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6c5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 給您添蘑菇啦-399 奇蹟年,年,年年年相伴-odfdy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十五年后。
12月25日。
樱湖畔,湖面已结了一层薄冰,周围的樱树也早已光秃秃的了。
但旁边的现代科学博物馆却是沸沸扬扬,这个下午又迎来了两个中学的学生参观。
其实从外面来看,这里的建筑布局依然是个学校的样子,现在若是从周围的高处看,看到满是学生的校园,决计想不到这里是一座博物馆。
但“教学楼”内部,却早已翻天覆地。
一层的“经典科学馆”内,像是教室一样分出了很多开放的隔间,2020年之前的大多数科学人物与经典实验重现都被布置在这里。
其中最吸引人的,无疑是“双缝干涉演示”。
每个班的学生都最喜欢这里,他们挤在透明的隔层前,看着一台白色的像是棒球发射机一样的东西一动不动地对准双缝板,想像着一粒粒光子正在时空中穿梭。
接着,他们会扭头望向侧墙,那里正实时展示着量子点显微镜的观测,经历过数百万倍的降速,他们得以亲眼目睹粒子是如何穿越缝隙的。
他们还并不知道,眼前的一切凝结了多少代人的心血。
单是这台量子点显微镜,初期的造价都是千万级的,而今天已经是任何一个中学物理实验室必备的普通设备了。
与其它博物馆的参观不同,这里的班级基本都是物理或是数学老师带队的。
这个班的物理老师是一位年轻的男人,只尽量言简意赅地讲述了双缝干涉实验,却并没有解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
男老师看着墙上显示出的两道竖杠,抬了抬眼镜笑问道:“所以,你们觉得这是为什么?”
“量子干涉!”几个学生齐声答道。
“概念都记得不错。”老师又问道,“那么是如何干涉的呢?”
这下多数人都哑口了。
“熵扭力。”
这个声音,有些稚嫩而又装逼。
大家回头望去,发出这个声音的人正独自斜靠在窗台上,头发半遮着面,忧郁地看着窗外。
似乎,是个帅逼。
然而这个帅逼,却很矮小。
并不是生的矮小,而是年龄还没到。
老师也是一惊,这位虽然造型很经验,但怎么看……
应该还是位小学生吧?
我们可是正儿八经的初中生参观。
老师忙问道:“这位同学……你是不是跟你们小学走散了?我帮你广播一下?”
“嘁。”男生歪嘴一哼,“我是高中生。小学那点东西,半年就搞定了,受不了我们班参观那么无聊才在这里清净清净的。”
“???”
男老师未及反应,男生已努了努嘴:“你继续讲,不足我纠正。”
“……”男老师脸一狞,也懒得管他,就此说道。
“熵扭力,是一种未被观测到的力。”
“但解其纷方程完美地诠释了它的作用方式,不过这是第二层‘现代量子馆’的内容了。”
“我们只需要知道,眼前这个实验就是2020年前人类所知的一切,当时的人们投资巨大进行过一系列研究,也闹出过各种荒诞的事情,最终也没能自圆其说。”
“至于熵扭力,这是三大院士在在讲师解其纷的基础上,进行的最伟大的创造。”
“面对在电磁力、强互作用力、弱互作用力、引力之外的第五种作用力,学界本欲以‘静峥力’来命名,但院士坚决反对,或许叫‘峥静力’他就能接受了吧……”
“哈哈哈!”
学生们都笑了起来。
三大院士中,归见风永久性神隐,李峥和林逾静倒是总不得不抛头露面,但也永远都是成双成对的,每次他们出现,有50%的概率是和睦的,静院士会像小猫一样服帖,另有50%的概率是在抢谁在上面,静院士会像小猫一样叫嚣。
看样子在命名的时候,静院士是处于叫嚣态吧。
男老师讲完,重又瞥向窗边的小男生,淡笑着抬了抬眼镜。
“小学生还是去找你们的老师吧,我讲的太深,不是你知道一个名词就能听得懂的。”
“唉……现在的中学教育,果然值得担忧啊……”男生却只一叹,冲透明隔断内的设备努了努嘴,“多少例子证明,教科书上的东西也不一定是对的,更何况现在教科书每年都要翻新。”
他说着,扭过头,眼儿一瞪。
瞪着物理老师一字一句道。
“熵扭力仍是未解之谜,将其定义为第五种作用力,更像是我们教育系统为了强调我国发现了第五种力而吹鼓自信心硬来的,主流学界至少有一半的人认为这是对电磁力的扩充,只是作用空间与形式暂时无法观测罢了。”
“我们前年发射的‘蒲公英’实验卫星,其根本目的也是进入太阳系以外的宇宙空间,在规律相对纯粹的物理洼地,进行一系列有关熵扭力的实验。”
初中生们看呆了。
一个字都听不懂。
不过“蒲公英”实验卫星他们清楚,这个是真的牛逼。
非说的话这不是一颗卫星,而是将150颗卫星打包在一起发射的超级大孢子!
她的第一步任务是在太阳系游历,在关键点散播150颗卫星中的20颗,而后全速开启自身反应堆,以光速2.37%的极限速度冲出太阳系,在这个过程中顺路投下40颗,以研究太阳系广袤边缘的空间和天体。
之后,在奔向比邻星系的过程中,沿途在死寂的星际空间散播10颗,进行科学实验。
神級高手在都 歪爽
顺利的话,蒲公英将在220年后,载着80颗种子到达比邻星系,并在1年内全部播撒,完成自己的使命。
至于蒲公英的母体,她全程都不会减速。
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设计减速功能。
这是一场注定没有归路,冲向星海的旅行。
这是她的旅行。
据说“蒲公英计划”从立项到升空总计8年,也就是说从李峥在“大断联”之前就已经在策划了,他宣称这是为了验证一系列理论,解开最终谜题所必须做的事。
但在工程设计中,那些蒲公英的种子,却又被设计出了很多奇怪的功能,尤其是“视觉体验”这部分,他强行为一些种子赋予了VR观测功能,这一点很不科学。
对此,李峥的解释是——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考虑到这个时候,他已经是科学界、工程界乃至社会学界、医学界的绝对领袖,他已经是一个历史上不曾有过的、全学科制霸的魔王。
这点要求……组织也只好满足。
展厅内,参观的初中生队伍逐渐走向了下一个演示点,然而队伍末尾的两个初中女生,还是忍不住不时回望。
“他们小学留那种头发也不会被骂吗?”
“那种发型怎么了……仔细看好帅啊……”
“等等,你不会吧!”
“嗨呀……搞不好……真的是连跳十个年级的高中生呢。”
“这概率也太低了吧?”
“可听他说话,学习真的好好呀……”
“可他看起来学习一点也不好,寸头呢?眼镜呢?”
“万一呢……如果是高中生的话……我要个联系方式也是可以的吧?”
“那也是犯罪啊!!”
无论她们如何争论,那位斜靠在窗边的少年也未曾有一丝动容。
虽然说话臭屁,性格中二。
但他,确实……
很帅!
“嚯!”
一个老迈但很得劲的东北腔传来:“真的是你!”
少年循声扭头。
那是一位面善的半老之人,虽然西装革履,胸前还挂着工作胸牌,却并不影响他展现出一种看见老乡的热情。
少年连忙站正行礼笑道:“刘馆长,父母托我向您问好。”
“哈哈,我好着呢,他们放心,放一万个心。”刘晓东激动上前,拥着少年的双肩道,“像妈妈!!哦不……像爸爸……等等……眼睛像妈妈,脸像爸爸……也不对……哎呀你长的好神奇,用流行的量子比喻来说,你的Y染色体还是叠加态,没来得及被熵扭呢!”
“……”
“哈哈,都是夸你的就对了。”刘晓东激动追问道,“你今年应该是……10岁了吧?已经上高中了?”
“嗯。”少年点头道,“明年应该就进大学了。”
“比你爸还来劲啊!”刘晓东抬眉道,“竞赛报名了么?”
“您不看新闻么?去年已经拿过冠军了。”
“哇哦哇哦哇哦!”刘晓东惊得擦了把汗,“这其它人不得气死……”
“不是他们的错。”少年无奈摇头,“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我这样的家教。”
“唉,不说这个了。”刘晓东拥着少年道,“走走走,我带你参观参观你父母当年学习的教室,他们就是在那里认识的……”
“这个好。”少年随着他走向楼梯,“不过我有个问题。”
刘晓东一慌:“我连硕士都不是……你有问题,我怕是听都听不懂……”
“不不,这个问题只有您可以回答,我父母都无法统一意见……”少年认认真真抬起头,“他俩,到底谁在上面?”
……
与此同时,国家航天局,深空观测中心。
人头攒动,慌得一笔!
“院士要来!”
絕寵妖妃:邪王,太悶騷!
“刚刚收到通知,院士要来!”
“快,观测仓准备一下,对五台猛犸进行状态确认!!!”
“局长还在文海,我一个中心主任……不敢接待啊……”
“等等,院士夫妇一起来?”
“妈呀,他们真的出席所有场合都要手拉手吗?”
“准备拍照,快快……”
在这样紧张的氛围中,一辆黑色的胶囊电车无声地驶入大院,停在中心门前。
中心全体大小领导,紧张而又不得不保持着微笑迎上前去。
车门一划,一个半头白发却异常利索的老家伙立刻就跃了下来,正装“嗖”地一理,皱眉四望。
不对,不是院士,是个老帅逼。
众人不免有些失望。
“陈书记啊……”
“我当是院士呢……”
“嘘嘘……好歹也是个大领导……咱们别这样……”
此时,急匆匆踏下车子,举手投足依然满是军人风范的老家伙,自然就是陈鸿兵了。
这是他担任航天局书记的第三个年头,六天后他即将光荣退休。
正在这种时候,却突然被紧急委派了一个极其无聊的任务……
接待他姑爷!
虽然辈分上是老丈人,名位上却是下级小弟。
爽不爽都只能这样。
“没来呢?”陈鸿兵扫视众人问道。
“还没……”中心主任上前迎道,“您辛苦了……院士很久没公开露面,谁知道突然想到了我们这里。”
“就这性子。”陈鸿兵手一扬,看了眼表,“罢了,这大概也是我退休前的最后一件事了,还是圆满完成任务吧。”
“辛苦您了。”中心主任伴在陈鸿兵身旁,这么干巴巴的等也不好,想了想还是聊了起来,“这些年,您太不容易了。”
“都不容易。”陈鸿兵叹道,“我们不容易,国家也不容易,李峥他们更不容易。”
“还好熬过来了啊。”主任长舒了口气,“随着蒲公英升天,再也没人质疑我们了。”
“谈何容易啊……”陈鸿兵负手而立,面容难忍露出一丝沧桑,“无论是我们还是李峥,也都是被逼出来的啊。”
“的确。”主任也跟着负起手,“一开始我以为只是一个奇迹年,谁知道……是一连十五个奇迹年,眼看很快就是第十六个了,不如叫奇迹世纪更合适。”
有关奇迹年命名的误判,当然不只存在于主任身上,而是一个全球性错误。
这个错误的开端,始于将第一个李峥奇迹年命名为魔角年。
在《魔角理论》发布后,李峥几乎是在一日之间拥有了院长级的资源与权力,虽然名义上只是“特聘研究员”,然而半个物理学院已可任他摆布。
正当大家还在考虑,给予一位学生如此大的权力是否荒谬的时候……
李峥将15大合作计划甩了出来!
他展开合作的领域几乎覆盖了全部前沿学科,这本是荒唐到难以理解的。
但问题是……
他的每一个计划,至少有两篇顶级理论论文背书,并且在这15个方向都获得了业内的肯定。
第一个奇迹年就如此展开了。
整个国家最顶级的15个实验室,利利索索地放下了手头的事情,开启了李峥的课题。
对于这个神奇的现象,后来采访一位中科大院士的时候,他捂着脸憋笑承认——
“我承认,当时确实有赌的成分。”
名流天下
“凝聚态赌得,我们高能赌不得?”
这样的盛况必然也引发了一系列质疑,《魔角理论》确实极具潜力,但这真的代表一个人拥有全学科领域的突破实力吗?
很快。
人们发现。
真的。
15项重大合作犹如鞭炮一样,在这一年噼里啪啦就炸开了。
这当然不是李峥一个人的功劳,背后是他的科学边际小组的不懈努力,以及半个蓟大的鼎力相助。
但从当时公布的情况来看,起到最核心作用的依然是林逾静和归见风。
其他人的工作或许可被替代,但他们二者难以理解的灵感,以及恐怖的数学思维,十五年来始终未出现过任何可堪一战的存在。
更令组织烦恼的是,这两个人,他们完全无法管理……好像都是李峥的直系亲属一样,完全不可能分化。
这就导致,学界最恐怖的三个人,完全就是一家人。
一个究极的学阀三人组诞生了。
在这个过程中,病愈的解其纷始终没再回过蓟大,甚至没再想过物理。
他好像把这辈子该想的事情都想完了,再也想不懂,也不想想了。
又或是经历过生死,觉得这一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他成为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与一位女士结了婚,过起了普通的日子,也许是拜科学院研发出的一系列靶向药所赐,他到今天依旧健康,甚至远比生病前烟不离手的日子要健康。
除去陪伴母亲和家人外,解其纷将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了物理以外的一切庸俗的事物上,从爱一个女孩开始,直到极限运动,似乎一心要把遗失的年月与生活全都补了回来。
但这并不妨碍“解其纷方程”的横空出世。
那是第三个奇迹年的事情了。
軟玉溫香
那一年,究极学阀三人组同时评上……哦不,是不得不被塞成了院士。
羽翼丰到遮天蔽日的李峥,更是直接在蓟大内部成立了科学院,只为了更高效的学习和组织学习。
一个最常出现在新闻中的人,也是此时被推上的台面。
她最初只是利用李峥的裙带关系,混进蓟大科学院里的一名普通文员。
然后因为会来事儿,当上了新闻发言人。
后来因为手段极狗,一步步当上了常务副院长。
面对媒体,她最常说的话是。
“嗨呀,我们又不小心发现了一些东西呢!”
每次听到这个。
所有人都知道,狗院长又出来搞事了!
最初,“解其纷方程”充满争议,它描述了一种名为“熵扭力”的存在,认为这正是“观察”行为对量子世界的明确作用力,其传导时空与作用速度都在一个理论世界,暂时还没有能力观测。
这样自说自话的行为,当然无法获得广泛的认可,只是碍于李峥等人的丰功伟绩,才没有被立刻打为民科。
但随着基于此设计的全新构架的量子计算机问世,随着基于此全新设计的超导发电、输电、储电技术的横空出世。
再怎么争议,也不得不用起来了。
突然出现一个不确定是否正确,但绝对好用的理论。
人类又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也正是在这个时刻,一件震惊世界的丑闻发生了。
李峥的母亲安宁,在陪同她父亲前往北美某国进行癌症治疗的时候,被当地海关扣留,名义上是涉及“禁运技术走私”,触犯了某国的法律。
实际上,其原因只可能是李峥,李峥的存在已经在全部领域动摇某国的霸权了。
很多分析认为,某国的间谍应该不止一次接触过李峥,其中应该还包括林逾静的生父,他们必然会用能想到的一切方式吸引这位科学家换一个祖国。
但李峥的立场一定是坚决的,这从他第一次进航天系统的时候就可以得知。
至于扣留安宁,仅仅是威逼利诱不成,而向李峥施压的手段。
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再有过安宁的任何消息。
人们只知道,她在被控制前,用尽全力送出了一段信息。
这段信息只有极少数的人知情,但有人透露,信息的内容很简短——
【不要停,你停我就立刻撞死。】
此事件发生后,整整三年的时间,包括李峥在内的三大院士都没再出现过。
没人知道他们那段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当世人都以为他为了母亲的安全,真的被逼到绝境封笔的时候。
“大断联”事件出现了。
那是蓟京时间中午晚19点整,1毫秒也不差,在那熟悉的新闻音乐响起的瞬间,之后长达5分钟的时间内,某国全部人造卫星失联,其所控制的全球所有GPS失去响应。
其余国家的卫星也在同一时间开始受到一系列简短的信号。
【War test1。】
【War test2。】
【War test3。】
……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大家唯一看到的是,几个小时后,某国元首辞职,副职上台,并外表外交声明,表达了对另一个国家一系列的歉意与敬意。
11个小时候,载着安宁的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
李峥、林逾静当天举行婚礼。
实际上他们早就有孩子了,只是坚持一定要在安宁的见证下完婚。
这也是归见风几乎唯一的一次公开露面,抱着他的侄儿(弟弟)笑得很厉害。
草根職場手記:絕美女上司 梅三賤
事后分析不难发现,引发“大断联”的,只有可能是那三年间像爆竹一样接连升空的“烽火量子通讯卫星”。
很明显,“烽火”的功能绝非通讯这么简单,他的确组成了环球网络,只是这个网络所传递的狼烟,似乎并不仅仅局限于防守。
总之,“大断联”的本质是一股神秘力量,向全世界宣布,他拥有废除地球轨道全部卫星通讯功能的能力,并针对某国进行了5分钟的演示。
这相当于用某国完全无法防御的方式,轻松地蒙住了他的双眼。
然后就可以做任何事情了。
当然也不会真做什么,最多是个War test罢了。
通过某国政府的反应,“大断联”也被证明是唯一一种在核威慑之上的威慑。
直到今日,也没有任何靠谱的国家、团体或是势力为“大断联”负责,但这很明显不是一个谜,只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罢了。
随着某国元首的辞任与那份公开的友好声明发表,李峥的前路再无阻拦。
劍劫(完)支持新書《妖姬
在这个科学大爆炸,雄心勃勃的时代,新的一批科研工作者也在李峥的强势介入下提拔起来,整个科学界逐渐变成了年轻人的天下,往往最能吸收新知识的人才能最快挖掘出实用的撑过。
这一年开始,不仅是李峥自己的科学院,整片大陆遍地开花。
成功地引爆了这一系列科学革命后,三大院士更多的精力开始转移,这便是载入史册的“蒲公英计划”了。
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航天计划。
一部分远古的RTS游戏玩家,将其戏称为“神族航母”,或曰“妈妈船”。
蒲公英计划的目的地与旅程都是公开的,但技术内容尚属机密,甚至连动力源都没有公开过,外界只能普遍猜测是核反应堆,因为化学工质不可能推起这个鬼东西,更不可能将任何东西加速到光速的2.37%。
唯一能确定的是,蒲公英计划凝结了三大院士的全部心血,其中充满了尖端到几乎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科学和工程技术。
三年前,随着这个庞然大物的轰然升空,国际上最后的反对声音也彻底缄默。
虽然它距离他到达比邻星系尚需上百年的时间,但其率先撒下的那几十颗种子,已经足以让人类在本世纪内透彻地了解太阳系,并进行一系列地球以外的实验。
很多人甚至斩钉截铁的表示,蒲公英已经证明,人类拥有了星际移民的实力。
这一年,李峥32岁。
从大学开始,他的每一年的都好像是一个巅峰,但只有的事实又必然会证明,这仅仅是个开始。
没有任何人怀疑,下一个15年,奇迹仍将延续。
……
“嗡——”
躁動的青春 司徒遠東
伴着低频的电磁声,又一辆颜色花哨的胶囊电车停在了中心门前。
主任慌忙上前开门。
哇!
又下来一个老帅逼!
不过是坏坏的那种帅。
“杜总工?”主任惊道,“您怎么来了?”
“蒲公英的事我不得来?”老帅逼慌忙下车,瞪眼晃着手机道,“你们看了么?”
“啥?”
“真就只管航天这点儿事儿啊。”杜松涛瞪着二人道,“天大的科研新闻!!!”
陈鸿兵这就乐了:“瞎瞪什么眼啊,这些年瞪的还少了?有种比大断联还大?”
“有种啊!!”杜松涛干瞪着陈鸿兵,憋了好久才终于努出了四个字——
“【统一场论】!刚刚发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