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某美漫的醫生笔趣-第七百三十九章 殭屍先生相伴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羊城。
太古仓码头。
由英国太古洋行于1904年到1908年间修建,供太古轮船公司使用。
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羊城来讲,是比较完善的仓储码头。
门牌革新路124号。
经活化作酒品展销、餐饮、旅游休闲、设计等用。
“这个时代的羊城,就已经如此繁华了啊!”墨非感叹了一句。
在大街上已经随处可见小汽车了。
当然,能够开得起小汽车的人,也是非富即贵。
只不过这个世界从来不缺有钱人罢了。
在羊城随意逛了逛,很快就到中午了,墨非找了个还看得过去的酒楼,去吃饭。
世间万物,唯美食与美酒,不可辜负。
墨非点了不少羊城特色招牌菜。
白斩鸡又叫白切鸡,是一道华夏民族特色菜肴,起源于羊城,在南方菜系中普遍存在,以粤菜的白斩鸡最知名。
形状美观,皮黄肉白,肥嫩鲜美,滋味异常鲜美,十分可口。肉色洁白皮带黄油,具有葱油香味,葱段打花镶边,食时佐以酱油或特制普宁豆酱,保持了鸡肉的鲜美、原汁原味,食之别有风味。
正当墨非大快朵颐的时候,耳朵一动,却是蓦然听到了酒楼里面有人说“赶尸”什么的,这就让墨非来了兴趣。
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往谈论之人看过去。
便看见一个穿着黄色道袍,头戴黑色道冠,一副道士模样打扮的人,和一个身材富态的中年胖子在聊天。
“咦?”
墨非发出一道惊疑声,因为这个道士,看着怎么有点眼熟……
特别是那一副眼镜。
“四目道长,这次我爹的是,就拜托你,一定要将他安全送回老家啊!”
有钱的胖子说道。
“钱老爷放心,你能找到我,想必也是知道我四目在这一行的名声如何。”道士拍了拍胸口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下必不负厚望!”
“四目道长?”墨非愣了愣,嘀咕道:“难道就是我所知道的那个四目道长?”
那胖子跟着道士聊了几句,就走了,至于桌子上的菜,未动分毫。
四目道长闻着酒菜的香味,不由得动了动喉咙。
他这些年来,虽然也靠着“赶尸”攒出了一箱子黄金了,但是为人抠门,却是舍不得花销,身上的衣服,都是穿了好几年的。
要他给自己摆一桌酒席,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但是客人请客的嘛,那他就不客气了。
“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大餐了啊!”
四目道长当即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闷了,然后拿起筷子,夹菜。
美食与美酒皆入口,好不快活。
只是却有不速之客前来搅局。
正当四目道长吃得开心的时候,一个相貌俊美得几乎妖异,身着洋装的青年,坐到了他的对面,拱了拱手:
“道长!”
四目道长皱眉看着墨非,半晌道:“这位公子,我们俩认识吗?”
“之前不认识,但是现在应该就认识了。”墨非笑道:“不好意思,现在自幼耳力超于常人,刚刚听到了道长和那位钱老爷,在谈论什么‘赶尸’……”
“公子,你恐怕听错了,钱老爷只是请我去帮他看看风水而已,哪里有什么‘赶尸’啊。”四目道长笑了笑,眼眸里却全是警惕之色。
“叮当!”
一把大洋就落到了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四目道长一双贪财的小眼神,立即就瞪直了,他艰难的咽了咽唾沫,眼睛甚至都舍不得从那些大洋上移开:
“少爷你刚刚问我什么?在下四目,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墨非轻笑道:“我问刚刚道长和那位钱老爷,是不是在谈论‘赶尸’的事情?”
羊城作为关联东亚和东南亚的交通枢纽,自然少不了英国的银行,事实上1845年,就有英国的西印度银行在羊城开设办事处。
而墨非身上的英镑兑换成大洋,实在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不错,钱老爷的爹,是从他乡出来闯荡的,如今挣下了一份家业由钱老爷继承,可是落叶归根,临终前留下遗嘱,要回老家安葬,所以钱老爷特意托付我,将他爹的尸体送回老家。”四目道长道。
“原来如此。”墨非点了点头,继而再问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能让死人走路的道术?”
“呵!”四目道长一拍胸脯,昂起脑袋,一脸自傲的说道:“不瞒少爷,在下乃是茅山派嫡传弟子,‘赶尸’之术,不过是小道罢了,易如反掌。”
臨兵 鬥 者 皆 陣列 前 行
“少爷如果你有生意,也可以介绍给我四目,保证给你安安稳稳的送回老家,还可以给你打八折哦!”
墨非一头黑线,你这特么好像是在咒我家里人出事吧?
“在下孑然一身,可能暂时没办法照顾道长你的生意。”墨非道:“不过四目道长,我曾经听闻茅山派有个林九道长,法力高强,斩妖除魔不在话下,你可曾认识?”
“没想到我师兄的名声都传得这么远了吗?”四目道长道:“少爷,林九正是在下的师兄,如今家居任家镇,替人做些红白喜事,除鬼伏妖,积累公德,却是早已经不做“赶尸”这一行了。”
墨非了然,看来这个世界还真是他所想的那个世界,有四目道长和九叔,基本上就稳了。
“四目道长误会了,在下不是想寻林九道长‘赶尸’,而是自小对道术颇为感兴趣,想见识一下高深的道术。”墨非笑道:“只是不知道四目道长能不能代为引荐一下。”
四目道长这下子就有些不爽了,怎么回事啊,我四目一个大活人在你面前,你当做看不见……见识高深道术,就非得去见我师兄吗?
我承认,我四目在境界上是比我师兄差了一点,但是也差得有限啊!
然后他笑容满面的说道:“少爷你想见识一下高深道术,这事好办啊,等咱们找一个安静一点的角落,我都能够给你演示一番。”
毕竟墨非给的钱实在是太多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就墨非抓的一把大洋,四目肉眼一数就知道,最少有五十块!
眼前这可是个大肥羊。
只要哄得他高兴了,那大洋还不是大大的?
“这……”墨非面色犹豫,明显有些嫌弃四目道长的模样,良久,方才道:“只要道长愿意代为引荐九叔,在下可奉上两百大洋的谢礼?”
“两百大洋?”四目道长瞪大了双眼。
“还不够?那就五百大洋!再不然,道长你随便说个数?”墨非道。
“够了够了,两百大洋就够了!”四目道长连忙道,面色又有些不舍:“只是帮你引荐一下,又不是什么大事,两百大洋我都受之有愧。”
弑天封
“四目道长无须挂怀,在下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区区两百大洋而已,还不够我一天的饭钱!”墨非摆了摆手,说道。
四目道长:“……”
扎心了,老铁!
羡慕啊,嫉妒啊,牙都要咬碎了,什么时候他也能做到一天的饭钱就有两百大洋?
“行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等我将钱老爷他们的这单生意做完了,我就再来羊城,专门引少爷你去任家镇面见我师兄。”四目道长道。
“还要这么麻烦啊?”墨非皱了皱眉,道:“我们就不能现在就启程去见九叔吗?”
“可是钱老爷他们这儿,耽搁不得啊,万一尸体坏了,那可就惨了。”四目道长道。
“不能辞了,让其他人‘赶’吗?四目道长放心,一切损失我都包赔!”墨非道。
“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四目道长摇了摇头,道:“还事关我的信誉,如果真的事到临头反悔,那我以后可能就没法在这一行混了。”
“就真的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了?”墨非道。
“两全其美……”四目道长想了想:“倒是有……可是……不行不行!”
“什么不行?四目道长有话不放直说,如果是钱方面的事情,不用担心,我这个人穷得只剩下钱了。”墨非道。
好家伙!
这位少爷家里面到底有多少钱啊?
话说这么豪横的吗?
四目道长心中惊叹,迟疑了片刻,说道:“原本我这趟赶尸,也顺路前往任家镇我师兄的住处,我还想见见许久未见的师兄了……”
“这不是正好嘛!”墨非一拍手道:“四目道长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可是‘赶尸’和死人为伴,昼伏夜出,途径穷山恶岭,不说少爷你这细皮嫩肉的能不能吃的了这个苦,便是和死人长期接触,也可能折损了你的运道,更可能遇到一些妖魔鬼怪什么的,要是有个什么万一……”四目道长道。
“哈哈哈,四目道长你多虑了。”墨非大笑道:“在下可不是什么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对道术有兴趣,岂能是嘴巴上说说而已?”
墨非端起眼前的青瓷酒杯,掌力一削,剩下的半截酒杯出现平滑曲面。
“好功夫啊!”四目道长震惊的看着墨非,这个时候才发现,眼前看着瘦弱、模样俊美无双的青年,原来还是个武道高手。
“在下自幼习武,如今已有小成,些许魑魅魍魉,倒是不惧。”墨非道:“只不过对于道术,却是未曾得见名师,所以心向往之,可无半点真传。”
“倒是贫道走眼了,武功被你练到了这个境界,气血旺盛至极,寻常妖魔鬼怪怕是都不敢近你的身,如此,随我走上一趟,倒是无妨。”四目道长考虑了一番后,说道。
“四目道长,那好,就这样说定了!”墨非一拍桌子道。
……
月黑风高,乌鸦群叫,茂密的山林处处透漏着阴凉,在这样瘆人的林间小道中,四目道长摇动着手中的“赶尸铃”,嘴中念着咒语:“阴人借路,阳人回避。”
“要避不避,阁下自理。”
后面的尸体,脸色惨白面无表情,额头上贴着黄符,便紧紧跟着四目道长,兀自向前跳去,伴着枝头一声声的鸟鸣,整个画面让人毛骨悚然。
最早关于赶尸的记载,是在蚩尤时代。相传在几千年前,蚩尤的部落和敌人大战,战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蚩尤看到这横尸遍野的场景不禁落泪,并吩咐军师:我征战多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战士死于他乡,能不能把这些尸体送回家乡,让他们魂归故里,落叶归根。
军师点点头,找来一名巫师,这巫师神通广大,把黄纸贴着尸体的头上,在一阵咒语中,这些尸体轰然站起来,跟着巫师的咒语向前走动,一路走到家乡。
四目道长懒洋洋的话语在荒郊野岭外回荡,墨非就跟在四目道长的身侧。
“四目道长,你老说过,你是茅山派的嫡传弟子,那不知道在下能否得见茅山派的真传秘典?”墨非说道:“要多少钱都没问题,五万大洋、十万大洋……只要你开得了口,那我就敢给钱。”
“五万大洋、十万大洋……”四目道长使劲吞了吞唾沫,却又立即摆头道:“你不要妄想了,祖宗真传宝典,岂是能用钱来衡量的?我四目虽然贪财,可也知道什么钱能拿,什么钱都不能拿。”
“我要是敢收你这钱,然后泄露茅山道法,等我死了之后,只怕要被祖师爷赶进九幽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了?”
“道长,是在下孟浪了。”墨非眯眼道:“不过你老的意思是,这个世界真实有阴曹地府存在?”
“阴曹地府当然有。”
“那是否还有十殿阎罗、地藏王菩萨、酆都大帝、天齐仁圣大帝?”墨非紧跟着问道。
“我只见过阴差,有时也能用请神术,请祖师爷上身帮忙降伏妖魔鬼怪,至于十殿阎罗就不知道……而地藏王菩萨、酆都大帝、天齐仁圣大帝这些仙神,更是不要提了。”四目道长道。
“那天庭呢?我可是听说茅山派的创派祖师三茅真君,可是天庭神官。”
“地府都没有弄明白,更不用说天庭了,应该是刘伯温斩断龙脉之后,好像再无人联系到天庭过了……”
四目道长说着话,忽的眼神一凝,身上气势陡然一变,嘴唇嗫嚅了几下,用传音的方式对墨非道:
“小心!”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第六百九十三章 美少婦邀月和憐星的血濃於水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这、这有些不太好吧?”
墨非有些“手足无措”,“好言相劝”道:“毕竟她是你姐姐,血浓于水,哪里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让她知道错误也就行了,没必要真的将事情弄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吧?”
怜星板着一双死鱼眼,死死的看着墨非——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啊!
你自己什么心思,你心里没数吗?
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
现在你在我姐姐面前装好人,我就成为了那个唯一的大恶人?
我呸!
死混蛋,我有那么好糊弄吗?
“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那么我这就将姐姐赶出移花宫,让她以后在外面自生自灭,这移花宫我一个人做主就行了,你觉得怎么样?”怜星似笑非笑的看着墨非说道。
“这个……”墨非咳嗽了一声,说道:“倒也不必将事情做到这种地步……”
“你们两个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了!”邀月冷笑道:“我落到你们手上,要杀要剐,随你们便!”
“只不过,我在这之前,还有最后疑惑,不知道怜星你能不能为我解答?”
“姐姐你可以问,但是我回答不回答就不好说了。”怜星捻起一缕青丝,轻笑道。
“你是怎么突破《明玉功》第九层的?就是因为你找了一个男人?”邀月冰霜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看着怜星。
“哈哈哈,姐姐你到了这种境地,心里面想的,竟然还是这种事?”
怜星摇了摇头,说道:“从小到大,你性子就格外霸道偏执,戾气十足,每一件事,你都要去争第一。无论我干什么,你都要在其上面压我一头,你这样做,难道不觉得可悲吗?”
“我对姐姐生得气,从来就不是因为你事事压我一头,抢走我的风头,而是你一直把我当做一个玩偶娃娃,从言语行动等各种方面,逼迫我做一个没有自己灵魂的木雕。或许你本义上没有故意这种做,可是在事实上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说到这里,怜星怜悯的看了邀月一眼:“或许你对江枫其实也并没有你表现出来的那么喜欢,只不过你更在意,为什么一个长相没有你漂亮、实力没有你强大、势力根本没有的花月奴,一个移花宫的侍婢,凭什么赢得了江枫的心,你却没有。”
“说到底,你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你输给了花月奴!你输给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女人,一个你可以随手杀死的草芥,甚至你的根本在于你不敢承认,你并非完美无缺!”
怜星对邀月看得非常透彻,邀月的霸道狠戾偏执,可不是从江枫事件上才表现了出来,而是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就从她为了摘桃子这种游戏小事,就能当时把她这个亲妹妹从树上推下来,这种何等的残忍?
怜星一直对邀月畏惧的同时,又觉得邀月可悲,人为什么要活得那么累?邀月那还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就是她自己给自己找事情,自己逼迫自己,怜星一直就很想问邀月一句——真的有必要吗?
对于怜星自己来说,她一直觉得,人活着就是来寻找快乐的事情,只不过以往被邀月给阻拦了,而邀月就是一直在给自己找罪受。你杀了江枫、杀了花月奴,真的就开心了吗?还不是时常会想起当时的感受,一个人满腔的愤怒无处发泄。
人生,难道不是应该豁达一些,价值不应该在于创造快乐的事情,而不是让负面情绪,填满了自己的内心?
“不要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突破《明玉功》第九层的?”邀月低吼道。
她的眼睛血红,那副模样,就像是一个输光了自己一切的赌徒。
“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怜星指了指墨非,说道:“是他帮我突破的。他有一种神奇的双修功法,每一次……都能帮助我积蓄大量的真气。我们俩卡在《明玉功》第八层,就是像填满了一个小池子的是水,无论再怎么添加,水都只会是散逸出来。但是他的帮助,是强硬将水塞进池子里面。等池子承受不了那么多池水,被逼迫得自动扩容。”
邀月猛地看向墨非。
那如狼似虎的眼神,让墨非都有些小害怕,他小声说道:“没错,的确是我帮助她突破的,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帮你突破,免费的,不收钱,毕竟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么近……”
怜星:“……”
邀月:“……”
妈的,你还想过要收钱?
是什么让你脸皮如此之厚的?
忽地,邀月像一只母豹子一般扑向了墨非。
怜星只是打伤了邀月,封禁了她的明玉功真气,倒是并没有彻底点住邀月的穴道,让她不能动弹。
毕竟要收拾一个根本不能动弹的木头人,和收拾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两个概念……
懂的人都懂,不懂的,说了你也不明白……
邀月这个赌输了的赌徒,此时不顾一切,孤注一掷的想要翻盘,把自己的一切筹码都堆上了赌桌。
而被邀月压在身下的墨非呢,他无力的“挣扎”着,小声BB道:“不要这样啊,我们都还不了解彼此呢,咱们不如先聊聊天再说?你轻点……”
怜星看到状若疯狂的邀月,好笑的摇了摇头。
她对邀月从来就没有那种恨之入骨的痛恨,因为邀月毕竟是她的亲姐姐,血浓于水,这话是不错的。
无论怎么样,邀月都是她姐姐?
没有谁是生下来就一定是恶人的,恶人不是没有可能痛改前非,一朝变成好人;好人也不是没有,一时贪念起,化身为恶魔的。
所以怜星怎么可能想把邀月这个亲姐姐,一棍子打死?
在怜星看来,邀月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的疯狂,主要还是在于后天的影响。
从小邀月就天赋好、长相漂亮、性格坚毅,得到师父格外的宠爱乃,在移花宫就是独霸一方。
即便是她被邀月推下树,摔成了残疾,师父也是严重的训斥了邀月一顿,除此之外,都没有给邀月多么大的惩罚,或许在师父眼里,她已经失去了一个传人,总不能连另外一个悉心培养的最优秀传人也失去吧?
……半个小时候修改
“这、这有些不太好吧?”
墨非有些“手足无措”,“好言相劝”道:“毕竟她是你姐姐,血浓于水,哪里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让她知道错误也就行了,没必要真的将事情弄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吧?”
怜星板着一双死鱼眼,死死的看着墨非——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啊!
你自己什么心思,你心里没数吗?
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
现在你在我姐姐面前装好人,我就成为了那个唯一的大恶人?
我呸!
死混蛋,我有那么好糊弄吗?
“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那么我这就将姐姐赶出移花宫,让她以后在外面自生自灭,这移花宫我一个人做主就行了,你觉得怎么样?”怜星似笑非笑的看着墨非说道。
“这个……”墨非咳嗽了一声,说道:“倒也不必将事情做到这种地步……”
“你们两个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了!”邀月冷笑道:“我落到你们手上,要杀要剐,随你们便!”
“只不过,我在这之前,还有最后疑惑,不知道怜星你能不能为我解答?”
“姐姐你可以问,但是我回答不回答就不好说了。”怜星捻起一缕青丝,轻笑道。
“你是怎么突破《明玉功》第九层的?就是因为你找了一个男人?”邀月冰霜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看着怜星。
“哈哈哈,姐姐你到了这种境地,心里面想的,竟然还是这种事?”
怜星摇了摇头,说道:“从小到大,你性子就格外霸道偏执,戾气十足,每一件事,你都要去争第一。无论我干什么,你都要在其上面压我一头,你这样做,难道不觉得可悲吗?”
“我对姐姐生得气,从来就不是因为你事事压我一头,抢走我的风头,而是你一直把我当做一个玩偶娃娃,从言语行动等各种方面,逼迫我做一个没有自己灵魂的木雕。或许你本义上没有故意这种做,可是在事实上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说到这里,怜星怜悯的看了邀月一眼:“或许你对江枫其实也并没有你表现出来的那么喜欢,只不过你更在意,为什么一个长相没有你漂亮、实力没有你强大、势力根本没有的花月奴,一个移花宫的侍婢,凭什么赢得了江枫的心,你却没有。”
“说到底,你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你输给了花月奴!你输给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女人,一个你可以随手杀死的草芥,甚至你的根本在于你不敢承认,你并非完美无缺!”
怜星对邀月看得非常透彻,邀月的霸道狠戾偏执,可不是从江枫事件上才表现了出来,而是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就从她为了摘桃子这种游戏小事,就能当时把她这个亲妹妹从树上推下来,这种何等的残忍?
怜星一直对邀月畏惧的同时,又觉得邀月可悲,人为什么要活得那么累?邀月那还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就是她自己给自己找事情,自己逼迫自己,怜星一直就很想问邀月一句——真的有必要吗?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对于怜星自己来说,她一直觉得,人活着就是来寻找快乐的事情,只不过以往被邀月给阻拦了,而邀月就是一直在给自己找罪受。你杀了江枫、杀了花月奴,真的就开心了吗?还不是时常会想起当时的感受,一个人满腔的愤怒无处发泄。
人生,难道不是应该豁达一些,价值不应该在于创造快乐的事情,而不是让负面情绪,填满了自己的内心?
“不要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突破《明玉功》第九层的?”邀月低吼道。
她的眼睛血红,那副模样,就像是一个输光了自己一切的赌徒。
“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怜星指了指墨非,说道:“是他帮我突破的。他有一种神奇的双修功法,每一次……都能帮助我积蓄大量的真气。我们俩卡在《明玉功》第八层,就是像填满了一个小池子的是水,无论再怎么添加,水都只会是散逸出来。但是他的帮助,是强硬将水塞进池子里面。等池子承受不了那么多池水,被逼迫得自动扩容。”
邀月猛地看向墨非。
那如狼似虎的眼神,让墨非都有些小害怕,他小声说道:“没错,的确是我帮助她突破的,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帮你突破,免费的,不收钱,毕竟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么近……”
怜星:“……”
邀月:“……”
妈的,你还想过要收钱?
是什么让你脸皮如此之厚的?
忽地,邀月像一只母豹子一般扑向了墨非。
仙书魔剑 俞星味
怜星只是打伤了邀月,封禁了她的明玉功真气,倒是并没有彻底点住邀月的穴道,让她不能动弹。
毕竟要收拾一个根本不能动弹的木头人,和收拾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两个概念……
懂的人都懂,不懂的,说了你也不明白……
邀月这个赌输了的赌徒,此时不顾一切,孤注一掷的想要翻盘,把自己的一切筹码都堆上了赌桌。
而被邀月压在身下的墨非呢,他无力的“挣扎”着,小声BB道:“不要这样啊,我们都还不了解彼此呢,咱们不如先聊聊天再说?你轻点……”
怜星看到状若疯狂的邀月,好笑的摇了摇头。
她对邀月从来就没有那种恨之入骨的痛恨,因为邀月毕竟是她的亲姐姐,血浓于水,这话是不错的。
无论怎么样,邀月都是她姐姐?
没有谁是生下来就一定是恶人的,恶人不是没有可能痛改前非,一朝变成好人;好人也不是没有,一时贪念起,化身为恶魔的。
所以怜星怎么可能想把邀月这个亲姐姐,一棍子打死?
在怜星看来,邀月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的疯狂,主要还是在于后天的影响。
从小邀月就天赋好、长相漂亮、性格坚毅,得到师父格外的宠爱乃,在移花宫就是独霸一方。
商界传奇大亨
即便是她被邀月推下树,摔成了残疾,师父也是严重的训斥了邀月一顿,除此之外,都没有给邀月多么大的惩罚,或许在师父眼里,她已经失去了一个传人,总不能连另外一个悉心培养的最优秀传人也失去吧?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某美漫的醫生 李行空-第六百八十九章 美少婦憐星的戀愛推薦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小仙女离开后,墨非一个人留在大明京城自然也就没什么好玩的了,于是想找点其他事情做。
墨非想到了,他来这个武侠世界这么久,可都一直还没有见过号称女人之中的至强者,移花宫怜星邀月呢!
因此,他便找来了移花宫。
只不过墨非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来便有人给他发福利——移花宫二宫主怜星,正在洗澡。
搞得墨非还有那么点不好意思。
怜星这也未免太客气了。
他受不起,受不起啊!
在山下温汤之中的怜星,黑发如瀑,面容透着如蓝天暖玉般的白皙,气质超凡脱俗,仿佛不沾人间烟火的仙子。
黛眉如画,琼鼻瑶柱,菱嘴微弯,身形婀娜。
在靡靡水雾之中,怜星扬起清冽的池水,忽然间开口道:“阁下未免也太小家子气,要看,何必偷看?何不到我面前来,大大方方的看?”
奶 爸 聖 騎士
墨非摸了摸鼻子。
下一刻。
他的身影跨越几十丈的空间,出现在了怜星的面前。
“这可是你要我当着你的面看的,可不能怪我。”墨非道。
呐,大家都看到了,是她自己要求的,说实话,像这种要求,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
怜星:“……”
她发现,这个人不仅轻功有点意思,脸皮厚度更是可谓天下无敌了。
我开口的意思,是让你正大光明的看吗?
只不过是揶揄你罢了。
女主播养成计划 苏惜水
你特么还当真了……
怜星伸手扬起一抹水花,一甩手,朝着墨非袭去。
那一抹水花,在怜星手中,瞬间化身为杀人利器。
携带了明玉功真气的水花破空而来。
墨非敢保证,即使小仙女所言的唐门暴雨梨花针,也绝对没有怜星这随手一挥的威力更大。
“不愧是怜星宫主,武功和寻常江湖人士,早已经有了天壤之别。”墨非感叹道。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即使是像古三通和朱无视这种在绝世高手之中也属于非常厉害的任务,应对的敌人如果是怜星的话,墨非都能预见他们悲惨的下场,不出二十招,就得被怜星打残。
不然移花宫也不会在江湖上地位超然,成为一个禁忌话题啊,实在是邀月和怜星两个人实在是太bug了。
或许也就是只有武当派的大宗师张三丰和剑神燕南天,才有资格和邀月怜星放对。
墨非的身影如同幻影般,极速后退,躲避怜星射出的水花儿。
倒不是怜星这真的厉害到了他都不能抵挡,只是他总得给怜星穿上衣服的时间吧?
不然真的把怜星激怒了,那就不好搞了。
毕竟他来移花宫,又不是为了和怜星战斗的,而是为了搞她的。
逼退了墨非,怜星芙蓉出水,身姿妙曼,莲步飘逸,仿佛如凌波踏浪而出,再落地之时,她身上已经穿上了宫装长裙,
娇柔无骨的纤腰,一双雪藕般的玉臂和一双雪白娇滑、优美修长的玉腿,再配上那美若天仙的绝色花靥,真是令人怦然心动。
再加之一双灵秀动人的双眸,神采非常,顾盼生姿,看上去仿若仙女踱云而来一样。
“你这登徒子,为何擅闯我移花宫?”怜星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墨非,说道。
老实讲,邀月和怜星,无疑都是颜值党,就因为江枫长得帅,所以两个人就喜欢上了人家,特别是邀月,因为江枫不喜欢她,就因爱生恨,非常搞死人家不可,简直莫名其妙。
墨非感觉,不管那江枫长得再帅,他墨非难道还会次于他不成?
果然。
看怜星的态度就知道了,长得帅果然是有好处的。
如果偷看怜星洗澡的人是魏无牙,那么墨非感觉就什么都不用说了,怜星走遍天涯海角,也非要杀了魏无牙不可!
“见过怜星公主。”墨非朝着怜星拱了拱手,笑道:“在下行走江湖之时,听闻移花宫的怜星、邀月二位宫主,乃是天底下最美丽动人的女子,无可媲美者,所以在下特来采花。”
“噗嗤!”怜星被墨非的说辞给逗笑了,道:“到移花宫来采花?你怕是天底下胆子最最大的采花贼了,不对,是天底下胆子最最大的人了!”
“即便是各国皇帝、权贵,无论再怎么好色,也没胆子这么干啊!”
“他们不敢来移花宫,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鲜花也需要雨露的滋润,一朵带刺的玫瑰花,只要她自己愿意让人摘取,又有什么人能阻止呢?”墨非笑道:“就是不知道,怜星宫主你这朵花,允不允许我摘取呢?”
“如果你在我双十年华,情窦初开的时候来,或许我可能还真的愿意与你共坠爱河,可惜啊,你来得晚了,我的心已经瞒了,容不下其他的位置了。”怜星笑道。
“怜星宫主所说的,莫不是昔日有‘天下第一美男子’、‘世上第一大好人’美誉的「玉郎」江枫?”墨非道。
怜星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了,她眸光涌动着煞气:“你是如何知道的?”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想知道,自然也就知道了。”墨非耸了耸肩,道:“不过恕在下直言,怜星宫主你是自我感动太甚。你不过就是见了江枫一面,见他长得非常帅,你又没怎么见过男人,于是就馋他身子罢了,这根本算不上爱情,这叫做见色起意。”
怜星:“……”
她有点想打死眼前这人的冲动,神特么见色起意!
关键她还觉得墨非说得挺有道理的。
其实到如今,她连江枫长什么模样,都忘得差不多了。
时间能够消磨掉的东西太多了,更何况她只是和江枫见了一面,彼此之间根本没有感情可言,甚至江枫都不知道有她这么一个人暗恋他。
“看起来,你对这种事情似乎非常有经验啊,那你告诉我,什么是爱情?”怜星道。
“我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爱情,但是一个人的努力就绝对不叫爱情。你护着微弱的灯火,在雪地里冒着凛冽的寒风踽踽独行,只为给雪地另一头,在温暖如春之地追风引蝶的他送去一点光明。当你来到他身边,送上你辛苦守护的火光时,他却只是轻蔑一呵——灯灭了。灯碎了。你看着他四季如春,明明一步之遥触手可及的距离,你的身周,冰雪狂舞。”
墨非轻笑道:“人是最复杂的动物,认清一个人决不可简单化,而要耐心、细致、深入,经过相当的时间、各种不同的事故和场合。初见时容易感情冲动,单凭印象,只看见对方的优点,看不出缺点,便是与同性朋友相交也不免如此,对异性更是常有的事。感情激动时期不仅会耳不聪,目不明,看不清对方;自己也会无意识地只表现好的一方面,把缺点隐藏起来。”
“我觉得找一个爱情的伴侣,不在于找一个全无缺点的对象,而是要找一个双方缺点都能各自认识,各自承认,愿意逐渐改,同时能彼此容忍的伴侣。此点很重要,不然即使一开始勉强在一起了,后来才发现有些缺点双方都能容忍;有些则不能容忍,日子一久即造成裂痕。”
天才痞子
怜星细细的咀嚼墨非的话,良久,她才晒然一笑道:“或许你说得有道理吧,我对江枫根本算不上爱情,只不过是一时见色起意。”
“只可惜你能说服我,却不可能说服得了我那倔强的姐姐。”
“这有什么可惜的,如果不能说服邀月宫主的,或许我可以选择睡服她?”墨非道。
怜星:“喵喵喵?”
“如果你真能做到,那我可就佩服你了!”怜星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知道江枫和我与姐姐的关系了吧?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人都敢乱传的?不然我姐姐能灭了他满门。”
“实不相瞒,这是在下从仁义无双江别鹤大侠的府邸上,偷听来的。”墨非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
反正江别鹤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诬陷他怎么了?
江别鹤曾是“玉郎”江枫的书童,叫做江琴,为了荣华富贵出人头地,出卖待他同兄弟的江枫行踪给邀月,害得江枫和花月奴惨死,双胞胎儿子花无缺和小鱼儿也沦落为邀月的棋子。
之后,江别鹤为躲避江枫义兄燕南天的追杀,还诱燕南天进恶人谷中,燕南天因此中伏重伤。
害死江枫等人后,江琴改名江别鹤,一步步打拼成人人敬仰的“仁义无双大侠”。为人处世表面上温文尔雅仁义无双,与人相处时令人如沐春风,实际上佛口蛇心,城府极深,八面玲珑。
“原来是江别鹤泄了底嘛。”怜星点了点头,叹道:“如果被我姐姐知道了,那江别鹤就死定了,死得会很惨。”
“算了,我自顾不暇,想这个干什么!”怜星将目光看向墨非,说道:“现在,你要束手就擒呢?还是要束手就擒呢?”
“我为何要束手就擒?”
“你偷看我洗澡不算,还知道了我移花宫的大秘密,难道你以为自己还能竖着走出移花宫?”怜星眨了眨眼睛说道。
“来了移花宫,我就没有想着过离开。”墨非说道:“怜星公主,我知道你为人善良,不像邀月宫主那么偏激,难道你不是一直想阻止邀月宫主那荒唐的计划吗?让花无缺和小鱼儿决斗,这未免也太荒唐了。”
“难道你真的打算让你视若亲子的花无缺死在兄弟小鱼儿手里,或者让花无缺杀了小鱼儿,再由邀月宫主告诉花无缺,他杀的人其实是自己的亲生兄弟?这无疑会让花无缺痛苦一生的。”
“你都知道了什么?”怜星笑吟吟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下来,说道:“你不要以为知道了一点莫名其妙的消息,就能来移花宫,挑拨我和姐姐之间的感情。”
“怜星宫主,你错了,我不是来破坏你们移花宫这个大家庭的,而是来加入你们的。”墨非诚恳的说道:“你和邀月宫主为亲姐妹,其实你也越来越畏惧邀月宫主了吧?她对你表面上说得是姐妹情深,可是姐妹感情这种东西,可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而她又对你做了什么呢?”
“小时候为了跟她抢夺摘桃子,竟然被她一把将你这个亲妹妹从树上推下来,造成了你左手左腿残疾,这叫你的好姐姐?她喜欢江枫,江枫却从来没有对她表示过爱意,结果她就认为江枫薄心薄幸,非要以最残忍折磨江枫一家,你觉得这样对吗?”
“我来,就是来帮你改变邀月宫主的。不如,你帮我睡服她,从此以后,你当姐姐,乾坤独断,让她也尝一尝被人欺负的滋味?”
“听起来挺有意思,我差点都被你说动了,很可惜,你看错我了,我不会背叛我姐姐的。”怜星道:“你……算了,我懒得跟你再说,直接拿下你,审讯一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怜星右手轻扬,一条长袖就从她的袖子之中飞射了出来,宛如游龙,携带明玉功真气,直奔墨非面门。
“怜星宫主又何必口是心非?天下女子,就没有不爱惜自己容貌的。邀月宫主她致你残疾,哪怕她是你的姐姐,你心中又怎么可能没有怨怼之心?只不过你姐姐武功更胜你一筹,所以你一直不敢表露罢了。现在不同了,我来了。”墨非道。
“你这人还真会说大话。”怜星伸手一拉长袖,被她长袖卷裹着的墨非,就落到了他的面前,她伸手掐住墨非的脖子,说道:“即使真如你所说,你连我都打不过,也敢说帮我打败姐姐?你知道我姐姐的武功究竟有多高吗?”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我自信还是不会弱于她的。”墨非身上真气一震荡,怜星用来卷裹住他的长袖,便片片纷飞而开。
他伸手,挑起怜星的下巴,由衷的夸赞道:“你真漂亮。”
然后,轻轻吻在了怜星的水润红唇之上。
怜星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她这是——被人给轻薄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