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四百九十章 觀測者讀書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被吞入腹中后,几人立马各使手段结成屏障保护自己,避免被猕猴王腹腔内的各种腐蚀性黏液给伤的。
从黑暗狭长的食道,被水和食道壁的蠕动推着向下。他们在胃部上方的肉褶子处勉强停了下来。
秦三月立马召唤出光精怪照亮这里。
胃中的景象看来犹如泥泞之地,食物被腐蚀消化成糊状,随着胃壁的蠕动无规律地翻覆着。
猕猴王大概没有吃太多,勉强给胃留了一点空间。厚重的褶子肉分泌着粘稠的液体,类似于酸菜发酵变质的味道十分扑鼻。这里面也没有新鲜空气。他们屏气不敢呼吸这里面的气体。
井不停、庾合两人都是修仙者,可惜屏气很长时间,所以不呼吸也没有关系,只不过会感觉别扭而已。
但对于秦三月和居心这种肉身凡胎而言,呼吸是必要的。
这里面压根儿就没有适合呼吸的空气,所以秦三月无法通过气息控制提取可供呼吸的空气。一时之间,她只得引出当初叶抚赠予她的小天地里的空气,供维持生命。
她将自己和居心隔绝在一个精怪屏障之中,不让外面的腐蚀性恶臭气体进来,也避免从小天地里引出的空气逸散。
但这终究是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她问:
“现在该怎么办?”
井不停说:
“有个办法,但是会让人感到不适。”
庾合稍微一想就知道是什么,大声回答:
“那太恶心了!我们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是体面人啊,怎能从这泼猴屁股钻出去!”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秦三月和居心面色一青。两个姑娘都还是爱干净的,光是听来都觉得别扭,浑身发痒了。
她们异口同声说:
“如果不是绝境,我难以接受这种办法!”
井不停能理解,毕竟是姑娘。他说:
“可以像现在这样,用屏障牢牢保护好自己,避免接触到那些脏东西。出去后,再全面净身就是。”
庾合摇头拒绝:
“不不不,这会成为我修仙路上的阴影的!我可不想到时候我渡劫时,脑袋里回想的是这泼猴的大肠!”
井不停鼻子皱起:
“你这么一说,确实很恶心。可总不能就这样子啊!这猕猴肚子里的液体腐蚀性极强,那些浅黄色的气体也是,迟早会把我们的屏障腐蚀干净的。等到那时候,就不是逃出去,而是被拉出去了。”
庾合凝眉问:
“我很好奇,负责管理武道碑的驼铃山等人,都不知道这第一重小世界里有这猕猴王吗?这压根儿就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吧!”
“之前三祖已经说过了,此次武道碑很特殊。也提醒了我们,要更加谨慎小心。”
“可这猕猴王谁碰上了都是一样的下场啊!他们真就放任这东西撒野?”
“修仙一途本是磨难多多,如果都要前辈给我们铺好路,那还修什么仙?”
“倒也是。”
庾合叹了口气:
“算了,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先想想该怎么办吧。”
秦三月说:
“目前我们对猕猴王有了基本的了解,体魄坚固,恢复力极强,单凭力量无法强行破体而出。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要用其他办法。”
井不停问:
“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之前不是提到过规则枷锁吗?我们假设猕猴王的规则枷锁被修改了,导致它的体型和体魄强度达到现在的程度。我们是否能找到规则枷锁被修改的原因呢?”
庾合说:
“我们现在连接触规则的资格都没有,如何去寻找对我们而言就是个模糊概念的东西呢?”
井不停问:
“秦姑娘。你的老师叶先生是否同教过你这些呢?”
秦三月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因为叶抚教给她的东西很多很杂,往往许多重要的东西都隐藏在一些不经意的话之中。她细细想了许久,将叶抚至今同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在脑海里全部分析了一遍。她有着无穷的算力,做这样的事也并不麻烦。
她缓缓开口:
“规则即是存在。”
“规则绝对客观,与万物同在,却又完全独立。”
“规则是观测者视角里的中间调节变量。”
三人听得有些发懵。
居心弱弱地问:
“这是大道理吗?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秦三月无奈地说:
“老师跟我说过的规则相关的话,就这三句。”
庾合尴尬笑道:
“感觉用的描述词都好陌生。什么是观测者视角?什么是中间调节变量?”
井不停细细思考一番:
“我经常跟人下棋,许多棋局都有旁观者。观测者视角是否指代旁观者眼中的棋盘呢?”
秦三月蹙着眉:
“感觉有点像,但又差了点什么。”
“差了点什么……”
众神世界
井不停拳头抵额,陷入沉思。这是他惯用的思考姿势。
过了一会儿,秦三月突然说:
“会不会是这样。”
众人看向她。
“棋局的旁观者无法干预棋局本身。而观测者可能干预到规则本身?”
井不停问:
“为什么这么说?”
“后面不是提及了中间调节变量吗?简单字面意思理解的话,应该就是影响各类事物之间变化与关系形成的可以进行改变的因素。将原话简化一下就是,规则是变量。是可以被改变的因素。这不正好对应了之前说的,规则枷锁可以被修改吗?”
井不停想了想,问:
“照你这么说,那能够修改规则的就是观测者?”
“这个我不清楚。有这种可能。”
庾合和居心像看神仙一样看着二人。他们所学的知识和修炼方式让他们根本无法插入井不停和秦三月的对话。
井不停无奈道:
“即便我们猜想的是对的。但关键是,我们不是观测者啊,没有能力去修改规则。”
秦三月没有回答。沉默不语。
她一直在思考,叶抚教自己的御灵术。御灵不就是在改变客观事物吗?从最开始,只能简单改变自身的气息,从而吸引精怪,再改变精怪的认知,是自己能够控制精怪,再到能够通过万物气息的变化进行推演,推演事物本身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再到五年闭关后,能够直接调控气息,改变气息,使得事物发生变化。像短暂给空间划分单位,直接进行单位上的调节从而实现身位移动。
她不由得去想,御灵术的终极形态是什么模样?
会不会就跟叶抚说过的观测者相关?
他曾经说过,御灵术只有自己能修炼,别的人都不行。这又意味着什么?
井不停见秦三月许久不出声,便小声呼喊:
“秦姑娘?”
秦三月回过神来:
“什么?”
“你在想什么吗?一直不说话。”
秦三月顿了顿,说:
“我在想,我们应该就是被观测者观测的事物吧。”
庾合笑道:
“照这么说,整个世界都是被观测着的。这太荒谬了。”
井不停也无法去相信。让他去接受这样一件事:又一个观测者,一直不间断地观测着天下所有事物,然后改变规则影响天下变化。很难去接受。
秦三月不这么觉得。
早之前她就从叶抚那里知道了“使徒”的存在,知道了有比生命更加高级的存在。她也就明白,生命并非毫无根据地自发演化而来,而源自某种“塑造”。只不过,现在的自己无法去接触到。
居心说悄悄话一般问:
“三月。你在想什么?”
“你觉得生命是自发演化的,还是某种存在塑造的?”
居心几乎是下意识地说:
“自发演化的。许多学派都研究过,发现在许多生灵的命格里,都能找到演化的痕迹。人也并非一下子就成为人的,而是不断演化的结果。”
秦三月皱起眉:
“如果所谓的‘演化’只是提前排布好的呢?”
居心愣了愣,然后笑道:
“谁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啊。反正我觉得没有。”
秦三月勉强一笑:
“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
巨大的胃中,胃液和食物混合在一起蠕动着,让这片空间变得异常狰狞。抬头不见天日,低头不见厚土。
即便胃部空间很大,也给他们说不出的压抑来。
庾合笑道:
“我们是不是扯太远了。本来是想说如何逃离这里的吧,就扯到什么规则了。”
井不停问:
“那还能怎么办?”
“实在不行的话,就咬牙从屁股钻出去嘛!也不要太灰心。”
这是实在没办法的办法了。
井不停点头:
“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尽力找找有没有其他办法吧。”
然后,他们开始观察,找寻出路。
过了一刻钟的时间。
胃部上壁忽然又传来一阵蠕动,依稀间有水声。
四人朝上看去,见到有水倾泻而下。
喝水了?
又过了一会儿,他们看到一个蜷缩着的人从上面坠落下来,在掉进胃液和食物的混合物之前,迅速展开身形,纵身而上,随后拔剑插入胃壁。
不到一个呼吸,胃壁将剑挤出来,那人也调整好了身位,挤进一处肉褶子。
“呼——”
他长呼一口气:
“还好。”
四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一身朴素灰衣,相貌平平,眼神格外锐利,气息却十分沉稳深厚。
片刻后,他感受到目光,猛地向四人看来,然后愣住了。
井不停开口问:
“翁同?”
翁同顿了顿,念叨:
“井不停……庾合……”
井不停尴尬一笑:
“你也进来了啊。”
翁同立马反应过来,目光如剑:
“我以为只有我呢。”
见着有两位自己不认识的姑娘,而且跟井不停和庾合二人站得比较近,想必是熟识。翁同便挽手将剑插入背后剑鞘,拱手道:
“在下剑门翁同!见过两位姑娘。”
剑门翁同。居心和秦三月都听过,也是《长气三千里》里的天才,是中州剑门的行剑者,在剑门的地位等同于在驼铃山的人间行者,是了不得的人物。
秦三月看了看居心,示意她为长,先说。
居心心里无奈,想着三月还是这么讲究。她行书玉之礼:
“予名居心,读书人。”
秦三月随后说:
“我叫秦三月,是……散修。”
不同的介绍风格,基本上展现了各自的身份。
庾合问:
“你是怎么进来的?”
翁同简单利落地说了前因后果。
也就是他好奇这猕猴王的紫金色毛发有何特殊,靠近观察时,突然遭到袭击,然后在几十只猕猴的围攻下,不敌被吞。他也在口腔里挣扎了很久,但还是无能为力,最终被一口水咕咚着咽了下来。
庾合嘲笑道:
“我们好歹坚持了十八口水!你这一口就下来了啊。”
庾合淡淡看他一眼:
“坚持得久有什么用,不过是浪费体力。”
确实是这个道理。
但庾合摇头反驳:
“你这是求生欲望淡薄。”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用三皇子教导。”
庾合摊摊手,不多说什么。
井不停笑问:
“如此情况,翁兄有没有好的办法?”
“你们来这里多久了,没有办法吗?”
“什么办法都试过了,目前都不行。”
翁同看向胃中那一池混合物说:
“从屁股钻出去。”
“翁兄还真是直击要害啊。”
井不停尴尬笑了笑。
“不能吗?”
“不知道,我们没试过。”
翁同一言不发,以身化剑,直直插入混合物中。
镜帝
井不停顿了顿:
“还真是果敢啊。说走就走。”
庾合说:
“不愧是行剑者。”
井不停笑道:
“我辈修仙人士,真该多学学他。其实哪有什么膈应不膈应的,危机当头,保命最重要。”
秦三月说:
“只能说目前还没到危机当头,有时间思考更好的办法。真到了绝境,什么办法都行。而且,我其实还想好好研究一下,这猕猴王到底特殊在什么地方。”
井不停点头:
“我也有此意,但目前不知从何着手。”
居心打岔笑道:
“我就跟着你们,多学多看。”
“居心姑娘过谦了。”
井不停绝对不认为居心只是个普通的读书人。不过她表现得很低调。
过了大概一个时辰。
胃池传来声响。
四人看去,翁同举剑破开表面凝结的糊状气膜。他身上是干净的,一点不沾污秽。
井不停问:
“如何,翁兄可有发现?”
翁同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顿了顿。片刻后,他身体表面冒出一层淡黄色的气体。他将气体拍散后说:
“这猕猴根本没有排泄口。”
“嗯?”
四人异口同声。
翁同继续说:
“简而言之,是个只吃不拉的货。”
庾合表示怀疑:
“只吃不拉,这可能吗?”
“三皇子不相信可以去看看。我先提醒你,肠道里有很多腐蚀性气体,记得保护自己。”
翁同面无表情地看着庾合。
庾合看向井不停:
“你去看看。”
井不停挑眉:
“把我当炮灰?”
庾合呵呵一笑:
“开玩笑的。”
井不停呼出口气:
“也就是说,目前没有任何离开这猕猴身体的办法。”
秦三月皱起眉:
“正常猕猴会没有排泄口吗?会不会也是规则枷锁的缘故?”
翁同目光汇聚在一点,直直看着秦三月。
秦三月立马感觉眼睛十分冰凉。
翁同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抱拳低头:
“抱歉,我唐突了。”
“没事,想必翁同阁下是对我说的‘规则枷锁’好奇被。”
“确实,如不打扰,还请姑娘告知一二。”
秦三月摇摇头,她看了看井不停和庾合,两人眼神示意说吧。她说:
“也不是多大的秘密……”
秦三月简单地把自己几人的猜想和分析说了一遍。
果不其然,翁同也陷入了皱眉苦思。
规则一事对他们这个层次的修士而言,还是太难了。
之后的时间里,几人都没有过多交流,在尽量较低自身消耗的同时,潜心思考各自心里的疑惑。
在翁同进来的第三个时辰后。
胃壁上部再次传来蠕动和水声。
几人皆不约而同地想:
又有人被吞了。
这一瞬,秦三月忽然有种错觉。这只猕猴王可能成为武道碑内众人前往中心大山的最大绊脚石。

24ms5人氣都市异能 修仙遊戲滿級後 起點-第四百八十五章 詭異巨石分享-3wl48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腐烂、恶臭、潮湿、泥泞。
这是这片沼泽地给秦三月的第一感官。她与居心一前一后。
秦三月不确定这沼泽的气息有没有超出她理解范围的危害,所以刚踏足这里就用一些精怪附着在她们二人的身上,将气息隔绝在外。
走到一处草垛,她停下来,望着远方望去。沼泽地覆盖的范围还看不到尽头,更远处升起了薄薄的雾气,使得能见范围更小。不断有咕咚声从周围的沼泽里传来,散发出腐烂的恶臭。恶臭的气体在沼泽表面堆积出密密麻麻的细小气泡,看上去像是透明的鱼子层层叠叠挤在一起。
形状怪异,让她感到头皮发麻。
“我觉得,就我们两个行动,还是太托大了吧。”秦三月说,她抓着居心的手,防止她不小心踩空陷入沼泽里。“你也不会神通,我也不会……不管是面对原生危机,还是他人的袭击,似乎都……挺危险的。”
居心没有打马虎,想了想说:
“可是我们学府一行进来的学生,都没什么大本事的。最高的也就才是一个刚刚突破分神境界的。”她笑着问:“三月你虽然没修仙,但以你的本事,对付刚刚突破分神境界的人,不成问题吧。”
秦三月出关后,虽然还没有同人打斗过,但就凭着自己一路来收集的精怪,也能同分神境的人打斗了。这一点她还是比较清楚的。
“但是,人多好照应嘛。”
居心摇头:
“不然。一个队伍中,低于平均实力的人远多于高于平均实力的人时,其总体实力怎么都不会高的。与其说是人多好照应,不如说人多拖累多。”
她认真道:
“我很清楚我们学府一行人的水平,不止是打斗能力啊。在遇事的应对能力上,也并不是十分出彩。他们很擅长读书,也有擅长应对危机的,但更多的还是差了点。”
秦三月呼出口气:
“行吧,既然你都不担心,那我也没必要去担心了。”
居心笑道:
“只是你不要嫌弃我这个拖油瓶就是了。”
“怎么会。你在我身边,我更有安全感。”
“是嘛。”
她们不着急,也不过分小心。在沼泽地里穿行。
逐渐深入沼泽地的中心地带后,视野范围变得愈来愈狭窄。秦三月通过对气息种类和变化的感知判断前方的地貌分布与构成。中心地带的沼泽地违规常理,反而没那么平坦,多了不少小丘陵、洼地以及灌木丛,还有不少奇形怪状的巨石。
这些巨石很大,最小的都有普通的三层复式木楼那么大,大的几乎跟小宫殿差不多了。它们零零散散地分布在沼泽地中心地带的各处,时不时就能看到一个。
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巨石是如何在沼泽地里一动不动,而没有下沉的。
秦三月试图去探究巨石底部,但下面气息太过驳杂了。能够理清楚,但需要时间。这地方给秦三月感觉很诡异,不想在这里多费时间去探究,更多的精力放在找离开的路上了。
居心分得清形势,没有跟秦三月玩闹。她也使上读书的认真,观察四周。
就这样,她们在散发着恶臭气味的沼泽地里不断前进。
渐渐地,薄雾已然变作浓雾,眼前超过一丈就几乎看不到了。
能够落脚的地方也越来越少,周围的沼泽坑里不断发出咕咚声,涌出恶臭气味来。
她们感觉周围越来越闷热,像是身处一个巨大的蒸笼里。居心最先受不住,脸上潮红一片,额头泛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秦三月便召唤出水凝精怪来,抵御热气。
行至某一处,她忽然皱起眉停了下来。
居心紧张道:
“发现什么了吗?”
秦三月没有立马回答,而是向前走了两步。视野里出现一块巨大的石头,形状像是蜷缩起来的老人。
“你看看这块石头。”
居心看过去,第一眼还不觉得什么,接着她也皱起眉:
“好像……见过。”
秦三月点头:
“你都这么说了,那确实我们见过。”
“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块巨石!”
秦三月再次点头。
“为什么出现在了这里?”居心一下子想起志怪小说里的故事,“会不会是……鬼打墙?”
鬼打墙。秦三月知道意思是什么。常年与精怪做伴的她清楚,所谓的鬼打墙不过是简单精怪保护自己的方式,在高级精怪那里,是捕猎的办法,便是扰乱感官而已。
但她没在这周围感受到一个精怪!
一个都没有。
秦三月不觉得这是自己水平不够的原因。她记得老师也同她说过,没有任何一只精怪能够脱离她的感知范围,不管有多强。
她不太觉得是所谓的鬼打墙。当然,她也没有完全否定,毕竟这也是有可能的。
“或许不是。”
居心看着她问:
“那为什么……是我们绕圈了吗?”
这一路来。秦三月把自己走过的路线轨迹全部记录在脑海之中了。为了印证,她特地将这条轨迹再次感知一遍。然后发现,并没有。她们的路线有过转向,但总体上是一直向前的。
她摇了摇头:
“并不是。”
“有不有可能,真的有两块一模一样的石头?”
秦三月有些疑惑:
“真的会有完全一样的东西吗?”
居心想了想:
“自然而生的应该没有。但如果是人为创造的话,本事够大,或许有。”她说,“这里不就是后天生成的小世界吗?还有不少人曾经进来过,或许,这些石头是前人留下的。”
一听居心这么说,本来打算直接感知石头气息推演溯源的秦三月立马压下了想法。如果真的是这种可能,那随便推演溯源很可能重蹈覆辙,像青梅学府那次,就差点酿成危害。
她想了想说:
“这样,我们先向前走走,看看有没有其他变化。”
“好。”
这次,秦三月更加小心,召唤出很多精怪来,将她们防护在里面。一层又一层的精怪盾像是发光的气旋一样,而她们就在气旋中央,想要接近她们,必须得穿透气旋。
居心好奇地看着高速移动的精怪们:
“这就是你的能力啊。”
她记得上次在君安府,逃离白玉山时,三月就是召唤出很多奇形怪状的精怪来,组成一条精怪长龙逃离的。
现在看来,三月的本事更大了。
暴力俏村姑
“嗯,说来还是借助外力。”
“哈哈,天下何人不是借助外力。修仙用的是天地灵气,读书的文房四宝也都是自然之物。”
“也是。”
“人大概就是这样的存在吧。擅长改造天地自然为自己所用,所以才比其他种族更加强大。”
秦三月不由得去想,如果有其他种族,也能做到这样,那人还会是人吗?
这个问题有些绕。她也只是灵光一闪便过。
她们继续前进。
大概走出三里。又一块巨石出现了。
她们立马在这块巨石上得到了惊悚的感受。
这第块巨石正是踏入沼泽地中心带后所见的第二块巨石。一模一样,丝毫不差,姿势都没变。
她们停止了步伐。
“难道,我们真的绕圈子了?”
秦三月很疑惑。她想,时不时自己把路线轨迹记录错了。在脑海中反反复复的回忆、对比、演算,但并没有找到错在哪里。
居心皱着眉头问:
“我们刚走过的这段路,是重复的吗?”
“并不是。”
“不是的话,就说明我们的确是在向前,只不过出现了跟之前一样的巨石。”
秦三月点头,看向前方。
她顿了顿说:
“会不会下一块巨石,跟之前见到的第三块一模一样。”
“可能性极大。但还是得看了才知道。”居心说,“哦对了,三月,你还记得之前的第一块巨石跟第二块之间的距离吗?”
秦三月经由提醒,立马在脑海里演算起来。
“是一样的!丝毫不差!”
“不仅长得一样,连距离也一样。”
“会不会……是个阵法?”
秦三月提到阵法。
“阵法啊……这个我就是一窍不通了。”
居心有些无奈。
除了读书外,秦三月主修的是御灵,次修的便是阵法。阵法上的水平虽然比不上御灵,但是在五年闭关时间里,还是精进了不少的,只是还没来得及实际操作过。
有了这个想法,秦三月立马将之前见过的所有巨石的排布图在脑海中绘制出来。然后,按照两石连线的方式,进行了多种区分,试图找到一个比较符合阵法构造的情况来。
巨石并不在一条直线上,而是分布得很没规律,但偏偏落在这条唯一能够踏足的路上。也没有阻碍前进道路,就只是干巴巴摆在路上。一时之间,秦三月找不到它们的存在意义。
也没有找到阵眼、阵旗。
或许,这根本不是一个阵法。
她摇了摇头:
“没有头绪。”
居心说:
“现在关键在于,我们是该退后,还是继续前进。”
“往前肯定是冒险的。但是退后的话……如果我们真的被卷入了危险之中,那么退后多半也不会很安全。”
“我跟你想法一样。”
秦三月呼出口气:
“平时里我做事都是以最稳妥的方式,退后是要比前进稳妥一些。但这次,我想冒险试试。”
“危险会有的。但解决危险的办法也是有的。”
秦三月看着居心,问: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真的要继续往前吗?”
居心很熟悉秦三月。她知道三月这时候问这个问题表明了不确定会遭遇什么,有些疑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一起面对,肯定没问题的。”居心神秘一笑,“虽然我没修过仙,但碰到危险,我也不真的毫无还手能力。”
秦三月点头,没有怀疑。居心好歹是大家族出身,又是青梅学府的天才学生,怎么可能只会读书。
“那就走吧!大不了一起死嘛。”
“瞎说!怎么会死!不吉利不吉利!”
秦三月傻傻一笑:
“我的错我的错。”
她们迎头而上,继续向前。
没有超出预料。前方的巨石分布完全复现了第一次见到这些巨石的分布。
形状、姿势、间隔,完全一样,丝毫不差。
一共十四块巨石,分布轨迹全长三十三里。
只是目前不确定,到底是十四块,还是二十八块。
如果是十四块,那就说明之前见过的巨石可能移动过,又出现在她们前进的路上。如果是二十八块,则说明之前的巨石没有移动,现在所见的只是一模一样的新的。
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是最让她们纠结的。
因为这让整件事变得更加诡异了。
这些石头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到底要做什么?
危险越是不来,她们心里反而也是不安稳。因为始终没有见到离开沼泽的路。
沼泽的中心地带到底有多大,她们不知道这个。
一番合计下来,从踏进中心地带,到现在,走过了六十六里路。却连个出去的影子都见不到。
她们只得继续前进。
然而,刚走了没多远,再一次见到跟最初第一块巨石一模一样的巨石。
之后,第二块、第三块……第十四块……
全部再见了一遍。
依旧是形状一样,姿势一样,分布间隔一样。也依旧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情况。
在之后的不断前进中,遭遇了同样的事。
那十四块巨石像是摆脱不掉的梦魇一样,挨个挨个出现在视野中。
那扭曲怪异的形状不断冲击着她们的意识。
蜷缩的老人、惊恐的瘦猫、哀嚎的残马、咆哮的狼人、扭曲的矮柳……
系統 逼 我
怪异的石头,似乎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故事。
在持续不断的精神冲击下,居心和秦三月光是看到它们,就立马能在脑中编造出一段吓人的故事来。只是,这些故事吓的只是自己。
那蜷缩的老人,会不会是遭受不孝子女毒打后,蜷缩在地面的样子?
那惊恐的瘦猫,会不会是某个坏小孩要用刀子割开它喉咙时,它的样子?
那哀嚎的残马,会不会是被无情的战争践踏后的样子?
……
每见到一块石头,她们脑海里就浮现出充斥着暴力、血腥、扭曲人性的故事来。
故事反复在脑中发酵酝酿,每见过一块石头,对应的故事就添入一份新的成分。而这样的成分,在沼泽恶臭味道、湿热气息、昏暗光线、浓重雾气的影响下,全都像是黑暗中,阴影下的污浊。
到了更后面,她们几乎感觉那些巨石要活过来了,指责她们为什么只是看着!
在两块巨石之间的路上,秦三月挣扎着从庞大的精神阴云中冲出来,大声说:
“该停下了!”
居心恍惚迷离的双眼陡然涌入色彩。她想起之前的事,立马浑身直冒冷汗,一阵后怕。
她咽了咽口水说:
“我们是不是着道了?”
秦三月嘴唇有些发白:
“虽然还不知道巨石具体是什么,但我已经清楚了,它们会一点一点侵蚀我们的意识,最终将我们逼疯!”
居心大喘一口气。她觉得如果三月刚才没有叫住自己,那自己多半会走向疯狂的结果。
秦三月继续说:
“我都感觉那些石头要活过来对我进行指责审判了。”
“我也是这种感觉。”
“我觉得如果再走下去,多半我们会陷入那些扭曲阴暗的故事里,成为恶毒的子女、残忍的小孩、无情的战争贩子……然后,被那些巨石宣判罪行,惩罚!”
居心额头的头发几乎要贴在肉上了。她出了很多汗,全是冷汗。
巨石宣泄出来的阴暗故事让她始终陷在惊悚之中,遭受着各种负面情绪、事情的冲击。
她问:
“关键是……如何破局?”
秦三月咬牙道:
“沼泽地的阴暗、恶臭、湿热与视野逼仄本身就让我们陷入道环境的不利之中了。如果再被怪异的巨石侵蚀,十有八九我们会交代在这里。我们不能走下去了,必须找另外的路!”
“原路返回吗?”
“不,原路返回还会继续看那些巨石。”
“或许我们可以不看。”
“不,巨石影响的精神意识,跟看不看没关系。”
“你打算怎么做?”
“我要静下心推演巨石的根源。”
“我能帮到你什么吗?”
别打哀家主意 大三不容易
秦三月有些纠结:
“你可能会受苦。”
居心摇头:
“没事。”
“石头本身的气息比较虚幻,没法直接下手,需要有象征性的东西。那些巨石给我们灌输的诡异故事就是象征,可以从故事入手直接推演。但我要全心推演,不能被影响,没法去体验那些故事。所以……”
秦三月不想说。她觉得这样做是以让居心遭罪为代价。说到这里,她就后悔自己把这个方法说出来了。
居心刚一听完,就点头:
“好!”
她完全相信秦三月,没有任何质疑与担忧。
这让秦三月压力很大。
“算了吧。”
“那还有别的方法吗?”
秦三月顿了顿。她想起自己小天地里的那支军队以及那个叫“白起”的家伙。
“有……”
“代价呢?”
听着秦三月的语气,居心没有问具体是什么方法,直接问代价。
代价……代价可能就是被外面那些大圣人们知道自己的秘密。
她陷入巨大的纠结之中。她完全不想让居心受到伤害。但又无法评估那“白起”现身会带来多大的后果。
居心同她朝夕相处那么久,一下子就感受到秦三月的纠结。
她走上前,同秦三月额头相贴:
“我居心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区区几个阴暗的故事而已,放心吧。”
“真的会受伤的。”
居心露齿笑着:
“都来武道碑了,不受点伤我都不好给自己交代。”
“可……”
“好你个秦三月,是不是太瞧不起我了!”
“没有。”
“那就快点来。拖得越久,对我们越没好处对吧。”
秦三月语气忽然变得很弱:
“姐姐……”
居心露出安心的笑容:
“没事的。我们一起努力。”
秦三月沉沉地呼吸几下,咬牙道:
“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受伤的,一定!一定!”
居心没有多想,笑着点头。
随后,她们在数百上千只精怪组成的屏障之中,开始了推演。
居心的意识被卷入一段又一段阴暗的故事之中。
她像是在上演着人间地狱。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