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dvb2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十方乾坤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劍仙飛雪閲讀-evq6e

十方乾坤
小說推薦十方乾坤
萧尘目光一动不动落在那第一的名字上面,“易云风”三个字,显得尤为引人注目,这附近除了些五大三粗的老爷们,而在远处,也不乏一些容颜姣好的女子,她们看着那上面第一的名字,双手捂着赤红的脸颊,仿佛已经忍不住春心荡漾了起来。
对此一幕,萧尘甚是无感,只随意地道:“你刚才把她说得神乎其技,怎么?这第一却不是她?”
“啊?”
宇文卿正自沉浸在他自个儿的幻想中,此时听闻萧尘一语,方才回过神来,苦笑一声:“嗐!萧兄,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剑仙飞雪,她是六十七年前被玄九前辈送到玄都来的,那时的她才十来岁吧,到上一次天下会武,满打满算,她也就十八岁,当时她才十八岁,却已是技压群雄了,你想她有多厉害?直接打到第二去了,可最后那场,她必然对上太初殿的易云风,就算她天赋再高,可毕竟只修炼了十年不到,而那易云风修炼了多少年?这能比吗?”
“所以呐……嗐!”
说到此处,宇文卿又惋惜一叹:“我当时在台下可是亲眼看见的,她勉力把玄霜心法运转至第二重,化作寒霜形态,结果……结果因支撑不住,直接昏迷了过去,这可不得了,我听说她昏迷之后,睡了整整七年才醒来,那次可是把云天阁三位长老都吓坏了,满世界去找玄九前辈,也找不到。”
神混都市
听他口若悬河的说着,萧尘却不禁眉心一锁,整整沉睡了七年才醒来,为何此时听着……竟与未央有些相似?
暮色四合,广场附近的人却越聚越多,那白玉柱上光华笼罩,上面的名字,在夜色下,更加引人注目了。
“哎!萧兄!怎么一会儿不在,你就不见了,这大仙都大着呢,你可别迷路了……”
……
夜里的玄都,华灯万盏,从山上望下去,仿似星河倒悬,灿烂无比,她一身白衣如雪,站在玉栏前,不染尘世之气。
她凝望着那万盏华灯的玄都,仿似双眼,也倒映着星河。
……
接下来的几日,宇文卿带着萧尘在城里四处乱逛,逛了好些天,也没把整个玄都逛完,而这些天,玄都也来了不少人,苦境八方修者,齐聚玄都,好不热闹。
这一日,两人离玄都的中心已经近了,隐隐约约能够看见,那山上一座高耸入云的古堡。
刚刚来到这附近时,萧尘便感受到了,一道若有似无的强大气息,他担心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没将神识往那边探去,而短短一瞬间,那一道气息便没了。
“萧兄萧兄!你看见了吗?那里那里,那里就是云天阁了!”
宇文卿指着那隐于云端的古堡,似乎显得非常兴奋,而这些天,萧尘也听他说了一些关于万丈苦境的修真势力。
太霄宫是万丈苦境一个极其庞大的势力,但并非是某个单独的门派,而是由下边,无数个门派势力组成的,其中有四个门派最为强大,这四个门派便是:云天阁、潇湘楼、太初殿、洛云宫。
这些年太霄宫各派间看似平和,实际上却是明争暗斗不断,私下里不断敛聚自己的势力,都想争个第一。
“嘿嘿,萧兄,我跟你说,这云天阁可是不得了,你看这些天,玄都来了这么多修者,可有谁敢在城中生事的?这么多天了,你都没有看见对吧?”
宇文卿笑嘿嘿道:“我跟你说,这云天阁以前,据说可是出过一位道境强者的,啧啧啧,厉害吧?虽然只是传说,但有个人,却是真真切切的,便是我之前跟你提到的那位剑仙玄九,玄九前辈可是不得了,一身惊世修为无人能及,而且还听说,他本尊早已破碎虚空,去到九重天外,所以一直消失不见,而剑仙飞雪,便是他在六十七年前带回来的……虽说这些都是世人的臆想,但嘿嘿……总之非常厉害就是了。”
听宇文卿此时说着这些,萧尘并不感兴趣,唯一只想,找到师父的踪迹,师父那一身修为,当世少有人及,她若出现在苦境,又怎能不引起注意?可是这么多天了,为何他却一点也打探不到,有关师父的消息……难道她,并没有在苦境吗?
……
再过七天,便是天下会武的初试之日,到时会有数以万计的人参加比试,胜者入下一轮比试,败者可选择继续与败者之间进行比试,以便拿到更加靠前的排名。
比试区域分作八个,以云天阁为中心,分别是东、西、南、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也即是对应“震”、“兑”、“离”、“坎”、“巽”、“艮”、“坤”、“乾”这八个城区,最后四人决赛,则在云天阁进行。
而会武的规则也很简单,想要参试者,只须自行报名,交了灵石即可,然后随机匹配对手,一轮一轮往上,当然,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运气好,说不定能一路匹配到修为低于自己的对手,甚至轮空晋级,而运气差,则可能第一轮就匹配到上届前六十四强的人。
到了比试这一天,八个城区已是万人空巷,几乎所有人都去了会武台观看,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萧兄!萧兄!刚才还在,怎么一眨眼,又不见了……哎哎,让让,让让!萧兄!你在哪?萧兄……”
人群里面,宇文卿一脸着急地寻找着萧尘,而就在这时,只见远处天际一道人影飞了过来,那人白衣若雪,不染纤尘,宛若凌波仙子一样,来到了“震”区,轻飘飘落在了一座石台上。
“剑仙飞雪……剑仙飞雪!”
这一下,立时引得下方人群欢呼不已,那一位出尘绝世的白衣女子,她正是剑仙飞雪,这一刻,人山人海,呼声不断,而宇文卿本是在寻找萧尘,可这时目光落在剑仙飞雪身上,也似呆住了一般,好像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妒夫與嫩妻 宋清清
高台之上,只见她白衣飘飘,无双的容颜,美得无瑕,美得不食人间烟火,只是那清澈的眼神里,藏着的三分彻骨之寒,却又令人不敢靠近。
不死飛車 雲沖
她就像是那绽放在凛冬里的一朵绝世花,生于冰雪之中,寂于冰雪之中,满天的风雪,是她的歌舞。
此时在人群之中,萧尘也远远地看着她,第一眼看见她出来时,他脑海里面,首先想到的是千羽霓裳,但随后又觉得不像,千羽霓裳比她多了一些神秘,而她,比千羽霓裳更多了一股寒冷。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又有呼声响起,这一次来的,是一个身形俊逸的青衣男子,但见他剑眉星目,同样给人一股十分不凡的感觉。
“易云风……是他!他也来了!易云风!”
“易云风!”
“易云风!”
这一刻,下边不知有多少女子忘我地欢呼着,蝉联两届榜首的美男子,人气绝不会在剑仙飞雪之下。
太初殿和云天阁的长老们也在,下边更有不少人议论着,这两人,一个是蝉联两届榜首的天之骄子,一个是近几十年声名鹊起的天之骄女,剑仙玄九的传人,这一次的会武,终于有看头了。
“飞雪师妹,好久不见……”
易云风向不远处的剑仙飞雪看了去,主动打起了招呼,他脸上宛若春风一般的笑容,与剑仙飞雪那凛冬一般的寒冷,截然成对比。
下边人群也议论不止,这一次的榜首之争,恐怕是最为激烈的一次了,明着里是天下会武的榜首之争,可暗地里,又有几人知晓,太初殿和云天阁斗得多么激烈?
终于,第一场比试要开始了,只见那斗法台外面的白玉柱上,慢慢呈现出两个名字:飞雪、殷康。
“这……”
下边不少人均是一诧,剑仙飞雪他们再是熟悉不过了,可这殷康是谁?好像都没怎么听说过,这人未免也太倒霉了吧,第一场就碰上飞雪了。
“第一场,飞雪对殷康!请两位在一刻钟内上场,否则视作失败。”
这时,震区主持会武的长老也登台了,易云风向剑仙飞雪看去,笑道:“想不到这第一场比试,便是飞雪师妹的主场。”
然而剑仙飞雪话语不多,双足一点,便往那斗法台上飞了去,至于这名叫殷康的参试者,却迟迟未有上台。
“殷师兄,你这也太倒霉了吧?这第一场,怎就碰上她了,要不还是认输算了,咱还能接着参加后面的淘汰赛,要不然受伤的话,可划不来……”
“认输?凭啥认输?俺们今个儿来了,还非得上台看看不可,倒要看看,她有没有传的那么神乎其技……”
只见一个身形壮硕的男子飞到了台上去,那男子体型异常高大,皮肤黝黑,手持两把大斧头,一看力气就十分大,和剑仙飞雪那宛若冰雪的柔美形态,成了鲜明对比。
“嘿!俺们是个粗人,说不来那些客套话,剑仙飞雪,俺知道你的厉害,可你也不用手下留情,咱先承让了,哇呀呀呀!”
他一边说着,一边持双斧头朝剑仙飞雪挥舞了去,看得下边不少人都哑然失笑,这还真有不怕死的。
你就是我的世界
这人看似粗鲁,但实则却是皮糙肉厚,力大无穷,一般的青年小子,恐怕在他手里三招都过不去,却见剑仙飞雪依旧身姿嫣然,待其近时,手臂微微一抬,一股彻骨寒气,一下便将那殷康冻成了冰,接着又见她做了个轻轻弹指的动作,那殷康便似冰雕一样,飞了出去。
“噢!”
人群里一下欢呼了起来,但这并未出乎众人意料,很显然的事,这人便是再修炼个百八十年,也不可能是剑仙飞雪的对手,毫无意义的坚持。那白玉柱上,殷康的名字消失了,主持会武的长老苦笑道:“这一场,飞雪胜。”
只见她双足一点,轻轻飞离了斗法台,身后扬起点点雪花,众人皆似看得呆了一般,连离场的姿势,都这么好看。
假面王妃 阿彩
中鋒之道
片刻之后,那白玉柱上,又出现了两个新的名字:冯玉轩、萧一尘。
这两个名字,冯玉轩还有人记得,可这萧一尘,似乎不怎么出名,是以台下,逐渐安静了下来,主持会武的长老高声道:“下一场,冯玉轩对萧一尘,请两位……”
“嗯?”
萧尘还以为是听错了,但向那白玉柱上看去,只见那上面,确实是自己的名字,怎么回事……莫非竟有人与自己同名同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