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vyb人氣都市小說 第九星門 起點-第二百四十五章 這是我的鷹鑒賞-jl38k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随着绝境关的结束,关于这届十关赛种种不合理的讨论,终于被推到风口浪尖。
很多教门和顶级宗门的怒气值都已经达到顶点,如果八大古教继续沉默下去,那么就不是下一届参加不参加的问题了。
而是很可能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会出现大面积退赛这种情况。
已经是忍无可忍了!
一万一千多人的绝境关,最终活着出来的人不到六千!
接近一半的死亡率!
而且死的那些,十有八九都是来自教门和顶级宗门的人。
甚至有些大宗门的掌门亲传弟子都死在那里。
这太残酷了。
反观那些古教弟子,虽然也有伤亡,但仗着装备精良,很多人只是受伤,最终成功活着出来。
“八大古教想要做什么?通过这种方式清理修行界的年轻天才吗?”
“这就是八大古教的作风跟气度?前所未有的过分!”
“是怕我们的弟子成长起来威胁到你们八大古教的地位吗?如果是,那就明说,不如干脆别搞什么十关赛,就弄一个战关,设好擂台,让人上去直接捉对厮杀好了!”
不能说人家的愤怒没道理,过去的修行界大会,虽然也会出现伤亡,但远没有这次残酷。
那些天赋卓绝的年轻天骄,对八大古教来说都不是可有可无,更别说对下面的教门和宗门了。
很多能够出现在修行界大会上的年轻天骄,都是集整个宗门资源于一身,属于硬生生拿钱堆出来的,就为了在这届修行界大会上能够崭露头角大放异彩。
结果却落个身死道消,宗门多年积累直接打了水漂。
这是让人完全无法接受的事情。
对此,八大古教终于承受不住这种压力,公开道歉了。
“鉴于之前的比赛难度过大,造成年轻修士的死亡率飙升,接下来的关卡,我们将酌情降低难度……同时也为在十关赛中死去的年轻天骄们表示哀悼……”
嗯,差不多也就这样了。
在传音玉社区发出的公告虽然一点都不能令人感到满意,但至少也算拿出了一个态度。
这对从来都高高在上的八大古教来说,已经算是一种让步。
同时,八大古教还紧急召开了一次闭门会议。
将那些教门、顶级宗门的负责人召集到一起,由八大古教这边的负责人共同主持,召开了一场“推心置腹”的会议。
会议上,八大古教这边隐隐点出这届修行界大会跟星门有关这件事。
许多之前满肚子怒火,非常不满意的人也终于冷静下来。
但也因此,对星门生出了无尽怨念。
其实对整个修行界来说,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比重才占多少?
简直微乎其微!
星门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么做对他们能有什么好处?
咋的,弄死一堆三十岁以下有天赋的小毛孩子,你星门就开心了?
还是说这群三十岁以下的孩子里面,有能威胁到你星门的?
这不开玩笑吗?
就算真有这种人……比如凌逸那种妖孽,那你找他去呀!
把凌逸弄死不就完了吗?
凭什么这样针对我们辛辛苦苦培养出的年轻弟子?
总之,星门也好,八大古教也好,在这群人心中,如今几乎都是划等号的。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甚至有些强势的教门,已经公开表示:下一届修行界大会,不会再参加了!
曾经因为一个名额争得头破血流,甚至两个宗门因此交恶、打死打生这种事……以后可能不会再发生了。
大家来参加修行界大会是长见识拿好处的,不给好处也不能让我们送命吧?
所以这场闭门会,虽然让风波平息了一些,但想要彻底消除人们心中的怨念,却根本不可能。
八大古教内部的人其实也是一脑门子官司。
他们当然知道各自内部都存在问题,也不是不想清理……可怎么清理?
那些人或明或暗,都跟星门有关,就算知道他们可能来自魔门魔教的势力……那又能怎样?
无尽岁月以来,魔门和魔教对这世界的渗透,早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
连星门都未能幸免,八大古教又凭什么?
作为修行界最顶级的八个势力,八大古教这边更是如同筛子一样。
有些人身居高位,根本就动不了!
董长天和蔡颖为什么能作为年纪最轻的副教主脱颖而出?
就是因为他们做事相对公平!
身上也几乎找寻不到任何跟星门、魔门、魔教有关的痕迹。
只是这两位,也都有些疲惫了。
开完这次会议之后,蔡颖告诉董长天:“告诉凌公子,我愿意去他那里。”
古教已经烂了。
之前还没觉得,但这次修行界大会,让她看清太多东西。
庞大的古教,就像是逐步走向衰败的强大帝国,虽然依旧强势,但却老态龙钟,呈现出无数败相!
继续这样下去,甚至不需要有新势力出现,这些古教自己就得崩溃。
而这,估计就是那些魔教和域外魔门想要的结果。
将整个修行界最终变成一盘散沙。
与其这样,不如重来。
加入凌云宗,就是这个重来的机会。
即便最终还是失败,但也总好过现在这样。
房间里。
凌逸已经沉默了好几天。
那天他回来之后,布置了重重隔绝法阵,然后呼唤妖女。
但最终,妖女也没有任何回应。
他不信邪,开始修炼,原本他修炼起来,能量以一种惊人的数字在消耗,但这一次……再没有了那种情况。
妖女不见了!
凌逸很慌,很怕,心情无比的差。
之前曾经很多次开玩笑,说妖女在,连睡姑娘都不敢。
如今妖女真的不见了,不知所踪,他只感觉到心慌,难过,哪里还有什么撩妹睡姑娘的心思?
论实力,他如今已是元神巅峰。
在这个年龄,修炼到这种境界,完全不逊色任何一个古教教主公子、亲传弟子。
论声望,他携着六冠王这种恐怖声势,在这届修行界大会上,简直可以镇压所有人!
就连那些古教教主,在此时此刻,都未必有他名气大!
同龄人当中,无人出其右!
所以就像妖女说的那样,如果他愿意过曾经喜欢的那种安逸生活,那么他现在就已经可以了。
跟车阳泓的那点恩怨,甚至不需要他去对太初古教示好,有传音玉这桩生意在这里,他就可以保证屹立不倒。
凌逸甚至完全可以把宗门搬迁到鸿蒙古教边上。
让董长天跟蔡颖两人在不脱离鸿蒙的情况下,对凌云宗进行各种照顾。
是的,一切都没问题。
以他今时今日取得的这种成就跟地位,整个修行界,不管是谁,想要动他都得好好寻思寻思。
遇到那些不开眼的,甚至不用他自己动手。
也就是说,哪怕妖女就此离去,他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他已经拥有了足以在修行界站稳脚跟的底气!
但这不是他想要的。
如果真的就此失去妖女,他宁可直接离开修行界。
回人间不好吗?
那里才是他的家!
没有了玄阳古教的修行界……不是他的家!
秦玖月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她能感觉到凌逸的心情非常差。
所以她这些天都不怎么敢去找凌逸。
说是闭关,可实际上她很清楚,凌逸就在房间发呆,什么都没做。
倒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凌逸也在心里面思索着,妖女到底去哪了。
那块他本就无法感知的星辰石肯定已经不在他体内了。
这点从修炼上就能感觉到。
妖女也肯定不是自己想要离开的!
就算要告别,她也绝不会以这种方式。
联想到他从绝境关出来那一刻,那神秘的……公开出现在比赛现场,除了自己没人看见的青年,凌逸几乎可以确定,绝对就是因为那个青年,或者他身上的某件物品,对妖女形成了巨大威胁!
以至于让妖女来不及或者没办法通知他,自己悄悄躲起来了。
所以,绝境关那个小世界……很可能就是妖女选择的藏身之地!
但他现在却一点都不敢去打听那个地方!
即便他可以完全信任老董和蔡颖,也不敢轻易打听!
因为那个青年,在没有找到妖女之前,不可能轻易离开这里。
所以,想要去寻找妖女,恐怕就得等到这届修行界大会彻底结束之后……等来自星门的人离开,才会有机会了。
这样一想,凌逸的心情就变得更差了。
他不怕后面几关的挑战,他怕的是,再也看不见她。
十天之后,凌逸出关。
秦玖月看着面色如常的凌逸,小心翼翼问道:“你没事了?”
凌逸笑笑:“我能有什么事?”
秦玖月撇撇嘴,有点委屈的道:“人家拿了前一百名都乐得不行,恨不能敲锣打鼓普天同庆,你倒好,一口气拿了六连冠……却突然变得如此不开心,弄得这些天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她们说。”
凌逸看着她:“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秦玖月瞥了凌逸一眼,轻声道:“说什么对不起,我们都是担心你。”
她说着,看着凌逸问道:“是不是太初古教那个车阳泓的事情很麻烦?”
秦玖月能想到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除了这个,她实在是找不出凌逸有什么不开心的理由。
钱,他有的是;地,他可以有的是;法……他的法如今已经成了无数年轻修士心目中的最强法!
一口气拿了炼丹、炼器、法阵、问心、机关、绝境六关冠军,修炼的法得多高级?
用头皮屑都能想到吧?
侣……这家伙更不缺吧?
看看凌云宗大群里面那些芳华绝代绝色倾城的女子头像就知道了。
所以,他还有什么好不开心的?
凌逸笑着摇摇头:“没有,那不算什么大问题。”
秦玖月眨眨眼,看着凌逸,有些无语的道:“那我就真想不明白了。”
凌逸看着她道:“你不用去想,这些天也累了吧?咱俩出去逛逛吧?”
一晃的功夫,按照人间时间去计算的话,凌逸参加修行界大会已经快两年了。
之前一直没怎么好好逛过。
身为十关赛的六连冠获得者,一直在家闷着也不是回事儿。
总得适当出去见见人,接受一下朝拜。
凌逸决定带秦玖月出去溜达溜达,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合适的礼物,回头拿回去,送给家里那些人。
修行界大会上最精彩的固然是十关赛,但其他方面也有很多可取之处。
比如一些交易市场上,能淘到一些非常稀有的材料。
成品的极品战衣法器很少能见到,但材料还是能买到的。
凌公子现在又不缺钱,带着秦玖月来到交易市场,很快就淘到一些不错的东西。
搞笑的是,秦玖月心里琢磨着难得跟凌逸出来一次,就没在小群里告诉那些姐妹们……是的,小群。
只要有群,就一定会有小群!
一群女人觉得不能什么话都在大群里面说,就专门拉了个只有女人的小群,连凌逸都给排除在外。
结果……凌逸身上的光环太重了!
他一出来逛街,顿时被人发现。
就跟人间那些跟拍偶像的小粉丝一样,看见凌逸之后,有传音玉的人顿时对着他一顿狂拍。
还算有节操,没有把传音玉怼到凌逸跟秦玖月脸上。
拍到之后,也不发朋友圈了,直接发到社区里。
然后家那边就炸了。
社区,公开的平台,谁都能看见。
于是,秦玖月很快就受到众人一致的谴责!
“喂,姓秦的姑娘,过分了呦,偷偷逛街,都不说一声是吧?”
“就是就是,偷偷摸摸的跟某个不讲究的蓝银出去逛街,这种行为应该受到鄙视!”
“鄙视加一!”
“鄙视加二!”
“鄙视加一吨……”
秦玖月:“姐姐妹妹们是我错了,你们要啥,我让辣个蓝银给你们买还不行吗?”
“那不行,他买是他买,你的诚意在哪里?”
“对,我们要看见你的诚意!”
“不然回来不给你分配房间!”
秦玖月:“……”
凌逸有些好奇的看着秦玖月在那走神儿,轻轻碰了碰她:“想什么呢?”
秦玖月回过神来,笑道:“没事,没事。”
凌逸这会儿也收到家里人发来的消息——
罗雪:“跟秦玖月逛街都不出声是吧?”
苏青青:“你回来也要陪我们逛街,不能是一起,必须一个一个的!”
凌芸:“哥,家里炸窝了,我已经控制不住局面!”
凌逸:“……”
不就逛个街么?
至于么?
他有点脑壳疼。
不过这么一闹腾,倒是让他心情轻松下来几分。
不管怎么说,那群人终究是没能发现妖女的存在。
等回头修行界大会结束,就去把妖女找回来!
凌逸其实早发现了那些偷拍者,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太过耀眼,就像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当抬头仰望星空,最先看见的肯定是那颗。
所以,拍就拍吧。
也有一些胆子大的人,会主动上来打招呼。
其中不乏一些漂亮的女修,也不乏一些有些的年轻天骄。
凌逸多少有点后悔,应该带阿星出来的,然后让他顺便招点人回去。
不过这事儿倒是不急,现在每天找上门的人也有很多。
别说阿星了,就连雷霆和另外十七个宗门的那些长老,都几乎成了凌逸的助理。
早在第二关就被淘汰出局的石晓更是快成了凌云宗的人,从被淘汰出局之后,始终充当着凌逸助理的角色。
每天负责接待那些或光明正大,或悄咪咪溜过来想要加入凌云宗的年轻人。
曾经对凌逸有着很深成见的那些宗门长老,如今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想法:此番回去宗门之后,一定要劝宗主,加入凌云宗算了!
前途无量啊!
截止目前,确定随着凌逸一起回凌云宗的人,已经超过三千!
这三千多人随便哪个,都是比石晓优秀的年轻天才!
随着凌逸在后面的表现愈发突出,前来咨询的人已经超过十万!
很多人之所以没能确定下来,主要是因为他们各自都有师门。
并不是所有宗门、教门都愿意放走大力培养的年轻天才。
自立门户还凑合,加入一个小宗门……那算怎么回事儿?
但可以预见的是,这届修行界大会彻底结束之后,凌云宗必将成为整个修行界最耀眼的一个宗门!
至于它将用多久时间成长为顶级宗门,这个暂时没人知道。
但有一件事几乎是所有人公认的——
即便是古教中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佬,也一定会知道凌云宗的存在!
这就是它独一无二的地方。
凌逸跟秦玖月上街就是扫货。
被一顿批评的秦玖月也学乖了,给群里的姐妹们现场直播这边的情况,看上什么就一个字——
买!
对女人来说,买这个字本身就拥有着无穷魅力,哪怕不全是给自己买,依然兴趣十足。
走着走着,凌逸突然抬起头,目光望向远处一群人。
一个身材高大,眉宇间满是傲然之色的青年正跟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边聊边走,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
离着老远,都能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
“哈哈,公子真是威猛,估计就连很多古教弟子都没想到,公子竟然能那么快就找到关键所在,惊到那星空巨兽,成功出来。”
那青年淡淡一笑,道:“排名一百三十多,可不敢胡乱吹嘘,跟那些真正的强者比起来,还差得远呢!”
话是这样说,但这青年脸上却分明写满了“我很牛逼”的骄傲。
这时候,他身边有人说道:“哪有那么大差距?那些古教弟子不过仗着身上装备精良,再说,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提前知道内幕呢?”
凌逸静静看着那边。
秦玖月顺着凌逸目光看过去,没能发现什么异常,忍不住有些奇怪的轻声问道:“你在看什么?”
凌逸没回答,而是迈步朝着那群人走去。
从始至终,他的眼睛都盯在那青年肩头站着的一只小鹰身上。
那是金姐!
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甚至他试图跟金姐联系的时候,都没能得到任何回应。
那只小鹰,就像是一只普普通通的鹰,没有多少灵性。
面对凌逸的呼唤,一双眼透着无尽的茫然。
一个入道八重巅峰,眼看着就要凝聚元神的大妖,究竟是怎么沦落到这地步的?
凌逸很想知道。
而此时,那边的青年也终于感受到凌逸的目光,转头跟凌逸视线对上。
先是微微一怔,随即挑了挑眉梢。
凌逸?
他自然是认得的。
身为弱水教教主之子,二十七岁进入元神境的冷坤比起很多古教的亲传或是教主公子,也不遑多让。
有足够的理由骄傲。
教门虽然不如古教势力庞大,但底蕴远胜过那些宗门。
在冷坤心里,凌逸这种人就算再怎么妖孽,但也终究只是个小宗主。
未来会怎样,跟他也没什么关系。
所以说心里话,他没怎么把凌逸放在眼里。
承认凌逸厉害是一回事,但不喜欢、不在意……那是另一回事。
确定凌逸是向他走来之后,冷坤面色平静,看着走来的凌逸,淡淡道:“凌公子,不知有何见教?”
他甚至连修士之间的见面礼都没有,直接发问,语气谈不上生硬,但也绝对没有任何热情。
四周原本就在关注凌逸的人顿时望向这边。
凌逸看着冷坤,语气同样平淡的很:“你肩头的鹰,从哪来的?”
冷坤先是一怔,随即像是想到什么,皱起眉头:“这和你有关系吗?”
凌逸看着他,缓缓说道:“这是我的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