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7l74超棒的都市异能 興風之花雨 ptt-第五百八十五章 天時地利人和鑒賞-6zmes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伏剑知道自己玩的太过分,一直等着风少冲她发火,偏偏久等不来,心里愈发忐忑,愈发害怕。
如今终于等到风少发火,居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两条长腿登时发软,噗通一声,趴到地上。
恰好孟凡带着陈家母女三人来到殿外,和门口的授衣打了个招呼,往殿内探头探脑。
风沙坐着发火,伏剑趴着发抖。
孟凡见之好生快意,暗道伏剑你也有今天,平常不是端着帮主的架子,动辄嗤之以鼻,刁蛮霸道不讲理吗?原来也会害怕、也会发抖啊!
瞧那一副快哭的俏模样,就差当场尿裤子了。
这个冷傲自负的小妞若是吓尿了裤子,那场面,嘿嘿,一定不能错过。
孟凡睁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生怕漏过什么。
风沙瞟见孟凡,立时收敛怒容,轻轻揉了揉伏剑的脑袋,柔声道:“好了,先起来坐下。”
他不想当众教训伏剑,要给这丫头留面子。
伏剑小心翼翼的打量风沙,见不似反话才敢入座,还往风沙怀里倚了半边身子。
她习惯端着帮主的架子,一向姿态横溢、动作干脆,忽然缩着香肩、斜并长腿、偎人于怀,一副小女人的模样,端得俏生生、怯生生,风情万种。
与她那一身鲜艳的男装还真是极有反差。
孟凡的眼里进不得美人,以往伏剑美则美矣,偏得气势凛然,令人不敢多看,难得见到伏剑显露娇俏,眼珠子都快瞪掉了。
虽然明知伏剑是讨好风沙,并不妨碍他望之意淫,视线着落点非胸即腿。
伏剑发现这混小子居然敢色眯眯地扫量她,气得火冒三丈,粉脸涨起狠晕。
奈何风少刚刚发过火,她实在壮不起胆子。
风沙皱眉道:“你怎么来这么慢?不会趁着你姐离开,胡作非为吧?”
孟凡干笑道:“没有没有,我哪敢啊!她们就在外面,风少不信,只管问问。”心道我也就过了点手瘾,哪里算得上胡作非为。
风沙不想纠缠细枝末节,沉吟道:“我就不见她们了,真儿你安排一下陈大人出访北周的事,至于陈小姐,和我也算有一面之缘……”
风沙转向孟凡道:“你跟楚涉商量一下,没有必要把人一直藏着。”
孟凡瞧了伏剑一眼,小声道:“永嘉公主认定三河帮不安好心,钟小姐正顺着陈小姐交代的线索追查,楚涉担心陈小姐的安危,轻易不会放人。”
他不知道负责追查的钟仪心其实是风沙派的探子,还真有些担心钟仪心查出点什么来。
因为伏剑吃了闷亏,通常会拿他撒气。
风沙露出苦恼的神色。
一个李玄音,一个宫天霜,就爱瞎折腾,偏偏自以为占着道义,怎么劝都不听。
幸好找借口把宫天霜劝着乖乖修业,否则两女一起折腾,那才叫头疼。
风沙咬牙道:“让北周快点邀请陈大人出使,陈家的窘境立解,你再把情况透给陈小姐知道,她肯定归心似箭。如果她自己想走,楚涉留不住。”
孟凡使劲点头道:“不错,就应该这么办。”
他眼热钟仪心漂亮,疯狂的纠缠人家好几回。
钟仪心一直借口事忙婉拒。
以孟凡的死皮赖脸居然都贴不上去,后来被伏剑扔进上浮帮才算消停。
而今心又热了起来。
一旦陈家无事,陈小姐肯定不会再冒着要命的危险当什么证人,反口是一定的。
届时,钟仪心将会清闲下来,也会倍感沮丧。
正是安慰佳人,俘获芳心的最佳时机。
这时,绘声和流火终于带着人手赶回来,开始于凝华殿内外布防。
风沙让绘声调几个人送陈家母女回家。
有了充裕的人手,风沙终于不再盲人摸象,派人分头去各处转转,弄清楚百家在北苑的分布情况,尤其关注李谦的下落和张泪的动向。
风沙此来本想休闲放松,没有以往那么警惕,同时韩二、严老三和马老四弄得那些手段的确刺激眼球、吸引注意,所以一直没有工夫冷静细想。
如今空闲下来,发现今次来北苑之后的情况十分蹊跷,且是越想越蹊跷。
与伏剑交好的北苑副使董大人连夜安排好了一切,结果来之后非但没有空殿入住,董大人的态度陡然转冷。
没有在地的照应。
失去了天时。
找张泪,张泪不在,恰好遇上伏剑的玩伴韩二,把他领来凝华殿,参与盘丝洞的特殊娱乐。
等于被人为限定了活动范围。
失去了地利。
伏剑一直担忧自己玩得太过被他责罚。
韩二还跑来暗示伏剑和李谦关系暧昧,又把赵辛和赵茹作为人质。
失去了人和。
风沙刚才还觉得李谦的手段有些幼稚。
目下细细思量,似乎没那么简单。
钟新夫妇也好,陈家母女也好,还有赵家母女,多少可以跟他扯上点关系。
连怜扯上马政和马玉颜。他公开为马政与连氏的联姻背过书;
清明踏青那天,他安排马车送走陈小姐。在外人眼里,两人的关系可能匪浅;
赵家母女跟他的牵扯更深。赵夫人被囚,为了把人捞出来,他出了大力。
起码在不熟悉内情的人眼里,三组人都可以拿来威胁他,分明都是人质。
就像一只大象突然塞进瓷器店,如果担心碰碎围满身边的瓷器,将会导致动弹不得。
天时地利人和,不知不觉全都没了。
要不是他立马捉了韩二和严老三来了个反人质,不知道后面还跟着多少套招。
李谦突然离开,颇有点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意味。
也可以视为刻意断掉线索,让人一时难以追溯源头。
总之,有种被人设计的感觉。
当然,仅是一种猜测,并没有证据。
如果真有人设计他,不外乎李泽或者张泪,又或者两人合谋。
因为云本真和伏剑领他来北苑乃是临时起意,提前知道的人很少,但无论如何绕不开辖管北苑的张泪。
张泪拥有足够的时间和能力安排这一切。
至于动机。
绣山坊事件,李泽派张泪登门当说客。
最后结果并没有遂李泽的心意,还白白欠他一份人情,张泪肯定为此挨了顿狠批。
所以,李泽和张泪都有报复的动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