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uyv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不合理真相 愛下-第335章 巨人鑒賞-17hf9

不合理真相
小說推薦不合理真相
不一会儿,车门便被老魏打开,尔后便仔仔细细的围着车内车外勘察了起来。
苏平抱着胳膊,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
祁渊倒是耐不住,在保证自己不会碍手碍脚的前提下,凑到车子前边去账目瞧着,想多学点东西。
“这凶手,确实十分谨慎啊,开车还带着手套。”不一会儿,就听老魏嘀咕了起来:“要不是这车内也满是灰尘,他恐怕半点线索都不会给咱们留。”
听了这话,苏平反倒精神了,立刻走上前来,问道:“怎么说?听你的意思,是有发现了?”
“可以根据座椅的位置和印记大致判断他的身高身材了。”老魏说道,随后又“指手画脚”的算了几秒,才接着说:“首先可以确认的是,嫌疑人的身材绝对当得上‘高大’二字。”
武俠之我有輔助器 天下
苏平盯着驾驶座看了几眼,点头:“这位置,我坐上去都嫌远了些,要换小祁上去的话怕是刹车离合都踩不到。”
祁渊:???
抱歉,我一米七给你丢脸了。
但他也没太在意这“人身攻击”,很快回过神来,微微皱眉,挠挠头,嘟哝道:“苏队一米九的个已经怪夸张的了,比苏队还高大的话……这不得破两米线了哇?”
“可能得有两米一甚至两米二。”老魏指了指车顶:
“你们瞧,这里被蹭掉一大块灰,估计是被驾驶员的头发给蹭掉的。这说明,他坐在这脑袋已经近乎顶到车顶了。另一方面,他不仅仅长得高,还长得挺宽,从车座上的印记判断,我估计体重也得有一百公斤往上。”
“这家伙……篮球运动员么?”苏平吐槽道:“一般的篮球运动员都没那么高吧?我记得姚明也才两米二六。”
“也才?”祁渊悚然一惊:“苏队你吃错药啦?”
苏平斜了他一眼。
老魏干咳了两声,接着说:“两米二可能是夸张了,但两米一估计有,再不济也是接近。”
“能不能给个准确的数?”苏平撇撇嘴,说:“这动动嘴皮子就跑出来十多二十公分的误差,案子还怎么破。”
“关键我也没见过这么高的个儿,缺乏足够的数据,不好判断。”老魏也有些为难,说:
“应该是两米一上下,误差大点倒也无妨,也照样是个相当重要的指向性线索,毕竟全余桥几百万人里也拎不出几个这么高的。”
苏平嫌弃的噫了两声,随后说:“也行吧,我通知老荀去安排这事儿,另外也调取附近探头再确认一下,看看他是真的这么高,还是搞什么手脚。”
“搞手脚?”祁渊挑眉:“踩着高跷,屁股底下再垫个高垫子这种?不至于吧?凶手当真还能做到这一步?”
“以防万一呗。”苏平摊手:“我倒也更倾向于认为,凶手该是百密一疏才是。不过这个身高……确实夸张了。”
祁渊没再吭声。
于是苏平便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騙愛成婚
夜少暗戀我許久
辣寵頭號萌妻
又几分钟后,他收到一张照片,挑眉:“这家伙……看姿态,貌似还真就那么高,开车的时候都有些佝偻……让他挤进这驾驶室开这辆老古董上路,还真难为他了。”
说着,他将手机翻了过来,让祁渊和老魏也看了眼。
那是路面的交通探头截图,似乎已经经过了锐化和降噪处理,能比较清晰的看到个“小巨人”正佝偻着身子坐在驾驶室当中。
他脸上带着口罩,但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标志性的身高已然将他完全出卖,是否获取他的面容信息都不那么重要了。
“而且,你们看,通过照片咱们能很明显的判断出,此人骨架极大,确实相当于把‘小祁’等比例放大了一般,并非是通过垫子高跷之类的道具来对身高‘造假’。”
“所以为什么是相当于把我等比例放大了?”祁渊有些不爽的看向苏平。
“有意见?”苏平目光斜了过来。
祁渊脖子缩了下,连连摇头:“没有,挺好。”
“噗嗤,”老魏忍俊不禁,直接笑出了声,调侃着说:“小祁你不能这样子,你要不畏强权!放心吧,我们都站在……”
“嗯?”
“我们都站在苏队这边!”
祁渊扶额。
“行了。”苏平摆摆手:“再查查看,还有没有别的线索吧。虽然这一条线索就已经足够,但这玩意,你懂的,多多益善。”
“成。”老魏颔首,接着又说:“交警那边呢?看样子,成功调取到监控了?”
“这方面倒是不难。”苏平说道,接着对着那辆老捷达努了努嘴,说道:“这车曾经卖的挺好,但这年头……路面上很难见了,太有标志性,一查一个准,改车牌号都不好使。”
“所以凶手干嘛要开这辆车,增大自己暴露的可能性?”祁渊纳闷的问:“这显然和他尽量隐蔽的目的相违背啊。而且这车都快报废了,他就不怕开一半熄火再也启动不了?”
“这倒确实是个好问题,或许是指向破案的关键方向。”苏平点点头,说道:“拿纸笔,把它记下来吧,别回头就忘了。”
祁渊侧目看了眼老捷达,嘟哝两句。
“什么好问题……感情苏队你压根没在意……得,又是那类逮到人就能告破的小谜团,完全吸引不了苏队的好奇心啊。”
貌似風流 丹書禦筆
嘟哝归嘟哝,他还是乖乖把刚刚提出的问题记在了本子上。
苏平斜了她一眼,轻笑道:“破案最重要的不是好奇心,而在于缜密二字……当然,好奇确实也是相当重要的品质,只是大多刑警,包括我,在漫长的从警生涯当中,都因为疲倦,因为见得多了,而逐渐丢下。
黃河鬼事
頭號獵物:南少,疼我
一年了,你依旧保持着足够的好奇,这很好,也希望你能继续保持。”
“是啊。”老魏嘴角微微扬起,说:“我当初……害,我应该是国内比较早干物证鉴定、痕迹检验这一行的刑警了,印象里是三十三年前,八七年的时候吧?开始时确实也很新奇,但还没一星期就……呵呵。”
苏平深以为然,点点头:“我从警之初也很兴奋,但兴奋没超半个月。怎么说呢,兴趣化为了工作,确实有很大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