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vpwt好看的小說 乞活西晉末笔趣-第六百九十五回 回戈一擊熱推-9lbet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日暮十分,襄国北郊,可劲吃灰的羯胡骑军放弃了对骑二军团的追击,掉头策马缓行,可是,他们骂咧咧的南返不久,北方却又传来了奔蹄隆隆,伴以冲天烟尘,风中更是飘来了若有若无的吆喝谑笑。不消说,之前北向逃离的血旗骑军,竟然去而复返了。
“狗日的血旗军,战又不战,去又不去,这是凭借强弩优势,要做牛皮糖啊!直娘贼,尔等来来回回的,人能折腾,战马就不累吗?”纵是石生有些城府,也不禁破口大骂,可骂归骂,总不好示人以背,己方可没几把远程强弩,因此他还是令道:“速速传令,全军转向,后阵变前阵,列阵迎敌!”
“隆隆隆…”不一刻,烟尘抵近,来的却是血旗骑军方才北逃时一直最前的赵印所部,按说他们的战马脚力最为不济,只是,适才他们却已提前赶到大军后方,换了战马重新赶回轮替。说来骑二军团南下敌后进行骚扰,梅倩怎么着也得利用各军备马与缴获战马,为骑二军团凑齐一人双马不是?
“石梁小儿何在,你家小爷又回来啦,敢否上前一战?若是不敢,那便立马改名,就叫石头吧,此后小爷自会放你一马,啊哈哈!”骑未至声先至,冉梁一马当先,那气死人不偿命的呼喝,顿时传入羯胡骑阵。这一次他叫唤的格外卖力,却因此番他随入赵印所部前来挑衅,已非个人所为,而是奉令行事。
韓娛之小世界 公羽天涯
“不好!速速传令,让石梁不得出击,立即率重骑退后,先行南下返城!”羯胡后阵,听到冉梁咋呼的石生脸色一变,旋即急声吩咐道,毕竟冉梁的挑衅未免显得太过刻意。而此刻的石生,已然有点后悔自家大举出城追击了。
“石瞻小儿,休得呱噪,看老子这就来斩尔首级!”然而,石生的命令一时间显然鞭长莫及,石梁能被石勒用来统领重骑,除了族亲身份,更兼其人本就是个孔武有力的暴利分子,脾气绝不算好,被冉梁这个白眼狼一再挑衅,哪还按捺得住,当即爆吼一声冲将出去,重骑位置本就在羯胡大军最北,故而,他又一次得以一马当先。
接下的情节果然不出石生所料,冉梁迎战石梁仅仅迎了一半就拨马掉头,口中却依旧嘲讽辱骂,石梁则催马猛追,而一千重骑自然不能叫自家主将只身杀入敌阵,只得跟着前冲;继而,赵印所部则再演襄国北城下的一幕,一边施放火弩,一边兜了个圈再度北撤。
“传令全军,跟上重骑!传令石梁,速速回归本阵,率重骑南撤回城!”羯胡后阵,石生的命令是从牙齿缝中挤出来的。这一刻,他恨不得宰了石梁这个擅做主张的家伙,若非为了那一千只听主将石梁命令的重骑,石生真想直接率军撤了,管他石梁去死。
要说都是贫穷惹的祸,须知他们羯胡虽不缺掳掠来的金银,却素来物资匮乏,且不说人马重铠靡费良多,便是引进战马也一直受到王浚刘琨甚至匈奴的限制,凑齐一千重骑用马,乃至组建这一千重骑绝不容易,甚至可说是羯胡的极限,石生可真不舍任由石梁将这一批阵战杀气带入死胡同。
好在,石梁追了一阵,叫冷风一吹,去了热度,也就清醒了过来,遂退回本镇,并放缓重骑让轻骑越过,继而掉头返城,可这么一折腾,羯胡大军却又顶着血旗骑军的曼古歹,流血不断的北行了五六里。而在大军前方,已然多了一片树林!
“天色近黑,逢林莫入!传令大军,放弃追击,立即掉头南返!”石生已觉不对,当即厉声传令,他早就不想追了,哪里还愿去前方树林赌人品。而羯胡军兵们其实更早就不想追了,随着嘟嘟号角,军兵们纷纷圈马,以几乎不亚于血旗骑军的娴熟,扭头就撤…
“卧槽,都是引蛇出洞打埋伏,凭啥大王过往一用一个准,换咱出手就落个功亏一篑?”树林之后,科其塔满脸寒霜,跳脚大骂道,“这帮羯胡的贼厮鸟,胆子就不能再肥些吗?早知如此,咱们此前扰城,就不该听你之言挨到下傍晚了。”
“将军,敌骑就要跑了,赶快第二方案吧,收获虽然小些,想来也不会太差!”边上的军团参军史胡胄连忙提醒,却也没忘抗议,“毕竟筹备仓促,若不挨到天黑,这个林子能藏得住人嘛?咱们待会又能凭借虚兵,吓着别个胡骑吗?”
“快,二号预案,传令多打火把,拉上备马一起杀出去!”科其塔已没空斗嘴,忙一边叫唤一边窜向自己的战马。
随着军号连连与呼喝不断,七千蓄势待发的血旗骑军迅速骑上更换过的备马,拖着换下的战马,杀出树林,与前方掉头而回的赵印所部合流,齐齐追向羯胡骑军。只是,凭借多了一倍的备马以及故意多打出的火把,夜幕下的他们,俨然已显两三万之数。
總裁,偷你一個寶寶! 容瑛
“卧槽,狗日的血旗军果有埋伏,幸亏本将,呃,本大都护慧眼如炬,哼哼哼!”羯胡阵中,携众催马南奔的石生擦了把额头冷汗,不无自得。
然而下一刻,离城尚有十里之处,石生蓦地嘴角抽抽,却因借着最后的暮色,他发现自家为之差点掉入沟里的一千重骑,非但不曾走脱,竟还依旧在慢悠悠的回撤。当然,细看之下,不是骑士不着急,实是马儿不给力。毕竟连骑士带重铠背着狂追近二十里,任凭胡卒们如何可劲踢打,重骑战马也得罢工呀。优缺点同样极端显著的重骑,此时确是尽露其短!
儒世道皇
“传令重骑,自行弃甲,减轻负重,提速回城!”看着毫不犹豫绕过重骑南奔的那些轻骑,石生没做多少犹豫,便象征性的下了一条命令。其实他也知晓,此刻的重骑即便弃甲,战马也跑不动了,这基本就是任由重骑自生自灭。
没办法,后方昏暗中不知多少血旗伏兵,急于回城的己方大军往复折腾,人马疲敝,且接连吃亏,已经介于撤退与溃退之间,这时即便他石生下令其余大军协同重骑边打边撤,怎么打,别人又会听令吗,总不能自己带着直属的五千兵马留下陪死吧。得,本就是他们自个儿冲得太猛,还是留下喂狼吧,或能阻挡一下追敌,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石梁小儿,你家小爷又来啦!有种的就别跑,你丫该不会仗着自己马快,丢下麾下上千重骑,独自逃生了吧,啊哈哈,小爷更看不起你啦!”滚滚蹄声中,再度传来了冉梁的嚣张狂笑,不过,这次石梁再未回骂。
“隆隆隆…”暮色更浓,鞭响更急,羯胡轻骑毫不留恋的抛下落难重骑,滚滚南逃,正所谓顺则如狼,逆则如犬。而后方的血旗骑军仅是留下一曲骑兵招呼不良于行的重骑,主力则紧追不舍,更换了战马的他们,却是越追越近。终于,带着咻咻锐啸,骇人心魄的踏张弩矢再度落在堕后胡骑的头上,令得胡骑大军的撤退也愈加向着溃退转变。
大军过后,一千血旗轻骑则有条不紊的炮制起了羯胡军那些被抛弃的重骑老爷兵。弃甲欲逃的,弓弩招呼;仗甲死扛的,射马小腿,抵近放弩,乃至用套马所将一个个骑兵铁疙瘩拖下战马,一摔就是一个半死。拖垮战马,磨死重骑,作为最早组建重骑兵的队伍,血旗军对付重骑的办法绝对不缺…
“快,吹号,传令城内,高度警戒,打开各门,接应大军入城!”顾不得愤恨懊悔这场憋屈之战,更不敢再想破敌立威,颇有战场经验的石生,此刻只希望能将余下的本钱悉数带回襄国,他咆哮着命令连连,“传令石朗,率部从北门入城;传令石堪,从西门入城,本部骑兵,跟某走南门入城,各部不得互相争抢,违者立斩!”
总算石生率军入城的处置还算得当,各部胡骑虽仍不乏惊乱拥挤,形象更是狼狈不堪,但在沿途丢下一长溜尸体之后,大部队还是及时分流,从各门逃回了襄国城。而自知自家底细的骑二军团也没敢造次的尾随杀入城内,仅是一直兜着胡骑各部的屁股,不亦乐乎的可劲射啊射。双方在最后时刻,也算一种默契的各取所需!
“石勒已死,纛旗被缴,首级在此…羯胡必亡,尔等速降,尚可免死…户田百亩,免征一年,人人有赈,日米五升…华奸耻辱,数典忘祖,反正立功,可免勒柱…”城门关闭,长松了一口气的羯胡上下,再次被迫欣赏起了血旗军的绕城奔骑,以及那不得不听的洪亮口号,而且,许多人听得愈加用心了。
權少的專屬紅娘
或是体会到了城中军民的热切,此次绕城,血旗骑军抛射入城的除了遏制反击的火弩,更多了许多纸条。纸条上写的清楚,斩杀一名多高官职的羯胡将佐,可以赦免多少罪状;带着多少队伍主动投诚,能够得到多少功劳奖励。诸般种种,虽然绝不丰厚,但对比城破家亡,乃至勒石耻辱,那绝对是一条光明大道。
網遊之gm也瘋狂 能能
“快!快!传令全城,立即收缴那些纸条,立即销毁,任何人不得翻看,更不得私藏,否则杀无赦!”刁膺悄然将一张纸条收入袖里,口中则再度发疯也似的吆喝起来。不过,血旗骑军专挑入夜再行投书,想要清理干净可是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