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yxav熱門都市小说 我真不是大魔王-第374章 他是誰?閲讀-m8x8v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李云逸对花漪儿的处理犹豫不定,花漪儿对两人离开洞天之后的关系又何尝不是心思复杂?
如果只是以他们两人在山谷初识那一个月的关系来说,花漪儿完全可以一出来就想办法联系自己的父亲花满楼,让后者大发神通,将李云逸击杀。
可是后来——
道径凶险,并肩作战,互相救助……
一连串的凶险之后,相识第一个月的那些事似乎完全算不上什么了。
只不过,李云逸认为花漪儿是个麻烦,花漪儿却怕,自己根本配不上李云逸,哪怕开口提出追随之意也会被干脆拒绝,这才选择了没有追赶。
不想让彼此为难。
騎砍之自立為王 血與火的人生
这也是花漪儿选择假装昏迷的原因。
至于李云逸究竟有没有觉察,花漪儿不明真相,也无法判断。但事实是,从现在开始,他们就要分道扬镳了。
“可是,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花漪儿望着李云逸离去的方向,神色恍惚,如在梦中,陷入自己的精神世界。直到——
“漪儿!”
轰!
一声疾呼伴随漫天湛蓝光辉从天而降,甚至连这黄昏时分的璀璨日色都被掩盖过去了,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花漪儿身体一震,整个人猛地醒来,讶然抬头,当看到熟悉的身影从天而降,积攒在心头数个月的压抑和心惊胆战似乎在这一刻全都爆发了出来,直接扑了上去。
“爹!”
花漪儿如乳燕归巢扑入来者的怀中,后者同样身体颤抖,眼底充满难掩的激动和感叹。
花漪儿,还活着!
这让花满楼如何不激动?
就在感知到花漪儿动用他打造的那秘宝时,他真的以为花漪儿已经凶多吉少了,没想到……
“漪儿,你去哪了,爹之前从这里走过一遭,怎么……”
花满楼拢着花漪儿的肩膀急切追问,想知道花漪儿消失这几个月的细节,可话未说完,他的脸色蓦地一颤,惊讶道:
“意境?”
“好女儿,你领悟道意了?!”
花漪儿点头,也不回答,探出手,手心一点火光冒出。就在这一刻,花满楼又是一惊。
“意志之火!”
花漪儿不仅领会了道意,甚至还再进一步,点燃了自己的意志之火!
这是何等的蜕变?
花满楼确定,就在半年前花漪儿说自己要出门历练的时候,对于道意的参悟还这是凤毛麟角呢,可是现在。
她连意志之火都点燃了!
“难道,南蛮巫神那老狗没有骗我?”
花满楼压下心头的激动,沉声道:“你无意间进了遗迹?”
“这些好处,都是从遗迹里得到的?”
遗迹?
花漪儿微微一愣。
極品除靈師
她当然知道花满楼所说的遗迹是什么。严格说来,神秘山谷和道径洞天只是古海一个人创造出来的,和空间无关,算不上真正的遗迹,但一想到它存在的时间,花漪儿犹豫了一下,道:
“算是吧。”
算是?
花满楼注意到花漪儿一瞬间的犹豫,却没有多想。毕竟,花漪儿这半年来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不是从遗迹中得到好处,还有什么地方能让她产生如此大的蜕变?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哪怕花漪儿自己进入古海的道径和洞天,并且有能力独自闯荡出来,没有李云逸的灵犀一指,她也绝对不会拥有这么大的进步!
花漪儿的蜕变是来自数个月来的压迫么?
不!
是李云逸的灵犀一指!
只是,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花漪儿并没有对花满楼说出李云逸的存在。
“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好女儿!”
花满楼赞不绝口,连连感叹,也不知道是因为花满盈活着回来了,还是她的武道境界提升那么大,又或者两者都有,反手抓出一件衣袍让花漪儿穿上,道:
“回去之后,好好休息一个月!”
“一个月之后,为父亲自帮你印刻火种!”
花满楼笑意盈盈地说着,却没想到,花漪儿突然近乎本能的一抬头,道:
“不!”
不?
花满楼脸上的表情僵住了,皱起眉头望着花漪儿。从小到大,他还从没见过花漪儿违背自己的意志。这时,花漪儿似乎也注意到自己父亲的面色不善,连忙解释道:
“您误会了,父亲。”
“我的意思是,我不需要休息。还请父亲回去之后就帮漪儿引火种入体吧。”
回去之后就开始?
花满楼闻言惊讶,眼底异彩涟涟,就像是第一次认识花漪儿一样。
事实上,的确是第一次!
他知道自己这个女儿天资非凡,不到二十岁的年龄就达到了宗师境界,哪怕是在中神州也属于一类天才了,但他更知道,这远远不是花漪儿的极限。
以花漪儿的资质,她若专注修炼,只怕早就是圣宗师了!
如果花满楼这样的念头被外人知晓,定然会笑他不知所谓。圣宗师,哪怕是刚入门的圣宗师也算是大人物了,花漪儿二十岁就能达到?
这不是要飞起来?
但花满楼知道,别人做不到,花漪儿肯定可以!
现在,她竟然主动要求闭关修炼?
“这是为何?”
花满楼压下心头的惊喜询问,花漪儿轻轻一笑,垂头道:“只是感觉自己实在是有点弱了。”
弱?
花漪儿这是在遗迹里受了刺激?
不到二十岁的准圣境,即便是在中神州各大顶尖宗门,谁敢称其弱?
花满楼并没有多想,道:“好!既然漪儿你想苦修,为父开心还不够呢,怎可能阻拦?”
“回去之后,我就帮你引火种入体!”
花满楼满脸笑意看着花漪儿,欣慰非常,有种自家女儿终于长大了的感觉。
“我现在就带你回去。”
说着,花满楼扶起花漪儿,脚下灵光闪耀,升空而起,波波湛蓝光华如灵云一般簇拥脚下,上面之人没有半点颠簸。
驾雾腾云!
笑二之天外獵人
此非传说!
起码花满楼这一层次的强者就能做到,哪怕还带着一个人。
呼!
凌空而上,瞬息数里。
这边,花满楼操纵灵云回家,却没有看到,一旁花漪儿望着身下被漫天晚霞染红的丛林,双眼不知何时失了神,直到——
“父亲,您知道生命一道么?”
花漪儿终于还是没能压抑住心头的情思,问了出来。但实际上,她这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自幼在父亲花满楼的臂弯中长大,她知道花满楼对他的期望有多大,其他琐事完全不让她参与,更别说男女之事了。花漪儿大脑急速运转,当即就要找个理由含糊过去。
果不其然。
花满楼身形一顿,反应剧烈,甚至远远超过了花漪儿的想象!
“生命一脉?!”
花漪儿身形一震,发现自己脚下的灵云竟然停下了,错愕抬头望向花满楼,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充满无尽震惊的脸,甚至于——
比看到自己活着还要震惊!
“父亲?”
花漪儿惊讶呼喊,花满楼却仿佛压根没有听到,自顾自问道:
“你在遗迹里见到了生命一脉的痕迹?”
花满楼对生命一脉这四个字的反应这么大?
花漪儿精神一凛,立刻收敛情绪波动,老老实实道:
“是,女儿发现了。”
“里面有些部分描绘了生命一脉的种种奇妙,所以……”
禁地死囚
花漪儿有意隐瞒了李云逸的存在,小心翼翼,生怕花满楼察觉,可显然,花满楼的注意点并不在这个上面,不等她把话说完,猛地挥手打断,道:“忘掉它!”
“生命一脉是人族……不,是世间最大的毒瘤和魔道,切不可被其蛊惑,那都是骗人的!”
“记住,关于你曾观摩生命一脉的消息,除了我之外,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晓。否则,必当后患无穷!”
毒瘤?
魔道?
洞螟
花漪儿闻言一怔,尤其看到花满楼前所未有的严肃脸色,心中更是一凛,慌忙低头。
“是,父亲,漪儿记住了!”
生命一脉怎么可能是魔道?我分明看到,并且亲自体会到了其中的无尽好处,可是父亲……
花漪儿万万没想到,因为自己一句话,花满楼的反应竟然如此之大,更没想到的是后者对生命一脉的描述,一时间心慌意乱,无法自拔。
如果父亲说的是真的,那么李云逸……
他是魔修?
花漪儿瞬间失神,然而,她更没想到的是,整个过程,花满楼都在盯着她,突然。
“他是谁?”
嗯?
花漪儿精神一振,下意识抬头,差点就把李云逸给说出来了,直到看到花满楼眼底的毫光。
“父亲说的是遗迹里的痕迹?”
花漪儿强行改口,但是还是出现了片刻的迟疑,花满楼顿时如抓住了什么,厉声道:“不!”
“我是问你,和你一起进去遗迹的,还有谁!”
此时此刻,花满楼声色俱厉,哪里还有刚才发现花漪儿还没死的欢喜?
花满楼对生命一脉的警惕,甚至超过了花漪儿的安危?
花漪儿闻言心惊,知道花满楼看出什么了,否则绝对不会如此暴躁,可是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继续隐瞒。
“父亲误会了,遗迹里,只有漪儿一人,并无其他……”
这次,她又没说完。
“不说?”
“好,我自己查!”
主宰天下 夜慕白
花满楼竟然如此果断!
瞒不过他!
花漪儿闻言大惊,差点就忍不住道出真相了,因为她知道,以花满楼的手段,别说李云逸刚走两个时辰,就是走了两个月,后者也能察觉出端倪,进而顺着蛛丝马迹找到他!
“父亲,您……”
花漪儿还要劝阻,哪怕她知道,这只是徒劳无功,甚至会让花满楼更加怀疑,但除此之外,她还有别的办法么?
花满楼显然不打算停手,可就在他要引动灵云掠向其他地方之时,突然。
“呵呵。”
“父女相见,好生热闹啊。”
虚空,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花漪儿一愣,只感觉眼前华光一闪,花满楼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前,目光警惕,望着前方虚空走出的一个黑衣老者,斗篷遮面,如云雾遮掩,看不清容颜。
“南蛮老儿!”
花漪儿听到花满楼对前者的称呼,美眸蓦地一震。
他是……
传说中的南蛮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