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仙道劍閣 線上看-第十三章 品百酒、道人生 (求訂閱,推薦)閲讀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次日,酒楼的小二收拾着行囊,在人流之中,背负着包裹前往了黄平山。
掌柜的打着哈欠,看着那道瘦弱的背影摇了摇头,而后打开了店门。
至于周渔,在昨夜与文书生那一番谈话之后,于城中买下了一间铺子。
数日之后。
“周兄这是嫌弃酒楼的酒不够好,打算自己开店酿酒吗?”文书生打量眼前的院子,目光之中带着些许新奇之色。
“说起来,周兄的酒的确是人间绝品,瞧不上酒楼的也是正常,只是文某怕周兄开这间铺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话到最后,文书生干脆坐到了周渔的对面,端起满杯的美酒,饶有兴趣的品了一口,道。
“周兄莫不是在找属于自己人生的意义,我还以为似周兄这等大才,不应该会有这种凡俗苦恼之念?”
“你从哪里看出我的大才了?”
“如我等这般气质不凡且帅雅之人,若不是大才,何人才能是大才?”
“你倒是够自信。”周渔闻言莞尔。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周某也想看看自己的路到底在哪里,只可惜我思虑了数日,也只想到这杯中之物。”
“能够想到一物,便已经远远超过了常人,只可惜文某怕是到时候不能见证那个时候了。”文书生颇为遗憾的道。
“文兄打算远行?”周渔抬头看向对方。
后者目光清澈,潇洒的放下了酒杯,抬头看向蔚蓝的天空。
“世界太大,我想出去走走,看看这酒楼之外的人生。”
“有趣,我从外面而来,进入了酒楼方想停下,却不曾想,文兄竟是想向外而去。”周渔闻言,哑然失笑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人生便是如此,走走停停,总有有感而发之时。”文书生畅快的笑道。
“也罢,若是有遭一日你在外遇难,且能回到这座城,又刚好我还在,于力所能及之处,我会帮你一把,”周渔打趣道。
“周兄这番好意,听起来可不太吉利啊。”文书生闻言颇为无奈的苦笑道。
“但愿不会有那一日。”
“最好如此。”周渔点了点头。
“理应如此。”文书生举杯,两者彼此对望之间,端起酒杯一饮而下。
“山高水长路远,彼此珍重。”
片刻之后,两人于门前道别。
待到文书生的背影消失在街头,周渔关上了院门,他打量着清冷的院落,一时之间竟是陷入了沉默。
在来到这座城之前,他可从未想过,会出现眼前这种情况。
“化神,化神。”随着口中低语,周渔右手轻轻一挥。
顿时一个个酒坛,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摆满了大半个院子,共一百三十余瓶。
这是这几日,他走遍城中大大小小的酒馆所遍寻而来的酒。
便宜的只需数文钱,贵的价值千金。
“要想明白便只有亲自的走上一遭了。”
看着院中的酒坛,周渔伸手一招,数步之外的一个巴掌大小的青色酒坛,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啪!
揭开酒盖,一股淡淡的桂花香顿时缠绕在鼻尖,似佳人在脸颊边丝语呵护一般,让人分外迷恋,正如这酒的名字一般,桂花恋。
酒液清澈,没入喉中略显苦涩。
但在一息之后,却又有一股酸甜之感在心中回荡。
棺财
于这回荡之中,一股莫名的暖流在胸腹之间悠然而生。
周渔闭上双眸,清风抚过他的脸颊,而他的心神却沉入到了这酒之中,似能感受到酿出此酒之人时的心绪。
半晌,周渔睁开双眸,走到了一处灰色酒坛前。
至于那桂花恋,却已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被喝的一干二净。
灰色酒坛与桂花恋不同,卖他此酒之人,是一名年逾古稀的老者。
根据这老者所言,这酒是为他参军许久的儿子所酿,酒成的那一天,他看见了儿子的骨灰。
啪!
酒坛是用竹朵所封,揭开之时,用清脆的声音传来。
周渔看着坛口,其中的酒液略显浑浊,于酒坛晃动之中,开始有着阵阵辛辣之意的味道浮现而出。
“此酒名为军思,需大口喝,最好一饮到底。”想到老者同样浑浊的目光,周渔仰头一饮而尽。
“咕噜、咕噜……”
一股股火辣的味道,在酒液不断的灌入之中,于唇齿之间,在喉咙与胸腹之内,不断地回荡。
恍惚之间,周渔似看见一副激荡的画面。
一名身材魁梧的将士,挥舞着大刀,在万军之中,与数倍而来的敌人厮杀。
他的刀很烈,正如这坛中的酒一样,所过之处无可匹敌。
但力终有尽时,于敌人尽数倒下的一刻,他也力尽而亡。
是以在胸腹之中的火辣之气消散的一刻,一股莫名的酸涩从心中升起。
“好酒。”周渔睁开双目,伴随着眼角一滴泪水滑落。
其手中的酒坛不由自主的砸落在了冰冷的地面之上。
似唯有如此,才能宣泄那心中畅快与苦涩。
“此酒唯有男儿,方知其中真味。”周渔笑着擦去了眼角的泪珠。
“人生在世,当知百味。”
于这一念之中,一红色的酒坛,落在了他的手中。
揭开酒封,顿时就有一种淡淡的相思之意,随着清新的酒香,漂浮在院落之中。
“此酒,名为女儿红。”
乃是以发酵酒中的黄酒,用糯米发酵而成。
酿酒之物寻常可见,但酿酒之情却各有不同,归根结底便是对女儿的祝福与思恋。
其酒的味道,与其说取决于酒藏在地中的年限,倒不如说是父母对女儿的爱恋。
因为此酒,按照习俗,乃是女儿出生之时,父亲眼中含泪心中带热,取三亩糯谷所酿,在酒还未成之时,便会埋在院中桂花之下。
只有当女儿出嫁之时,才会从地中取出,以作陪嫁贺礼赠给夫家。
且这酒并非只是单纯掩埋,每一次想念女儿之时,需得在那地上踩上几脚,将心中之爱,埋入地下酒中。
啪!
掀开还带着湿润泥土的红酒封,一口沉淀的酒液,便灌入了周渔的酒中。
当真是,酒化千百味,润入思无声,只取心头热,百年愿长真。
周渔感觉自己化作了一个战战兢兢的老父亲,当得知自家的小白菜被外来的野猪给拱了之时。
心中的痛惜和无奈,最后尽都化作了对见证一对新人的祝福。
……
一瓶,又一瓶。
一坛,又一坛。
有的酸涩、有的火热、有的甜腻,还有得冷冽……
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大不小的院子里,每一处角落都充斥着浓郁的酒香。
而周渔也在不知何时之间,倒在了院中仅有的大树下,他的右手抱着一个酒坛,脸颊变得晕红,整个人看起来昏昏沉沉。
他醉了。
但醉倒他的不是酒,是那酒中一谈坛坛,所酝酿的人生。
毕竟,他早已修成了酒灵咒。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仙道劍閣 起點-第六章 收徒 (求訂閱,推薦)閲讀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大伯,这里便是奕剑仙宗?”纪云扬起头,一脸惊叹的道,清澈的大眼眸之中,写满了憧憬与向往。
在他的眼前,是前所未见的一幕。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一座座辉煌靓丽的宫殿坐落在险峻的群山之间,飞瀑、流水、云霞,各种奇珍异兽,翱翔在蔚蓝的天空。
若只是这些,他还可以当做是一场梦。
但在那群山之中,那一个个御剑而飞之人,每一次从眼前划过,都似在点燃他心中的火焰。
“不错,这里就是我们天辉星辰的第一仙宗。”纪拳目光宠溺的看着拉着自己大手的纪云。
“大伯……侄儿若是拜师成功,是不是就有替爹爹、阿花,还有村里相亲报仇的能力了。“年幼的纪全想起之前村子的惨状,当即说道。
“区区一些妖兽又算得了什么,你若是能够成功拜入宗门,甚至可以拔剑问天斩妖除魔。”纪拳哈哈一笑。
“就算是无法拜师成功也没有关系,身为火云道兵的小队队长,大伯可以替你向路道主引荐,让你成为一名光荣的火云道兵。
身为道兵虽然需要履行诸多责任,但只要达到一定的贡献,也可以成为一名奕剑弟子。”
“全儿一定会成为一名奕剑弟子,不会辜负大伯的期望。“
“那大伯就拭目以待了,哈哈。”
……
剑心阁。
随着一道剑光一闪而过,周渔的身影浮现而出。
鸦片战争 张敏杰
此时,距离他来到天辉星辰已然过去了一月的时间。
这一个月内,关于天辉星辰的种种介绍,以及一些大致的情况,他已然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认知。
此星辰之上,虽然依旧以人族为主,但也存在一切其他类的人种,比如具备部分妖族血统的人族,例如狐耳娘之类的。
周渔当初看见的时候,倒是颇为心动,只是想到此界相对混乱,最终还是暂时放弃了这个选择。
“这剑心阁倒是比我想象之中要热闹许多。”看着来往的人群,周渔心中一笑,便向前走去。
人多也好一点,到时闭关起来,便没有人会过多注意。
”这位师兄,你的闭关之地位于甲字三十六号,这是洞府的令牌,其中蕴含有洞府的使用之法,请收好。“
阁楼外,负责登记的奕剑弟子在看过周渔的手令之后,将一枚青色的星辉令牌恭敬的递给了周渔。
“多谢师弟。”周渔收好令牌,在登记弟子恭敬的目光之中,走向了剑心阁。
在天辉星辰,不是所有的奕剑弟子,都能直接前往剑心阁甲字序列的洞府闭关。
唯有门中内门弟子和鲜少的真传弟子才具备资格,且即便是内门弟子,若不具备碾压他人的实力,也难以获得踏入的资格。
而这也是这名负责登记的弟子,看见周渔的令牌之中,目光如此恭敬的原因。
对于这点,周渔即便知晓,也只会微微一笑。
剑心阁实际占位极大,乃是一群依山而建的建筑,方才的登记之处,只是一个方便记录的开始。
在这里面,还有诸多弟子开设的商铺,其中多以丹药、灵材为主。
周渔一路走过,可以清晰的看见,有身穿银白色长甲的弟子,正在来回巡逻,负责维持秩序。
“路师兄,想不到会在此地遇见你。”快接近闭关之地时,除了巡逻之人以外,人群渐渐减少,周渔就看见路云正与一大一小两人交谈。
“周师弟,这么快就决定闭关了,师兄还以为你什么时候会先在天辉星游历一番呢。”路云寻声看去,当即笑着说道。
“天辉星形式不同于九州,还是等稳固些修为之后,在游历吧。”说着周渔拱手道。
“到时,师弟定然先告知师兄。”
“如此也好。”
“师兄有事,师弟就先不打扰了。”说着,周渔便准备离开。
“并非什么大事,只是我这属下的子侄未能通过门中试炼,所以带来让我看看,是否可以加入师兄的道兵。“路云笑着解释道。
“师兄的道兵?”听见道兵二字,周渔的目光微微一动,停下了脚步,看向了一旁的两人。
其中那身材魁伟之人,给人一种铁血之气,其修为竟是达到了元婴初期之境,至于另外一人,看似虎头虎脑,但是目光极为灵动,却是一个不错的苗子。
“这是纪拳,这位是他的子侄纪全。“说完,路云又对着一旁的纪拳介绍道。
”这位是我奕剑本宗的师弟,乃是当代首席大师兄,你可不能怠慢。“
“火云道兵第九小队纪拳,拜见周师兄。”闻言,心领神会的纪拳当即抱拳,恭敬的道。
毒 女 狂 妃 這個 王爺 太 妻 奴
“师弟不必多礼。”周渔抱拳回礼之后,转而看向路云,有些无奈的苦笑道。
护花神相 超级肥鸭
“师兄莫非是将注意打到我的头上了。“
“嘿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师弟若是来天辉星不是长久驻守,师兄自然不会麻烦师弟。
但师弟若是选择长久留守,将来行事则必然需要道兵为辅,自家弟子总比临时外人相处要来的融洽不是。“路云哈哈一笑,也没有隐藏,坦荡的说道。
考虑到凝聚神魔真身之后,还需在天辉星辰驻守五百年,有个徒弟跑跑腿,倒是也不错。
“既然如此,便麻烦师兄为我介绍一下了。”周渔想了想,也就应承了下来。
“我这一脉皆是需要修习火属性功法,且于灵气亲和度的资质要求较高。
而这孩子的灵气亲和度正好弱了,不过兴许是因为此前服用过异果的原因,其身体资质倒是不错,与师弟你倒是颇为相配。“路云说着,便侧让开了身子,好让周渔近前一步观察。
“你叫纪全,几岁?”周渔来到纪全的面前,柔声道。
“七岁。”纪全虽然年纪尚小,但方才的一幕,却是看在了眼里,虽然心中有些紧张,但还是坚定的道。
初脱懵懂的他,隐隐明白,此时怕是自己人生之中,最重要的时刻。
“我叫纪全,今年七岁,安山县人氏,还请这位帅气的师尊,收我为徒。”说着,纪全抱拳弯腰一拜。
小伙子,路走宽了啊。
虽然还没有查看纪全的资质,但就这句话,让周渔心里愉悦了不少。
虽然还没有查看纪全的资质,但就这句话,让周渔心里愉悦了不少。
天降福仙 茫然四顾
”多谢兵主成全。“一炷香后,看着周渔带着纪全御剑而去,纪拳一脸感激的看向路云。
“无妨,你我虽然名为主仆,但一起征战,便不只是主仆。”路云淡淡的说道。
话语虽轻,但润入人心。
净域 九流写手
有人视道兵为奴为仆任意打杀,有人视道兵如工具,以货物论之。
他路云不同,道兵之主,既可为兵主,为何不可成道主。
“就不知这位周师弟,会做如何选择?”

精华小說 仙道劍閣 線上看-第一章 凝鍊真身 (求訂閱,推薦)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本体分身,你小子看来隐藏的东西不止这一点啊,怕不是想祭炼分身,而是本体真身吧。”风不平意味深长的道。
“行了,这事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再过几日我们就得返程回九州了。”
“现在就回?那些在幕后算计的人,全部都出来了?”周渔讪笑着,转移话题道。
“已经有了些踪迹,这件事你就不用再管了。”
“可师侄感觉这次好像并没有做什么,真的不用我在出手了?”周渔试探的道。
毕竟这一次,他也只是如往常一样,带回来一些消息而已。
如此前说的,在秘境之中揪出那些幕后派遣之人,也没有做到。
“还是说,那幕后派遣之人已经被我不知不觉间杀了?”周渔在心中嘀咕道。
他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那名血道修士。
“不可能,此人若是幕后派遣之人,未免也太弱了一些。”周渔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走了。”
下一刻,两道流光从山峰之上返回。
次日,一柄巨大的青铜古剑离开了天武城,向着大荒界与九州交汇之处呼啸而去。
不过奕剑的弟子并没有全部离去。
除了参与本次大荒演武的弟子以外,一些后来的师兄,则是入住了这处建立在天武城附近的奕剑驻地。
毕竟此地是大荒演武塔出现的地方,不可能不留下人来。
天武城之人倒也没有反对。
事实上,即便他们反对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因为在这里留下驻地的,并不是只有奕剑宗门。
事实上,整个九州顶尖宗门都在这里留下了人手。
同样的,在九州东海上的诸多岛屿之上,也有大荒界的宗门修建了驻地。
这也算是两界共有的默契了。
就总体而言,因为大荒演武塔的缘故,九州和大荒的第一次接触,算是圆满落幕了。
数月之后,眼看着山岚城在望,周渔喝着灵酒,却突然想起了一事,目光看向风不平道。
“师叔,我们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我们忘记去找那个什么雪煞宗的麻烦了。”
“你说什么宗?”风不平明显也喝多了,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眨着眼皮道。
“雪煞宗……算了,反正大荒演武已经结束了,下次遇见了在教训吧。”见风不平已经躺了下来,周渔也没有兴趣去回忆了。
眼看着九州再望,为了那种小宗门再特意跑回去一趟,实在是太过费劲。
况且那次对决他也没有吃亏,对方要是真不死心,到时候连本带息的一起算上就好。
“这次回去之后,就可以安心凝聚神魔体了,等到在家休息一段时间之后,便可以开始为化神做准备。”
逍遥小领主 晦暗夜空
想到这里,周渔心中不由得有些期待起来。
不管是凝聚神魔体,还是之后的本体真身,都足以让他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可以兼顾到方方面面。
这一日,奕剑仙宗上空。
随着一艘庞大的灵舟,从九重天罡之上飞行而出,经历过大荒演武的众人,总算回到了自家的宗门。
“周渔,你先回去略作休息,三日之后来主峰大殿。”
看着一名名奕剑弟子飞向各自所在的山峰,清微长老站在船头,对着周渔说道。
“弟子尊令。”
“去吧。”清微长老点了点头。
下一刻,一道青色的剑光从灵舟之上飞出,向火峰一脉的青平山而去。
……
三年之后。
青平山上,一道惊人的灵气光柱呼啸而起。
于这光柱之内,五行之气翻涌,形成一道波及方圆千米范围的五色华盖。
这般景象,使得火峰一脉的弟子无一不被惊动起来。
直到七天之后,这五色华盖才彻底消散在苍穹之上。
半年后,一道人影陡然出现在周渔的院子里。
“准备好了,现在就要开始凝炼分身?”苏一贫看着盘膝而坐的周渔,沉声说道。
“嗯,这半年来,弟子一身修为已然稳固,接下来便靠您帮我护法了。”周渔点了点头道。
“开始吧。”苏一贫走到院子里的石凳坐下,缓缓说道。
见此,周渔缓缓地闭上双目,于苏一贫的目光之下,其全身开始笼罩着一层淡淡五色流光。
自从回奕剑宗门起,他便开始准备着这一天。
有着宗门资源的支撑,凝炼分身的资源,早已经轻松的全部聚集齐全。
片刻之后,随着五行真始诀全力运转,待到头顶浮现五色华盖之后。
于周渔的掌心之处,陡然浮现了一颗苍蓝之色的宝珠。
这是天澜圣兽的天澜宝珠,凝炼分身的绝佳宝物。
不过周渔的目的并非只是凝聚一副普通的分身,他的目标是创造出自己的第二真身。
正如当初在九元三境时遇见的摇风、摇火一样。
一念及此,一个个瓶瓶罐罐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周渔从储物袋之中取出,放在了房间的四周。
分身有多种,但总体而言,不外乎三种,分别是真身、分身、法身。
真身与本体同源而出,与元神也是同源,不存在所谓的背叛或者主次之分。
但想要凝聚这种真身所需要的资源极多,凭借贡献出的大荒演武经,以及此前的仙图。
这些于散修甚至大部分宗门修士而言终身不可得的灵材,对于周渔而言,并不是什么难题。
其次,便是分身,分身乃是从本体元神之中切割一部分,然后融入到以灵材锻造的躯体之中。
和真身一样,分身会具备与本体一般无二的意识。
但因为是被切割而出,所以寄托在分身上的元神,时间一长若是经历过多,便会产生独立的意识。
截教小小山神 浪子牧守
因此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用本体温养,抹去分身可能诞生的意识,否则便会存在背叛的情况。
也是三种分身之中,最为危险的一种分身之法。
至于最后一种法身,虽然同样是需要价值不菲的灵材。
但此种方法却没有分身的后顾之忧,不过因此带来的是,需要本体像温养法宝一样时常祭炼。
算是一种另类的法宝与傀儡,可以在关键时刻寄托本体一缕神念战斗。
三种分身之法中,唯有真身和分身可以自行修炼。
但真身之所以为真身,便是因为与本体一般无二,虽然长期分离,但不存在像分身会背叛的可能。
因为自己不会背叛自己,正如同人的左右手一样。
脑海之中,关于真身的祭炼之法再次浮现而出,待到确认无误,一身精气神圆满之后,周渔伸手一点。
顿时,摆放在房间之内装有各种珍惜灵材的瓶瓶罐罐,逐一打开。
……
(感谢令狐冲老爷的100打赏,求订阅,推荐。)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仙道劍閣》-第一百一十七章 天地烘爐 (求訂閱,推薦)推薦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寂灭剑意。
在面对自己的复制之人时,周渔曾在练剑成丝之前,施展过必杀一剑。
但这一剑,却被复制之体以寂灭剑意避开。
现在仔细回味一下,到真有一点,我眼中无剑,剑便砍不中我的感觉。
“若非寂灭剑意特殊,连我也无法完整的掌控,怕是胜利之人,会是复制体才对。”想到这里,周渔抬头看向天空。
随着方副的身体被炸成一场血雾,那端坐在苍穹之上的王座也渐渐消散,只剩下显露出本体的九丈巨人,冷漠的出现在屈风面前。
“轮到你了。”随着话音一落,九丈巨人伸出自己的右手,就要对着屈风隔空一抓,将其生生捏碎。
但此举还未有所行动,屈风眼中露出一抹疯狂。
“那倒未必。”
此话方出,只见屈风猛然向着九丈巨人一点。
于这一点之中,其身躯之内,一道青色的光芒呼啸而出,只见一柄造型奇特的青色飞剑轰然爆炸开来。
屈风竟然是在此刻,果断自爆了寄存有自己化神之力的本命法宝。
嘭!
瞬息之间,数不清的青色丝线,宛如万千浮尘一般,于一瞬之间将九丈巨人牢牢的缠绕。
嗤嗤嗤!
万千青丝如刃,方一缠绕在九丈巨人的身躯之上,顿时便有一阵阵难听的嗤拉之声不断想起。
九丈巨人的身躯,像是不灭的神金一般,任由万千青丝缠绕,完全不动如钟。
砰、砰、砰……
时间一长,屈风倾尽全力的一击,在短暂的僵持之下,那些将九丈巨人缠绕的万千青丝,开始一根根的崩断了开来。
“你们还不出手?”看见这一幕,屈风当即喝道。
其声音之响亮,使得这简短的话语,让整个天空都在这一刻回荡。
“能走到这一步的,真没有什么蠢人。”周渔看着勉力支撑的屈风,手中的剑诀一动。
铿!
青冥剑上剑光大作,于遁龙梭前,锋锐的剑气在刹那浮现而出,搅动天地灵气。
轰!
下一刻,一道百米之长的巨剑,冲天而起。
此事方一做完,就见遁龙梭再次一闪即逝。
九丈巨人的修为之强悍,他的攻击未必能够起到多少效果。
所以,这一剑,也是帮周渔起到试探的效果。
但比这一剑更快的是数里之外,一根蕴含风火之力青红箭矢。
”那二人,莫非是惊羽仙宗?“看见这一幕,周渔沉思道。
惊羽仙宗之人明修弓箭之道,其实蕴含日月阴阳,若是论超远程攻击,位于九州宗门之最。
”此派同样注重肉身之道,来这里谋取神宗之物,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为何,我感觉这二人不是惊羽仙宗之人,倒更像是风师叔和苏老头口中的隐世神宗。“周渔目光闪烁。
不过,不管是神宗也好,惊羽也罢,他只需要知道,有人和自己一样伺机待发。
就不知那操控阴阳宝镜的二人,是否也在。
轰、轰……
一箭、一剑。
两道凌厉的攻击,先后轰击在被万千青丝缠绕的身躯之上。
使得后者的身躯,出现一个踉跄。
对,只是一个踉跄。
没有想象之中,九丈巨人被一剑斩杀,亦或者被一箭钉穿的一幕。
他们二人的攻击,就像是微不足道一般,只是让九丈巨人的身躯,出现了一个踉跄。
周渔估计,自己这一剑,怕是连对方的防御都没有破。
毕竟两人之间的差距,间隔了不止一个境界,哪怕他于元婴之境,已然具备无敌之势。
不过,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却是激怒了九丈巨人。
后者身躯一阵,一颗古树撑开。
周渔的剑和神宗二人的箭,当先被狂暴的力量震散。
紧随其后的,便是在古树虚影的攻击之下,猛然破碎的万千青丝。
“死!”
轰、轰、轰!
一道拳芒威压天地,将数里远处的一座峰头炸成粉末。
一道拳芒将周渔方才躲藏之地夷为平地。
最后一道青色拳劲,似怒龙一般,向着崩断的万千青丝轰杀而去,直指屈风。
参天的古树之影,只是出现了片刻的时间,九丈巨人便扭转了乾坤。
“死!”
但就在这时,只见一枚灰色古令突然从九丈巨人不远处的天空浮现而出。
于灰色古令之内,随着猩红之气刹那浮现,死去的天魔宗方副却是猛然出现。
只不过不在是肉身,而是半透明的元神之躯。
且方副的元神方一出现,便向着九丈巨人呼啸而去。
其速之快,瞬息便至。
当其出现的一刻,整个元神已然是头生巨角,宛如一座域外天魔。
“你的肉身,是我的了。”
下一刻,方副于阴狠的话语之中,化作天魔之影,没入到了九丈巨人的体内。
轰!
失去了九丈巨人的操纵,没有了那霸道的拳意所笼罩。
万千崩碎的青丝瞬间合为一处,凝聚成百米巨剑,将青色拳劲猛的劈开。
但劈开这青色拳劲之后,青色的百米巨剑,却又猛的崩散开来,露出脸色苍白如纸的屈风。
“师叔。”看见这一幕,同样不知隐藏在何处的肖云猛的浮现而出。
“走。”后者艰难的吐出一个字。
肖云看了一眼受到天魔之影侵蚀的九丈巨人,目光之中有着犹豫之色。
青丘红狐
不过感应到屈风近乎油尽灯枯的身体,其眼中闪过一丝果断之色。
目光忌惮的看了一眼下方的山林之后,便拉着屈风身影一闪,消失在了苍穹之上。
“嘭、嘭……”
于两人消失的片刻,天空之上突然有如雷音一般的心脏跳动之音,从九丈巨人所在之处传来。
在破禁法目的观看之下,周渔发现被方副侵蚀的九丈巨人体内,陡然出现了一座烘炉的虚影。
“天地烘炉,大荒演武?”看见这一幕,周渔的脑海之中,当即浮现了大荒演武经的总纲。
“这九丈巨人,究竟掌握着多少种能力?”周渔的心中有着一股骇然之色。
于这烘炉虚影浮现的一刻,侵蚀进九丈巨人体内的方副,只感觉全身燥热无比,有一种进入火炉的感觉。
元神之力,在一瞬以极快的速度开始流逝,怕是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活活炼化而死。
“子羽,是时候了。”一处山林之内,同样看着这一幕的穆然,目光凝重的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