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l4xw火熱都市异能 銀鴉之主討論-第七百零二章 記憶的奧祕讀書-ubuqq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模糊的记忆。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亚戈并没有立刻对赫尔泰动手进行自己想做的实验。
虽然其中也有看门人面具与对应的存在碎片之间的概率之线连接太过坚固,自己目前想要完成实验的可行性并不高的原因,也有他愈发沉迷于“记忆”这种虚幻而奇妙的事物之上的原因。
鎖愛成婚:娘子不好欺 素冠
在他改动几个作家的记忆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件事。
模糊的记忆,想要改动起来相当简单。
或许听上去这句话似乎是一句废话,但是,亚戈指的是“只有部分模糊的记忆”,改动起来相当简单。
甚至不需要亚戈使用寄魂人的能力亲自动手改变灵雾,只需要稍微地引导一下,就可以让这些部分模糊的记忆变得清晰而切实。
这种状况,让亚戈想起一个非常有名的民科理论——曼德拉效应。
这是一个心理学上的效应,指大众,有很多人对历史的集体记忆与史实不符。
也就是说有很多人记忆中的某件事和事实不一样,并且这些“记错”的人的记忆都相同。
错的地方一样。
而曼德拉效应的提出者,结合当年的科学新闻,把这个解释为“平行世界穿越”,说记错的一大堆人都是平行世界的人,因为时空改变而出现错乱等等…..
陰山鬼魅之冰棺女屍 王俊翔
亚戈对于心理学,对于记忆这方面的研究当然不多,也并不是什么专家,但神话传说宗教学和心理学这方面的牵连实在太深,而且心理学这种听起来就感觉高大上的东西,有点神秘向爱好的人多多少少都会了解一些,更何况他这个神话宗教民俗研究方向的。
春風一度共纏綿
对于记忆之类的这些东西,亚戈是有一些粗浅了解的。
就拿曼德拉效应这个效应称呼的来源来做例子——
南非总统曼德拉的死亡,很多人在2013年听闻其死亡的消息时,会愕然地想到——这个人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竹林深處是我家 柳鳳如
在他们的记忆里,这个人早就已经死了。
对于大众记忆与史实不符合的情况,一般有几种解释。
一、既视感,或者说记忆幻觉。
认知和记忆是互相分开但又互相关联的。
记忆本身也分为很多种类型。
无意识记忆,又或者说情境性记忆、语义记忆等,是对情节,经历事情经过的记忆。
这些事情是在人在经历或者观察没有刻意意图去记忆的情况下记下的东西。
比如说,“一个人被车撞了然后碾碎了脑袋”、“一个人被手枪杀死”等。
这些记忆,往往是没有明确对象的,是构成“经验”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是,这些记忆如果和情绪相关联,往往记得会比较牢固、深刻。
在某些事情发生时,有“悲伤”、“愤怒”等情绪,会让这段记忆记得更牢固。
亚戈也在使用寄魂人能力的时候,使用守墓人的能力的时候有所体会、还有塞缪尔和欧斯特的记忆都有类似记忆。
前世的世界,也有类似的理论。
槐花依舊紅 玉露生涼
这些模糊的无意识记忆本身就是模糊的,需要联动其他分区的记忆来描述一件事。
“机械识记”
这是亚戈印象中两大记忆类型“无意识记忆”、“有意识记忆”两类中,“有意识记忆”的细分种类。
有意识记忆被细分为“机械识记”和“意义识记”。
星光獨寵:老公,乖別鬧
机械识记往往是被动的,按照不同的记忆习惯,以某种顺序以机械排列重复的方式记忆,比如各种无意义音节、地名、人名、历史年代等等。
这些记忆本身也承担着排序,保证记忆不产生混乱的功能。
以一种近似书册的记忆法的结构来比较,简单来说,机械识记或许可以称之为“目录”。
一个人在“回想”的时候,有意识记忆的分区会和无意识记忆分区的记忆连通对应。
但是,前面也说了,记忆和认知是会互相影响的,相互连通又相互独立。
毕竟记忆需要通过认知来获得和分类,认知也需要通过记忆来进行判断等工作。
愛你入骨:首席的小秘書
“既视感”的发生,就是记忆连通时,无意识记忆中那些模糊的类同模式记忆影响了正在认知和记忆的工作。
有一些既视感的来源中,那些无意识记忆的部分是模糊的,只是结构类同,认知者会觉得“我好像经历过但又不确定具体的时间地点状况”。
有一些既视感,那些无意识记忆的部分是清晰的,甚至能够对应到具体的机械识记目录。
但最大的问题是,人,是会记错的,记忆,也不会一直清晰。
把另一个相同甚至只是相近名字的事情进行机械识记,在接触到相关事情而翻出来的时候,缺失了一些细节,只剩下那些无法作为区别判断的类同结构。
而记忆,或者说经验记忆中,又有着自动修正的“替代”存在。
因为某断记忆因为时间或者各种原因模糊消失了一部分后,基于自我修补的功能,会找到类似的东西填上去,而无意识记忆中的那些信息,就会被补充进去。
这样,也会产生“我确定我经历过,我确定什么时候发生过甚至有什么具体的东西”,但是一对比之后,就发现是自己记错了,百思不得其解。
“情绪不稳定”,也会让“既视感”出现的概率增加。
第二,创造记忆,或者说混淆记忆。
地獄教師 小相
就比较有趣了,也是在他的世界,在很多领域都流行的东西,甚至都已经烂大街了,有事没事都会拉出来遛一遛。
“薛定谔的猫”
准确地说,是类同于薛定谔的猫一样,这些记忆本身是模糊的,他实际上并不记得这段记忆的发展,但是,由于记忆的自动修补机制,他在模糊不确定的时候,如果接受到了外界的类似信息,就会很快把这些信息整合到这个模糊记忆上。
在这种情况下,这段记忆本身是没有的,是不存在的,甚至可以说是当场新建的记忆。
但是“修补”会让他认为“这段记忆早就存在”,而不会认为自己的记忆是刚刚记下,刚刚补全的。
幹爹和那些幹兒 雅寐
这两种情况,省去一大堆细节,可以简单表述为“记错了”和“本来就不记得”。
寄魂人的能力,还有很多的可开发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