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6zq精彩言情小說 魔臨 愛下-第三百三十七章 晉級推薦-34rhl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啊?”
郑伯爷随即咳嗽了两声,道:
“只是小道罢了,也,上不得台面。”
其实,郑伯爷先前还在心里骂樊力这个憨批!
本来,治丧游走于城墙下,是为了打击楚人的士气,达到“四面楚歌”的效果。
结果樊力给人柱国遗体整了这么一出,还带着一大帮人扭起了秧歌,这效果,这场面,实在是太刺激也太强烈了,很可能不仅不会让楚人士气低落反而会激发出楚人心底的愤怒,变得求战之心更热切。
相当于是给楚人打了一剂鸡血,何苦来哉?
但谁知道,西山堡的城门居然就这么开了,竟然还真的派出了一部骑兵冲出城外。
这般做,意味着极大的冒险,但楚人还是这样做了。
李富胜没有犹豫,马上下令两翼骑兵压上,一路对冲,一路包抄后路。
下完令后,李富胜又扭头看了看郑伯爷,然后,他咬了咬牙。
有些人,身上是有气场的。
虽说李富胜说了昨日军议中的事,他不在乎,他了解郑凡,同时也熟悉靖南王,所以知道郑凡私底下其实是一个会做人的性子。
但没办法,郑凡攻克东山堡实在是太快了,确实给了李富胜这里极大的压力,而眼下站在这里的郑凡,无疑是给了正处于犹豫之中的李富胜一记推动。
“再传令,中军给我直接压上,不要等器械了!”
这般激进?
郑伯爷下意识地看向李富胜。
李富胜和郑凡目光接触,道:
“郑老弟,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只敢做到这一步了,要是现在就全军压上,万一没能顺势冲门成功,我方儿郎就将在没有箭塔和投石机的遮掩下和城墙上的楚人鏖战,损伤会很大。
眼下,我只压上今日的中军,就赌一把。”
说着,
李富胜又自嘲一笑,
道:
“说到底,我还是没有郑老弟你那般的魄力。”
郑凡很想说,自己其实什么都没说,你是从哪里脑补出来的?
但就在这个当口,见楚人城内冲出了一支骑兵,樊力不退反进,将柱国的遗体直接丢在了地上,双手挥舞着巨斧向前,其身后一众秧歌队也马上丢下手中东西,迅速翻身上马,抽出马刀,跟着一起冲了上去。
楚人骑兵出城时没有做耽搁,他们可能打的就是燕军大阵还在就绪没有开始攻城的这个契机想出击一番将柱国遗体抢夺回来,所以,他们的骑兵数虽然比樊力这边人多好几倍,但前面的未等后面的,也没结阵,冲杀出来的,完全是一字长蛇阵的即视感。
双方碰撞后,迅速陷入了一种阻滞,樊力砍翻了面前的一匹楚人战马,迈过他时,顺带一斧头下去将其枭首。
其身边的骑士和楚人对冲后,互有死伤,后方的楚人骑兵则因为前方自家袍泽的阻拦没办法将冲锋之势压上去,不得不选择绕开,但没等他们迂回成功,两翼包抄来的燕人骑兵就已经到了,直接撞了上去。
城墙上的楚军似乎也清楚这次抢回柱国遗体的冒险之举是无法成功了,所以,原本打开的城门开始慢慢闭合回去,完全放弃了先前出城的那批楚人骑兵。
见到这一幕后,李富胜有些惋惜地一拳砸在了栏杆上。
郑伯爷则想起了上次梁程在指挥时对自己解释过的一些东西,道;
“楚人先前开城门时,应该是挪开了堵住城门的障碍,现在就算是城门关上了,一时间应该也很难将城门完全堵住。”
“对,郑老弟你说得对,但………来不及了。”
攻城锤想要推上去,就算不考虑城墙上楚人的弓弩打击,也是需要时间的。
而这段时间,足够城内的楚人重新将守城防御最关键也是最虚弱的那个点——城门,给重新布置好。
“吼!”
前方乱战之中,
樊力发出一声怒吼。
只见本就一身铁疙瘩的他,赫然将阿铭的那口棺材给举了起来,将其上半身护持在棺材内,撒开腿,对着正在闭合着的城门狂奔而去。
在其身后,无论是樊力带来的雪海骑兵还是燕军骑兵,除了战圈之中的,其余全都心领神会,策马跟着樊力向城门冲去。
且在冲锋时,他们还刻意地分列樊力左右。
楚人的箭矢下来了,一名名骑士中箭落马,但剩下的骑士依旧一往无前。
樊力的块头太大,也实在是太明显,所以哪怕有两侧的骑兵为其吸引火力,依旧是被重点关照的对象。
不过,阿铭身为血族贵族的格调,在此时呈现了出来。
所谓格调,所谓优雅,
顾名思义,
那就是在非必需品方面用更好的材料,付出更昂贵的价格。
阿铭的棺材,用的是天断山脉里的上好雷击木,在雕刻前,用带着腐蚀性的材料浸泡了半个月才能得到适合的软度进行雕凿。
所以,这口棺材,很顶。
上面密密麻麻地插上了不少箭矢,却依旧庇护着樊力,因为城墙上楚人射箭角度的局限性,所以他们对于樊力下半身很难找到角度去射,故而,让樊力一路疯狂飞奔向前。
“嗡!”
终于,城墙上楚人动用了巨弩。
一根巨弩箭袭来,刺入了棺材,穿透了一小半后,卡在了里头。
“嗡!”
紧接着,又是一根巨弩箭射来,再度洞穿了棺材,卡在了里头。
只不过,樊力运气好,两根巨弩箭虽然给棺材开了两个透气孔,但穿插下去的部分都是擦着樊力的脑袋。
所以,
樊力还在奔跑,甚至,在奔跑了这么长的一段距离后,他竟然还开始了加速!
………
“真……真壮士也,郑老弟,我早就说过,早就说过,此人日后,必然是虎将!”
当初南下乾国时,军中宿营会玩一些摔跤,李富胜也曾下场和樊力玩过,不过这种摔跤大家都是事先说好了不能用气血。
在不能用气血只单纯用蛮力的前提下,樊力的战斗意识经验以及其本身身体素质的优越性就得以充分体现,故而在那时,樊力就给李富胜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而郑凡想的则是,这憨批到底要干什么!
他疯了不成!
如果是自家攻城,你这般拼命,倒还能理解,但今日你只是来帮个场子,遛个弯儿,然后就赶下一个通告的。
你莫名其妙地在这里帮人家打工做什么?
除非……
郑伯爷想到了一个可能。
他迅速地低下头,下方,正好是投石机正在被推向前,他在寻找那个小小的身影。
但奈何站得有点高,下面的人又很多,而那位,又很矮。
有一个可能就是,
昨晚自己见到了三儿,而三儿将自己在这里暂时指挥攻城的消息,派人告知了樊力。
在三儿回来后,戴立带着雪海关的探子系统自然而然地又归于薛三手中,他们之间快速传递消息的方法,实在是太多了。
所以,
这个憨批是知道自己今天站在这里所以才这样的么?
一时间,
郑伯爷心里升腾起的,居然不是感动,而是一种怀疑。
莫非,
自己又莫名其妙地晋级了?
所以,这个憨批是察觉自己晋级了,所以才这般卖力地表现?
但,
没有啊。
而站在郑伯爷身前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战况的李富胜,已然进入了一种全然忘我的状态,嘴里,还在呢喃着:
不是吧……
不会吧……
不可能吧……
这个沙场宿将,这位曾纵横荒漠半生的屠夫,罕见地失态了。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可能,
一个让他觉得很荒谬的可能,
一个在这种国战面前,近乎不会发生近乎不会出现的可能。
……
樊力的奔跑,还在继续。
前方,楚人的城门还没闭合好,因为西山堡和东山堡一样,在修建时,就是当作一个纯粹的军事堡垒,不会做民用,里面也不会有民居这类的存在。
所以,这城门,很厚实,也很沉重,为的,就是增强其防御力,所以开和关时,往往也更费力。
关键是,
樊力的奔跑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没骑马,他还扛着棺材,但跑得,竟然还是比身边骑马的骑士还要快。
“嘎吱!”
樊力的右腿,忽然踩陷了进去,这块区域,原本是壕沟和护城渠所在的位置,但在前些日子燕军不停地攻城下,这些城外的工事早就被土和尸体填了。
但这块区域填得不够夯实,导致樊力的脚下去了。
因为这个,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向前栽倒。
然而,就在这时,樊力腰部发力,虽然右腿还在下面,但整个人半旋了起来。
同时,樊力将棺材举起,向城门那边投掷了出去!
“砰!”
棺材,再名贵的棺材,它也依旧是长条形的,因为不管是贵族还是贫民,躺下去时,也都是长的,吸血鬼,也不例外。
所以,当棺材砸过去后,直接落在了大门中央。
“咔…………咔…………”
闭合的城门,被卡住了。
“啊啊啊啊啊!!!!!!”
这会儿,樊力将自己的腿拔出来,继续向城门奔跑,其身边一众冒着箭矢冲过来的骑士更是丝毫未曾降低马速,径直向前冲去。
到底是李富胜麾下的兵,到底是曾纵横荒漠的铁骑,
虽然在入晋后,离开了荒漠的他们出现了一些腐化堕落的现象,但骨子里的气血,还没有丢,也没那么容易丢。
骑士拉起缰绳,连带着自己和胯下战马,直接跃入未能闭合好的城门之中,要知道,城门背后,满是楚人,但他们就是以这种方式把自己和战马当作投石机的石弹给这般砸了过去。
城门后,马上传来了一阵惨叫声以及兵器入肉的声响。
樊力也来了,他才是名副其实的石弹,奔跑过去后,弹跃起来,以自己的肩膀为撞击面,狠狠地砸在了城门上。
后方骑士也马上下马,冲了过来。
……
居然,
真的成了!
李富胜此时心里满满地吃了一大口八角的滋味。
自己辛辛苦苦,打了这么多天没能打下来的城池,结果居然有机会用夺门的法子这般简单干脆地拿下来?
好在,李富胜没有丝毫犹豫,当即下令,是用吼地:
“传令,压上,压上,压上!!!”
只要城门不能闭合,只要能打开那扇城门,这城,也就拿下了。
为此,不用再循序渐进了,在进攻途中,被城墙守军多射杀一些士卒,也是可以接受甚至是再无情一点的说,其实是很划算的买卖!
天知道继续这般磨下去,熬下去,还得死多少人!
郑伯爷依旧站在那里,他看见了樊力的威武,看见了樊力的英勇,但心底,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明明平日里那么一个憨憨傻傻的家伙,怎么忽然间一下子爆种能那么牛逼?
无论是攻心,还是抓时机的果断,在先前,都可称完美!
不过,
楚人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
………
其实,不是楚人沉不住气。
而是因为西山堡内,有三路兵马。不到一万的皇族禁军,还有两家贵族的私兵。
这一路皇族禁军的统领,姓石。
他是石远堂第三个儿子。
两家贵族私兵,一家是大楚平章奉氏,一家是大楚溧水周氏。
奉氏领兵者,奉远阳,是石远堂的女婿。
周氏领兵者,周怀宗,早年间和哥哥争夺家族地位失败,曾被石远堂收留,后来,在石家帮助下才得以站稳脚跟,后来周氏获罪,周怀宗才得以再入周氏支撑局面,在外人眼里,周怀宗就是石远堂的义子。
可不就是,
巧了么。
城内,一个是柱国儿子,一个是柱国女婿,一个是柱国义子。
如果石远堂做人不行,也就是个老祖宗招牌的话,那他们也都能以大局为重。
但偏偏石远堂治家严谨,对晚辈,更是关怀备至,是地地道道的慈父。
所以,
当他们看见樊力居然用石远堂的遗体玩皮影戏跳秧歌时,这怎么能忍?
他们没有去选择大军出动,而是只派出一部骑兵出城企图抢夺,已经是极为克制的表现了。
这支骑兵,抢回来了就回来了,抢不回来,就这样了,他们也不会做出更极端的事。
毕竟,
守城最重要。
且那时燕人还没开始攻城,樊力又正好处在城墙和燕军的中间敏感位置,故而才会有那一搏,不管成功与否,但求心安。
有疏漏,其实不要紧,靖南王就曾对郑凡说过,想要追求算无遗策,是不可能的,同时,很多时候你就算是有疏漏,对面,不一定就能抓住。
然而,
这一次,
处于超常发挥状态下的樊力,他抓住了!
燕军,开始发了疯一样地展开了全方位的进攻。
以前攻城时,可能同时攻打四个或者三个方向面的城墙,主攻一处另外几处是佯攻,这一次,其余方面都是佯攻,就指望着城门那边可以啃下来,从而一战而下!
李富胜激动地满脸通红,
要不是靖南王先前曾对其警告过,不准其再冲锋在前,他现在大概就拔刀跳下高台嗷嗷叫地冲向前去了。
反正这里有郑老弟在,郑老弟可以帮自己指挥。
而且,
李富胜扭头又看了一眼郑凡,
他今天特意看郑凡的次数很多,哪怕郑凡就站在他身边,但他还是忍不住要专门扭头很明显地去看。
以前,
在镇北侯说起郑凡这个人时,
他认为这个叫郑凡的小子,应该是个聪明人,否则不会获得自家侯爷的赏识;
尹城外军营里的第一次接触,
让他觉得郑凡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南下乾国时,
让他觉得,郑凡确实是个人才,值得拉拢!
再后来,
这小子一步步走高,眼下大家虽然都是总兵官,但郑凡完全可以凭借爵位,压自己大半头。
但这一次,
就是在自己眼前,
就是实打实,
就是这般竟然匪夷所思地出现了破局的口子!
李富胜此时再看郑凡时,
隐约间,
真的有一种看见田无镜的感觉。
是的,
靖南王的做法,是对的。
这种人,用得着什么去拉拢关系,去和人和和气气?
就该狂,就该傲,
就该他目中无人时,所有人还都觉得理所应当!
下方,
一路路燕军兵马在各自将领的指挥下前压,当他们经过高台时,都会不由自主地看向高台位置,看向那尊在初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金色甲胄身影。
先前的不满,先前的不忿,先前的不愉快,在此时,都不见了。
这些将领心中只是在不停地感叹一句:
直娘贼,
这真的是神了!
而已经被神化了的郑伯爷,依旧静静地站在那里,让阳光,继续打在自己身上,营造出光圈的效果。
………
下方,正在指挥民夫和辅兵推动和调试投石机的薛三,跳到投石机上,眺望前方。
“啧啧啧,妈嘢,这憨批平日里都是装的吧!”
是的,
昨晚薛三派人回东山堡那儿传话了。
一句是:主上被靖南王委派到这里负责攻打西山堡。
还有一句,
是薛三自己加上去的,
他只是觉得好玩,想骗骗人,所以加了。
那句话是:
上次东山堡一战,主上于厮杀中感悟,又在这两日的靖南王亲自点拨护法下,晋级了!
而此时,
伴随着燕军大规模扑上攻城的序幕展开,
城门下的僵持,进入了更为惨烈的白热化。
上方,不时的有楚人射箭砸滚石浇热油下来;
城门中间,长枪不停地刺出,弩箭也不停射出。
但以樊力为首的一众燕军士卒,前仆后继,继续死死地卡在这里,扛在这里。
有士卒直接跃进去厮杀,其余人,则在外头推门。
推门时,
其他士卒原本喊着的是:
“一,二!”
“一,二!”
“一,二!”
喊着号子,大家一起发力。
但一来因为樊力嗓门大,二来因为他先前那堪称当世猛将的神勇表现,使得大家的号子,慢慢地开始跟樊力靠拢,开始跟随他的节奏,一起高呼:
“晋,级!”
“晋,级!”
“晋,级!”
………………
祝我的读者夫妻郭巴巴和涵涵结婚七周年快乐。
刚看一眼发现咱月票榜居然到第十二名了,大家实在是太牛逼了!
感谢,感激,作揖,我会努力码字。
抱紧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