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6jz優秀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討論-第七十二章 賭氣堵路-bybc7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原来,水中乐园设计的主道,是要经过我们工地的一条小道,这条小路其实对我们来讲,没太多作用的,是我们准备拉后期的建筑垃圾的后门。
只是耀阳看见了后,马上命人在哪儿挖了一条深沟,没人知道干什么用,这条深沟其实也不深,也不宽,可大货车要想从这里走,是不可能的,因为刚刚好一个轮子会陷下去出不来。
我问耀阳道:“他们没来找你吗?”
耀阳不屑地说道:“鬼知道谁是负责人啊?就算找到我,又能怎么样?这是咱们家的路,我看过规划图了,没占用他们家一毫米的路,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找都没用!我算是客气了,只是挖了一条小沟,把我惹急了,我直接挖空它,或者建个门楼,叫他们永远都过不来!”
我们话还没说完,一个戴着白安全帽的男人,后来跟着几个红,黄帽子的人,走进了我们的工棚。
我坐在一边,一个昏暗的角落里,看着这群人,带头的那个男人,还算客气地问了一句:“麻烦,问下这里哪位是主管?”
耀阳也不说话,和袁志远说道:“志远啊,咱们也应该把咱们的周边,围起来了,怎么什么人都往里面进啊?”
錯嫁相公極寵妃(2)
袁志远点头道:“是啊,明天我就找人过来,全部围起来!”
那个白安全帽的男人,向耀阳问道:“请问,这位领导,您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吗?”
耀阳撇着嘴说道:“不是,我说话不负责任的!”
白安全帽愣了一下,又转向袁志远问道:“那您是负责人吗?”
袁志远摇了摇头道:“不是,我说话也不负责的!”
我估计那白安全帽在心里都开始骂娘了,一群傻X!
他很无奈地站在原地,看了一圈,才看到角落里的我,抱着最后一丝机会,向我走过来问道:“请问?”
我很爽快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是!你有什么事吗?”
白安全帽陪着笑脸道:“我是旁边水中乐园项目施工方的项目经理,想和你们商量下,能不能把你们后门的沟填上啊?我们根本无法过车。”
重生之水族物語
我哦了一声道:“是吗?这个我说了不算啊,你问我们项目经理吧!”说完,指了指耀阳。
再好的脾气,这会儿也忍不住了,白帽子大声地说道:“你们什么意思啊?耍我呢,是吧?”
我很温柔地说道:“真不是,这个项目我是负责人,不过,你说的事,我就管不了了!问他,他是项目经理!”
耀阳哼了一声道:“我在我家门前挖沟,碍着你们什么事了?”
白帽子愤怒地说道:“我们过不了车啊!你们要是觉得麻烦,那我们帮你们填上总可以了吧?”
耀阳用低沉地嗓音说道:“你说填上就填上啊?我们挖了沟,还没用呢,为什么要你们帮我填上啊?”
白帽子有些急了说道:“你讲点道理行吗?你们挖了沟,就放在那里,也不知道干什么用的?我们的车一辆也进不来,我们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你可以和我们说,用不着这样对我们吧?”
袁志远很平静地说道:“这个真没有!我们这条沟是排水渠,是有用的!”
刀詠
跟着一起进来的几个人怒斥道:“什么排水沟?你们是向下挖土,有水也排进下面去了,怎么会排出来呢?你们到底什么意思?”
听声音,这是要吵架了。
耀阳怒喝一声道:“滚!都TMD的给老子滚出去!跑我这儿哭什么丧!”
几个人实在是忍不住了,撸胳膊,挽袖子,准备动手了。
白帽子还是比较冷静,一个劲儿地往外推他们,劝道:“别动手,别动手!”
耀阳站了起来,指着几个人冷笑道:“跑我这儿撒野来了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信不信一会儿,我叫铲车把你们给铲出去啊?”
几个人骂骂咧咧地走了。
我和耀阳说道:“没必要为难这些打工的!”
耀阳切了一声道:“我管他们是谁呢?只要和贺家有关系的,老子全部收拾!”
我哎了一声道:“知道,知道!不过,别耽误正事啊!这些小打小闹的适可而止就是了,等咱们古镇起来了,那时才是他们哭的时候!”
耀阳恢复了平静道:“也是,到时饿死他们!”
可没过几天,东莞那边又闹起来了,这次是两个项目的拉土车,堵在一起了。
那边拿耀阳挖的土沟没办法,只好到了晚上,偷偷给填上,拉土出去,白天再给挖好,耀阳也没计较,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没看见。耀阳就是想折腾他们一下就算了,就是填好不动了,耀阳也不会再说什么的。
谁知道,一天我们早上的挖土车和他们工地的挖土车,正好堵在了一起。
两个司机脾气也是火爆,谁也不肯让谁,这前车一堵,后面的都跟着堵了起来。
耀阳给他们挖土方的下了死命令,月底之前必须全部挖完,工期很紧,这一堵就是一上午,后来他们项目的挖土车索性熄火走人。
挖土方的负责人就找到了他们项目部,得到的回答,和我们当初为难他们的,如出一辙。找不到负责人,没人管!
耀阳得知了消息,脾气就上来了,愣是找挖机过来,直接要推翻那些堵路的挖土车。
那边的司机就站在他们的车前拦着,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
我赶过去的时候,耀阳正坐在一部挖土机上,准备推过去。袁志远死死地抱着耀阳,苦口婆心地劝导着。
我大声地对着耀阳喊道:“你给我下来,作死呢!伤到人,怎么样?”
梟少寵妻:老公,放肆撩
耀阳看了看我,阴郁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对着袁志远说道:“松开,我下去!”
袁志远犹豫了下,轻轻地放开耀阳,但还是警惕地盯着耀阳。
耀阳一下子跳了下来,和我嬉皮笑脸道:“我就是吓唬吓唬他们,我还能真的推过去啊!”
我哎了一声道:“这事用得着这样做吗?咱们的车都退出来!”
耀阳啊了一声,不满地看着我。
连袁志远都愤怒地说道:“凭什么咱们让啊?让他们挖土就不错了!现在还蹬鼻子上脸!”
我白了袁志远一眼道:“他冲动,你也跟着起什么哄啊?你不会想想办法啊!咱们又不止这一个门,怎么还拉不出去土了?这条路封上就是了!给他们脸,他们不要,还敢堵咱们的路!”
袁志远问道:“怎么封啊?”
我哎了一声道:“用点脑子吧!这路是咱们铺的,当初没路的时候是什么样,现在就恢复成什么样就是了!我不信,他们还敢在咱们的地方,自己建条路出来啊!?”
耀阳嘿嘿地笑道:“还是你坏水多!干活,干活!”
一天时间,这条土路,就被我们给铲平了,然后堆上了一堆大石头,直接就把这条路给封死了。
做完后,耀阳搂着我肩膀,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笑道:“飞机都让他开不过去,和我斗!”
我沉着脸说道:“别再闹了!这条路的钱,咱们是白花了,就为争一口气,不值得啊,记住咱们是商人,赚钱最主要啊!”
耀阳点着头道:“知道!人为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啊!这事,我都让步了,是他们以为咱们好欺负!”
我无奈地说道:“那也是咱们先惹得他们!算了,让他们长点教训也好!”
这事当然没完,双方坐下来谈了几次,刚开始耀阳根本就不理会他们,可后来他们直接找到了区管委会,给耀阳施加压力。
耀阳是吃软不吃硬的人,更何况是对上他们,他耀阳服过谁啊?
然后,这电话就找到我这儿了,我还不知道是谁,上来就是问我道:“你是项目负责人啊?”
我愣了一下,有点生气地回答道:“你谁啊?”
电话那头很冲地说道:“东莞沙湾区管委会主任孙晓东!”
我哦了一声,知道是什么事了,客气地说道:“孙主任啊?什么事啊?”
孙晓东可是没客气,直接地说道:“水中乐园旁边那个古镇项目,你是负责人吧?”
我嗯了一声道:“算是吧,那边有负责人的,那边的项目我不管的,有事你找他就是了,要他电话我给你就是了!”
孙晓东哼了一声道:“找他要是有用,我就不用找你了!我问你,你们到底什么意思?不知道水上乐园是我们区的,乃至整个东莞,整个广东神的重点项目吗?你们这样阻碍人家施工,耽误他们的工期,这个责任你们付得起吗?”
这把我的火给点了起来,不屑地说道:“你是忘了,我们的项目也在你们区里吧?我们的项目投资,你是不是不太清楚啊?”
孙晓东对着电话怒吼道:“我管你什么投资呢?我现在告诉你,赶快把路给我铺好,不然我就让你们滚出我们沙湾区!”
我啊了一声,讥笑道:“好大的官威啊!吓死我了!我还告诉你,那条路是我们的,我们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我可以感觉到,电话那头的孙晓东是那么的愤怒,狂吼道:“好!好!好!你给我等着!”说完,挂了电话。
很快,我就接到耀阳的电话,工地停电,外网的电被断了,紧接着水也给停了,问原因说是,城市道路改造,短时间内很难恢复。
我心想,我们万众这几年,在全国各地建多少个生产基地,遇到这种问题还少吗?我问耀阳道:“能解决不?”
耀阳嬉笑着说道:“在我这儿,就不是问题!”
我想看看,耀阳到底是怎么解决的,就亲自去了工地。
到了晚上,旁边的水上乐园是灯火通明,我们这边就是漆黑一片。在工地施工的工人,本来大部分是住在工地上的,可这一停水停电,全部人就都跑到城里去找地方住了。工地显得空荡荡的。
我问耀阳道:“这样耽误工期不?”
耀阳想了想说道:“到也不太耽误,现在还都是在土方开挖阶段,用水用电的地方少,主要是住在工地的工人不方面,加大了施工成本而已!不过,我耀阳从来都不是吃亏的主儿,这钱我得要回来!”
我好奇地问道:“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事啊?”
耀阳想了想说道:“本来想硬来的,可咱是用脑子的人,不能来硬的!我想好了,明天一早,我就拿着和市府签订的协议,直接找他们副市长去,之前可是说好,保证咱们一切的供水供电,给咱们开方便之门。现在给我来这一手,你说我是不是得要个说法!我觉得管委会该换人了!”
我笑道:“你可悠着点,这里可不是你京城现官可不如现管,别把人都得罪光了,到最后事情还没解决,我说了,一切以项目赚钱为主啊!”
耀阳不耐烦地说道:“知道!知道!我发现你怎么越来越像老太太了呢?罗里吧嗦的!”
我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我愿意说你啊,你得懂事啊!尽操你的心了,比养个儿子还累!”
耀阳不悦地说道:“开亲情的玩笑可不好!”
三國之諸天萬界
第二天,我和耀阳直接去找市长,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边的门槛可比我们珠海的高,连市府门卫一关都没过,我们两个傻子就站在市府大门口,看着一辆辆车自由进出。
我生气地问耀阳:“你没那位领导电话啊?来之前,也不打个招呼啊?”
耀阳无辜滴说道:“我留他电话干嘛啊?也没想过要找他啊,咱们手续齐全,又不打算偷工减料的,谁知道还有这码子事儿啊?”
我坐进了车里,对着车外的耀阳说道:“上车吧!你还打算直接拦车告状啊?”
耀阳上了车,狠狠地说道:“妈的,不让我见你,我就让你来见我!”之后,询问地望向我。
我点了点头道:“搞!搞大它!不然真让咱们是好欺负的!大小咱们也是外地投资商啊!”
耀阳会心一笑道:“得嘞!您就请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