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foj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天降我才必有用笔趣-第八百一十八章 情況有變相伴-cadhr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有了疾风之狼的帮助,他们的归程顺利了许多,返回冰雪长城的途中并未遇到新的麻烦。
经过一个日夜的奔波,冰雪长城巍峨的轮廓终于出现在他们的眼前,长城外既没有幽冥大军也没有妖族联盟,一如往常那般空空荡荡,这让秦绿竹打心底松了口气。
曹诚光似乎完全忘记了他做过的坏事,居然洋洋得意地盘算着要去北冰城继续掌管经营纪昌留下的酒坊。
张弛知道这只是他故意暴露在人前的表象,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值得让曹诚光去冒险,那个人只能是曹明敏,曹诚光不会就此放弃。
楚江河变得越发沉默寡言,他的任务以全盘失败告终,脱离险境之后,另外一个现实摆在他的面前,他以后的一举一动都会在别人的监视之下,无论他情愿与否,目前都已经被张弛控制了。
因为雪女在冰雪长城伪装成秦绿竹的样子,所以秦绿竹并不方便露面,她让张弛拿着令牌前去喊话。
守城的风氏士兵看到令牌,赶紧回去通报,等了一会儿,看到有人放下长索,秦绿竹提议由自己和小红樱她们先上,七头疾风之狼虽然在冰原上奔行的速度惊人,但是在这么高的冰雪长城面前无能为力,只能依靠别人的帮助才能登上长城,秦绿竹让他们耐心等待,她上去之后会让人放下吊篮,将疾风之狼运送上去。
秦绿竹和小红樱先行来到冰雪长城之上,看到一群人簇拥着一名女将也朝这边走了过来,那女将生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秦绿竹心中暗笑,真是难为雪女了,伪装自己这么多天,不过也算顺利,至少没有发生意外的状况。
秦绿竹向假冒自己的雪女走去,恭敬道:“飞凤将军,可否借步话说。”她准备先寻找机会尽快和雪女交换回身份。
对方向她微笑着点了点头道:“绿竹,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女帝太狂之夫君撩人
秦绿竹被她一语道破真身,心中不由得一惊,眼前人绝对不是雪女,秦绿竹正准备现身质问对方之时,却感觉到自己根本无法摆脱对方的目光,对方的一双眼睛犹如磁石一般将她吸引,只觉得对方深邃的目光形成了一个充满吸引力的漩涡,而自己的意识正在被这漩涡吸引进去。
秦绿竹提醒自己一定要从这漩涡中解脱出来,就算无法脱身,也要发声提醒张弛,告诉他这边发声的状况,可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她感到头晕目眩,甚至无法站稳,双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小红樱看到秦绿竹突然瘫倒在地,还未搞清状况,就听到那冒牌飞凤将军冷冷道:“把这小妮子抓起来。”小红樱挣扎着想要发声,却被人将嘴唇捂住,她呜呜求助着,可惜她的声音无法传递出去。
秦绿竹的周身已经麻痹,但是她的意识仍然是清醒的,有些惶恐地望着那拟态成为自己的女人,心中已经猜到她到底是谁。
冒牌飞凤将军慢慢来到秦绿竹的面前,蹲下身去,伸手托起她曲线柔美的下颌,啧啧赞道:“好漂亮的一张面孔,只可惜你秉承了秦君卿的容貌,却没有继承她的心机。”说话的时候,她的容貌开始一点点改变,展露出原本的真容,她是风氏的大祭司,也是秦绿竹的姨妈秦君瑶。
秦绿竹心中已经明白,秦君瑶当初来到幽冥墟完全是因为白无天的缘故,他们本来就是夫妇。在白无天复苏一事上,秦君瑶一定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张弛三人仍然在城墙下等着吊篮,可吊篮没有等到,却看到长索被人从城墙上丢了下来,曹诚光傻了眼,扯着嗓子叫道:“干什么?绳子怎么掉了?”
楚江河捡起长索,脸色一变道:“坏了,出事了!”
张弛已经深感不妙,抬头向上望去,因为角度的缘故又相隔遥远,根本看不清上方的状况。
曹诚光向张弛道:“爬上去!”
张弛瞪了曹诚光一眼,冰雪长城之所以能够屹立多年不倒,起到阻挡幽冥大军的作用,不仅仅是因为城墙高阔,材质以玄冰砌成,墙面光滑的缘故,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冰雪长城可以屏蔽灵能,影响灵能的正常发挥,不然他们也不要通过长索才能爬上去。
太古蠻神
楚江河低头看着长索,叹了口气道:“只怕麻烦大了!”其实他在第一时间就意识到大事不妙。
头顶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张弛,把镇魔珠给我,否则,我会将她们一个个扔下去。”
张弛大声道:“她们若是有丝毫的损伤,你永远都无法得不到镇魔珠!”对方果真是冲着镇魔珠来得,从声音中已经判断出是大祭司秦君卿,张弛心中暗暗自责,自己终究还是大意了,秦君卿和白无天是两口子,白无天觉醒,秦君卿身为风氏的大祭司自然会有所行动,早就应该做出防备的。
地面传来微弱的震动,曹诚光趴在冰面上听了一下,惊声道:“不好,有大部队朝这边来了。”
张弛抿了抿嘴唇道:“走!”他跨上闪电,曹诚光和楚江河见他毫不犹豫地离开,赶紧也爬到了一头疾风之狼的身上,他们迅速向东方撤离。
秦君瑶见到张弛根本没有在她的威胁下屈服,居然选择逃离,怒道:“这小子真是无情。”看了秦绿竹一眼:“看来你对他也没那么重要。”
一名负责瞭望的武士大声禀报道:“大祭司,幽冥大军来了!”
秦君瑶这才知道张弛离开的真正原因,她摆了摆手,示意武士将秦绿竹和小红樱先押下去,快步来到箭垛前,举目望去,却见正北方向,一支人数可达数万的队伍正向冰雪长城的方向逼近,她马上传令下去,让将士们做好防御的准备,也许幽冥随时都可能发动攻势。
张弛三人骑着疾风之狼一路狂奔,终于在幽冥大军抵达冰雪长城之前逃到了安全地带,两人远眺着潮水般汹涌的幽冥大军,脸上都没有了笑容。
曹诚光道:“还是你够果断,这种时候决不能跟那女人谈条件。”
张弛霍然转过脸去,怒视曹诚光,曹诚光在他的逼视下有些心虚,硬挤出一丝笑容道:“你瞪我做什么?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清楚。”
“你早就知道大祭司的阴谋对不对?”
曹诚光苦笑道:“我压根就不认识什么大祭司,你别诬我清白,再者说,我害她们对我自己又有什么好处?”
楚江河道:“这个大祭司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付我们?”
张弛自然不会将情况向他和盘托出,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心中暗自奇怪,秦君瑶究竟是怎么知道镇魔珠在自己手里的?难道是他们之中的某个悄悄传递了消息,在暗中早已和秦君瑶勾结?
曹诚光意识到张弛的目光又落在自己身上,叫苦不迭道:“张老弟,你不用怀疑我,我早已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了。”
张弛道:“我什么都没说,你急着解释什么?”
曹诚光道:“你虽然不说,可我从你眼神中看得出,你还是怀疑我走漏了风声,咱们才来到冰雪长城,怎么他们就知道镇魔珠落在你的手里,别说你怀疑,连我也想不通,到底是谁在通风报讯。”一双小眼睛望着楚江河。
楚江河道:“你在怀疑我吗?我和她又不熟,而且我怎么可能加害小红樱?”
莫負青春 落進眼裏的砂
曹诚光冷笑道:“真是个多情的种子,你不会加害小红樱可你会加害我们。”
楚江河怒道:“曹诚光我看你是贼喊捉贼。”
曹诚光道:“我做过贼不假,你现在也承认自己是贼了,咱们谁都不干净。”
张弛道:“行了,都少说两句,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你们争吵又有什么意义?先想想怎么办再说。”
異世逆凰
步步隱婚,總裁的緋聞天後 泡泡糖
楚江河道:“自然要想办法先将人救出来。”
曹诚光道:“咱们当初离开冰雪长城的时候不是从地下裂缝中钻出来的吗?如今咱们还从原路返回,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里面,然后潜入冰雪长城,把人救出来。”
楚江河跟着点头,目前这应该是最可行的办法。
张弛取出望远镜眺望着幽冥大军的阵营,低声道:“裂缝的出口就在那条壕沟,刚好在幽冥大军的阵营内,我们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其中太难了。”
曹诚光道:“那还不好办,找个合适的地点从冰雪里打通一条洞穴,直接从冰面以下潜入到那条壕沟里面。”
楚江河道:“至少有五里的距离,恐怕要损耗不少的灵能。”
兩界小販 掃塵居
曹诚光和楚江河对望了一眼,两人都不再说话,因为他们知道,越是靠近冰雪长城,灵能就会发生急剧衰减的状况,不知张弛是否能够做到。
张弛道:“老曹,这次你得出点力了。”
曹诚光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可不成,我是有心无力。”
楚江河道:“他的意思是由他打一条竖洞一直深入冻土层,接下来的工作交给你去做。”
曹诚光焉能不清楚张弛的想法,白眼一翻,阴阳怪气道:“活都让我们干了,你干什么?整一个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