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83f精华小說 我不會武功 愛下-第五百零八章 冥將-4j5lr

我不會武功
小說推薦我不會武功
一感受到毁灭之力的气息,玄火真人当即是脸色剧变,想要退缩,却已经被毁灭之力团团包围,退无可退!
他的元神之躯,顿时惊恐的剧烈颤抖起来。
神 辰
玄火真人亦是颤声道。
“项……项宗主,有话好好说,您……您千万不要冲动。”
项云望向玄火真人,脸上露出一丝狞笑道。
“玄火道友,项某自是不会冲动,不过项某向来讨厌别人信口胡言不说实话,道友知而不言,看来是没有合作的诚意,既如此,也别怪项某心狠手辣了。”
此言一出,那团毁灭之力,骤然一个收缩,几乎便要触碰到玄火真人的身躯!
那股毁灭之力的恐怖气息笼罩而来,玄火真人直惊的尖声大叫,几乎要被吓的晕厥过去。
还好项云及时止住了毁灭之力逼近,看着惊惧欲死的玄火真人,戏谑道。
“道友别怕,我只是帮你回忆一下自己的身份背景,可不是真的要加害于你,道友可记起来了一些事情?”
玄火真人早已经吓得面无人色,更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忙道。
“项宗主,且……且慢动手,老夫记起来,记起来了,幽冥地府之事,我还是清楚一些的,请听我细细说来。”
项云这才缓缓点头,操控着毁灭之力向着四周退出一些距离,看向玄火真人,示意他可以开始讲述了。
網遊之逍遙派大弟子
玄火真人惊惧的望了眼,四面虎视眈眈的毁灭之力,顿了顿,这才讲述道。
“项宗主,你可知在数十万年前,七星大陆之上,曾经有一座极其神秘的势力,几乎统治了整个七星大陆,还曾一度威胁到神明的存在?”
项云点点头道。
“你说的是‘九幽府’吧?”
“项宗主你知道‘九幽府’的存在?”玄火真人一脸惊诧的望向项云,对于对方随口道出“九幽府”三个字,实在大感意外。
项云摆了摆手道。
“我自然是知道一些信息的,你不必管我,只消说你知道的信息,至于其中真伪,我自会判别。”
项云这一席话出口,倒是让玄火真人心中微微一凛。
他原以为项云只是一个初入神殿,什么也不懂的毛头小子,只不过是机缘不小,实力精进的快些罢了,本以为随意糊弄几句,来个半真半假,对方便会相信。
如今看来,对方所知道的辛密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若是自己添油加醋,想要蒙混过关,被对方识破了谎言,以此人的性子,怕是立刻便要灭了自己的元神。
玄火真人暗暗后怕,当即又开始讲述起来,这一次他不敢再有虚言,将九幽府和幽冥地府的历史,俱都讲述了出来。
原来,当年九幽府太过强盛,危及神明的地位,最终被神明出手镇压,并将九幽府当年在七星大陆的秘密驻地,分别封印在了神殿通道之下,摆在自家的眼皮子底下,便可不怕生出变故。
而其中九幽府在天璇大陆的驻地,就被镇压在这九重天内。
玄火真人所讲述的内容和樊墨所言,大同小异,显然是并无虚言。
项云一一听在耳中,暗暗点头。
随后,玄火真人又才说道。
当年的九幽府虽然被神殿镇压,消灭了几乎所有成员,但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九幽府势力之庞大,超乎想象,便是神明出手,也未能斩草除根,其中犹有一部分九幽府门人幸存了下来。
但今此大难,九幽府也是一蹶不振,就此没落了。
余下门人俱都畏惧神明之威,只能销声匿迹,低调隐藏在七星大陆,并从此将‘九幽府’更名为‘幽冥地府’。
历经数十万年的发展,幽冥地府一直秉承着低调隐秘的行事原则,几乎从不在世人面前显现,暗中发展并吸纳成员,玄火真人便是其中的一员。
听到九幽府便是幽冥地府,而且留存至今,从未消亡,项云不免暗自心惊。
要知道,九幽府存在的岁月,比圣宗还要久远的多,即便当年遭受神明镇压,经过这数十万年的发展,所积蓄的力量,恐怕也是远超想象的强大。
同时项云也暗觉奇怪,以逆神盟的情报能力,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幽冥地府的存在,为何邪君当初却没有告诉过自己呢?
项云不动声色的消化了这些信息,眼见玄火真人住口不言了,便又问道。
“幽冥地府的实力如何,你可清楚?”
玄火真人有些犹豫的说道。
“呃……这个,实在不是在下不愿说,只是地府等级森严,行事甚是隐秘,但凡有任务执行,都是由上一级直接派发任务,下属执行而已。
在下虽然也见过自己的上级数面,但地府规定,人人只有代号,真实身份都需要保密,我们皆是带着特质的面具,隐匿了气息,彼此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古中醫在3700年 國色添飯
闻言,项云虽不置可否,心中却是并未怀疑。
他所在的逆神盟行事便是隐秘至极,只有各自小队成员互相知道身份,不同队伍之间,也是半点信息也不互通。
以幽冥地府的低调隐秘的作风,自然不会让成员清楚自己的势力分部和成员信息,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手段。
项云当即又问道。
“你加入幽冥地府多久了,在里面担任什么职务?下辖或同队的成员有多少?”
玄火真人略一犹豫说道。
“诶……地府之中以“冥王”为尊、下设有“左右幽冥二使”、“四大冥帅”、“八冥将”、以及普通的“冥兵”。
重生之大天王
在下于三万年前加入幽冥地府,万年前,因为完成一件任务,立下功劳,被提升为冥将职衔,手下只有三名冥兵。”
听到玄火真人口中的冥王、冥使、冥帅,冥将……之类的等级划分,项云心中好奇的同时,也是暗自惊叹。
以玄火真人的实力,竟然只是刚刚被提升为冥将职位,其上还有冥帅、冥使、冥王,这幽冥地府果然等级森严,底蕴惊人。
不过冥将统辖的只有三名冥兵,看来这幽冥地府的发展路线,倒是和逆神盟相仿,兵贵精而不贵多。
与此同时,项云又拿起先前,从玄火真人那里得来的那枚黑色令牌,询问道。
“这就是你们的身份令牌?”
玄火真人点头应是。
项云细细打量之下,忽然发现,玄火这人的这枚身份令牌,却是与之前从程霸那里得来的令牌,略有不同。
玄火真人这枚令牌的莲花花xin之中,有着一条起伏的红线,从中散发出淡淡的阴冷血腥气息,想必便是冥将身份的标志,而程霸应该只是普通的冥兵。
“对了,此令牌除了身份识别之外,想必应该还可以沟通你的成员和你的上级吧,道友不妨将操控之法也告诉在下,让在下长长见识。”
玄火真人说了一番话后,本指望着项云能够满意,就此打住,放了自己,却没想到对方突然问出此言,不禁是脸色一变。
要知道,这令牌看上去就跟寻常令牌无疑,而且神念、云力、气血之力,皆无法探测其中奥秘,对方怎会知晓此物还有其他功效,而且说得如此精准?
玄火真人哪里知道,项云是因为用惯了逆神盟勋章,顺口一说,想要诈他一诈。
见玄火真人脸色一变,项云顿时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项宗主,这……”
玄火真人顿时露出为难之色,显然不愿意教授操控之法。
项云见状,只冷冷一笑,眼中杀机立刻涌现。
玄火真人一个激灵,暗叫苦也,心知眼前青年笑里藏刀,哪敢再犹豫,当即点头表示同意。
当下,玄火真人心不甘情不愿的,将这令牌的操控秘法传授给了项云,项云掌握操控之法后,果然顺利开启了令牌。
他将神念探入其中,发现此物和逆神盟勋章,倒是颇有几分相似,皆有一片广袤空间,其中,他还发现了玄火真人存放的,大量云晶和各种奇珍异宝。
这些宝物不计其数,便是一座超级势力的宗门宝库,也比之多不了多少,恐怕是玄火真人的所有积蓄了,也难怪这家伙传授此术时,脸色如此难看了。
除了储物功效之外,项云还发现,通过这令牌,自己隐约能够感应到其他两道阴冷的气息存在,此刻正在第三重天内移动。
项云询问玄火真人,玄火真人只得如实相告。
都市夢探
令牌无法主动联系冥帅,只能听候调遣,却可以感应到下属的气息和所在位置,并可以向他们发号施令。
原本他是有三名冥兵属下的,大家都一同进入了九重天,可是在第二重天时,他的一名属下的气息,不知是何缘故,却忽然消失不见了。
玄火真人没有说的是,如果早知道自己会遇到他这个煞星,他一定早早集合自己的下属,众人一起联手,未必斗不过项云。
貴婢 壁蛇生
不过这些话,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罢了。
项云听了这话,却是心中一动,又想起在第二重天被自己斩杀的程霸,心说,难道说,这程霸便是玄火真人手下的冥兵之一?
明末之逐鼎江山 青衫半濕
项云心想这种可能性还真是不小,若非自己斩杀了程霸,恐怕也不会询问樊墨,关于幽冥地府之事,此刻也不可能从玄火真人口中得知这些秘密。
项云思索的同时,玄火真人却是望着四面,仍旧嗡鸣不止的须弥虫。
此刻它们被项云散发出的罡气漩涡,阻挡在外,却是锲而不舍的在虚空中不断盘旋。
玄火真人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光芒,又有些急切的问道。
“项宗主,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现在你应该相信我的诚意,放我离去了吧。”
项云却是摆摆手道。
“不急不急,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道友如实说来,便一切好说。”
“项宗主请讲。”玄火真人只得应道。
项云目光审视着玄火真人道。
“幽冥地府行事如此低调,在大陆上隐藏的更是极深,想必轻易也不会派发任务,但此次道友连同小队所有成员,竟是一起出动。
料想地府的其他冥将,冥帅,冥使乃至冥王,恐怕都进入了九重天内,幽冥地府如此兴师动众,却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而道友你,又是接到了什么任务呢,可否说来听听?”
玄火真人闻言,瞳孔剧烈一缩,不禁面露惶恐之色,竟是立刻摇头道。
就愛耍浪漫 米果花
“不可,不可,决计不可!
此乃我地府机密,万万不能对旁人提起,否则,我等必遭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