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1wm熱門都市异能 《大唐騰飛之路》-1237 元日-jmy0d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大怒而去的李世民乍转入后殿,那一张铁青的脸便立刻松弛了下来,从怒发冲冠,改换成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甚至还哼唱起了诗句。
“二郎,什么事这么高兴?”长孙抱着一个襁褓,从后殿屏风中盈盈走出,看到李世民这幅样子,不禁微笑着问道。
“哦?观音婢来了?来,让我看看雉奴!”
李世民待见是长孙,哈哈一笑,紧走几步,伸手逗弄了几下襁褓中的李治,却偏偏不说自己为何而高兴。
长孙是一个极为聪慧,又十分懂得分寸的女人!
所以她虽心中好奇,见丈夫不说,也忍住不问,而是改变话题说道:“对了,今日元日大典,二郎不在前面主持,怎么有空回到后面了?”
李世民这时正伸着指头,引着襁褓中的孩子眼睛转来转去,听长孙这么说,不禁耸耸肩道:“大典现在都散去了,我还在前面做什么?”
“嗯?怎么这么快就散了?陛下不赐宴百官了?”长孙闻声惊讶的道。
李世民呵呵一笑,不过在这笑容中,却仿佛带着一丝冷冽:
爾等尊天下
衣配良緣 月盈
心理醫生日記
“呵呵,我觉得今年的大典少了些人,没他们在,也就没甚意思!不如今年就此散去,等到来年,人多点,再办一场热闹的!”
李世民这话的意思,其实是在说:今年周围小国使者来的太少!
像是高丽,百济等稍有一点实力的使者都没来派人来。
而且,就算是像吐蕃,高昌等国派来的使者,也都跟突厥人一样,居心否侧,准备看自己的热闹。
既然这样,他还不如拿这次大典来做一场大戏,演给那些人看看,满足一下他们猖狂的心!
至于以后,总会有连本带利还回来的一天!到那时,他元日大典看着异族人在面前阿谀奉承,翩翩起舞,岂不更好?
李世民不是一个大度的人,从来都不是!
那些对他人的包容,理解,就像是一个演员在卖力的表演。
或者更准确的说,他就是一个隐匿在暗处,懂隐忍,会衡量的猎人!
在一个强大的猎物前,他可以默不作声,也可以后退几步,冷眼看着猎物在他面前撒欢蹦跶几下。
直到时机成熟,才会松开手中攥紧的弓弦,将那个猎物一击毙命,最后拖着猎物回去慢慢享用。
而现在,突厥,就是他的猎物,他要让突厥臣服,让四夷震惊,让整个天下,都在大唐的威名下瑟瑟发抖!
不过这些东西,只是李世民如今的设想!在没有完成之前,他不愿意说与他人知道。
长孙很了解她的丈夫,如果让她看到今日元日大典的情形,她或许能猜到一些。
但是因为雉奴的拖累,她并没有参加大典,也并不清楚大典上发生的事情,只听到丈夫说起今年缺人,她也便理所应当的想差了。
轻轻摇晃一下怀里的婴儿,长孙轻轻皱眉说道:“二郎可还是在想萧寒?他现在不是没什么事了么?程知节前些日子回来,也说在扬州看到他活蹦乱跳的!想来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回转长安。”
“萧寒?”李世民抬头看了长孙一眼,知道她想差了,不过他也不纠正,而是顺着说道:“呵呵,他啊,我不担心他,这家伙一天到晚就喜欢到处跑,最不喜欢待在长安!
记得我年前曾给他写信,让他回长安过年,顺便把蓝田公主带回来给我们看看,结果这家伙却以屁股中箭,没法骑马坐车的理由赖在扬州不走。
也罢,他既然喜欢那里,就让他再多逗留一阵,正好把长安筹措粮食的事情,一起交给他了!”
“筹措粮食?”长孙听到这四个字,心中登时就是一惊,失声道:“长安并不缺粮,为什么要从扬州筹措粮食?难道,天下刚刚太平了几年,又要开始打仗了?”
“是啊,太平的久了,也该到时间清算了!”李世民轻轻的点头,声音低沉。
过完这个年,就到了当初萧寒与他定下的复仇时间了!
三年之约!
当初渭水河畔,白马之盟,是他李世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屈辱!
突厥贼子,杀我百姓,占我土地,抢我财宝!还要我恭敬的出城与之签订盟约,并送上大量财物,才肯退兵!
这个屈辱,只有用突厥人的鲜血和人头才能洗脱,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想到这里,李世民的身子慢慢绷直,仿佛一柄出鞘的绝世神兵,剑锋所指,正是突厥人所在的西北方!
“颉利,我准备好了!这次,连天都在帮我!你焉能不败?!”
十五個詛咒 陳小唄
碧血噬情 魔煙
“哇哇哇……”
或许感受到了父亲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杀机,襁褓中的李治突然毫无征兆的哭了起来,长孙一惊,忙低头哄起了这个小儿子。
足球+卡配羅上帝之子攻略手冊
首席總裁的掌上情人
————
扬州,萧府。
萧家的大公主殿下此时也在哇哇大哭,不过与李治不同,她是因为今天的早餐又没有吃饱,气愤饥饿之下,才哭起来的……
“哦哦,宝宝不哭,一会给你做鸡蛋羹吃,哦~”
薛盼白了身边的萧寒一眼,抱紧了孩子,吩咐房间外的小艾,赶紧让厨下给宝宝准备一碗鸡蛋羹,免得把小家伙饿坏。
“咳咳,孩子都快要长牙了,不能光喝奶,是该吃点其他的补充补充营养……”
萧寒挠了挠头,悻悻然的辩解,不过这声音是越说越小,到了最后,更是在薛盼连羞带怒的眼神下,披上衣服,落荒而逃。
今天是大年初一,也就是元日。
以前,他在长安住的时候,天不亮,就得跟狗撵的一样,跑去皇宫参加那劳什子元日大典!
今年,他自己在扬州,终于可以清闲清闲!
要不是女儿大人起早,非要睡他个天昏地暗,借以弥补弥补前两年早起的亏损。
“哎,大梦谁先醒,平生我自知!”
劍和友人錄
“噼里啪啦……”
走出后院,萧寒刚刚伸了一个懒腰,一阵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就差点吓得他闪了腰。
“谁!哪个王八蛋做的鞭炮!想吓死老子!”
扶着老腰,萧寒怒气冲冲的朝发出声音的侧院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