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笔趣-第一百零六章 楚王孫展示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看到嬴政进来,楚阳和扶苏自然让出了上位,规矩地站在两侧。
楚阳还好,毕竟已经和嬴政打过照面,可是剩下的这些年轻人看向嬴政的目光可就完全不同了。
他们虽然也是贵族子弟,但在未被正是派遣官职之前,还是没有资格面见皇帝的。
对于嬴政的印象,也多是从家中长辈口中知晓。
并吞六国,统一天下,功绩更是超过了三皇五帝,这样的一个传奇君王现在就站在他们面前,他们怎能不激动起来。
“都坐下吧,今日只有老师与学生,没有君臣之别,尔等可放自在些。”
嬴政端坐在椅子上,打量了众人一眼,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方才你们的讨论,寡人听到了,说的都很不错,这才是太子智囊该有的样子!”
远远瞥了扶苏一眼,嬴政心里也是有些感慨。
想当年,无论是他与赵太后客居赵国做人质,还是登基之后,与成蛟,嫪毐,吕不韦等人的缠斗,在他身边连一个能用的人都没有。
直到后来遇到了李斯与韩非,这种情况才渐渐得到了好转。
扶苏这小子,倒是个有福气的。
在场众人原本还沉浸在面见陛下的喜悦当中,现在听到嬴政这么说,顿时沸腾了起来。
原来陛下不但亲自上门,而且还看到了他们之前的表现!
天啊!这得是多大的福分啊!
想到这里,他们不由看向了身旁的楚阳,眼下这一切的缔造者,眼中充满感激。
要是没有这位的循循善诱,他们又怎么会得到如此露脸的机会!
接下来,嬴政一个个询问了在场众人的姓名,每当一个人报上名号之后,嬴政总是笑着点点头,说上几句他与此人父辈的渊源。
这些人听到之后,瞬间就红了眼睛,有几个甚至当场哭了过来。
“陛下居然都记得我家的功劳……呜呜……我李向荣愿为大秦之臣,生生世世!”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没想到我家祖上竟和陛下有如此渊源,我辈更应将先祖之志发扬光大,守卫大秦!”
“陛下,我顾氏一族愿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看着眼前这副场景,楚阳心中暗暗点头。
这便是千古一帝的君王手段么?
三言两语,便让这些人抛头颅,洒热血的效忠自己,果然厉害!
“你们好生努力,寡人期待着诸卿功成名就的那天,寡人会一直看着你们!”
众人连忙起身,俯首称是。
寒暄了一番之后,嬴政从座位上站起,朝外走去。
在路过楚阳身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他拍了拍楚阳的肩膀,笑着道:
“你很好!”
楚阳连忙摇了摇头道:
“臣当不得陛下谬赞……”
“谬不谬赞,寡人心里清楚,不过既然你已经明白了寡人的心思,那不妨就拿出一个方案来,下次拿到朝会上让大家议议,毕竟寡人受人蒙蔽这么久了,总得找回场子不是?”
嬴政深深看了楚阳一眼,便转身而去,压根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望着嬴政的背影,楚阳愣了很久,才深深吸了口气。
“说好的千古一帝呢?这也太小心眼了吧!”
嬴政走后,剩下的年轻人仍是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
“嘿,看见了没,陛下今日可是与我交谈最多,回去我一定要告诉我爹,好教他羡慕羡慕!”
“切,交谈最多又怎么样,陛下可是对我笑了一下呢,他肯定是对我另眼相看了!”
扶苏有些感慨地看着这些人,事实上,自他担任太子以来,这些署官们大多也只是敷衍了事而已,哪有过如此热火朝天的景象。
全職 法師 uu
虽然他们现在争得热火朝天,可氛围之中却弥漫着一股以前从未有过的东西——生机与希望。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随着脚步声响起,一大群衣衫不整的年轻人一脸狼狈地跑进了院子。
“太子殿下,我等来晚了,一听说陛下今日过来,我们立马就跑过来了,只是不知陛下现在何处……”
领头的年轻人一边用袖子擦着汗水,一边在大厅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某个身影。
“是啊,是啊,我等今日实在是有事在身,并非故意推脱,还请太子明察!”
詛咒 之 龍
“太子,我等……”
这些年轻人在知道陛下刚刚离开之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那可是陛下当面接见啊!
对于他们而言,那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怎么就这样错过了呢!
此时,看向扶苏的神色不由复杂起来。
“既然你等诸事繁忙,从明日起,这太子府你们便不用来了!”
对于这样投机钻营之辈,扶苏向来是最痛恨的。
因为他在这些人身上,总能看到那些贪腐官员的影子。
这样的人,势必不能用了。
“先生,既然父皇已经下了旨意,那不如我们趁着天色未晚,继续讨论一番,商量个章程出来如何?”
到了这个地步,扶苏也不管什么礼节不礼节的,他还是觉得称呼楚阳为“先生”最为顺口。
“没错,楚大人,您还是继续给我们讲讲吧,我们都还没听够呢!”
“有些不相干的人,还是回避一下吧,没看到我们要谈论正事了么!”
扶苏开口后,其他几个权贵子弟也纷纷附和,只剩下一大群刚刚赶来的年轻人一脸懵逼。
他们实在想不通,这些往日里和他们一样喜欢熬鹰遛狗的纨绔子弟怎么突然转性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李信府上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坐吧。”
李信端着茶杯,慢条斯理地说道。
超越极限之焚天冥王 北斗心玚辰
“在您面前,哪有小的坐的地方,我还是站着吧。”
奸 府
来人有些拘谨地站在堂下,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包裹。
李信眉头一皱,将茶杯放了下来。
“你也是堂堂的楚王子孙,何至于此!”
眼见李信不悦,来人才悻悻地坐了下来。
“非是熊楠愿意作践自己,而是身居他乡,不得不仰人鼻息啊!”
作为楚怀王的后裔,回想着自己在大秦的这些日子熊楠长长叹了口气。
阶下囚的滋味不好当啊!
不过似乎想起了什么,熊楠脸上露出了一抹期待的神色。
“不知道上次拜托将军之事,可有结果?陛下那边怎么说?”

人氣都市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第一百零二章 白費勁!熱推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哼!”
听到这话,吕雉扭过头去,闷哼了一声。
她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都说京城居,大不易,赌气骂街没什么问题,可要是会给楚阳带来麻烦的话,她还是愿意隐忍的。
皇城有嘉人
那女人见吕雉服软,立马神气了起来。
三国后传
“哟,刚才不是还挺凶的么,怎么这会就认怂了……”
女人插着腰,眼神在吕家两个头上那价值不菲的金钗上瞟了一眼,阴阳怪气道:
“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在这里显摆,我劝你们以后还是夹着尾巴做人吧!”
女人连珠炮似的说完一通之后,才心满意足地挽着男子的手腕准备回家,刚一转身,迎面就看到一阵肃杀的面孔。
“啊……”
女子吓得尖叫一声躲进了丈夫怀里,楚阳则面无表情地甩下一句“好狗别挡道!”,便来到了吕家姐妹身边。
“站在大门口做什么,我听说这京城的疯狗挺多,要是不小心被他们咬了一口怎么办?”
楚阳神情有些“责怪”地瞪了吕家两姐妹一眼,将从市集上带回来的零食塞在了她们手里。
“噗嗤……”
原本吕雉还因为这对夫妇的事情生者闷气,现在听到楚阳这么说,直接破功笑了出来。
吕素也在一旁捂着嘴,偷乐着。
“哇!你怎么买了这么多好吃的,还有这些东西,太好玩了!”
两个女孩叽叽喳喳地忘我讨论着,完全把旁边两人当做了空气。
“你……你骂谁是疯狗!”
那妇人听到楚阳的话,气得蹦了起来。
“谁搭腔就是谁咯……”楚阳懒得搭理这些人,直接带着姐妹俩朝自家大门口走去。
“夫君!你可要为妾身作主啊!这个天杀的压根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啊!”
妇人发疯似地哭做一团,男人则盯着楚阳的目光也变得冰冷起来。
“看来我说的话,你还没有听清楚,小子,我劝你现在就给我妇人磕头赔罪,要不然我保准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嗯?”
楚阳微微一愣,没想到这对夫妇居然像狗屁膏药似的,不依不饶。
逆天王者 绯翔
按理说他在搬家时,闹出的动静够大了,就连王森和巡捕营的人都招来了,应该不会有人过来生事才对。
难道这货是西荷的人?
那也不对呀,朝堂上发生的事情,才过去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不可能传到这边的。
他看着眼前的男人,又看了几眼对方身后的宅门,才露出了一抹恍然之色。
女子监狱的男管教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难怪这人对自己横竖看不顺眼,原来他现在所买的宅子,和隔壁原本应该同属一家的。
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关系,这套宅子被人一劈两半,他所在的这一半,明显宽敞许多,而对方所住的宅子,却是一副愁云惨淡的模样。
原来这心病在这呢!
楚阳心里不由一阵冷笑,你自己无能,守不住家业,现在却怪别人买下了你的祖宅,这不是脑子有病是什么!
他将一旁的牙人招了过来,当着男人的面说道:
“我还以为这是什么风水宝地呢,现在仔细一瞧,妥妥的凶宅啊!这可不行,你去替我找些人来,我要将这里重新动土一番!”
“啊?楚大人,您这是……”
原本牙人不愿意趟这趟浑水,但是在见识到楚阳的凶悍之后,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要知道,这座宅子可算是附近顶好的房子之一了,不管是布局,还是家具,都已经是大秦最顶尖的存在。
这位现在却要将这里改一个面目全非,这不是胡闹么!
“怎么,你看不出来?”楚阳瞥了对面男子一眼,嘴角带着一抹深深的嘲讽。
“上一个住在这里都被分家了,留下来的子孙也只会在一边酸言酸语,我可不想落得这个下场,赶紧让人给我改了!”
“你!岂有此理!”
原本那男人还听得一头雾水,但在被人揭穿心思,顿时脸色涨红。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响起,一个內侍带着一队骑士在街角停了下来。
看着內侍的模样,那男人瞳孔猛地一缩,他知道这位大人是当今陛下身边的近臣,经常替陛下宣布旨意的。
难不成陛下终于知道他陆夏远一片忠心耿耿,过来召见的么!
想到这里,陆夏远神情顿时激动了起来。
年轻內侍快步走到众人面前,先是在陆夏远脸上扫了一眼,最终目光落在了楚阳的身上。
“这位就是楚大人吧,陛下有旨意传给你!”
当铺 李我
楚阳点了点头,正色站于一旁,等待着內侍宣布,而陆夏远却楞在那里,心里一旁慌乱。
为什么是他!
他不过是外乡来的穷小子罢了!
凭什么陛下召见之后,还立刻赐下恩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內侍瞪着陆夏远咳嗽了两声,后者才连忙躬身,低下了脑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前泗水郡尉楚阳,屡立奇功,人品贵重,今特赐楚阳任太子府冼马之职,希望其能辅佐太子,匡正社稷,钦此!”
“呼……”
听到诏书,楚阳轻轻松了口气。
看来咱们这位皇帝陛下还是讲情义的。
自己替他解决这么大一个麻烦,他终究还是没有做出卸磨杀驴,让人寒心的事情。
楚阳淡淡一笑,从容地接过圣旨,在和內侍碰触的一瞬间,不留痕迹地递过去了一枚金币。
“恭喜楚大人了,既然此间事了,咱家也要回去复命了,告辞!”
內侍笑着对楚阳点了点头,便带着骑士扬长而去。
內侍走后,一旁的吕氏姐妹早已经笑个不停。
她们完全没有想到,楚阳居然会如此厉害,刚一进京就得到了如此重要的职位!
那可是太子呀!
这么说,她们的男人,将来就是太子的人了?
等到太子登基之后,那可就更加值钱了呀!
那以后她们岂不是水涨船高,说不定还能弄个什么夫人当当呢!
就在两姐妹花痴般地畅想未来时,一旁的陆夏远却突然大笑起来。
“哼!有什么好笑的!难不成你还打算递折子不成!那可是太子冼马,你敢吗!”吕雉眼中闪过一抹怒气。
“太子冼马……太子冼马……”
陆夏远笑得前仰后合,甚至眼泪都给笑出来了。
他笑了好一会,才脸色狰狞地说道:
“你们还不知道吧,今日朝堂之上,那太子都自身难保了,这时候让他做太子冼马,这不是豁嘴吹灯——白费劲嘛!”
“你们说好笑不好笑!”
陆夏远脸上露出一抹洋洋得意之色。
原本他还担心眼前这小子会被陛下看重给与要职,现在看来,陛下也不过随便糊弄一下而已,根本不值得自己放在心上。
刚才那小子居然敢编排他陆家先人,还要大动土木,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瞧瞧,那他陆夏远还有什么脸面在官场上混!
陆夏远撸起袖子,正准备找楚阳理论一番,一道冷淡的声音从他身后飘了过来。
“你刚才说谁自身难保?”
“咦?这个声音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陆夏远皱着眉头转过身来,就看到一张冷漠的面孔,顿时吓得面无血色瘫软在了地上。
“太……太子殿下,您……怎么来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