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gwi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愛下-第六百九六章熱推-nz7e2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不得不说,云仙宗的做法的确相当聪明,以至在场不少人都暗自道了声狡诈,难怪区区一个仙城三流小门派竟然能够以弱胜强。
子鸣金仙亦终于知道,为何鸿远仙城会这般尽心尽力的替云仙宗出头了。
庶女重生
果然这是早就达成了协议,分配好了利益,利益大到一定的时候,别说是占着理着出个头这种根本不需要付出代价的小事,就是再麻烦再危险也大把人抢着去干。
云仙宗与鸿远仙城这一联手也着实是互惠互利,一手好棋下得让人不佩服都不行。
毕竟,以这个小宗门自身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足以单独吞下九宵门,不论是人手还是精力都搞不过来这么大一个摊子,如此倒不如主动把庞大的好处让出大半,只保留一些实实在在又不费心费力的实在利好,平平安安地拿到手便足够。
而且,云仙宗本就没打算现在便快速扩张,九宵门那么多的弟子他们还真看不上眼,一个都不打算要,哪怕是金仙。
其他地盘、矿脉、秘境名额等等,真是全给他们也消化不了,反倒只会成为祸端,倒不如直接交给鸿远仙城统一处理,有肉大家一起吃,有好处一起得。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将来云仙宗再有个什么事,都不需要再特意费什么心理筹划,单看今日云仙宗这份不争不抢的聪明与大气,也多的是人主动跳出来帮忙。
所以呀,人家这是打一开始便从头到尾什么都考虑得好好的了,只等着九宵门自己作死送上门来,不仅有心计更有着达成心计的实力,哪里是之前旁人所以为的那般好欺负。
云仙宗的人是典型的贵精而不贵多,团结又低调,这样的宗门恐怕就是现在所被迫拿出来昭示于众的这些底牌都还不是全部,也不知道当初仙王为何会觉得云仙宗是一个好拿捏的炮灰?
当然,在子鸣金仙看来,云仙宗最可怕的地方是有着足够的定力、无比清醒地面对到手的好处,并成功克制住不应该有的贪念,这样的宗门将来想不兴盛都难!
“可!”
械醫 完顏小白
子鸣金仙脑子里瞬间想了很多很多,却也没再多想,径直便同意了冯掌门的请求,将九宵门的最终处理资格与权力交给了鸿远仙城。
到了这个时候,他所代表的太安州府再留下了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反正他要做的、能做的通通都已经完成,至于结果并不如仙王之意却也不是他所能够控制。
子鸣金仙很快带着人离开了断纠山,而鸿远仙城这边也十分给力,当下便直接开始接手九宵门的一切,一看就知道早有准备,得心应手得无法形容。
而事实上,在两门开战之前,鸿远仙城便已经秘密派了人手前往九宵门暗中看管,以确保这边赛事一结束,那边就能第一时间最快入驻九宵门,不给九宵门的人转移财物的机会。
“在此之前,大人又如何这般笃定云仙宗一定能够以弱胜强赢下我九宵门?”
九宵门掌门到现在还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直接冲到鸿远仙城城主府肖逆金仙面前求问。
“现在,已经没有九宵门了。”
肖逆却是半点都照顾这位掌门心情的意思,径直说道:“但我鸿远仙城之前说过的依然算数,但凡我鸿远仙城管辖之下的门派势力,只要守着我鸿远仙城的规矩,自然容不得任何人欺负!”
好吧,借着九宵门掌门主动送上门来的机会,肖逆再次义正言辞地给整个鸿远仙城提了一波名气与声望,想必从此往后,城主府也将更加深入人心。
九宵门掌门顿时哑了一般再也说不出话来,苦笑着认下了如今的事实。
異世劍緣 慕斯姐姐
是呀,自己这个问题问得太蠢,甚至根本没有问出来的必要。
别说云仙宗明显是早就他们自己的真实底牌透露给了鸿远仙城城主府,就算没有,鸿远仙城也不过是打着尽职尽责庇护仙城宗门的旗号张张嘴出出头罢了,根本不需要付出多大的成本代价。
云仙宗若是输了,他们怎么样也没有损失,可云仙宗一旦赢了,像现在这般便能够得到超乎想象的回报与收益,何乐而不为?
“让肖道友费心了,还请道友代姜某向城主表达我云宗门上下一致的谢意!”
姜恒带着人特意前来与肖逆金仙打招呼,表达谢意。
哪怕这场交易云仙宗主动让出了绝大多数的利益,但本也是他们主动向城主府救援,当谢的自然还是得谢。
“姜道友无需客气,这都是肖某应该做的。等回去后自会代姜道友以及云仙宗上下向城主大人转达你们的谢意。”
肖逆也弄不太清眼前的姜恒到底是不是本尊,不过反正如今云仙宗已经赢下成了定局,这点小细节根本无所谓:“至于当初约定好的事,仙城自然会说到做到一一兑现,云仙宗弟子大可放心归宗静候佳音。”
就冲着云仙宗如此识趣聪明,城主府也乐意做点顺手人情,从九宵门得来的种种好处该分给云仙宗的都会给,必不会让他们吃亏。
毕竟,像这样的互惠互利之事将来还可以多多益善,包括却并不仅限于云仙宗。
如此这般,旗开得胜的云仙宗什么都不必再做,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断纠山,搭乘宗门仙舟,高高兴兴地回了自家宗门。
回到宗门后,整个云仙宗上下好好庆贺了一通,连张依依都喝了不少仙酿,陪着三疯师祖把疯闹了一通。
好不容易退去热闹重归安宁时,张依依这才逮着三疯师祖再次追问道:“师祖,我师尊跟师叔怎么又不见了?”
好吧,在断纠山时,看到好久不见的师尊与师叔,她也就来得及叫个人行个礼,根本没机会好好与师尊他们正儿八经说会话。
而上了仙舟后直到现在,不知为何却是再没看到师尊与师叔,中间也问过师祖,不过师祖总是一句“迟点儿再告诉你”便将她给打发掉。
到了现在,她愣是再没看到过师尊与师叔,甚至于连那位川页真仙以及苍南玄仙都没看到了。
重生豪門·撲倒腹黑權少
“丫头,你就真没看出点儿什么?”
閑王賭妃
三疯师祖舒舒服服地又喝了一大口仙酿,双眼亮得惊人,满满都是得意:“你师父一直都在秘境里呆着没出来,你师叔一直都在闭死关中,人都没回,你自然见不到他们了。”
“……”
张依依怔了怔,随后才脱口反问道:“那之前在断纠山出现的是什么人?为何没有一个人发现他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好吧,师祖肯定不会骗她,所以之前在断纠山突然出现的师父与师叔看来都不是真的。
只不过这也太真了,真到无论是气息、修为还是其他任何,皆无人察觉,连她这个最熟悉的弟子也愣是没发现当时有什么问题。
“既不是化外之身,也不是分身之类的,纯粹就是一道骗人的把戏术法而已。不过这可是你师祖精心准备的,只要不真打架,便是仙王来了也没办法看出那不是真人不是本尊。”
三疯师祖也是只能跟自家宝贝徒孙透露一下,顺带自夸一下自己的本事,毕竟这可算是宗门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他就算再得意也没到处炫耀。
異世封皇
只能在自家徒孙嘚瑟嘚瑟过过瘾,不然一直这么闭着他自己也难受得厉害。
所以,开了头后,三疯都不用催,自个就倒豆子一般通通说了出来。
三疯这道术法仿真程度百分百,只要不动手打架,维持几个时辰都没问题,保证仙王亲自当面查看也发现不了并非真人。
而唯一的缺陷也是最大的问题便是不能真的动手,一旦动手那就立马什么都暴露出来了。
正因为如此,所以最后这步棋绝对也是担了不小风险,最后能够不用便尽量不用。
为了能够将风险控制到最低,三疯还费了大手笔恩威并施收场了九宵门的一名金仙,关键之时配合着主动弃战认输,牢牢的将主动权掌控在他们自己的手中。
这一环套一环的算计可以说每一步都费尽了心思,最后一切皆如三疯所料所想达成,当真也算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少。
在外人看来,云仙宗这一回之所以能够完胜九宵门,除了种种合理的布局安排巧谋以外,一早便暗自隐藏着的那张张实力底牌才是成功的最关键所在。
可对于三疯而言,哪怕所有的准备都没有落下,可最终是否能够如愿以偿,是否可以将一切安排变成现实,全都是一场赌博。
万幸,最终他赌赢了,整个云仙示也赌赢了。
三疯心里是真的高兴,这么多年以来,他在仙界想方设法辛辛苦苦创建了云仙宗,走的每一步又何尝不是不断地在博弈。
若是没有这份敢赌敢搏之心,云仙界今日也没法在仙界开宗立派,没法站稳脚跟。
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他三疯的外号不是白来的,也唯有像疯子一般的去拼去闯,才能一次又一次得到自己所想要的。
花開霧夏你未歸
“师祖,您可真是厉害!”
凭心而论,张依依的确佩服得紧,自家师祖这手段、这能耐,这心计称第二的话,还真没人敢称第一。
她真诚无比地夸赞着自家师祖,却也更加明白这么些年师祖在仙界有多么的不容易。
三疯明显有些醉了,却并未动用术法驱散酒意,反倒是特意由着这份醉意难得的放松一下自己,不知不觉间便与自家徒孙唠叨炫耀了半天,最后终于心满意足。
“好孩子,师祖自己休息小睡一觉,你去见见你川页师叔吧,这会儿功夫他应该在等你了,关于他的事,师祖也不太清楚,有什么想问的你便当面亲自去问便是。”
三疯挥了挥手,示意张依依可以走了。
关于川页,他一早便知道此人极不简单神秘无比,但只要不做对云仙宗不利之事,其他的他都不去主动探究。
且川页当初加入云仙宗时便直接与他坦诚,之所以会选择成加入云仙宗,完全是因为依依的关系,是因为与依依有着莫大的渊缘,并不存在什么特意欺瞒之处。
在断纠山时,依依第一次看到川页便表现出了明显的好奇,甚至于那份好奇中还夹杂着某种特殊的熟悉与猜测,足见当初川页所言非虚,自家徒孙与川页之间的确存有不小的渊缘。
三疯是个最有分寸之人,而所有修行者都有着自己的秘密,哪怕是师徒至亲之间也当主动避免查探别人的秘密。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不会过多干涉,亦相信依依做任何事情都心中有数,不会放纵自己处于危险之境。
“那师祖你先好好休息,等弟子见过川页师叔,弄清一些事情之后,回头再来跟师祖说话。”
张依依没想到突然间听到了师祖交代川页之事,心中一动却也并不算太过意外。
有些事,她现在还没法多言,好在师祖他老人家也并不介意,待一切搞清得了允许之后,能够说的到时她自然不会瞒着师祖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