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yfo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愛下-第三百六十章 只要有希望-oyunw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孟超回头看时,看到一名身材略显丰腴,三十岁左右的女子。
她长着一副眉开眼笑的娃娃脸,若非眼角和嘴角的细纹,就像是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这会儿,怀里抱着一个颇为沉重的大木箱子,手臂上却佩戴着“蓝色家园”的臂章。
见孟超盯着自己的臂章看,肖芳华脸红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孟会长,真对不起,好几个月都没怎么来咱们残星会,实在是工作太忙——上回迷雾降临,有一股怪兽突入城东这边一所学校,毁掉了整座校园,很多老师为了保护住校的学生,也牺牲了……
“这几个月,我白天在城南自己的学校上课,晚上就和几个同事到这里,帮孩子们搞个学习班什么的,实在抽不出时间来咱们残星会,其实,我都有好些修炼上的问题,想要请教您呢!
“至于这个——”
她晃了晃手臂上的臂章,“我家先生是‘蓝色家园’的成员,今天正好也到这里来搞活动,我顺道来帮帮他的忙。”
“没关系的,肖老师。”
孟超急忙道,“您不用解释这些,无论残星会还是蓝色家园都差不多,反正,能帮上忙就行。
“还有,您别老是‘孟会长,孟会长’的叫,残星会是大家伙儿一起发展起来的,我其实没做什么,这儿也不是残星会,您比我大,还是老师,就叫我‘小孟’或者‘孟超同学’好了。”
“那怎么行?”
肖芳华忍着笑道,“你不也叫我‘肖老师’吗?”
孟超想了想,从谏如流:“肖姐!”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孟超同学。”
肖芳华笑眯眯的,走近两步道,“说起来,这几天正想着去残星会找你呢,孟超同学,有个学术上的问题想要请教你。”
“哦?”
孟超道,“肖姐请讲。”
“我怀孕了,刚刚三个月。”
肖芳华红着脸,压低声音说,“不知道能不能继续修炼极限流呢?”
“是吗,恭喜恭喜,这是好事儿啊!”
孟超心说,怪不得感觉肖老师比几个月前稍微圆润了一圈。
他发自内心为肖芳华高兴。
但转念一想,肖老师怀孕了,孩子岂非就是未来的“龙城十大迷失者之一”,赵飞弦的血裔?
这么一想,脸色不免有些古怪。
为了掩饰,孟超干咳一声,从肖芳华手里将大木箱抢了过来。
入手颇沉,孟超好奇道:“这是什么?”
“这是为孩子们,准备的一些教具——枪械和怪兽的仿真模型什么的。”
肖芳华道,“孟超同学,还是我自己来吧,出了三个月,没事儿。”
“不要紧的,我们这儿反正也就是发发罐头和饮用水,我派不上什么用场,倒不如和肖姐一起去看看学习班的孩子们。”
孟超一边走,一边道,“原来肖姐是因为怀孕,才没来残星会的么?”
肖芳华脸颊通红,道:“其实我自己没这么金贵,只是我家先生,第一次当爸爸,听到我怀孕的消息,高兴得不知道东南西北,又把我当糖人儿一样,摔在地上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别说极限流,就连老师的工作,都巴不得我立刻辞了,待在家里,安心养胎才好。
“我和他争辩了好几回,咱们龙城的女子,可没有地球上的女子那么娇贵,就算面对怪兽的咆哮,该生孩子照样生,生下来也不少半根指头。
“好说歹说,他总算同意我照常上班和办学习班,不过,我也只能退一步,暂时把极限流撂下啦。
“现在,已经出了头三个月,医生说胎儿既强壮又稳定,进行基础性的训练问题不大,我可管不了他这么多,孟超同学,极限流这样修炼1024条支脉,中正平和的功法,于胎儿肯定无碍的吧?”
“这个……”
这个问题,还真把孟超给难住了,想了想,他道,“肖姐,你先别急着恢复高强度修炼,我要回去请教一下老师,在你之前,我们还真没遇到过孕妇修炼极限流的问题——虽然极限流是相对温和没错,毕竟要用生物电流刺激灵脉,我们也不知道,当胎儿的生命磁场和母体的生命磁场重叠在一起的时候,刺激的强度,包括基因药剂的配方,是否要进行微调。”
一路走,一路聊,渐渐来到定居点深处。
这里一顶帐篷连着一顶帐篷,每顶帐篷里往往不止住着三五个居民,因为没有晾晒的地方,只能把衣物、床单和洗刷干净的绷带,都晾晒在帐篷之间的通道上,两人时不时要低头从衣物间走过,倒像是闯入一座错综复杂的迷宫。
居住在帐篷里的市民们,精神状态并不太好。
迷雾降临时,他们大多遭到怪兽的大范围精神攻击,恍惚间见到非常可怕的景象,很多人的心灵指数暴跌到了濒临崩溃的程度。
就算经过这么多天的恢复,很多人的眼眶仍旧通红,也有人满脸惊惶和迷茫,仿佛深陷在那一夜的噩梦中不可自拔。
再加上这里环境恶劣,空气腐臭,很多人的精神高度紧张,恶劣的情绪就像是病毒一样飞快扩散。
孟超顺着帐篷的缝隙望进去,看到不少相差无几的家庭。
女人们大多抱着从老家抢救出来,寥寥可数的物件,表情呆滞,喃喃自语,似乎在追忆过去的美好时光。
男人们则像是绑着炸弹的斗鸡,一星半点的摩擦,就会酝酿成流血的冲突。
很多时候,人们并非真的仇恨彼此,只是发泄不知何时才能住上新房,回到正常生活的绝望而已。
“这里的居民,精神状态都不太好啊。”
一路走来,已经看到三场居民之间的斗殴,孟超小声对肖芳华道。
“换了谁,也好不了。”
肖芳华苦笑道,“有了生存委员会、超凡塔和很多公益组织的帮助,居民们总算安顿下来了,如果不奢求味道的话,合成食物和循环饮用水还是可以保障的,最基本的生存不成问题。
“可是,人类这种东西,又岂是勉强活下去就能满足的呢?
“很多居民仓促逃出来的时候,身上什么都没带,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在家里,被怪兽焚烧和腐蚀掉了。
“很多社区和工厂都被严重破坏,他们都没了工作。
“生存委员会倒是安排大家去清理废墟,或者去城外平整土地,挖掘沟渠,开拓龙城什么的——但这些工作,其实用大型符文机械或者军队来完成,更有效率,让这些居民去干,只是以工代赈,又能给他们开多少薪水呢?无非是给家里人,换几罐更有营养的罐头,或者少循环几次的饮用水罢了。”
孟超点头,叹了口气。
“其实,大人们都还能克服,熬过这一段,再出去慢慢找工作好了,关键是孩子。”
肖芳华三句话不离老本行,“很多失去家园的孩子们,正是十来岁的青春期,也是人生的第一个黄金修炼期,如果不趁现在好好打基础的话,将来很难觉醒超凡力量的。
“我们办的这个学习班里,就有几十个初三学生,明年就要中考了。
“原本他们所在的普通学校,师资力量就不算太雄厚,修炼器械也半旧不新的,每年能考上一中、二中和建中的寥寥可数。
“偏偏现在,校园和所有修炼器械都被毁掉,很多老师都在迷雾降临中牺牲。
“虽然上头是抽调了一批老师,到定居点这边来搞了临时校舍,但无论教学空间还是修炼设施,都不尽如人意。
“再加上定居点这边蛇虫鼠蚁出没,隔三差五都有病毒肆虐,丧尸横行,不得不进行全面消毒,实在保障不了孩子们白天的正常学习时间。
“我们也只能趁晚上,给他们补补课——都是好苗子,就这么荒废,实在可惜了。”
肖芳华说着,将孟超领进了一顶特别大的双层帐篷。
和别的帐篷不同,这里没有丝毫生活垃圾发酵的臭味,只有一股粉笔灰和油墨混合在一起,淡淡的香味。
几十名半大不小的孩子,正在帐篷里站桩冥想。
煞有介事的表情,给人宁静而稳定的感觉,和他们父母脸上惊惶和烦躁的神情,形成鲜明对比,将帐篷内外,分隔成了两个世界。
孟超环视一周,发现学习班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前后两块黑板,前面一块写满了“九大桩”的诀窍,以及最基础的符文学和灵能学常识,后面一块上还有黑板报,画着一排排长满花花草草的高楼大厦,还有一张张五颜六色的笑脸。
上面是五个大字:
“我们的家园”。
孟超心头一暖。
无论现状多么困难。
只要孩子们仍旧充满希望。
龙城总有未来的。
肖芳华和孟超一起把教具放到角落里,轻轻捶了一下腰,环视一周,却微微皱眉,问最前面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子:“班长,李觉呢?”
“李觉刚才被他爸爸叫回家了。”
班长怯生生道,“他爸爸……好像不让他在学习班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