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n8ch人氣都市小说 獵天爭鋒笔趣-第639章突破!一階符印分享-rerz5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三大派突然将两千余二三阶的低阶武者送上三合岛,让整个两界交易会变得异常热闹,然而在这副热闹的景象掩盖之下,各方势力的高阶武者之间的氛围也渐渐变得古怪起来。
通幽学院所属的精舍小院之中,除去楚嘉继续留守那座铺面,剩下的人统统外出,开始暗中在各方势力的铺面当中大量收购一些常用于进阶药剂制作的二三阶灵物,特别是那些多与具有幽州特色的武道传承体系相关的物品,更是商夏等五人交易的重点。
此番通幽城一行六人来到三合岛,虽说都将一部分源晶集中在了商夏的身上,可实际上各自身后所代表的学院、家族又怎么可能单纯只是让他们来见识一番,身上自然还携带有其他各类可能用于交易的东西。
宣傳部長升遷之路:官運 漢唐明月
商夏倒也曾提议将身上的源晶再返还给众人,让他们先用来收购各类急需物资再说,然而却很快便被所有人拒绝。
通幽一行人一开始的行动还算顺利,各个外出之人在不过于计较得失的情况下,很快便交易回来一批通幽学院所急需、惯用的低阶物资。
中華武神 馮朔
然而其他各方宗派势力很快也有人意识到了这一点,即便是没有想到的,也很快敏锐的从越来越多的四阶武者开始收购低阶物资的行为当中猜了出来。
于是各方势力一边收紧了各种低阶灵材的出售,同时也开始各自派出人手去其他人的手中收购各类低阶灵材,以至于三合岛上的各类低阶灵物在短时间内的价格飞涨。
“还好我们下手快,总算是在此之前交易来一批在幽州常用却少见的低阶灵物,这一回学院中的那些低阶生员可算是有福了。我粗略估算一下,理想情况下,这批灵物至少也能让学院额外多出五十份儿二阶进阶药剂,三阶的进阶药剂差不多也能有二十份儿。”
这批低阶却急需的灵物收购来之后,作为通幽学院上舍教谕的柳青蓝才是最为高兴的一个。
尽管这只是一个估算的数字,并不够准确,而且这一批灵物被全部用来制成进阶药剂之后,还需按一定的比例分给四大家族一些,但这对于学院以及整个幽州整体实力却是实实在在的提升。
“在进行低阶灵物的收购已经不合算了,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就在这三合岛上等交易会结束吗?”
已经在店铺当中呆的有些不耐烦的楚嘉,在见到众人返回之后,便在第一时间让云亦晨换了她出来。
柳青蓝笑道:“怎么可能?三大派费尽心经搞出这般大的场面,又怎么可能只用来交易会一些低阶物品?这么长时间你难道没有发现吗,四阶以上的各类物品直到现在都鲜少出现,大家都在等,等三大派究竟打算怎么做。”
姬毓也点头认同道:“越是高阶的物品越是稀缺,无论是制作药剂、制符、炼器还是其他,单凭一个人,哪怕是一方势力,想要凑齐所用之物也极难,这个时候互通有无才是最为快捷的办法。各方势力都懂得这个道理,因此,此番三大派牵头举办两界交易会,也会得到如此多两界势力的响应。”
刘知道也笑道:“也就是说,现在在三合岛的每一位四阶武者,恐怕每个人的身上都是身家满满,等待着最终交易的进行。”
楚嘉偏着脑袋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三大派准备怎么做?”
商夏开口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三合岛中央的那一片凹陷的地面,看上去就像是被夯实的地基。”
柳青蓝点了点头,道:“你觉得那里会是什么,一座更大的用于高阶灵物交易的会场?”
商夏摇了摇头,道:“这恐怕只有三大派自己知道了,而且看三合岛上眼下这般形势,想来三大派也不会让人等太久。”
结束了对低阶灵物的收购之后,通幽众人便再次恢复到了闲散的状态。
云亦晨仍旧帮着楚嘉经营者铺面,虽然不再往出交易什么灵材、灵物之类的东西,但有着楚嘉以往制作的几套低阶阵旗、阵盘等布阵器具,还有从商夏收罗来的一些往日里用来练笔的低阶武符等用来吸引顾客,生意居然还算不错。
云亦晨也曾道:“若是在这三合岛上长久经营一处铺面,用来长期收购一些幽州所需物品,并售卖一些幽州的特产灵物,倒也不失为一门细水长流的生意。”
除去这二人之外,柳青蓝、姬毓和刘知道仍旧在岛内各处游逛,一来继续增长见识,二来也能结交一些同道武者。
唯独商夏在这段时间却是在精舍小院当中沉静了下来,甚至直接在他的房间当中开始了短暂的闭关——他一直以来对于“符印”的某种想法,如今已经越来越接近实现了。
在商夏居住的房间之内,商夏正仔细的查看着一枚用插刀石的碎片雕琢而成的一方印章。
異世星祖 劉義傑
而在这枚印章的周围桌面之上,则铺着一层薄薄的石粒、石粉,而在更远的桌边上还有两块在雕琢过程当中弄坏了的废章。
随着商夏用手中一枚小巧的刻刀刻下最后一笔,手中这方表面未经任何雕琢修饰,看上去略显原生态的“符印”,在商夏的预想当中便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便是要印证他最初的猜想能够成真的时刻了。
在此之前,商夏为了这个想法曾断断续续进行了两三年的验证,闲暇之余刻废掉的插刀石碎片足有数十块。
多亏了商夏当初得到的那块插刀石体积足够大,而且废掉的印章在经过打磨之后,还能继续用来练手,这才没有早晨太大的浪费。
尽管如此,商夏还是感到异常心疼,插刀石本身的品质可是很是不俗,更为关键的是还极其难得。
商夏在将印章表面微小的石屑吹拂掉之后,上面清晰的符印纹路终于浮现出来,却仅仅只是一枚普通的一阶“风箭符”。
老公大人請息怒 爺爺爺爺
多夫多福
“就看这一次能不能成了!”
商夏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从手边上拿来一盒事先以一阶符墨为根底,经过精心调配而成的印泥。
商夏将印章在印泥当中狠狠蘸了几下,拿出一张一阶符纸铺在桌面上,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位大符师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一丝忐忑之色,而后才将手中的印章重重的盖在了符纸之上,甚至生怕这枚印章没能盖好,他还用另外一只手盖在手背上又狠狠按了几下。
在这个过程当中,商夏还要始终保持体内的元气均匀的注入到这枚古拙的印章当中,用以保证章印的符纹最终能够在符纸上生效。
这一次,手中的印章没有入以前那般或者炸裂,或者龟裂……
商夏在将印章按下之后,神情间略显犹豫,但最终还是缓缓的将印章抬起,一枚一寸见方的青红色章印出现在符纸之上。
然而更让商夏感到激动的是,这枚青红色的章印在符纸表面上流转着均匀的元气气息,并未如以前那般当即元气失控而崩溃,直接将符纸撕成粉碎。
这张一阶“风箭符”至少表面看上去保持着完整。
尽管以商夏大符师的眼光来看,这张“印符”肯定是成功了,但他还是觉得应该经过亲手验证。
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的缘故,商夏直接激发这张“风箭符”随手甩了出去。
一枚青色的风箭随即在符纸化作漫天纸屑当中出现,直接射中了被商夏设下禁制的门窗,虽然没有将之洞穿,却发出了重重的“咚”的一声闷响。
尽管这个结果他早就已经预料,可当商夏亲眼见证这枚“印符”成功激发之后,还是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心情,以至于他狠狠的握了一下拳,一时间掌心煞元略微有些失控,竟然发出清脆的音爆。
“喂,你在里面做什么,出什么事情了吗?”
楚嘉的生意突然从屋外响起。
“哦,没什么,只是试验了一种制符的手法!”
商夏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尽量以平和的声音说道。
“你在里面呆了这么长时间,难道不出来透透气吗?”
楚嘉似乎朝着商夏的屋舍又走近了几步。
“不用了,这种制符的手法还需要继续改进,有劳老师挂怀了。”
商夏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了许多。
“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搞什么……”
屋外的楚嘉嘀嘀咕咕的走远了。
商夏这个时候将新制成的那枚一阶“风箭符”的符印翻起,仔细查看着上面雕琢的符纹纹路,眉头微微皱起。
刚刚他说需要改进,其实倒也不是在敷衍楚嘉。
在经过了刚刚成功验证了他对于“符印”猜想的激动之后,商夏同时也发现了几个可能需要改进的问题。
首先一个,便是刚刚的那道“风箭符”的威力,似乎要比正常以符笔绘制的一阶“风箭符”的威力要弱一些!
其次,商夏刚刚在盖下“风箭符”印章的时候,尽管时间很短,但所消耗的元气总量似乎比他正常动手绘制“风箭符”的时候还要多!
第三,盖下掌印之后,这枚印章表面雕琢的纹路居然出现了肉眼可见的磨损。
也就是说,随着盖下的“风箭符”的印符越多,印章的磨损便越大,直至印章表面的符纹纹路最终消失,那么这枚符印印章自然也就彻底报废!
家和月圓 浣水月
休掉皇上妃出宮 李玉
——————————
编辑说这周有一个重要推荐,要睡秋爆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