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zu3人氣玄幻小說 《柯學驗屍官》-第284章 是意外,也是他殺讀書-zva51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毛利兰和服部平次这对师姐弟,刚刚主要是在负责调查悬崖上留下的足迹。
虽然和叶小姐和柯南同学都很幽怨地站在一边,但这些“闲杂人等”身上散发的幽怨气息,却是全然没有被忙于现场勘查的两人注意。
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悬崖上的确只有一个人的足迹。”
“我们确认过了,没有掩盖足迹的痕迹。”
有的凶手反侦察意识强,作案后还知道清理自己留在现场的足迹。
这样的确是能破坏足迹,但清理那些泥土足迹的同时,又难免会留下更多异样的痕迹。
只要仔细勘察,看泥土有没有被翻动、涂抹的痕迹,就能判断现场有没有被人清理过。
“所以,我们基本可以确定:”
“悬崖边的土坡,案发时只有一个人来过。”
“而如果这串足迹就是死者留下的话…”
服部平次微微一顿,将探询的目光看向林新一。
林新一当即会意。
他取出了自己在崖底拿拍立得相机,拍摄的死者鞋底照片。
然后跟土坡上的足迹一做了番对比:
“鞋底花纹一致,看来这的确是死者留下的足迹。”
“嗯,那就好!”
服部平次点了点头。
邊緣
然后,他指着那串一路从密林里延伸出来,直直攀上土坡,通向悬崖的足迹:
“既然确定这串足迹属于死者。”
“那死者在生前,应该是跑着步跳下去的。”
“跑步?”林新一微微蹙起眉头:“谁会在这种地方跑步?”
这里山高林密,林中的地面上有树根有石头,稍微走快点都容易绊倒脚。
这显然不是跑步的好地方。
兵天血
“但足迹显示的确如此…”
毛利兰附和着服部平次的话,语气平静地解释道:
“林先生,你看:”
“这一串足迹步长长,步频快,步宽窄,步角多处缩小。”
“足迹有些不完整,前掌压力较重,后跟压力轻。”
“蹬、挖、抬痕等积极步态特征较多,挑、耠、擦痕消极步态特征消失。”
“这些不都是你教过我们的,人在跑步时留下的足迹特征吗?”
計動乾坤 無巫
“所以…”
她微微一顿,给出了结论:
“我们觉得死者应该不是自杀。”
“毕竟…自杀只要站在崖边纵身一跃就好了,应该用不着跑着跳出去吧?”
自杀哪还有助跑的。
这的确不符合常理。
“我们判断,死者是自己高速跑向土坡,结果没能在坡顶收住脚,失足掉下了悬崖。”
“毕竟,这土坡高高隆起地面,看着就会让人产生视觉误导。”
“乍一看去,好像翻过土坡前面还会有路一样。”
“所以死者登上土坡后也没有放慢奔跑的速度。”
“她一路奔跑,跑到坡顶才发现前面是悬崖——”
“可那时候为时已晚,她已经下意识地跨步飞跃而出,从悬崖上跳下去了。”
毛利兰的一番讲述,让林新一不由眼前一亮:
“原来如此…”
“你们的推断没有错。”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就都能得到解释了。”
林新一是根据这悬崖突出山体,和死者身上那一次形成的损伤特征…
才判断死者在坠崖时有个“水平方向的加速度”,判断她有个“纵身一跃”的过程。
照常理想,死者会在坠崖时纵身一跃,那显然是自杀。
但现在看来,结合毛利兰和服部平次发现的足迹特征…
“死者生前原来是在向悬崖方向奔跑,所以才会有一个‘水平方向’的运动姿态。”
“而她跑向悬崖却没有减速,则是因为视线被那隆起土坡阻挡,误以为翻过土坡还会有路。”
“所以,这很像是一场意外。”
“只不过…”
林新一现在也知道,自己的两个学生,刚刚为什么要说“很像意外,但是又很奇怪”了。
“只不过,死者为什么要在林子里跑步?”
“而且还一路从树林跑向了土坡。”
“这可不是什么适合跑步的地方啊!”
丁春秋的無限之旅
他紧紧皱着眉头,想了一想,便又对服部平次和毛利兰问道:
“你们去树林里看过么,那里面能找到足迹么?”
“如果我们能搞清楚死者在跑出树林前的运动轨迹,或许能发现这么重要的线索。”
“这…”服部平次和毛利兰都为难地摇了摇头:“抱歉,林先生…”
“树林里恐怕是找不到足迹的。”
那片密林长的都是落叶树。
这些树每年要褪光叶子过冬,年复一年,落叶早已在地面上积攒了厚厚的一层。
人踩在上面就像是踩了一层软垫子,根本留不下脚印。
“也罢…”
林新一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只能放弃去树林里寻找死者生前足迹的线索,然后一边深沉思索,一边仔细地观察着那串留在土坡上的足迹。
虽然服部平次和毛利兰已经勘察过一遍。
但林新一现在也找不到其他突破口,只能试着去复查这唯一可供调查的痕迹,看看自己的学生会不会有什么遗漏。
而他这么一看…
攜美縱橫都市 淺淺無邪
“等等,你们看那只脚印!”
林新一骤然发现了什么。
他指着那长长一串足迹中的一只脚印,神色动容地说道:
“这只脚印和其他的不一样。”
非典型道士
“它有一种‘打横’的迹象。”
“这…”毛利兰有些不解:“这不是跑步的时候,脚底打滑产生的痕迹么?”
“不。”林新一摇了摇头:“这土坡上长着稀疏的草叶,就像是铺上了一层防滑网。”
“脚踩在上面,即使是跑步,也不会有那么容易打滑。”
“所以,这种足迹‘打横’的迹象,应该只能说明一点——”
他的两个学生因为经验不足,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林新一却对这种“一足打横”的足迹特征非常熟悉:
因为这种足迹特征,经常出现在作案人逃离现场时留下的足迹之中:
“死者当时不是在跑步,而是在逃跑!”
“因为人在逃跑的时候,途中常有回头张望的动作。”
“而停下来回头张望,就会在脚下留下这种‘一足打横’的特征。”
林新一稍作讲解,目光愈发深沉:
“也就是说:”
“死者当时是在被什么人追着,不然她不会回头张望。”
“正因如此,她才会慌不择路地逃到这里。”
“甚至都没时间查探地形,就匆忙加速冲上了土坡——”
“而这,就是导致死者在坡顶止不住身形,失控‘一跃而出’的原因!”
他对案件的推测再度发生改变:
从意外滑落,到被人推落,再到自杀,到跑步时意外坠落。
现在,答案就只剩下一个:
死者是在被什么人追逐的时候,失足坠落悬崖的。
这个答案已经足够合理了,但是…
“为什么还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林新一眉头紧紧皱起。
在那两位学生都在为他的发现而恍然大悟、感慨赞叹的时候,他却又沉默着看向了那一串自树林里延伸而出的,长长的奔跑足迹。
仿佛这串长长的足迹里,还能藏着什么更多的秘密。
林新一心里正这么想着…
树林里传来阵阵窸窸窣窣的响动。
那是脚步声,而且越来越近。
“你们就是报案人?”
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男人,带着几个年轻警员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在他们身旁,还跟着刚刚被安排去负责报警的,怀里抱着“孩子”的贝尔摩德。
那这些警察的身份就能很容易地判断出来:
“我们是大阪府金刚山自然公园派出所的警察。”
“我是所长,角田次郎。”
为首的中年警察做了自我介绍。
而这位角田所长说话时眉头紧紧皱起,情绪似乎是有些不妙:
“真是的,这里又死人了…”
“这些游客也真是的。”
“有缆车不坐,有登山道不走,偏偏往深山老林里钻。”
“把自己玩没了,还得我们这些派出所的小警察去漫山遍野地找。”
“找到之后,那尸体都不知道烂成了什么样——还得我们去给他收拾!”
總裁大人欺人太甚
“唉…”
名少的8號魅寵:早安,老公大人
角田所长恼火发着牢骚。
身旁跟着的几位年轻警察也不由齐齐点头。
对此,林新一倒是也不好评价:
这些在山区工作的基层警察本来就不如上头风光,拿着最低的待遇,还干着最苦的活计。
那些牢骚话虽然难听刺耳,还有点影响警方的形象。
但作为旁观者,他没吃过人家的苦,也实在不好拿什么道德高帽去批评人家。
不过,林新一隐隐约约地,却是从这些牢骚话里听出了什么:
“角田所长,你是说..”
“在这个地方,我是特指这处悬崖,以前就死过人?”
“嗯?”角田所长微微一愣。
他似乎是有些意外,林新一这个报案人为什么会关心这种事情:
“是啊,以前就死过。”
“差不多每年都有1、2个吧?”
“看到那土坡了么,看着前面好像还有路一样。”
“要是走上坡顶的时候速度太快,一个止不住,就得给摔下悬崖去。”
“这不就是个天然的陷阱么?”
“真是的…”
那位角田所长又开始抱怨了:
“我都跟景区管理公司的人说了,让他们把这块地方给封起来。”
“至少也得立个警示牌。”
“他们拖拖拖,拖到现在也没有给办好。”
“不过那些游客也真是的…”
“给他们的登山道不走,他妈的怎么能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
这牢骚发着发着,转了一圈,又转回到了对那些游客的指责上。
眼见着这位角田所长越骂越带劲,似乎连查案都要给忘了…
林新一只能无奈地制止:
“角田所长,请冷静一下。”
“我想请你尽快协助办案,调取景区的全部监控,最好是在这附近的。”
“监控?”
“这附近哪里来的监控啊?”
“也就景区出入口有那么几个摄像头,至于山上?”
“景区管理公司抠得跟坏掉的自动售货机一样,非得狠狠踢它几脚才肯吐东西出来。”
“他们不给钱,难道我自己出钱装监控啊?”
角田所长下意识地又喷了几句景区物管,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等等…调监控…”
“你要调监控干嘛?!”
“查案。”
林新一语气平静地回答道
“我有理由怀疑,这不是单纯的意外。”
絕對不癡心
“死者昨天应该是被人追到这里来的——”
“即使这是‘意外’,也必然存在一个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