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846.- 十分鐘?- 誰精力不行了?相伴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没有手舞足蹈,没有惊喜万分。
冷静的回顾了一下自己的构想,越想他越觉得好。
秦键确信这一方案一定会被通过。
他当然不是要告诉马鹏‘我们也在舞台的屏幕上放电影《上甘岭》的片花。’
这是属于84版制作团队对《我的祖国》的印象。
而他要做的是将这种精神传承。
写好方案,他才收回心思把精神放到了100人乐团录音上。
一直忙碌到九点半,他才开始练琴。
——
两个小时后他回了酒店,看着手机上的信息他给段冉去了电话。
“恩,我回来了。”
“公寓不冷吗?”
“那就多穿点衣服”
秦键将门锁死,几步走到床边仰身躺倒在床上。
“冷啊,今天特别冷,明天更冷。”
秦键与段冉分享了今天的行程,只听电话里,“您辛苦了~秦老师。”
“不辛苦,倒是你这两天忙什么呢,音乐会结束了,主科考试结束了,选修课考试也结束了,论文二改也完成了,每天也没听你说练琴,是不是偷偷搞什么小动作呢?”
电话里一阵笑,“是啊,我打算过年给你来个突然袭击。”
娘子很嚣张 温柔沙
“突然袭击?你干嘛,你不是过年不能回国吗?”
段冉:“看把你吓的,当时的情况看我过年确实回不去,不过现在我可能过年又有时间了哦~“
秦键笑,“那约吗?”
段冉哈哈:“约什么?”
秦键正色:“认真的,你过年到底能不能回来?”
段冉:“现在还不一定,就是回去我也得先回家,也得不了几天就地巴黎,你呢,过年在寄家能呆多久?”
秦键略有不悦:“你回来呆不了两天我们也能见一面啊,我过完十五才回学校。”
段冉:“啧啧,还有小情绪了,我肯定比你想我还要想你!只是这边还不一定,我也不敢给你肯定的答复。”
秦家:“你看情况,如果时间短就别折腾了,最晚四月我就到维也纳了,我没什么小情绪,有也是因为想你。”
片刻
段冉柔声:“~老公~那你~”
秦键:“我什么?”
段冉笑:“想不想~
秦键:“你说呢?”
段冉:“唔,我们视频吧~我在公寓。”
——
此处剪切十分钟。
——
“哈哈哈哈——”视频里段冉笑的很得意。
秦键擦了擦手,解释道:“最近太累了。”
段冉:“嗯呢嗯呢,我家秦老师最近累的精力跟不上了呢。“
秦键:“咳,胡说什么。”
段冉:“好啦,快去洗澡吧,马上12点了,十二点之前睡觉的习惯要保持哦。”
庶女难求
秦键:“恩,挂了,晚安段段,”
段冉:“晚安~mua。”
这边段冉放下手机重新系好上了衬衣扣子,穿上了毛衣。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下床补了个妆,接着套上大衣离开了公寓。
出门前她拎上了她的布袋子,布袋子里装着她的二改论文和一本德语书,以及一本菜谱。
她最近在学德语。
——
段冉来到里格尔办公室的时候,里格尔正在看电脑。
“里格尔老师。”
她拿出了她的二改论文。
里格尔只翻阅了三个地方,接着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段。”
段冉心道终于过关了,这已经是她第四次提交修改了,“里格尔老师,那我可以申请第一次答辩了吗?”
里格尔:“当然。“
段冉接着问道:“明天可以吗?”
里格尔:“不行。”
段冉刚要失望,只听对方接着笑道,“愉快的放松一周吧,下周三怎么样?”
“谢谢您!”段冉一鞠躬。
见段冉匆忙要走,里格尔抬抬手没留对方。
“里格尔老师再见!”
段冉离去后,里格尔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
片刻后,他继续看起电脑,屏幕上是他的老朋友巴黎交响乐团指挥布鲁诺发来的一封邮件。
邮件上是一份拟定邀请名单和一分曲目单——关于‘今年巴黎国际音乐节。
里面赫然有着几个他极为熟悉的中文名字,比如段冉…
“等她完成一轮答辩再告诉她吧”
——
离开办公室,段冉算了算时间,下周三也就是1月29号,秦键正在德国参加唱片发布会,两人已经说好这次各忙各的不见面了。
本来两人还就这个时间商量是不是见一面,现在想想幸好!
段冉接着把心思放到了一轮答辩上。
如果年前就结束了一轮答辩,接着就可以申请第二轮答辩,这样最晚二月底她就可以申请毕业证了。
预计三月份的时候来自维也纳的录取通知书也应该就到了。
“开心~”
“还有两个月哦,秦老师。”
一路欢乐的蹦跶到琴房,段冉一想到两个月后便忍不住开心。
“我们会同居吗?”
“住在哪里呢?”
我自寻我道
“不知道他吃不吃的惯我做的饭。”
盘算着段冉从包里拿出了她最近一直在阅读的书。
将菜谱先放到一边,她翻开了德语书。
新的生活就要到来,她得加速准备了。
邪王的废材狂妃
——
1月23号,距离猴年春晚还有15天。
羊城。
今儿一个早方雪华又接到了儿子的电话,心里那叫一个美。
本来她今天的心情就好,因为今天有她筹划一周的购物之行。
儿子的床单,女儿的睡衣,年夜饭的桌子,她念叨一周了
“你儿子说啥了?”秦刚穿好一衣服凑来问道。
“儿子说羊城又降温了,让我们注意保暖。”
秦刚又问:“那他这会干啥呢?”
方雪华:“我没问,不过听着那边挺忙活,又是唱歌的又是吹号的,肯定忙着呢。”
秦刚点点头“这马上要去德国了,这小子最近这两天也不知道忙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方雪华:“那你就打电话问问他呗,瞎操心。”
秦刚眼睛一翻,心道也不知道一周前谁成天瞎操心,“我下去热车,你不用着急。”
方雪华:“行了行了,热什么车啊,你就在屋里抽吧,外面那么冷。”
说着进了卫生间。
这边秦刚一乐,接着出了门。
——
两人一路开车从新家到了南市,路过博尔艺校的时候秦刚还停下来感慨了一番。
看着空空如也的校园,方雪华叹道:“这是又送走了一届。”
秦刚:“是啊,你说多快。”
醉红颜,王妃倾城 绯堇
方雪华:“也不知道今年这帮孩子准备的怎么样?”
这话勾起了秦刚的回忆,回想起姐弟二人的艺考路,他说道:“静静和键键俩人参加艺考的时候真没让咱们费多大心。”
方雪华:“谁说不是呢,静静艺考的时候我要请假陪她去海市,你不让,儿子艺考的时候又不让我们跟着,哎。”
片刻,秦刚道“行了,赶明秦键回来了让他再拎点东西看看那几个老师,吕主任人其实还不错,当年静静入职的时候咱给人的礼人没收咱。”
一脚油门,车子重新启动,向着阅海广场驶去。
同一时间,方小鱼从南市汽车站走了出来。
今天周末,她专程来给姥姥买按摩椅。
而且她还约了人。
上了公交车,她欣喜的拿出了手机。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我的鋼琴有詐 txt-840. 關於習慣與否,於你我他之間熱推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晚上的华韵赛闭幕式上,获得钢琴组第一名的刘浩斌再次演奏了他的第三轮曲目——贝多芬月光奏鸣曲。
无限中二复中二 白南是帅哥
比起第三轮上的发挥,今天的刘浩斌在演奏中表现的更自信了。
一套曲目演奏下来,台下给予了他热烈的掌声。
终于不用以一个评委的角度来审视,秦键觉得刘浩斌的这个冠军名至实归。
就是听着听着,看着舞台的灯光,听着周围的呼吸声,他有点想舞台了。
说来也怪,一轮巡演才结束不到两个月,他就又想舞台了。
这个想当然不是因为手上的数值,虽然消耗提升到50点之后掉的速度更快了,不过好在余额充足,至少现在他还一点都不担心。
就是单纯的想舞台了。
或者说想弹琴了。
最近因为评委和春晚事宜,所以他与贝多芬‘皇帝’的约定不得不暂停了一段时间。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不过好在现在比赛结束了,作品改编也完成了。
“终于可以开始继续开始了。”
再回到学校门口,秦键一身轻松。
穿越平凡的农家女
虽然可以预见接下来这一段至年28依然不会太清闲,但至少他可以每天抽出一段时间来弹琴了。
比如今晚。
秦键回到309准备开始练琴之前,给段冉打了个报告,他说我要练琴了。
段冉明白,秦键这话的意思是在告诉她‘接下来几个小时我处于不在线状态。’
段冉呢,其实今天还是想让秦键在休息一下,但是谁也不能阻止秦键想练琴这件事,所以她只说‘你先把晚饭吃了再练。’
今天秦键理直气壮了,秦键说他下午回到学校吃了一大碗炸酱面。
段冉不想相信,“你准点吃饭的时候都会给我拍照。”
她不想相信的理由还有一点,因为她知道秦键不按时吃饭的习惯。
尤其是下午和晚上都有安排的情况下,秦键通常都会把下午饭省略。
不准时吃饭,这是秦键的一种习惯。
不过这次段冉确实把秦键冤枉了。
她不知道秦键从广总回学校的时候,路过门口真就吃了一大碗炸酱面。
但秦键被冤枉的也不冤,在吃饭的问题上,不论是对父母还是对段冉,包括叶一,谈起这个问题,他总会说——‘我吃了我吃了‘你放心你放心’。
结果狼来了。
至于为什么今天秦键没有给段冉发拍照,说来也不矫情。
从广电回来的路上,他一直在想秦刚的短信和方雪华的微信,所以吃饭的时候没想起来给段冉拍照。
大概在旁人来看来这挺麻烦,可每一对恋人都有各自的相处方式不是吗?
更何况有些东西一旦建立,在习惯之后,就很难改变。
撩个王爷么么哒 甜幂柚子
改,或许就意味着变。
今天这事要是放在从前,段冉肯定会小小猜疑一下,可自从这次德国见面之后,她确实感受得到秦键更在意她了。
所以即便秦键没解释什么,她也没多想。
“好吧,你说吃了就吃了,我就是担心你没吃的话练太久坐不住。”
段冉挂电话前是这么说的,况且她只是不愿相信,又不是不相信。
只要秦键说,那她就信。
这是段冉的一种习惯。
可不论如何,这一次秦键对于父母是真的愧疚了。
秦刚之所以选择给秦键发短信是因为秦键微信上老不回他。
当然,或许还有另一个原因,从前秦刚不会用微信,秦键在博尔上学的时候秦刚联系秦键都是打电话或发短信。
一般打完生活费秦刚都会给秦键去条短信。
这对于秦刚来说是重要的事。
重要的事情发短信,这大概是秦刚的一种习惯。
要不是今天会议结束秦键给秦刚去了电话,大概秦刚的那条短信会在那837未读短信里埋藏很久很久。
因为秦键早已经不再需要生活费了。
戰 氣 淩 霄
秦键或许经常拿‘我吃了’‘你放心’这样的话应付别人,不过他今天没骗马鹏,在有些问题上,他确实懒。
虽然他可能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给家里打个电话大概只用他弹一首华尔兹的时间。
但要说他心里没有父母,那决然不是,秦键爱父母。
所以他内疚,内疚自己一直以来的懒惰。
忙不是借口,只是父母们用来望梅止渴的药片罢了。
秦键这么觉得。
所以他决定要改一改。
真改。
关于方雪华更年期的问题,在他记忆最深处的角落里,还有点斑驳印象。
算一算他马上又20,差不多曾经也就是这一段日子。
只是曾经他只顾自己潇洒,哪管别的。
如今作为一个已经在国际上名声鹤起的钢琴家,他可以做的事情远远不只有弹琴。
又有谁规定练琴过程中的短暂休息最好别干别的事情?
约莫练到差不多时候,秦键停了下来。
拿起手机一看,“都十点半了!”
看吧,习惯这个东西一时真的很难改,在练琴的过程中他根本察觉不到时间在走。
他忙给方雪华去了个电话。
电话被接起,“儿子啊,妈刚要给你发信息,我们到家了,你孙叔隔壁把我们送回来的,你到学校了吗?”
秦键听到父母安全到家心里踏实了,“嗯嗯,我早就回来了我爸呢,是不是已经趴那不动了?”
方雪华笑:“你爸在你孙叔家已经睡了一觉了,这会正给我洗苹果呢。”
秦键笑:“哈哈,妈你还没吃饱啊?”
方雪华:“吃不惯他家饭,你这会干什么呢?”
神医药香:山里汉子农家妻
秦键抬手按了几个音符:“评委工作今天结束了,我也捞着时间练练琴,我好久都没练新曲子了,打算回家之前再练一首。”
方雪华立马鼓励道:“儿子加油,妈啥都不担心你,就是一个吃饭一个睡觉,练琴重要,身体更重要。“
秦键:“嗯,妈我今晚计划十二点之前就睡觉,明天早起去吃碗面。“
电话那头秦刚的声音,“给,苹果,我上床了。”
方雪华:“不说了儿子,你快练琴吧。”
秦键:“我刚一直在练,哎妈我卧室的那个单上次回家睡着不舒服,你给我买个纯棉的换上吧。”
方雪华一听这话:“你想要个什么颜色的。”
秦键:“灰色。”


“行,妈知道了,儿子你几号能回来?”
“年二十八。”
“这么早啊。”
“哈哈,今年比我姐早一天呢。”
“行,妈知道了。”
“哎妈,今年把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接咱家吧,反正现在房子也大了,咱三十就在家不出去了。”
“哎妈…”


7分25秒的电话。
方雪华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接到儿子打来这么久的电话了。
一时间她都有点习惯不了。

精品都市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討論-793. 如果你愛我,“葉一。”推薦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她相信这三张票是秦键让何静交给她的,这至少说明她在秦键心里还是有位置的,虽然不大。
她相信,下意识的眼神和表情是不会骗人的。
神法决 小鱼人
她还记得当自己在咖啡厅里告诉秦键自己要从1401搬出来的时候,对方那一瞬的涌上的情绪。
看似烦躁。
其实也有那么一点不安吧,他不安什么呢?叶一不相信是因为钱。
还有楼道里离别那一次,秦键就要去燕京上学了,两人最后那遥相一望,秦键眼神中的的不舍与保重,叶一读的懂。
最后一次见面就是燕京火车站门前,秦键别过叶一额前的长发,那一刻叶一以为的太多太多了。
虽然之后联系的次数了了。
秦键没有亲自来送票这件事,在叶一看来,或许是因为对方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吧。
叶一不想用不负责这样字眼来形容秦键,因为她知道秦键并不是故意的。
她了解秦键。
看似在舞台上光彩四射,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在感情上敏感脆弱逃避的人。
他只活在自己的感情世界里。
他能敏感的的照顾到他人的感受,
但他不懂的如何去爱人与拒绝。
叶一明白。
所以想通一切,她不想再打搅了。
哪怕是被动的打搅,她希望秦键能在未来的某一刻想到她时,不是烦恼或别的什么。
至少两人之间还有那么一小段回忆。
过了红绿灯,她走进了小区。
‘咔’
叶一轻轻打开锁,推开了门。
迎面一声“姐姐你回来啦!”
叶一忙瞪了叶淘淘一眼,指了指另一间闭着门的卧室。
这一年叶淘淘长高了一点,也胖乎了一点。
叶淘淘忙捂住了嘴,小声问道,“叔叔的音乐会好不好听?”
叶一笑着比起了一个大拇指,打了个手语‘好听。’
叶淘淘哇的一声,又问:“那叔叔今晚会来咱们家吗?”
叶一再打手语‘叔叔忙。’
叶淘淘失落的哦了一声,叶一从包里掏出烤红薯在叶淘淘眼前晃了晃。
叶淘淘小脸一瞬又乐了,“谢谢姐姐!”
一把抢过烤红薯,转身跑进了客厅。
望着叶淘淘的背影,叶一轻轻笑了一下,接着换掉了脚上的小布鞋。
她还有她的生活。
收拾完厨房,她洗了把脸,叮嘱叶淘淘早点睡觉,她回到了卧室。
轻轻的躺到了枕头上,她拿出手机带上了耳机。
‘如果你爱我’
这是一首不适合单曲循环的歌,但叶一想任性一回。
毕竟,毕竟,我还爱你,但我就要从你的世界里退出了。
耳边柔美的钢琴前奏仿佛是由心爱人的指下划出,动人的心碎。
‘海的另一边’
‘有我的思念’
‘是苦是甜’
‘是哪一种感觉’
‘如果有一天’
‘我们会相见’
捡到一个猫大爷
‘我说我爱你’
‘会不会太直接’

‘如果你爱我’
‘如果你爱我’
‘我想我一定是世界最幸福的’
‘你为我的生命画上了最美的颜色’

哈姆雷特

午夜时分。
悦海广场附近的一家高档宾馆里。
“所以这件事情她没让我告诉你,你在卑尔根的那段日子,当时我们谁也不想打搅你准备比赛。”
何静把叶一开店的整个过程给秦键讲了一遍。
“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你和段冉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哎。”
“明天去见她一面吧,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样,有些话需要当面说清楚了。”
片刻。
秦键点了点头,“姐,晚安。”
他转身出了门,身后又是一声叹息。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秦键掏出了手机,在通讯录找到了叶一的头像。
点开。
这一刻。
他的语言系统仿佛空白的如同眼前空荡荡的聊天页面。
他组织不起语言。
一个小时过去了。
他的眼前忽然一晃,空白的页面上突然出现了一条的白色的信息。
‘键哥打搅,明天我可以见你一面吗。’

终是叶一先发了消息。
天界至尊 竹林之大贤

幽暗的卧室里,叶淘淘已经睡熟了。
看到了秦键的回复,叶一笑了笑。
约定了地点时间,叶一摘下了耳机,将手机放到了一旁。
她得好好睡一觉。
明天对她是个重要的日子。
毕竟,毕竟。
叶一觉得是约会,约会不能浪费

次日中午13:30,博尔斜对面的咖啡厅。
午后的咖啡厅没有别人,只有女店员不时的看向橱窗一角的漂亮女人。
女店员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街对面的艺校老师,她印象里这个老师时常一个人来到店里,点一杯最便宜的珍珠奶茶,然后就坐在那个位置看着窗外。

叶一为今天的赴约精心化了一个淡淡的妆。
为自己点了一杯珍珠奶茶,为秦键点了一杯美式咖啡。
时间分秒过去,距离两人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时,咖啡厅的大门带着风声被推开。
叶一望去,脸上露出了笑容。

秦键几步走到了橱窗旁的位置,“好久不见。”
很烂的开场白。
叶一抬手握拳向上伸出大拇指,食指像下转动向右拉开,另一手伸直左右摇摆,双手同时伸出拇指小指对撞一下。
‘好久不见’
秦键顺势坐下,看着眼前的咖啡,他说了声“谢谢。”
好久不见之后,短暂的对视。
两个人的表情还算管理的不错。
只是近距离观察下,叶一觉得秦键瘦了,下巴寡了,还有点黑眼圈。
秦键不太敢正视眼前的笑脸。
片刻沉默。
秦键开了口,“昨晚很忙吗?”
叶一歉意的点了点头。
秦键嗯了一声,“大家都挺忙的,忙点好,淘淘和叶爷爷还好吗?”
叶一微笑着点点头,接着她打了一个手语‘想听你说。’
这个手势秦键看得懂。
“说什么呢?”秦键淡淡笑了一下,“说说巡演吧。”他觉得这段还比较纯粹。
叶一作出一幅准备聆听的样子。
“第一站是津市,那天早晨…”

讲沿途风光,讲各地美食,讲遇见的各种各样的人。
秦键讲到西都市的美食,叶一跟着表示以后有机会她也想试一试。
秦键讲到深市音乐会上的小危机,叶一也跟着紧张。
秦键讲的很慢,叶一听的很认真。
两人仿佛回到了曾经某一刻,小小的橱窗前仿佛变成了1401的客厅沙发间。
令人感到片刻温馨。
“叶一。”
秦键突然停了下来。
被中断的故事忽然将场景拉回到眼前。
叶一单纯的瞳孔微微晃了一下。
“我恋爱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