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v6b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 愛下-第二百四十章 你竟敢用我的魔咒來攻擊我.jpg展示-1gbtc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不过,安南并没有将他想到的事告诉尤菲米娅……虽然告诉她也没有用。
偏见已然在她心底凝固、发芽。更何况,对于他们这些梅尔文家族的普通成员来说,她的说法和做法原本就没有任何问题——他们的确是在被家族当成工具和消耗品看待。
无非就是这样做,目的究竟为何的分歧罢了。
这种事,也的确不是他们这些受害者应该关心的事。
但安南甚至还没来得及多说。
透过“艾蕾”的双眼,安南清晰无比的看到“尤菲米娅·梅尔文”的身体,染上了一层浅浅的、如夕日般的红晕。
……嗯?
安南意识到了——尤菲米娅也“失心”了。
是她“超游”太久了吗……
在安南思索着的时候,尤菲米娅的表情已然彻底变了。
那是桀骜不逊的灿烂笑容——是被剥夺至无可剥夺之人,在阴暗的小巷掏出匕首时露出的残忍笑容。
“你们当敬重我!”
尤菲米娅突然扬声颂念道:“因我已撕碎镜中之光,行于命运之上——”
CHIEF特工,女神駕臨
都市護花兵王
她说着,两只手向身侧缓缓张开。
在她两手之间的整个世界——包括“艾蕾”与塞利西亚两人,也于刹那间变得模糊起来。
“这是尤菲米娅的最强咏唱!是梅尔文家秘传的歪曲法术!”
塞利西亚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向着“艾蕾”体内的安南·凛冬低声解释道:“我从未见她完整使用过这个法术……但在我失去理智的时候,她曾成功压制过我。据说就是用的这个法术。”
醫品春閨:鳳華世子妃 火雯
尤菲米娅的咏唱并没有终止。
那是偶像学派的“绝望祈祷”,无需要素之力的参与,仅以言语和动作便可完成大型的请神仪式……以白银阶的水平来说,这是她所能完成的最高级别法术。但作为代价,这个法术是完全渡让自我、主动使自我与他人“相似”的奉献法术。
稍有不慎,就会导致自我被降临的高位存在所同化、吞没。而且完全无法反抗。
随着尤菲米娅的咏唱、以及两手如拉扯粘糕般用力的动作,周围的世界不断被异化。
大街之上,地面眨眼间被撕碎。
而天空则以她两手之间为中心,向着周围扩散、将整个世界化为星空。
并非是极远的星空之上……而是环绕在尤菲米娅身边,在艾蕾与塞利西亚身边。
诸多光轨在行星之间飞速串联着,形成一座又一座的星座。尤菲米娅的两手闪耀着蒙蒙的光亮,无数图形在她的左手浮现而出。
强烈的压迫感,自尤菲米娅为中心向着周围扩散。
塞利西亚身上刚刚涌现出那股半透明的银灰色光晕,就被重新压回到了身体表面。
那是塞利西亚的【命运】要素。
在尤菲米娅的祈唤声中,塞利西亚脸上露出痛苦无比的表情——她以要素凝成的虚幻形体,被构成星座图的光流不断击碎。
她还没有凝结出属于自己的“崇高假身”。这让她的要素之力,还不具备直接改变世界的威权……每一道贯穿她身后虚影的光流,都让她身后的要素中留下一道深深的贯穿痕。就像是用子弹贯穿厚质的玻璃一样。
“看呐!这里有一人凌驾于命运之上——”
尤菲米娅仍在以精灵语,慷慨激昂的高声咏唱:“祂向左看时化为威光之雄狮,向右看则是蛮牛之貌!”
“左”与“右”,在精灵语中也有着“过去”和“未来”的含义。
……嗯?
安南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虽然艾蕾有些慌乱的想要离开,但安南却暂时压制了她的想法。
塞利西亚死就死吧。反正这一周目所有人都会死的。
而安南感觉……尤菲米娅开出来的这个大招,对自己或许是无效的。
果不其然。
只见尤菲米娅的身边涌出诸多光球——每一颗光球都是闭合的瞳孔。
而在塞利西亚看到那些光球的瞬间,她的双眼便顿时爆裂、破碎……随着她的惨叫声,鲜血从她紧闭着的双眼中溢出。
而这对尤菲米娅也并非毫无代价。
她的额头显露出明显的汗渍,汗水不断流下——她的皮肤变得通红。那是体内传来的高热高压、甚至眼球都向外突出,因而不得不闭上眼睛。
也正因她闭上了眼,才没有看到此刻安然站在星空之中的“艾蕾”。
尤菲米娅的咏唱愈发神圣而具有节律:
“祂乃天车御手,率六百群星自下而上【降落】至默卡巴哈大殿之人!祂乃非神而高于神之人!升与变之道即天车之圣德!
“我等乃升华之徒、循升华之道!我乃天车之徒……我乃光界之门关!”
尤菲米娅的咏唱到这里时,她的双眼便已被光所融化。
她的声音带来了重重叠叠的回音,如同之前行使天使之力的艾蕾一般。
星空中流动着的光愈发强烈、刺目。塞利西亚被那密密麻麻的光矛钉死在虚空之中,且随着咏唱的持续,光矛仍在不断增加——而塞利西亚的力量和气息也都随之不断下降。
而尤菲米娅那自绝般的咏唱仍未停止。
或者说,她原本的目的就是以这段咏唱自绝于此……
“天车,我即门关!我即三重之门关:我即目与塑之门关、我即善与常住之门关、我即蠕虫与蝉之门关——
“在我打开之时,天车之光应降临于世!”
瘋狂農場主 蟲2
尤菲米娅她不断撕掉自己的衣衫——因衣衫挡住了光。
并非是外部的光,而是自内向外刺出的光……她的血肉之上,不断有新的伤口浮现。那并非是刀伤、也不是灼伤,而是自她体内向外刺出的、锐利的光。
不断开裂的伤口、不断刺出的光,在她体表仿若形成了诸多的“眼”。
我的女友是仙子
而打开这些眼的代价,就是她的身体变得血淋淋……尤菲米娅已然变得奄奄一息。她整个人都在愈发强烈的光中逐渐溶解掉了……被钉在空中、一动不能动的塞利西亚也被光芒吞没。
诸多的光形成了诸多的矛。那是凡世不可存、凡人不可见之光——字面意义上的“刺目”之光。
——然而。
这些如活物般将周围一切破坏掉的光芒,却如同没有看到艾蕾一般,从她身边游动着划过、离开。
它们甚至亲昵的蹭了蹭艾蕾的手腕,如同活物一般。
【……哎?】
艾蕾茫然的声音从心底传来。
【怎么回事……】
奸臣
“看来骸骨公是真的什么都没有跟你说……”
安南叹了口气。
眨眼间,周围的一切消散。
那虚幻的星空、与失心的尤菲莉亚所唤出的天车之光,突然全部消失。
艾蕾再度回到了之前的小巷中。
而塞利西亚和尤菲莉亚都消失了。
“艾蕾”的表情也有些怪异。
神醫下堂妃
六零年代好芳華
“哎……”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
“偶像巫师的确见过不少了,”她小声说道,“但我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呼唤天车之力来攻击我的……”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你竟敢用我创造的魔咒来攻击我,波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