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mte火熱言情小說 木葉之賊手-第六百六十九章 雲隱的推測熱推-ncns2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云隐土台安静了一天,然后再次来到猿飞家。
“老头子不见客,尤其是来自云隐的。”
猿飞阿斯玛倚在院门旁,嚓地划燃火柴,点燃了香烟,美美地深吸了一大口,一脸满足之色地瞥向土台等云忍。
“三代目火影此举何故?难道是心虚了吗?”土台微怔,旋即眉头紧皱道。
“这些事你别跟我说。”阿斯玛耸耸肩,一脸吊儿郎当的表情道:“关于跟云隐交接之事,老头子已经完全交给另外一位了。”
“另外一位?”土台下意识感觉不妙,急忙追问道:“是谁?”
射程之內遍地真理 無火的余灰
阿斯玛正要回答,忽然视线一抬,叼着烟笑道:“揭晓答案的来了。”
春閨密事 秦兮【完結】
听到瞬身术发动的风声,土台看了眼阿斯玛后就循声看去。
嗒!
一名做暗部打扮的忍者双脚落在地上,对猿飞阿斯玛略微颔首,接着便向土台等云忍淡淡道:“诸位请随我来。”
“去哪里?见谁?”土台若有所思,却仍皱着眉问道。
“我负责带领诸位过去,仅此而已。”暗部忍者边侧过身做出让开一条路的样子边淡漠道。
听了暗部忍者的话,云忍瞬间或担忧或恼怒,更有甚者恶狠狠地瞪向暗部忍者。
“土台大人。”一名云忍压低嗓音,迟疑地道:“现在怎么办?”
“跟上去。”土台稍微犹豫了一瞬,便抬脚向前走出,神情阴沉地道:“身为云隐忍者,难道要在木叶的地盘上露怯吗?”
“是。”几名云忍闻言当即也不再迟疑,跟着追了上去。
而那名询问土台的云忍脑子转的很快,看了眼土台,随即就想到了什么。
“您知道对方是谁了?”他凑上前低声问道。
農門小秀娘 朱玉
“还能有谁?”土台嘴角向下,沉着脸道:“火影不出面,猿飞日斩又退缩,剩下的自然就是那位继承了团藏忍道的松崎夏树了。”
“消音忍者吗?”云忍闻言恍然大悟,摩挲着下巴嘀咕道:“似乎并非多么厉害的人物啊。”
土台闻言眼神严厉地瞪向对方,沉声道:“身为忍者,即使掌握了敌人的情报,也不要以为已经掌控一切。而且就是你口中所谓并非多么厉害的人物,曾经逼退了四代目与奇拉比的联手!”
“四代目与奇拉比……”云忍闻言一惊,旋即想起了什么,疑惑道:“创下那般战绩之人,不是金色闪光吗?”
“金色闪光之强,在于难以捉摸的飞雷神,而此人却是凭一己之力,压制住了尾兽化的奇拉比!”土台语气感慨地道,“云隐村中曾经做到这一点的,唯有昔日的三代目雷影!”
大明望族 雁九
有些事情虽然没有得到证实,但既然发生了,就必然会留下痕迹。
例如大战期间雾隐指派忍刀七人众进攻木叶,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许就算是木叶之中也仅有寥寥无几的人知晓,可已知一些旁枝末节的情况,然后再加以推断,比较贴合事实的猜测就出现了。
而除了这件大部分靠猜得出的‘事实’以外,星忍村之事和云隐密切相关,暴走变成八尾牛鬼的奇拉比被发现时,根据现场的痕迹,一切都隐隐指向某人。
当然,这些事情,土台是没打算说出来的,不只是因为毫无证据,更因为即使说出来也没什么用。
注定徒劳的事情,没有说出的意义和价值。
跟随着暗部打扮的忍者,云隐众人被带离了木叶村的繁华地带,来到了郊外的某处。
看着周围的环境,土台根据之前探查到的木叶村信息,分辨着来到的地方,更是尝试着收集更多情报。
然而很可惜,同时也理所当然,这周围没有任何的线索,仅有一个通道的入口而已。
“喝!”带路忍者结印低喝一声,眼前寻常的郊外之景忽变,随着光线的一阵扭曲,露出一个黑洞洞的入口,“请跟随我的背影,如果不小心走入岔道,后果自负。”
说完这话,没有理会土台等云忍的反应,带路忍者直接走进入口,随即便只剩下低微的脚步声传出。
極品房客 錦瑟
云忍们看向土台,而土台却没有看他们,直接跟着走进了入口。
其他云忍见状,也只能再提起几分戒备,然后追随向土台的背影。
忍者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存在,所以他们很担心木叶会为他们设陷,就如此刻,简直如同自投罗网般一般。
不过好在防备了一路,木叶也没有露出獠牙。
当看到前方光亮的时候,云忍们暗暗松了口气。
光亮的地方其实也并不怎么明亮,只是由于通道太暗才衬托得如此,实际上这里光线昏暗,空气又极其寂静,显得有股浓重的压抑气息。
此刻那名带路的忍者已经不见了踪影,不过这里仅有一扇闭合着的门,接下来自然无需引导。
陰陽詭聞錄
土台推开沉重的门,一股阴冷的气息顺着门缝涌出,令他忍不住眯了眯眼,不过他仍强忍着不适的感觉望出,模糊地看到那独坐于空旷空间的高座之上的身影,正是如他所料的那个人。
低沉的开门声传来,夏树睁开了双眼,手中摩挲把玩的特制苦无唰地收入袖中,看向推门而入的云隐众人,嘴角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
“由我代表木叶与云隐探讨之前使团被灭杀之事,不知你们是否满意?”
将挑衅的话语说得如同在诉说某种真理,结果自然是令闻者愈发恼火。
名門天後:重生國民千金
不过土台的养气功夫显然很足,否则也无法辅佐历来强硬的雷影。
所以在此刻,他只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就呼出一口气道:“朝令夕改,莫非就是木叶的风格?”
“朝令夕改?这话实在是言重了。”夏树居高临下道,“只是云隐一来便咄咄逼人,对于木叶的解释毫不掩饰质疑,这令木叶实在看不到理智交谈的希望。”
听到这话,土台稍微停顿了一下,旋即便推责道:“这不是云隐的目的,只是木叶没有拥有说服力的证据。”
“证据?呵呵。”夏树摇头道,“木叶展现出来的证据很多,可你们却视而不见,既然如此,接下来就必须换一种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