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w4u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小閣老 txt-第六十五章 都在想桃子-hwf61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赤间关城楼内外,穿着黑色斗篷的护卫队员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警惕的注视着城楼上下。
城楼上,赵昊和毛利元就在两份约书上分别签字用印,这份大明版的《马关条约》,便正式生效了。
03榜眼米利西奇的重生 鳳不是雛
尤物皇後之三千妖嬈 我非主角
金科收起属于己方的一份约书,赵公子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问毛利元就道:“毛利公,你认为自己会在本州逐鹿中笑到最后吗?”
“呵呵,回公子……”毛利元就的汉话字正腔圆,比大友宗麟可强多了。“小老儿若年轻二十岁时,自然会说非我莫属。但现在,英雄们青春正盛,我却垂垂老矣,只能说希望孩子们争气了。”
“不,你很清楚,你的孙子不行。”赵昊淡淡一笑道:“而且别看你领有十一国,但最后能胜出的人,一定出在关东地方。”
毛利元就面色一白,似乎被说中了心底最深处的忧思。但当着家臣的面,他绝对不会承认,不然毛利家的心气,就要散了。
“毛利公以区区一城,打下如今十一国之地,已经足够了。”赵昊说着站起身来,缓缓戴上帽儿盔,对毛利元就笑道:“应该考虑如何守住这片家业,而不是继续以冒险的方式扩张领土了。”
毛利元就努力挺直的腰杆,这下彻底佝偻了,显然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有道是一招鲜、吃遍天。赵公子最擅长的是什么?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他对毛利元就说这番话,其实根本就是两年后,元就死前留给孙子的训示——他在审时度势后,知道毛利家已经没有争夺‘天下’的希望,便叮嘱继任家督的辉元,应当满足所拥有的一切,放弃以冒险的方式进行领地的扩张。
但同样的话,他自己说是一回事儿,从别人口中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儿。从一个明朝人口中说出来,对老人家信心的摧残更是毁灭性的。
‘连明朝人都知道,毛利家没戏了……’此时毛利元就满脑子都是‘连明朝人都知道,毛利家没戏了……’
赵昊都下了楼,毛利元就才回过神来,赶紧让人扶着追下来,道:“小老儿准备了便饭,还请公子赏光。”
“来不及了。”赵昊自然不会说,我可不敢吃来历不明的东西,面上只飒然一笑道:“毛利公也快点带人离开吧,再过一刻钟,这里就要天崩地裂了。”
凡仙緣 逆天老妖
说完,他便丢下苦苦挽留的毛利元就,大步流星走回了旗舰。
無上龍印
陆战队员也踢着正步,整齐的列队上船。
毛利元就忽然醒悟过来,忙对左右道:“快走,远离这里!”
家臣们不明就里,但家督的话就是圣旨,他们赶紧把元就扶上软轿,簇拥着他小跑着离开了赤间关。
他们还没走出半里地,就听身后响起了隆隆的炮声。
这次可不是空包弹了。实心的炮弹呼啸着从战舰上射出,冰雹般砸在赤间关城楼上。
这座历史悠久的砖石城楼,哪能禁得起如此近距离的爆射,很快天守、橹台便纷纷坍塌,城墙也被炸塌了数段。
待到炮声停下,双方方才签约的城楼,便成为了惨不忍睹的废墟。
毛利元就面色苍白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这还是头次亲眼目睹大炮的威力呢。下面人果然没有撒谎,太可怕了。真是天崩地裂,非人力所能抵抗啊……
‘无论花多大代价,也要学会造大炮。没有大炮,就别想着找明朝人报仇。’毛利元就脑瓜子嗡嗡作响,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們的青春該怎樣 喵喵貍
絕對調教之軍門溺愛
總裁大叔婚了沒 一明V
回去后,毛利元就便大病一场,也不知是被大炮吓得,还是让赵昊的话闹的。当然这是后话了……
~~
关门海峡对面,宗麟立在门司港,亲眼目睹了赤间关被摧毁的过程。让他刚刚有点膨胀的心思,彻底重新卑微起来。
穿着黑色长袍、挂着十字架的路易斯神父立在他身旁,充满怜悯的看着宗麟道:“你是不是感到迷茫彷徨且恐惧,可怜弱小又无助?来吧,投入到主的怀抱,主将赐予你勇气,让你变得强大。”
“不,我很好。”片刻愣怔后,宗麟摇头道:“我击败了毛利元就,把他赶出了九州。就连我签的《大分条约》,都比他的《马关条约》好许多倍,我怎么会可怜呢?我感觉从来没这么好过。”
仙俠絕戀之落城嘆 落流年
说完他话锋一转,对一脸失望的神父道:“当然,如果神父能帮我搞到明朝人那样的大炮,老衲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离开佛祖……”
此时的老王,还是以一代雄主自居的。在见识了明朝火炮的威力后,自然也想得到这种神器了。
“这不难,明朝的大炮还是仿制我们葡萄牙的呢。”神父闻言大喜,笑道:“澳门的卜加劳铸炮厂,有整个远东最好的青铜炮。我这就写信过去,让教会代为购买几具大炮,送……”
说着他忽然想到与赵昊的协议,语气便弱下来道:“送到琉球去,你派船到那儿取如何?”
“我要是能去就好了。”宗麟苦笑道:“《大分条约》规定,我大友家片板不下海,要是让明朝人逮到,有我好果子吃。”
“那就不好办了,我们也刚刚答应,商船到琉球就得返回。”路易斯神父苦着脸寻思片刻道:“要不这样吧,我从卜加劳帮你雇几个铸炮工匠,扮成神职人员的随从,送到臼杵城如何?”
“这样更好!”大友宗麟兴奋的直念阿弥陀佛,上帝保佑。
日本人至今没有掌握大型铸铜技术,连面盾牌都造不出来,要是能跟西洋人学会铸造大炮,那大友家还不得上天?到时候第一个轰死毛利公,抢了他儿媳妇。然后轰死织田信长,抢了浓姬。对了还有阿松……
路易斯神父见他口水都下来了,忍不住伸手帮老王擦了一把,这才登船去求见赵公子。
~~
盜途 牽魂指
101舰艉楼主帅客厅中,赵昊正在接见岛井宗室和堺市‘会合众’的代表千利休。
会合众类似于市议会,众人推举36位大商人出来,民主管理这座自治城市的一切。千利休正是堺会合众首席,这次跟随岛井前来拜见赵昊,一是支付说好的款项,而是希望能达成进一步的合作。
“公子消灭毛利家水军的神威,已经传遍了整个濑户内海!”只听那千利休恭声道:“我天朝水军真是无敌天下啊!”
“呵呵,可惜让能岛和因岛两家逃掉了。”赵公子淡淡道:“本公子做生意从来童叟无欺,这次只收你们一半的钱好了。”
但要是这厮敢答应,赵公子肯定要翻脸的……
“不不,公子彻底消灭了来岛水军,又让能岛和因岛反目,他们已经无法对我们构成威胁了。”千利休是干什么的?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两百万两白银已经折成黄金,装在船上送来,就停在海峡之外,稍后请公子派人查验。”
“拿回去一半。”赵昊一挥手,沉声道:“本公子开口断无更改之理。”
“公子,我们虽然是低贱的商人,却视信用如生命。”千利休依然不为所动道:“这样吧,一百万两就算是堺市额外奉献给天朝水师的,总可以了吧?”
“哈哈哈!好不错!”赵昊不禁大笑,他就喜欢跟商人打交道,原因就在这里。这个年代的大商人格外拎得清、摆的正,比那些自我膨胀的达官贵人其实高多了。
“这样吧,一百万我收下,再当成货款支付给你,如何?”赵昊笑道。
“不知公子想要购买什么?堺市定竭诚效劳。”千利休也很开心。情报告诉他,这位赵公子是靠商业发家的,他便猜想此人应该不会歧视商人。果然如此,自己没猜错。
“木材。”赵昊便沉声道:“我要树龄在百年到百五十年之间的橡木、榆木、铁桦木。有多少要多少。榆木十两银子一株,橡木二十两银子一株,铁桦木五十两一棵。”
“嗨,堺市一定不会让公子失望的!”千利休忙恭声应下。虽然这样的百年老树定然只生长在深山老林中,砍伐运输成本很高。所以赵公子的开价并不算太高,但绝对不会让他赔本。这就足以让千利休感恩戴德了。
因为在等级分明的日本,商人的地位很是低贱,大名们虽然出于各种需要,时常有求于他们。但都会习以为常的赖账,甚至把抢劫商人视为正当的发财之路。像赵公子这样不愿明抢,愿意公平交易的贵人,实在太难得了。
“好,我相信你们。”赵昊也确实对堺市的商人格外和颜悦色。通常这种时候,他都是馋人家身子的。“另外,上次的事情,你们商量出个章程了吗?”
“商量好了,小人正是代表会合众,以及堺市全体商人而来,我们一致决定,愿意成为公子的臣属。”千利休忙俯身恭声道:“乞求公子接纳庇护。”
“好,本公子接受你们的投效。”赵昊点点头,正色道:“从此以后堺市便是我江南集团的日本子公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