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zm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txt-第一百一十五章 日照萬空晴鑒賞-6mkvh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陈嵩、孟嬛真两人听了颜子全的话,神情一片凝肃,这等事不是没可能发生,毕竟在他们看来,通过颜子全,就有能找出其人背后那一位。
陈嵩想了想,道:“我还是再与玄首……”
只是他话方才说到这里,整个天空骤然一暗,而在无边阴云之中,有一片光芒洒落了下来,把整个飞舟都是定住。
陈嵩、孟嬛真二人神情一变,他们抬头看去,只见那一片光芒之中站着一个金色道人的形影,其面目身形无法看清,唯见袖袍在那里飘动不已。
只是此光落下,却也是引得那一张指路之符再一次飘飞出来,来至飞舟顶上,骤然放出一道长圆形的扁平星芒,却是顶那一道金光将飞舟遮护住。
不过可以看见,此符在那光芒逼迫之下,也是在一点点减少之中,几息之后,便就少去了大半,眼看就要消耗殆尽了。
颜子全这时神情略显一丝怅然,略显遗憾道:“这回两位可能要受到波及了,真是对不住了。”
随他话语落下,那纸符最后一点也是消散,可在这个时候,仿佛此消彼长,就在星光灭去的一刹那,一道明亮到极致的闪光乍然迸现,原本有些暗沉的天幕忽然分开,一道闪电从天地之间划过。
而似在过去许久之后,众人耳畔才传来一声惊破云霄的剑鸣之声。
那个金色道人的形影先是不动,随后像是琉璃破碎一般从身躯之中冒出一丝丝星芒裂痕,最后一声清脆声响,整个碎裂开来,再是消融到了大气之中。
原本暗沉天空一下云收雨歇,天光又一次照落下来,飞舟之中所有人此刻都可望见,天穹之上悬浮着一道青色剑光,其莹莹闪烁,芒光几欲刺破霄宇,剑光之外,则是无有一丝云染的万里天境!
陈嵩、孟嬛真此刻心中尤感震撼。
方才那短短几个呼吸之间的交锋,却是完全呈现出了上境大能那等挪动天地之力,夺取日月之辉的莫大威能。
久久之后,望见这一幕的众人才是平复心境,飞舟也是在舟师驾驭之下重新启程。
孟嬛真转向颜子全,道:“颜子全,现在再不会有人来救你了。”
颜子全苦笑一声,道:“孟道友多虑了,只看方才那位的做法,这哪里是来救我的,分明是来要人命的。”
孟嬛真看着他道:“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勾结异神,为何要操弄同道?袭杀去往东庭的天工部大匠?
“为什么?”
颜子全抬头看了孟嬛真一眼,道:“为了长生不死罢了,”他感叹道:“似你们名门弟子,又岂知我辈之困苦?”
孟嬛真理解修道人为了长生会做出各种事情来,可她而是忍不住道:“为了这些,就可以去残害他人么?你就不怕来日被他人所残害么?”
颜子全道:“说一句孟道修不爱听得话,我正是为了不被他人残害,才去做得此事。孟道友也无需如此义愤填膺,你也是真修,当是知晓,真修之中,其实有不少并不把那些凡人的性命当作一回事,只是天夏规矩在那里,他们不敢轻易逾越罢了。
而这件事其实并非是我的想法,也只是他人拿此作为交换,其实若无必要,我不会无缘无故去害人性命的。”
孟嬛真冷然地看了一眼颜子全,她知道此人所谓的不会无缘无故去害人,那而是因为他觉得无此必要,而不是当真珍视人命。
她平复了一下心境,从主舱走了出去,走到了一边边舱的望台上,这里视野非常开阔,看着看着外面的景物,而在此刻,那一轮大日正慢慢往海面沉降下去。
过去没多久,陈嵩也是自里走了出来,他道:“孟道友似有心事?”
孟嬛真叹息道:“颜子全有些话是真的,真修之中的确有不少人不把凡人性命当作一回事,他们自以为修炼有成后,便已是殊绝凡途,全然忘了自己从何处来,若无天夏规序,现在还不知会如何。”
陈嵩道:“道友大可不必为此烦恼,人心百变,哪可能人人秉持正善,也正是如此,才会有规序约束,惩其害,治其弊就是了,实则若是一个纯粹纯良无知之世,除非顶上一直有大能为之遮护,否则也延续不了多久。”
孟嬛真默默点头,其实她担心的不是这个,她真正忧虑的,恰恰在于头顶之上那些大能,似如方才那等事就是一桩,这些人真是能被规序束缚住的么?
她看着那夕阳洒在海面之上的金光,忽然想到了自家琼英老师对她说得一句,如有惑,便求道。现在有什么不明白的,等到了上境,自然就明白了。
三天之后,飞舟终是回到了东庭地陆之上,并直接降落在了玄府的泊舟天台之上,陈、孟二人与一众军士别过后,就立刻带人去启山之上拜见张御。
待到了启山山巅之上,陈嵩上来一礼,道:“玄首,颜子全已是捉拿回来了。”
张御颔首道:“你们二位先下去吧,我有话问此人。”
陈嵩、孟嬛真知晓这些问话可能涉及某位上境大能,他们不方便听去,故是一礼之后,便就暂且退下了。
颜子全则是恭恭敬敬站在那里。
张御来至崖边,负袖言道:“那是哪一位?”
颜子全不敢不答,如实言道:“不瞒玄尊,我并不知晓。”
张御也不意外,再问道:“此人是什么时候与你有所牵扯的?”
颜子全道:“大约是五十余年,具体年月我没去记,因为我很久不去看时晷了,这位那一天突然出现我面前。
这位言及,我之功法不足以支撑我成就上境,但他说他可为我量身定做一套合适的功法,但条件是我要去做几件事,先是投效璃玉天宫,而后操弄米海、闻奇二人这两条暗线,都是这位安排的。”
张御道:“只这二人么?”
“没有了。”
颜子全摇头道:“操弄这二人并不容易,尤其还要让这二人不发现自身之异样,而两人已是牵扯我太多精力了,再多一人,我便照应不过来了。”
张御道:“你该是知晓,就算有了上乘功法,也未必能成就上境,且你无法成就,方才是那位愿意看到的。”
颜子全叹了一声,道:“这我自是知道的,有了功法不等于有一切,况且我年岁已是很大了,多半已是不再能修炼到那一步了,不然那位也不会来找我,可这总也是一个希望。”
随即他又无奈道:“且这位既然找上了我,并阐明了自己的计划,若是我不答应,我不知这位是会消除我的记忆还是直接改换我的意识,亦或是设法消杀了我,其实我并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
张御道:“那个异神是怎么回事?”
颜子全道:“那只是我寻得一条后路,我也信不过那一位啊,因为以往一桩事,我接触过复神会,后来我隐晦提了几句,他们却说有办法替我遮掩。
我想他们能在天夏眼目之下躲藏这么久,也定然是有些本事的,故是通过他们,找到了那一个异神,本想能暂时得个遮护,却未想到,此辈终究靠不住。”
他怅然道:“我为求长生才走上修道之路,到头来,还是一场空梦。”
张御转首过来,道:“然而我观你心中,那长生之念仍存。”
颜子全略作沉默,才叹道:“此乃我七百年来之心执了,但我知晓,我做的那些事,按天夏律法,必无生理,怕是那时才得解脱了。”
张御淡声道:“若是只取你性命,却也太过简单,你当为此赎罪才是,既然你求长生,那我自会设法成全于你。”
颜子全一怔,随即心中生出一股不妙之感。
张御未再与他多言,只是一挥袖,颜子全顿时被一道清光卷了去,并镇压到了启山下一座洞窟之中。
此人可随后再来处置,现在关键是要找出其背后那一位大能。
方才出现的那一道金色形影似乎已然暴露了其人,但事情没这么简单,这位似是用了某种法器了遮掩了自己,并且此人在颜子全身上也没有留下任何气息。
不过既是如此,其又为何出现呢?
他思索了一下,决定先不去理会这些细节,而是按照自己先前的思路去找寻人。
而同一时刻,他在守正宫内的正身自座上站了起来,在殿台之上走了两步,唤道:“明周道友何在?”
光芒一闪,明周道人现身出来,站在阶下一个稽首,道:“守正有何吩咐?”
张御道:“道友且替我查一查,近来有哪一位玄尊曾有断绝自身道场与清穹地陆牵连之举。”
唯有断绝了道场牵连,才有可能在对内层各洲施展法力的时候避开明周的察知。
至于那些就本与清穹地陆断了牵连的道场,因为时时需与晦乱混沌对抗,反而无法轻易往下界施加力量,其一旦如此,那么动静将会极大,如此内层镇守玄尊定会有所察觉
明周道人默默一察,已得结果,不过他也知此事紧要,故也不去提名讳,而是在手中凝聚出一枚光箓,递呈上来,道:“守正,近来有过此举的玄尊只有两位,他们名姓在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