洪易闻言,又惊又喜。
“夫子果然学通天人,竟能知前事!”
列御寇又摇摇头:“你不必高兴,夫子最近道业有所得,要闭关参悟,没功夫见你,要我嘱咐你:科考在即,莫要胡思乱想,好生读书。”
“这是夫子原话,我已带到,你去吧。”
说完,也不再理会洪易,转过身,一步三晃,慢悠悠地离开了。
洪易还愣在原地。
“……”
他原本是下了好大决心,才来求见。
也想过很多可能,可唯独没有想到,只得了这样的结果。
一切的因由,都是数月前那一战。
确切地说,是这位文圣公和他父亲洪玄机一战中,所说过的那些话。
他听得一清二楚,别人也听得清楚。
不仅是他,如今天下间,很多人都在猜测文圣公与武温侯之间的关系。
从很久之前,人们就知道这两人很不对付。
洪玄机还好说,虽是大乾中流砥住,可也树敌无数。
但那位文圣公却向来与人为善。
除了那几个千年世家、几大道门,因正统之争、利益之争,还有恒州方家那位神童一般心存妒意之人,才会与他为敌。
他自己却是从来没有得罪过人,也从来不会对谁恶言怒目相向。
除了洪玄机。
自从那一战中,洪玄机说过的几句话,文圣公的反应,都让天下人有了些猜测。
只是两位当事人都没有任何人为此事做出回应。
也无人能确定,更没有人敢乱嚼舌根。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只有洪易,犹豫了数月,今日才终于鼓起勇气,想要求见夫子,确认心中所想。
“难道大兄真的没有死……”
“但怎么可能呢?”
“就算大兄没有死,又怎会是夫子……”
离开文圣公府,洪易有些失魂落魄地往回走。
心中不住地想着这些念头。
那夜,他也在场,亲耳听到那些话语。
若说谁最能了解其中内情,非他莫属。
不谈别的,那位文圣公所行所为,简直是他朝思暮想,想要做的事情。
除了那张脸,和他脑海中想象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
他也多想将那位所谓的父亲,洪玄机给暴打一顿,再质问他一番。
可他没有文圣公的无敌力量,绝世风姿。
至少暂时没有。
也正是因为文圣公太过强大,洪易才不敢确认。
他会是自己那位早已葬身狼腹的大兄。
神医狂妃 兰幽默
“罢了,既然这位夫子给自己留了话,想来是早有成算,我再纠缠也没有意思,”
“便静下心来,读书参悟学问,以待大考,”
“等我高中,获得封赏,再为朝廷立下大功,自然能为娘亲、大兄正名,也能堂堂正正,站到那文圣公和洪玄机面前,亲口问他们。”
洪易不愧非凡之人,很快便调整了心绪,静下了心神。
回头看了一眼文圣公府,大步离去。
文圣公府中。
洪辟看着洪易离去,重重阻隔,也挡不住他的目光。
笑了笑,便收回目光。
洪易是他降生此世的胞弟,也是此世的纪元之子。
他自然不会让这位纪元之子因为自己而失去了原有的成就,相反,他要让洪易走得更元,成就更高。
若是洪辟这些日子参悟那一战所得,没有错谬。
恐怕此世古往今来,所有阳神、粉碎真空的人仙,路都走错了。
即便是汇聚了无数纪元气远的纪元之子洪易,到最后也不可能登临彼岸,超脱此界。
最终与此界宇宙,融为一体,成为此界唯一的可能更大。
虽然那等成就,已经是不可想象,威能或许已不弱于大觉金仙。
可终究是被困于牢笼之中,再不得出脱。
这些明悟,都是在那一战中所得。
他凭着多年的浓厚积累,一步登天,借雷霆与洪玄机之力,打开体内九百大窍,登临人仙巅峰之时,便已经隐隐有所感觉。
凭他当时的积累、推衍,九百大窍并非极限。
只是自九百个大穴窍大开,他便感觉到自己打开了某扇门户,或者说是某种通道。
与这个世界,与这个宇宙有了某种联系。
虽然这种联系会让他获得更多、更强大的力量,但真性之中,般若观照的神通,让他得以感应到一丝不妥,强行中止了这个过程。
到后来造化道人于现世投影,以力量相诱,让他感受到了千变万化、血肉聚变之上,粉碎真空的一丝境界。
那种感受就更明显了。
真是真实,空是虚幻。
粉碎真空,便是打破真实与虚纪的界限。
穿梭在都市
大千世界,鸿蒙宇宙,皆可一拳而破灭。
即便是虚幻无凭的概念,也能粉碎。
可粉碎真空之后,无论血肉灵魂,都要和世界、宇宙连接。
宇宙不灭,“我”就不灭。
听起来很厉害,实际上也是厉害得很。
可再想超脱,除非真的破灭,打破这个牢笼。
但这个时候,宇宙就是“我”,我就是宇宙。
宇宙破灭,“我”又岂能不灭?
这是一条死路!
阳神也是另一条殊途同归的道路。
人仙是以肉身的力量,粉碎虚空。
阳神是以神魂的力量,寄托虚空。
都一样是融入世界宇宙之中。
本尊之前经历的世界,有过的感悟,一点都没有错。
无论是哪个世界,想要依靠力量,打破世界本身的桎梏,超脱而出,都是不可能的。
世间根本就没有什么逆天法。
也不需要逆天。
而真正能超脱的方法……
洪辟看了眼自己身周悬浮的儒门六圣器。
现在,应该是功德圣器才对。
真正超脱之法,就在这功德圣器上。
对于这点,本尊在以前就有过明悟。
如今,只是印证了这一点罢了。
功德,天地的功德。
是唯一的超脱之道。
所谓的功德,不是天地要求你做什么,你完成了才给你的奖励。
天道至公,没有人心的复杂。
天地运转,只依大道而行。
那些乱七八糟的阴谋论,放在“天”上面,简直是可笑之至。
功德,只是一方天地产生了某种积极的变化,得到了某种提升,而诞生的一种天地本源的力量。
这种力量,是天地本源,是万物之母,是一切的起始,一切的起因。
而触发了这种变化的根由,会自发地吸引这种力量,得到这种力量的加持,从而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看似是天地的嘉奖,其实是一种必然。
金银满堂,财神王爷抠门妃
说是功德,其实更是一种造化之力。
本尊因为灰幕,而苦苦追寻的“造化”的根源,很可能就是这种天地本源、万物之母。
也唯功德,唯有造化,才是超脱的唯一大道。
换句话说,想要超脱一界,只有一条路。
带着一方天地,一方世界,一起升华、一起超脱。
顺天,而非逆天。
想要做到这一点,远比追求个人的力量艰难不知道多少倍。
这也是古往今,没有人能走上这条路的原因。
太过匪夷所思。
若是按照原本的道路,作为纪元之子的洪易,确实是最接近了终点的人。
他许下人人如龙的大愿,若是能实现,必然能与世界一起升华,最终超脱。
只是他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
所谓人人如龙的大愿,也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景。
哪怕他创下大道,让世间人人都可以修炼。
也不过是增加了修炼的人数罢了。
更何况,便连这一点,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即便是洪辟已经悟出了这个秘密,他也一样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做到。
唯一的方式,就是取巧。
在堪破太乙、甚至金仙之境时,借助本尊之力,直接打破此方世界的桎梏。
令此界之人,打破界限,得以升华。
日积月累,自然能令此世举界飞升。
洪辟摇摇头。
这终究是取巧之法。
由此可见,困守一方天地之中,若无不可思议的机缘,想要打破界限,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些都是以后需要考虑的,洪辟暂且放下念头。
回过神来,参悟六件功德圣器。
这六件圣器,是他抛开桎梏的前提下,更进一步的希望所在。
原本这六件圣器,虽有不可思议之力。
但其本质却有限。
得到了功德之力加持,却有了成为神器之王的潜质。
是护道圣器,洪辟不得不重。
只是要将之提升为神器之王,还是少了些契机。
这些契机,还需要他那个兄弟,为他寻找出来。
……
刚刚回到武温侯府的洪易,并不知道自己寻找兄弟未果,反而还落入了对方的算计中。
他正因为一个邀请而陷入两难之境。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