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gww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逢春-第216章 答案讀書-4lqrn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薛繁山紧张挠了挠头,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他惹橙橙生气了吧?
“薛繁山。”
看着板着脸的少女,薛繁山脱口而出:“我就是想你了。”
冯橙愣了一下,面色微寒:“先前不是说得很清楚了,以后你我互不相干,你忘了吗?”
“我没忘。”薛繁山忙摆手,“我记着呢,我就是——”
少年顿了一下,看着面罩寒霜的少女红了眼圈:“我就是太想你了。”
大滴的泪从明亮的眼睛中滚落,哪怕没有碰触到,也知道那泪一定是滚烫的。
冯橙板着脸,心却仿佛被蜂子轻轻蛰了一下。
她与薛繁山从小一起长大,十几年的情谊不是说抹去就能抹去的,她当然不愿看到他这个样子。
“橙橙,咱们和好吧。”薛繁山伸出手,小心翼翼抓住她衣袖,眼中满是渴望。
冯橙狠下心来,淡淡道:“这不是和不和好的问题。我们退亲了,就算和好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玩了。很快你就会娶妻,我们再私下见面不合适。”
“我不会娶妻的!”薛繁山涨红了脸,眼中的渴望转为绝望,“你明明知道我只想娶你。”
“那你家要退亲时,你在干什么?”看着浑身发抖的少年,冯橙终于问了出来。
她不怨薛府的迫不及待,在她“私奔”的流言传开后立刻退亲。可要说对薛繁山没有一丝怨气,那是假的。
正是因为交好了十几年,才没办法一点不气。
他说着只想娶她,可当家人要退亲时,还不是连一天都没坚持过。
薛繁山用力攥了攥拳:“当时母亲说你宁可与陆二公子私奔也不愿嫁给我,我一生气就没坚持。后来你一个人回来了,我才知道你和陆二公子没有关系。”
冷少爺獨寵迷糊妻
他看着冯橙,脸色白得吓人:“橙橙,我错了。”
因为太在意,痛苦、愤怒压倒了理智。
他甚至想,橙橙不要他,那他也娶别人好了。
冯橙得到了答案,轻叹口气。
她成为了来福回不来的日子,在薛繁山心中就是抛弃未婚夫与陆墨私奔的恶女,想必他骑着高头大马迎娶新娘的那一刻,还在生她的气。
“其实你没有错,我也没有错。”冯橙眼神清亮,神色坚决,“但事情变成这样,已经回不去了,所以你以后不要跟着我了。”
“为什么回不去?如果我说服家里呢?”薛繁山看着这样的小青梅心中很慌。
“即便你说服家里,也回不去了,因为我不是以前的我了。”冯橙语气认真,“薛繁山,不要让我讨厌你。”
这话如一只重锤,狠狠砸在少年心头,让他没有了坚持的勇气。
看着转身飞奔的少年,冯橙抿了抿唇,低头踏上马车。
“冯橙。”身后传来一声喊。
冯橙回过身来。
陆玄指指清心茶馆门前迎风招展的旗子:“上去喝杯茶?”
冯橙摇头:“我要去长樱街买东西。”
陆玄绷紧唇角。
刚刚和姓薛的小子说了那么多有时间,和他喝杯茶就没时间了?
“时间还早。”他忍着不快道。
“可我现在不想喝茶。”
人非草木,拒绝薛繁山时的坚决并不代表她一点不难过。
“冯橙。”
“干什么?”
“算了,你去买东西吧。”陆玄说完也不等冯橙回话,转身大步走向茶馆。
無盡夢境 風的印跡
翻窗作案:老公,放肆愛!
等他上了二楼走进雅室,窗外早已空荡荡。
两只茶杯静静摆在桌上,如冯橙还在对面坐着时一样。
陆玄端起摆在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茶水早就冷透了。
他又倒了一杯冷茶喝下,扬声喊:“来宝。”
伙计飞快窜了进来:“公子有什么吩咐?”
他躲在大堂门口偷偷瞧着,公子好像与冯大姑娘闹别扭了。
“上一壶热茶。”
“是。”来宝很快换了一壶新沏的茶过来,并给陆玄倒上。
陆玄端起茶杯啜了一口,见伙计还不退下,微微拧眉。
来宝装作看不到,小心翼翼打探:“公子,您和冯大姑娘吵架了?”
陆玄睨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出去。”
公子发了话,只能退下了。
“小的这就退下。不过公子,现在还不是您与冯大姑娘吵架的时候啊。”来宝拼死提醒一句。
玉帶絲
眼见来宝退到门口,陆玄忍不住问:“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来宝忙奔回来:“公子问哪句?”
“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
来宝笑笑:“公子您想啊,您现在与冯大姑娘什么关系都没有,要是闹僵了,以后她不理您了怎么办?”
陆玄皱眉,下意识想反驳。
谁说他们没有关系,从长公主那里论,他可是她师兄。
國畫[官場] 王躍文
“就像刚刚找冯大姑娘的那位公子,冯大姑娘不就不理他了吗。”
陆玄怔了怔,神色有些异样:“你看出冯大姑娘不理他了?”
怎么他看到的是恋恋不舍呢?
来宝乐了:“公子您没看到呀,那位公子边跑边哭,像个没吃到糖葫芦的孩子。”
陰女還魂
“是么。”陆玄嘴角微微扬起,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来宝深深看陆玄一眼。
公子这是当局者迷吧,把茶水当醋喝。
有吃醋的工夫,怎么不知道向人家姑娘表明心意呢。
“你那是什么眼神?”陆玄挑眉问。
“公子——”来宝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您是不是心悦冯大姑娘?”
“胡说!”陆玄脱口反驳。
明明是冯橙喜欢他。
来宝被噎得张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要是换了别人这么死鸭子嘴硬,他早就嘲笑上了,可这是自家公子,还能说什么呢。
“既然公子不喜欢冯大姑娘,就无所谓冯大姑娘以后理不理您了,反正等以后冯大姑娘嫁了人,肯定不能理您了。”
见陆玄面露不解,来宝无奈道:“公子,您不会以为冯大姑娘嫁了人,还能来茶馆与您喝茶吧?”
陆玄突然沉默了。
他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可来宝说的似乎有道理。
要是想以后冯橙一直能来茶馆与他喝茶呢?
少年认真思索这个问题,发现只有一个答案:冯橙嫁给他,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