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3p2优美言情小說 頭狼 愛下-3991 驚天操作!讀書-onihu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吃差不多啦,作为东道主的裤衩王,你是不是得安排安排下半场?”
陈姝含手持餐巾纸,毫不矜持的“唰唰”抹擦几下嘴边,同时昂起精致的小脑袋朝我耍无赖。
“姐..不是,师娘啊,人家都是老疼小,你这坑小没够啊,你说我容易嘛,又是买花又是结账得。”我翻着白眼嘟囔:“再说了,我跟我师父的下半场妇孺不宜啊,我俩打算到碧水湾泡泡澡,师父还找26号呗?”
英雄聯盟之最強學弟
麻辣嬌妻不好惹
丹仙 丹仙
“什么26号?”陈姝含瞬间来了精神,一把掐住林昆腰上的软肉,朝着反方向一拧,师父立即疼的龇牙咧嘴的骂咧:“混蛋玩意儿,你可真特么是毁人不倦!媳妇媳妇,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26号。”
我一拍后脑勺,继续犯坏:“对对对,我记错了师娘,是37号,每次师父找她,都说有看大海的感觉。”
離婚不離家:腹黑老公小萌妻
“大海?啥意思?”陈姝含棱起柳叶弯眉。
王影忍俊不禁的捂嘴浅笑:“可能是波涛汹涌吧。”
“啊!”师父随即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一瞬间,我们满桌人全都被逗得前俯后仰起来。
以林昆的能耐怎么可能会害怕拧一下、掐一把,这可是个肠子流满地都能塞回去的铁骨硬汉,只不过他懂身旁的小女人就想看到他哇哇乱叫,也乐此不疲的愿意配合罢了,我想这可能就是爱情最美的样子吧。
一番闹腾过后,我让段磊给他们在KTV订了一间房,完事笑呵呵的松大家上车。
陈姝含降下来车窗玻璃,埋怨的冲我撇嘴:“你这一天比联合国秘书长还忙,饭没吃两口,玩也不赶趟,多大买卖啊,就不能抽一点时间陪陪我们这些如花似玉的靓女,我告诉你,花无百日红,别等自己哪天狼不叼、狗不舔才想起现在的幸福。”
“安了,漂亮师娘,等我忙完,咱几个必须把鹏城玩个底朝天,反正你和我师父不是还要在这边呆很久嘛。”我双手合十,表情虔诚的作揖。
影帝頭條見
该说不说,打一入行开始,我就对这头母老虎挺畏惧的,遥记得当初还在崇市时候,她也是个脖一梗,抄起家伙什就敢砍人的魔头,岁月把她打磨的越来越精致,但那股子暴脾气在林昆的“加持”下似乎愈发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喂?”
就在这时候,坐在司机位上的林昆突然接起电话,表情随之变得严肃起来:“消息来源准确吗?好!替我订机票吧。”
鬼妻壓床:極品女鬼未婚妻
放下手机,林昆饶有深意的瞄了我一眼,接着回头冲陈姝含眉开眼笑的讨巧:“媳妇我跟你说个好消息,之前你看中的那套房,就是毗邻后海很近的那间房,我托朋友谈下来了,价格还算比较合理,对方现在等我回去签合同。”
“哇!”陈姝含托着腮帮子,两眼泛起小星星:“我老公真棒,那咱们现在是不是马上起航呀,我都开始迫不及待想要装扮啦,对了,让小雅和小影也陪咱们一起回去,她俩的眼光比我好多啦。”
賣萌寶寶:hello總裁爹地
林昆摸了摸陈姝含的额头微笑道:“不急,你们难的见面,先好好玩几天,回头我把购房合同拍定你们再过去也不迟,你也不是不知道上京买房手续多,况且还是个二手的,这些麻烦事情交给我处理,那我现在让小朗送我去机场?”
“7吧7吧,抓紧时间哦。”陈姝含大咧咧的摆摆手。
几分钟后,我和师父钻进一台出租车里。
等车子行驶起来以后,看到师父仍旧依依不舍的朝陈姝含她们挥手,我见缝插针的拍马屁:“师父就是师父,忽悠人的本事让人叹为观止呐,我要没猜错的话,你回上京办正事是真,买房啥的只是顺手捎带。”
“那你再猜猜,咱们是不是同路?”师父慢悠悠的将头从窗外缩进来,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直勾勾盯着我道:“完事再猜猜,我打算办什么正事儿!”
见到他这幅表情,我禁不住吞了口唾沫:“这..我不敢妄加评论。”
“你都知道了,对么?”师父一巴掌拍在我大腿上,两撇剑眉拧成一团:“中午你接的是连城的电话吧?”
洞房錯
“不是啊。”我瞬间被搞迷糊了,忙不迭摇头,同时掏出手机道:“不信你看,是皇上打给我的,连城怎么了?”
他轻描淡写的扫视一眼我的手机屏幕,脑袋往我跟前又凑了几公分,压低声音道:“你真不知道?”
“骗你王八犊子。”我立即拍打胸脯发誓。
“中午你们闲聊的那场火灾,就是上京喜隆多那起,造成三死多伤。”师父咬着嘴皮出声:“有人举报和连城有关。”
“啊!”我脑袋“嗡”的一下,愕然的瞪圆眼睛。
“死者身份出来了,两个绿营高管,一名无辜路人。”师父接着道:“两个绿营高管有个叫高喜,他的名字你可能没听说过,但身份你不会陌生,连城前阵子就是跟他竞争上位,他以微弱的优势胜出,只是任命令还没下达,就莫名其妙的葬身火海,另外一个死者是他的司机。”
“我..”我磕巴道:“连城不会搞这种事情吧,他不是那样的人。”
“我也希望他不是!”林昆吹了口气道:“可是就目前而言他的嫌疑和动机最大,毕竟对手没了,他就是赢家。”
重生之妖孽歸來
我揉搓两下脸颊道:“师父,第九处还管破案?”
“事关国安的问题都归我们负责。”林昆一句带过:“如果只是这样,我顶多凑个热闹,可有人举报死者高喜在顺义有套别墅,别墅中藏有大量现金,那我就非去不可,你想知道举报的人是谁么?”
我结结巴巴的回应:“连..连城?”
师父没吭声,但表情已经验证了我的猜测。
影視縱橫者
车内顿时间陷入沉寂之中。
我惴惴不安的脑补连城这段时间究竟在做什么,师父则低头不停戳动手机屏幕,似乎在跟什么人交流。
“吴恒!”冷不丁间,他突然扭头看向我:“是你的人吧?”
“是。”我老老实实的承认:“前段时间他不是犯事了嘛,我把他安排到连城那边暂时避祸,不会吧?这起案子跟吴恒牵扯上关系了?”
“案发当时,商场附近的监控录像拍到吴恒曾尾随死者高喜的车子进入停车场,之后就消失在商场内,吴恒再次出现,恰巧是火灾刚刚发生没多会儿。”师父抿起嘴角,声音很小的说道:“高喜和他的司机是烧死在商场的二楼卫生间里,二楼的窗户并没有防护栏,两人算不上什么高手,但跳下二楼并非什么难事吧?最关键的是,火灾发生,不管是内部的商户还是最先赶过去的救援人员,谁都没有听到二楼卫生间传来丁点呼救声。”
我没有吭声,静静看着他。
“这说明他们当时要么已经没有知觉,要么就是早就死了,有人在借助火灾混淆视听。”师父咬牙道:“再说回高喜被举报的别墅和里面藏的大笔现金,别墅确实是高喜的不假,可现金却充满矛盾点,我说的直白一些吧,高喜没本事吞掉那么多钱,而在一个月前,连城曾向你和叶小九借过一批资金对么?”
我歪头回忆一下后,点点脑袋:“有这事儿,我让磊哥操办的。”
“借了多少?”林昆随即又问。
“我不太管账,要不问下磊哥?”我作势拿起手机。
师父一把按住我的手腕,摇摇头道:“你和叶小九合计借给他两千多万,高喜的别墅里发现的现金也是两千多万,我再告诉你个目前还没有被公开的秘密,一周前连城联系了几个银行的朋友,将所有现金取出,那些钱是连号的,还需要我再继续往下说么?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你可能什么都没做,但却莫名其妙变成了某个人的帮凶,人是你家的,钱是你掏得!”
“嗡嗡嗡..”
这时候,我攥在掌心里的手机震动,看到是钱龙的号码,师父努努嘴示意:“接吧,我觉得咱们之间这点私密应该是可以共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