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2zx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庶族無名-第四百三十一章 霸道讀書-787n4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唉~”跟着胡车儿一起出来,陈征正准备离开,却听胡车儿在一旁叹气。
“怎么了?”陈征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大老粗,他在吕布手下待的时间也不短,跟这帮人混的也熟。
“温侯变了。”胡车儿看了看陈真,摇了摇头:“你不懂。”
“你要么跟我说,要么就别说,甭在这儿给我装文人,我见多了,一点儿都不像。”陈征无语,气质这块儿,你真不合适,不但没有那种文士深沉的感觉,看起来像头野猪在看月亮,可能随时变身的那种。
“就是感觉温侯从南阳来到这边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胡车儿道。
“哦?”陈征不解的看着胡车儿,他在吕布手下也就是这几年的事,再往前,他听过但对吕布并不是太了解,虽说见面的时候得说父亲经常提起您什么的,但事实上,私底下谁没事把一个男人挂在嘴边?在陈默这儿,提曹操的数量可比提吕布多多了。
“以前的温侯,不怎么管事!在南阳的时候,多数都是文远将军在管,温侯每天也没啥事儿,但也看不出有多开心,但到了并州之后,事儿其实少了。”
陈征点点头,并州这边,吕布只需管军务,其他事情用不着曹性。
“但温侯却比以前忙多了。”胡车儿感慨道:“大事小事都要操心,以前文远将军在的时候什么事都由他做,现在其他人也做不了那些,温侯对我们严了,对自己也严,幸好公子你来了。”
“关我何事?还有,军中只有陈征,没有公子。”陈征愕然道。
“以后这些事不是你做吗?”胡车儿茫然道:“你这两年学了什么?”
陈征闻言一脸黑线,咬牙道:“某学的是兵法、武艺,没学如何管理这些琐事。”
他大概了解这人想什么了,以为自己是来夺权的?想多了,再说,就算自己真有这念头,该出面的也不是你这个莽夫,看看那故作矫情的样子。
“那这些事何人来做?”胡车儿也有些傻了,立规矩、维持军纪、后勤筹算这些事情,吕布麾下有一个算一个,张辽离开以后就没人能做了,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陈征,现在应该叫王子了吧,由他来做不是正好,又有权,还不用上阵杀敌拼命去。
“谁爱做谁做。”陈征呵呵一笑,他来边关是杀敌立功的,可不是过来做做样子回去就行,真那么做了,别说自己不痛快,估计自家老爹都能跟自己动手。
“本以为来了个文人~”胡车儿失望的看了陈征一眼:“两年啥都没学,回来干嘛?”
看着胡车儿一脸失望的离开,陈征有些瞪眼,他算看出来了,这人根本没在意他的身份,刚才客气的叫了两声公子,那也是想让自己做事,现在看做不了了,又跟以前一样,都这么现实吗?再说了,我特么学的是兵法,这两年也是在军营里待的,怎么到了你嘴里就跟混了两年一样?知道我这两年咋过的吗?
“谁说我不会?但我就是不做!”看着胡车儿的背影,陈征骂骂咧咧的唾了一口,两年分开的疏离感,一下子就没了,这帮人,还是这么没眼力。
“什么不做?”吕布从帐中出来,闻言疑惑的看了陈征一眼。
“没什么,胡将军在与末将探讨学问。”陈征干笑道。
“他?探讨学问?”吕布愕然的看着陈征。
兄弟戰爭意外之外 作者do
“呵呵~”陈征也觉得这个借口有些干巴,挠了挠头道:“将军,那邸伽部落的琉璃盏,价钱是不是多了些?”
太古戰龍訣 萬川入海
買個爹地寵媽咪 梅兒若雪
十匹良马,千头牛羊,如果换做装备的话,能训练一支千人精锐,用在这种事上,总觉得有些浪费。
“仲权不必担心,那些鲜卑大人每年送来的牲畜也不止这个数,这邸伽部落与我们还算亲近,就算帮帮他们,也让这些胡人多打打西域的主意,如今这西域诸国,有不少都不愿重回汉庭,徐荣他们不想以武力压服,那就借这些人敲打敲打他们。”吕布无所谓的道,千头牛羊,十匹良马,对如今的并州来说,那不叫事。
陈征有些吃惊的看着吕布,这还是那个传说中有勇无谋的吕布么?
“人老精,鬼老灵,这些东西,很多年前你爹跟我说过,当时不是太懂,最近这些年经历的事情多了,也就慢慢会了,等你到了我这年纪,很多东西会无师自通的。”吕布见陈征这目光,摇头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且去休息吧,这段时间也没什么事。”
“喏!”陈征答应一声。
两人分道扬镳之后,陈征回头看了吕布一眼,以前没怎么查觉,但这隔了两年回来再看,陈征突然发现,吕布的背影虽然还是那般高大,给人压迫感,但背似乎弯了些。
昔日勇贯天下的温侯,如今也开始苍老了么?
不知怎的,陈征感觉有些不是滋味,突然想到温侯其实比自家老爹大很多,如今已经快六十了,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个儿子,如今儿子也有了,名叫吕霸,才四岁,似乎是从有了儿子开始,吕布才开始慢慢发生变化的吧?
陈征想到以前父亲跟自己讲起他小时候的事情时曾说过,一个人能否真的独当一面,跟年纪无关,等有一天,一个男人发现自己有必须守护的东西时,自然就会开始能够独当一面。
開局就有系統 白白小五
所以……温侯是找到自己必须守护的东西了吗?
陈征不是太懂,兄长现在算不算找到了?那自己呢?
年轻人陷入了属于自己的迷茫,他似乎是一直按照父亲给自己铺的路在走,但好像这条路自己也挺喜欢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独当一面?要不也找个女人吧。
邸伽部落的琉璃盏出了问题,不是不愿意,事实上,这东西虽然好看,但以生存为第一准则的草原上,好看永远比不上实用,千头牛羊和十匹良马,对于邸伽部落这样不算太大的部落来说,绝对比一个琉璃盏价值高。
所以邸伽族长在周仓到来说明来意之后就一口答应了,不过这件事不知道被什么人传了出去,邸伽部落在周仓回来后的第三天,准备去交易的时候被人灭了。
至于是何人,也不用猜了,对方的使者已经来了。
春秋霸主
後福 青銅穗
“步度根?”吕布看着帐下的使者,皱眉道:“怎的,抢了我要的东西,步度根是想与我开战?”
“回温侯,我家首领向来敬仰温侯之勇,绝不敢与温侯相争。”那使者在吕布面前可不敢有丝毫不敬,直接就是跪着说话:“在下此次前来,正是为了献宝,除此之外,还有三百匹良驹献于温侯。”
吕布伸手接过琉璃盏,这玩意儿倒是好看,晶莹剔透的。
“怎么?想迎回那魁头?”吕布把玩片刻后,将琉璃盏放在桌案上,看着使者道。
魁头乃步度根之兄,和连死后,魁头继承了单于之位,后来吕布在这边杀的太凶,加上和连之子骞曼成年,也在跟魁头打,无奈之下,魁头亲自去了中原,向陈默请罪,希望能够获得朝廷的谅解和支持。
不过当时陈默观望形势,当时骞曼弱,魁头强,所以顺势将魁头扣在了洛阳,也算间接帮了骞曼一把,让骞曼能有实力跟魁头所部斗,草原越乱,对陈默来说就越好,别提什么打得越凶,他们的战力就越强,那是在中原,草原可没这么多人口给他们优胜略汰,而且陈默也不是吃干饭的,他不可能让草原统一。
不过这步度根倒是义气,继承了魁头的势力之后,还想着把自家兄长给接回来。
“温侯,我家首领与单于乃是亲兄弟,自被质押洛阳之后,日日思念,此番出此下策,也是不得已,只要温侯答应,愿意送上琉璃盏,此外还有三百匹良驹,只求换回我家单于。”使者躬身道。
“邸伽部落依附于我,尔等可知?”吕布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对方道。
“温侯放心,邸伽部落之人,我等并未杀绝。”
“我还得谢你?”吕布目光一冷,冷然道:“这琉璃盏,本就是我的东西,如今算是物归原主,但这里是云中,是我大汉疆界,凡是愿意归附我大汉,向我大汉朝贡称臣的部落,都将受我大汉庇佑,尔等这么一声不吭,便将人部落给破了,坏了我的规矩,你说该怎么办?”
“温侯,那邸伽也是鲜卑部落,按照我鲜卑的规矩……”
“我在跟你说我的规矩,你们鲜卑有什么规矩,跟我无关,回去告诉步度根,把人给我送回来,只要邸伽肯揭过此事,那放魁头的事,我可以给你们机会,上奏明王为尔等说情,但若做不到,你便告诉步度根,要么他来这里请罪,要么我提兵去找他让他请罪!”吕布不耐烦的打断道。
“温侯,这便有些……”
“我不喜欢有人与我谈条件,尤其是你们,再不滚,就留下吧。”
“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