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p16有口皆碑的小說 泰坦無人聲討論-第三十五章 長夜將至鑒賞-2prqn

泰坦無人聲
小說推薦泰坦無人聲
“17……18……19……20!OK,二十了。”史腾盯着面罩上缓缓上升的数字,“氧气上升到百分之二十了。”
他站在走廊中间,用手解开铁浮屠头盔的锁扣。
“老史!”刘培茄提醒他。
“没事。”史腾摆摆手,将铁浮屠的头盔摘下抱在怀里,然后用力抹了一把汗湿的头发,深吸了一口气,剧烈地咳嗽起来。
“可以了,差不多能呼吸了,没毒。”
室内的温度仍然很低,史腾呼出腾腾的白色雾气,他抽了抽鼻子,说屋子里有一股子橡胶烧焦的臭味。
卡西尼站的生命维持系统终于恢复了正常,不需要铁浮屠也能正常呼吸了,史腾带着其他几个男人将卡西尼站建筑结构上的缝隙都封堵了起来,手法相当粗陋,手上有什么就用什么,跟几百年前堵船底的海员们没什么区别,这么做的结果是卡西尼站一层的大多数房间都不能再使用,因为房门被封死。
岱岳卓识和刘培茄也把头盔摘下来,三个人坐下来互相对视,都是汗湿的苍白脸颊。
“奶奶的,总算活过来了。”刘培茄喘着粗气,他觉得一直套着铁浮屠有种长时间潜水的感觉,呼吸的空气都有股塑料味,铁浮屠内的空气环境可以想象地相当糟糕,放个屁绕头三日的那种,最重要的是只能臭到自己还不能拖别人下水。
这就不是刘培茄的风格了。
刘培茄向来是要死大家一起死。
“还有多久天黑?”史腾问。
卓识看了一眼时间,“四个小时。”
岱岳往外瞄了一眼,气闸室的舷窗外仍旧光线昏暗,说老实话,这地方天不天亮岱岳也看不出区别,黑毛风刮起来天地一片漆黑,如果没有卡西尼站,他们几个早就不知道挂在什么地方了。
“天黑之后哪儿也不能去。”史腾说,“咱们老老实实地在屋子里缩八天时间。”
“天黑之后会发生什么?”刘培茄掏出比比多怪味豆,抛进嘴里一颗,牙齿一咬脸色一变,“呸,芥末味儿的。”
“天黑之后狼外婆就要出来吃人了。”岱岳说。
“天黑之后温度会继续降低。”卓识说,“别看现在已经很冷了,但这不是底线,天黑之后温度还会继续降低,到时候会下雪,再低几度空气中的乙烷就会低到熔点以下,它们会凝固变成雪花。”
“乙烷雪花。”刘培茄啧啧赞叹,“稀罕事。”
“二十年前这里的人是不是天黑之后就出事了?”岱岳问。
其他几个人一愣。
他们还没注意到这一茬,现在回想起来确实如岱岳所说,二十年前的卡西尼站驻站队员出事时确实是在黑夜,土卫六上的黑夜有八个地球日时间,而从黑球被发现一直到卡西尼站被废弃从头到尾只有七天。
江子、楼齐和梁敬把黑球带回卡西尼站就是在一个大雨倾盆的黑夜。
史腾抿着嘴唇,靠着墙壁坐在地板上,这个中年男人很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从哈迪斯号坠毁之后史腾就没怎么闲下来过,他一直是那个最忙的人,现在卡西尼站已恢复工作,他终于有时间休息了,可史腾始终觉得身体内部的疲惫无法驱散,仿佛有什么重物吊在心脏上,就那么一直一直地吊着。
四个小时之后。
巨大的阴影从卡西尼站的头顶上缓缓笼过。
土星那直径十二万公里的庞大躯体把阴影投在泰坦的地表上,这是一个长达八个地球日的漫长黑夜。
·
·
·
“这里是土卫六香格里拉平原卡西尼站,呼叫北京市通州区九棵树东路新通国际花园地上四十四层505号!呼叫北京市通州区九棵树东路新通国际花园地上四十四层505号!”刘培茄按着耳机絮絮叨叨,“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你这是在呼叫谁呢?”坐在对面的木木正在嗑瓜子,皱眉。
“呼叫我老婆。”刘培茄说。
“你跟你老婆不是离婚了吗?”木木问。
“离婚证不就一张纸?我跟你说我手里的离婚证有一打。”刘培茄撇嘴,“这里是土卫六香格里拉平原卡西尼站,呼叫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景泰东四巷底下二十八层601号!这里是土卫六香格里拉平原卡西尼站,呼叫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景泰东四巷底下二十八层601号!听到请回答!”
“茄子哥,你这又是在呼叫谁?”葛梓问。
“呼叫我老婆啊。”刘培茄回答。
“你老婆不是在北京通州吗?”木木问。
“这是我另外一个老婆。”刘培茄见无回应,再次呼叫,“这里是土卫六香格里拉平原卡西尼站,呼叫杭州市余杭区藕花洲大街空中小区地上八十九层892号!听到请回答。”
“那这个也是……”
刘培茄点点头,“这个也是我老婆。”
“你究竟有多少个老婆?”葛梓愣愣。
“数不清楚。”刘培茄耸耸肩,“不过我数不清楚她们有多少个老公。”
无论刘培茄有多少个老婆,但是在卡西尼站的P3实验室内,他是一个也联系不上了。
被他们释放出去的一共五批二十枚浮标,如今能联系上的仅有十二颗,另外八颗已经不知去向。
通信频道内只有无边际的噪音,在人耳可以听到的频率上,通信浮标传输回来的声音唯有风声的呼啸和沉闷的雷暴,而在更高频和低频的区域,铁浮屠记录下来了不知来源的极高频超声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的……此刻史腾等人与盲人无异,他们什么都看不见,只能依靠声音探查外面的世界。
他们一共只有十二个耳朵,这十二个耳朵分布在这个星球不同的地方,在声音的世界中,泰坦毫无疑问是混乱而狂暴的,六个人围坐在P3实验室里,一动不动地静听外面狂风暴雨百鬼夜行。
刘培茄忽然站了起来,其他人抬起头。
“你干什么去?”史腾问,“不要一个人擅自行动。”
刘培茄捡起一个罐子,转身拉开P3实验室的门,“拉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