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y8r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祕密的森林 愛下-12、狼與狽(下)熱推-uahfp

祕密的森林
小說推薦祕密的森林
“欢迎光临!”
几人这边正说着话,那边正在吧台擦拭桌子的店长忽然习惯性地问候了一声。
众人恰好循声侧头望去,只见一名穿齐了西装六件套、手里还提着个奢侈品级别公文包的男人从店外推门走了进来。
这人用发胶梳出了个一丝不苟的背头,身姿尽管不像林深时那么挺拔,但也算得上昂然,在店内寻视一圈后看见了挥手的林深时,便向他们步伐沉稳地走来,很有精英人士的样子。
当然,这副作派落在李正尧的嘴中就变成了一句:“人模狗样……”
“李代理,这应该不是见到曾经上司的态度吧?”
男人来到桌边准备坐下,奉伽绮挺有眼力劲儿地起身帮他先行拉开了椅子。
他看了奉伽绮一眼,点点头,礼貌地道了声谢,等到坐稳后便转头对林深时说:“看来你连调教人都比我厉害一点。李正尧在我手底下工作也有几年了,现在你看看,还是这副德性。”
惡少,只做不愛 二月榴
李正尧刚要说话,奉伽绮连忙伸手拉住了他。
桌上的气氛略微紧张,但坐在中间的林深时左右看看,便笑了笑开口说:“多大人了,你们俩也不嫌丢人吗?”
山海經
这一笑,立刻让局面有所缓和。
奉伽绮低着声,好不容易劝着李正尧把气咽回去后,也暗自舒了口气,下意识看向了上司。
她是想听林深时也夸奖她两句。
结果这时候林深时正好也向她看来,顺带就招招手说:“你来我身边坐吧,省得夹在这俩家伙中间,让你觉得不自在。”
奉伽绮愣了愣,心里面涌起了些害羞的情绪,身体采取的动作却很诚实,马上就站了起来。
刚刚向她道过谢的男人也很绅士地起身,微微一笑,把路让了出来。
然后,又经过了这么一打岔,在座的人大多微笑地看着奉伽绮小心翼翼地坐到了林深时旁边去,氛围重新回到了之前的状态。
唯独一直比较安静的宋光日看上去挺郁闷地喝了一大口杯中的啤酒。
“我给大家做个介绍,这位是徐白东徐科长。在中国那边,他是比我和正尧要早几年进入公司的前辈。正尧以前和他在同一个营业组工作。现在,也调到了首尔来。我离开综贸之后,营业五组科长接任人选就是他。”
听完林深时简短的介绍后,除了一脸没好气的李正尧之外,在座的几个人均是纷纷恍然地点头,特别是奉伽绮,在得知徐白东是林深时继任者后,心底便有了些天然的好感。
她的想法很单纯,既然大家都在营业五组待过,本部长眼下又把人叫来了这里,那就是自己人了。
奉伽绮向来很喜欢“同伴”这个词汇。
“徐科长,很高兴见面,我是金尚植。”
“营业三组的金科长对吧?我早从部长那里听说过您。见到您很荣幸,前辈。”
在金尚植主动伸出手后,徐白东的表现也相当彬彬有礼,按着西装的下摆,同金尚植鞠躬见礼。
奉伽绮忍不住凑到林深时耳边,小声地问:“我看徐科长好像人也挺不错的样子,为什么正尧欧巴和他关系那么差啊?”
李正尧和徐白东之间关系的微妙,连他们这些外人都能一眼明了。
喝着酒的林深时瞧了瞧奉伽绮离开后就被迫挨坐在一起的两个男人,语气含笑地说:“因为他们是朋友。”
“啊?”奉伽绮侧头看来。
“也不对。”林深时琢磨地想了想,“该说是‘亦敌亦友’吗?反正……你就当他们俩虽然讨厌彼此,但其实感情还不错吧,就是那样的关系。”
奉伽绮较为懵懂地点点头。
她悄悄地端详着入座后就和金尚植聊上的徐白东,那双有着琥珀瞳色的眼睛不由眨了眨。
其实在她来看,徐白东的气质意外地同李正尧有点相近。
因为俩人的个子都很高,但略有不同的是,李正尧的身形高且瘦,在加上平常总戴着副眼镜,无论穿什么样的衣服都有种假正经的感觉,徐白东在这方面给人的印象却近似于林深时。
他不说话时便将嘴唇薄薄地抿成一线,给人以严肃与冷淡之感。
尤其是那双细长的眼睛,皱眉眯起后,仿佛就有道格外挑剔的视线在你身上扫视一般,不像李正尧那样予以人狡狯的感觉,反倒是有一点让人莫名背部发紧的危险感。
清宮答應
不过——在平常说话时,脸上挂上淡笑后,倒也不会令人觉得非常难以接近。奉伽绮眨眨眼,转念想着。
降靈 深湖
“好了。”
異世逍遙侯
喝了两口闷酒后,李正尧就不耐烦地出声说:“别的事等会儿再说。正事不是还没说完吗?”
他眯眼上下瞅着身旁的徐白东,嘴里就不大客气地问:“说吧,你到底怎么回事?”
有了前面的问候过后,徐白东这会儿倒不怎么在乎李正尧的态度了。
他面对众人,微笑着说:“老林走了之后,安部长在社内的处境越来越不好,后来可能是忽然想起我了,所以就打了电话给我,希望我来首尔帮他。”
“‘老林’?!”李正尧的大嗓门刺激得奉伽绮用双手堵住了耳朵。
在场的人都看着他如同被丈夫抛弃的妻子一样,转过头来气势汹汹地瞪着林深时问:“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什么怎么回事?”
詭事錄 醉落雪暗香
“不是,他为什么叫你‘老林’?”李正尧的表情既感到荒唐又觉得难以置信,“你们俩在国内的时候,关系不也是水火不容吗?”
林深时和徐白东对视了一眼,两人哑然而笑。
嫡寵 懶皮鬼
逼婚奪愛:厲少的香妻
“你还记得,我们刚入职那会儿,你被人抢了项目的那件事吗?”林深时想了想就开口说。
“当然记得了,不过你现在提这件事干嘛?”李正尧皱眉问。
“那个时候,那个前辈暗吃回扣的资料,全是老徐帮忙收集的。严格来讲,你需要好好谢谢人家。”林深时说出了一番让他愣住的话来。
“哎,别这么说。”边上的徐白东一本正经地摇摇头,“我其实也没做什么。我和老林当时算是初次合作,大家互惠互利而已。那个家伙本来手下就很不干净,之前也和我在争项目,我只是送了个顺水人情而已。”
“所以……”
由于前面也和林深时做过类似的事情,在座的金尚植看出了苗头,试探性地问:“你们俩,其实是一伙的?”
林深时和徐白东又对视一眼,两个人就在旁边那几双眼睛的注视下会心一笑,在空中碰了碰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