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yu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愛下-第七十一章 古鎮建設熱推-gm5zf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杜诗阳没和我打过任何招呼,就直接找上门来,风风火火地闯进我办公室,吓了我一大跳。
关上门后,我吃惊地问道:“你干什么啊?来也不通知我一声,出什么大事了?”
杜诗阳喘了口气道:“真让你给说中了!”
我狐疑地问道:“什么事让我说中了啊?你说话怎么没头没尾的,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杜诗阳气喘吁吁地说道:“山水华城啊!卫华啊!誊姐啊!你说的,全中了!我回去后,就私底下查了一下山水华城的项目运作状况,誊姐成立了一个项目部,外人都不能插手,都是她自己找的人。这就引起了我的怀疑,我们绿水园做项目,一向是协同合作的,从来没试过一个项目部完成所有事项。不查还好,一查才知道,我们的施工资质,项目部印章及合同印章,她们项目部借走过几次,而且没一次是通过我的,都是从我爸那里拿走的!
最初,我和卫华谈的是,我们只负责设计的,可现在已经变成施工了,还要我们冠名,打算将山水华城改成绿水园山水华城。”
我的美女娘子 義海藏龍(書坊)
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
我疑问道:“即使这样,对你们仍然不会造成什么损失啊?你们不会和当地政府签了什么协议吧?不会拿着施工合同去银行做抵押贷款了吧?”
杜诗阳听完我的话,也是惊恐道:“应该不会吧?项目部没这个权力啊她们只是个项目部而已啊!”
我哎了一声道:“亏你还是个公司的老总,这点常识都不知道?大合同签订后,她分分钟就弄个注册公司,三个月就可以正常交易了,到时贷款全给你转走了,山水华城就是个空壳,变成烂尾楼,收尾的就是你们绿水园了,市政府找的可是你绿水园,才不会管什么项目部和卫华集团呢!”
杜诗阳还是不明白地说道:“不会吧?当初签订合同的可是他们卫华集团啊!找得到我们吗?”
我哎了一声道:“傻丫头啊!项目可以转接的啊!这就是你的那个誊姐和卫华之间的事了,只要公章在她手上,她想干什么不行啊?”
杜诗阳有些傻眼地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我站了起来,徘徊着踱步想了想道:“现在要弄清楚,到底你那个誊姐,拿着你们绿水园的公章,签了多少卖国求荣的条约?尽快和你爸说清这里面的利害关系,看看他到底知道多少?公章这东西,你怎么也不看好呢?这是大忌啊!你们这么大个公司,怎么管理的这么混乱啊?另外,去市政府那边了解下,他们那边得到的项目进展是什么样的?走到哪一步了?”
杜诗阳解释道:“有些事,我是一直没和你说,我们绿水园的运作,和你们公司不一样。我们全国各地的项目太多,每天需要盖章的地方,多如牛毛,加上我们总部一直是有多个机构联合核批的,想盖个章,是需要很多部门和手续的,所以,我才不会去管!但有些项目,是比较急的,一般就走绿色通道,如果一关一关地核批,太慢了,耽误事。有这个权力的人,也尽限于我和我爸!我不知道,誊姐她用什么办法,说服了我爸,才能让她这么畅通无阻地拿到公章。”
我想了想说道:“现在别管那么多了,你现在赶快回去问你爸,调查清楚,另外,公章的事,马上叫他们走正常手续,除了你批准,否则谁也别想动!按我说的做,也别慌。这事你一个人也办不了,找几个你信任的手下,秘密地调查,别打草惊蛇,一旦让他们警觉了,我怕钱都转走了!”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好的,这几天我会和你联系的,你要帮我啊!”
我点了点头道:“在公在私都是应该的!我这边也会帮你想想办法,调查一下卫华的动静,切记别给人看出你知道了什么啊!”
杜诗阳点了点头道:“谢谢你了,阿飞!”
九玄天尊 靈小玄
杜诗阳走后,我想到了卫华东莞的水上乐园的项目,是不是也有人接手了呢?
急忙联系上了耀阳,他刚好在古镇,我就叫上了还在生气的袁志远,一起去了东莞。
坐在后座的袁志远,也不说话,就这么呆呆地望着窗外。
我和旁边的阿廖说道:“一会儿车胎没气了,不用去修车行啊!”
阿廖啊了一声问道:“什么意思?我出来之前,都检查过车的啊!”
我笑嘻嘻地说道:“我是说,咱们车里,有个气鼓鼓的打气筒,根本不用去修车行,就能解决的!”
阿廖切了一声,继续开他的车。
第一女仙by錦繡葵燦 錦繡葵燦
我转过头去,对着袁志远说道:“你说你的脑袋怎么就不会转弯呢?下水道都知道转几个弯,你这可到好直上直下的!你不想想,我为什么会再次启用安南顶替你?”
袁志远还是不说话。
我继续说道:“你自己说,你适不适合管理?你自己都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不是那块料,咱们就去干别的呗,干什么还不能成就一番事业啊!”
袁志远哼了一声道:“你知道我不是气的这个!我不行,我自己心里有数,我不怪你,相反,我还感激你,给我了机会,让我尝试了一把管理层的滋味,也让我明白了自己到底是块什么料?我是怪你,真的不该用那小子啊,吃里爬外的反骨仔,你不是说,一次不忠,终身不用吗?我是替你担心啊!”
我切了一声道:“你真以为我是那抓了一辈子的鹰,会被鹰啄瞎了眼的人啊?论玩心眼,我是他祖宗!我就是想看看他,到底玩的什么把戏?他要是真的循规蹈矩的,那就让他干着呗,对咱们也没什么损失,要是他真的和我玩心眼,我就叫他站得高,摔得扁!你记得,站的越高,就会摔得越痛!你说你,年纪一大把了,怎么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好啊?什么心请全部写在脸上,这怎么行啊?还老让我教你做事,怎么就这么不让我省心呢?”
袁志远红着脸说道:“谁让你教了?我性格就这样,你第一天认识我啊?”
我嘿了一声道:“怎么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呢?你跟着耀阳后,好好和他学学!”
袁志远撇了撇嘴道:“行,你怎么说都对!不过,我还是提醒你,你这样会让一些人心存侥幸的!看看这些背叛过你的人,各个混的还是一样的好,陆萍是这样,安南是这样,还有个麦良也是这样。说得好听,是你宅心仁厚,说得不好听,就是你傻啊!”
我摇着头说道:“这只能说明,我有这个自信!我就没怕过!一切牛鬼神蛇,魑魅魍魉,在我这里都得给我赤裸裸地现行!”
车到了工地,耀阳蹲在马路边,端着一个碗,和几个民工打扮的人,一起吃着饭。
看我们下了车,几个民工打扮的人,本能地向后退了退。
耀阳不满地叫道:“你们这些有钱人,知道我们这些农民工的辛苦吗?这点灰尘全让你的车,带进我们的碗里了!”
我呸了一声道:“农民工碗里吃的是牛排饭啊?这东西又贵又不饱,你真当我没吃过苦啊?”
耀阳把碗里的牛排一口吞进肚子里,笑嘻嘻地对几个民工说道:“兄弟们,老板来了,先对付吃一口啊,晚上老板请你们吃大餐!”
几个民工急忙放下碗,双手摩挲着自己的裤子,站在一边,傻笑着。
我也对着几个民工兄弟笑了笑道:“大伙都辛苦了!晚上我请大家吃饭!”
和耀阳一起走进了工棚,这是一个用军用帐篷搭建起来的简易工棚,里面不见一丝的光亮,耀阳扯开了灯,工棚里面还是昏暗无光,耀阳倒是驾轻就熟,扯过一张凳子,大刀阔斧地坐下,喊着道:“进来啊!随便坐!”
我刚迈了一步,就撞到了一台机器上,骂了一句,然后摸着黑道:“就不能多加几盏灯啊?”
耀阳哼了一声道:“你是工地待过吧吗?你知道加一盏灯,得多加多少条电线,加多少变压器吗?多加一盏灯就可能烧保险丝,可能会跳闸!”
我呦呵了一声道:“这是在和老板诉苦吗?我又没不给你钱,你不会建个简易彩钢房,你就是搭个项目部,我也不会说你什么的!你这和我埋怨个屁啊!”
耀阳嘻嘻地笑着说道:“我就是让你体会下,我们劳苦大众的辛劳!没搭建项目部是因为地基勘察完成后,我都不知道该在哪建项目部好?”
我愕然地问道:“怎么的?没地方建吗?”
耀阳摇着头道:“不是没地方,是地方太大了,都不知道在哪里建合适?所以,先简单点先做一个,因为不管怎么样,都会很快就拆了。领导,这次来我们这里是视察工作呢?还是有什么指示?”
我指着站在外面没进来的袁志远说道:“给你带个得力干将!”
耀阳向外看了看,眼睛一亮,扯着嗓门喊道:“志远啊!这是来监督我的吧?”
袁志远急忙摸着黑走了进来说道:“说什么呢,耀阳,我是被下放过来的!希望,你能收留我啊!”
耀阳笑嘻嘻地走了过来,搂住袁志远道:“说啥呢?我是巴不得你来呢,你看我这都忙成啥样了?真是缺人啊!就是别嫌弃环境太差啊!”
袁志远看了看工棚说道:“是差了点,你不是打算让我住这儿吧?”
耀阳低声地和袁志远说道:“哪能呢,兄弟,晚上带你去住的地方,包你满意!”
我大声地说道:“放心吧,张总怎么可能委屈自己呢?”
耀阳也没争辩,扔给我一个安全帽,让我戴上,拉着我们往外走,看着一辆辆的拉土车,排着队地往外走,像开火车似的,我感慨道:“这阵势简直就是***,这得多少钱啊?”
走到了工地里面,场面让我震惊了,十几台挖掘机同时开工,工地上热火朝天,一辆辆拉土车连贯在一起,有条不紊地走进走出,现场很多指挥人员,一人负责一块。
耀阳指着工地的一角说道:“这边是咱们古镇的中心,本来是不需要挖这么深的,后来我想了想,我想在古镇中心地下,不做点什么,太可惜了!至于做什么,我还没想好,挖深点总没坏处的!虽然投入会大一点,但后期回报一定是可观的!”
我笑着说道:“成熟了,有想法了,这工程做的像模像样的,低估了你的能力啊,张总,不容小视啊!”
耀阳大手一摆,一副指点江山样子道:“看看朕打下来的江山,何其壮观!其实啊,这建个楼也没多难啊!咱建的还不是一般的楼,是古楼!这可是千秋万代的伟业啊!我都想好了,等咱们建好了,这门口的牌坊上,一定得刻上我的名字!”
我白了他一眼道:“刻在石碑上的人,下面都埋着棺材呢!”
百萬契約:BOSS駕到
耀阳哈哈大笑道:“就没有那种活人的名字,刻在石碑上的吗?”
我笑着说道:“有,到时候,我在里面做一条街,用你的名字命名!耀阳街!”
耀阳想了想道:“好像和古镇不太搭啊!还是算了,大局为重!我就把我的名字表在镇门口的牌匾上算了!就叫耀阳镇!”
袁志远没听清,惊讶地问道:“什么?壮阳镇?不好吧?”
我哈哈大笑道:“这名字好,听着就硬气!”
转了一圈,我很满意现在的工程进度,走到了水中乐园的那块地,隔着围栏,我什么也看不到,就问耀阳道:“这里面现在什么情况,我怎么听着静悄悄的?还没开工啊?”
耀阳笑着说道:“前几天才把围挡做好。”然后一脸坏笑地对着我说道:“都是用三轮车拉的材料!”说完,又得意地笑了笑。
我好奇地问道:“为什么要用三轮车拉材料啊?穷成这样吗?不至于吧?”
耀阳指着他们门口大路说道:“他们这条路经过咱们的大路,你说我能让他们这么容易过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