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mgv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神話版三國 起點-第4757章 底線鑒賞-anuni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刘桐肯定会跑来问陈曦的,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刘桐这人啊,咸鱼归咸鱼,脑子是真的不错。
愛你之前情動之後
这年头能出精神天赋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高智商人群,可能因为心性,阅历在不同的事情上有不同的表现,但还真都不是想坑就能坑的家伙,刘桐飘归飘,普通人想要坑她是不可能的。
十几亿的黄金是正品,可陈曦不收,刘桐肯定会思考一下原因,而按照陈曦的估计,刘桐的精神天赋应该只有自己的思维模板,而不具备想对应的知识积累。
到时候用陈曦的思维模板发现不了问题,又觉得这玩意儿里面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东西,那最好的解决方式自然是直接去找陈曦问怎么处理,光明正大的去问。
只有这样真出事了,刘桐才可以理直气壮的表示,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个无情的盖章姬,我当时问了尚书仆射了,他说可以的,当时我还带了记录起居注的妹子呢。
没错,刘桐就算是出来玩,记录起居注的那两个无情的妹子,就跟幻影一样蹲在某个角落,什么都记,明目张胆,然后刘桐没半点办法,这年头,这种人惹不起,武帝当年就让人这么记得,刘桐只能当做看不到,不过习惯也就好了。
虽说这年头,大家都叫刘桐长公主,但刘桐的待遇确实是天子的待遇,祭祀,朝会,动用诏书,玉玺,实际上有时候刘桐好好干活,也就有人称刘桐为陛下。
这算是陈曦带坏的,陈曦是有一段时间,刘桐看起来不那么咸鱼,正常的干活,陈曦心情处于正常水平,活也不是很多,陈曦见到刘桐就叫刘桐陛下,至于刘桐自己也不在乎,本宫就是个无情的盖章姬。
本着这个推测,陈曦可以保证,刘桐肯定理直气壮的跑来找自己,问一下原因,陈曦只需要表示那些黄金是真货,最近手头拮据,被过去的老弟借了一笔款子,最近正在填坑等等。
总之就是说上一通刘桐不怎么能听懂,但大致表示陈曦懒得针对袁家,外加这批黄金没啥问题,你爱咋咋滴。
妃你不可之病太子偏寵煞妃 午茶
回头刘桐肯定将手上那一大笔钱票兑换成黄金,虽说钱票能买到所有的物资,可黄金的手感更有冲击,质感什么的也更引人注目。
实际上货币的变化,从贵金属到纸币,再到数字化,从人类的感触来讲,越来越没有实感了,乱花的时候,也更不会有什么冲击了。
这样也算是从某种程度上消除了隐患,毕竟这年头总税收才几百亿钱,不到一千亿,有人随随便便能动用十几亿冲入市场,陈曦不防备的话,这么一个巨石砸入市场,足够人为的制造通胀了。
和后世所谓的几千亿不同,后世商贸体系完善,盘子够大,抗风险能力够强,可就算是这样,短时间之内,上千亿的资本直接进入生活用品市场,而不是进入房地产,股票这种市场,能造成什么样的冲击,拿脚想都知道。
要知道从国民生产总值上讲,几千亿人民币连百分之一都不到,就这在后世动用的时候,短期都足够对于大多数细分市场造成极大的冲击,而刘桐随时所能动用的规模比这比例大的太多。
所以陈曦不趁早将刘桐手上这笔款子干掉,那么让刘桐这么折腾下去,迟早出问题,顺带一提,陈曦一开始真没想过刘桐是完全不花钱的那种人,问就是存着,还存在家里。
这远比存在银行还让人崩溃好吧,存银行,陈曦好歹还可以把这笔钱拿去进行其他的投资,毕竟商业银行除了储蓄、汇兑以外,非常重要的一个业务是贷款啊。
银行本质也是一门生意,如果刘桐将钱存在银行,陈曦按照规定留存一定的保证金之后,剩下的钱贷给自己,投放入市场进行运营,在这样的操作下,稳定运转是没有问题的。
就算是刘桐有时候突然要取用这样规模的钱款,以中央钱庄的保证金,也能面不改色的拿出来,然后经由陈曦调整,逐渐抚平大规模货币流出带来的市场冲击。
这也是为啥陈曦之前会想着将刘桐那笔钱当纸用的原因,因为将刘桐那笔钱默认为纸之后,陈曦的操作其实和刘桐的钱存在长安钱庄的运营方式不会有任何的区别。
淑女毒後
理论上讲,这样做也基本没有人能发现,可有些事情陈曦是真的不敢,底线就是底线,如果这么动了刘桐的钱,陈曦可以保证,自己在所谓的有必要的时候,肯定会动其他人的压箱钱。
底线这种东西,突破了之后,就很难再守住了,所以这种构想从出现开始,就被陈曦锁了,绝对不能做,与其坚信自己只做这么一次,还不如直接坚信自己不会去这么做。
这也是陈曦来回迂回,终于找到了一个好办法介入刘桐压箱钱的原因,因为实在是不能破底线。
顺带也是因为这个,从元凤六年开始,陈曦就不打算给刘桐发生活费了,当然这个生活费指的是钱票,从今年开始,陈曦打算给刘桐发一些大型企业,钱什么的太低级了,咱以后要脱离低级趣味。
当然企业方面陈曦是不会坑刘桐的,我虽说不想给你发十亿钱票,但我给你发总价值十亿的大型企业还是没问题。
陈曦连今年发给刘桐的企业名单都准备好了,到时候就等刘桐看上,然后进行勾选。
愛,失格
这方面陈曦肯定不会胡搞,给刘桐发生活费的花名册上写价值两亿,那么刘桐就算带着专业人士一起去实地评估,也绝对是只高不低,在这一方面,陈曦绝对不会弄虚作假,因为没意义。
反正陈曦已经想好了,大型企业的操作多啊,我陈曦可以自己和自己打贸易战啊,我可以建两个同样的,然后双方打起来。
甚至都不需要这样激进的方式,本身瞎操作,企业崩了的不也很正常吗?回头刘桐觉得厂子好难受,卖掉算了的时候,陈曦这边一个政策调整,厂子爆了一波产能,瞬间捡钱,金光闪花眼,以刘桐的情况,那个时候肯定不会卖掉这个下金蛋的母鸡。
之后一阵扩产,政策方面不再倾斜,瞬间从盈利性质国企,变成大型维护社会稳定的国企,最好再往里面安排上万把工作人员,每年尽可能的维持收支平衡,每月在小有赤字和小有营收来回波动。
如果是刘协,这个时候肯定会裁员,可谁让刘桐性格相对比较温软,而且也确实体恤百姓,眼见着厂子养着这么多百姓,那肯定不能裁员,不能让老百姓没工作啊,至于说厂子没有产出,忍了,忍了。
之后每年记得让厂长多给吹捧吹捧刘桐,最好让在厂子工作的百姓也都吹一下刘桐的仁德什么的,刘桐肯定没办法下手。
毕竟刘桐好歹还有一些其他的收入,不可能真没钱的,如果真到没钱的时候,刘桐还有以下三四个选择,打皇室叔伯的秋风,打少府的秋风,打陈曦的秋风,以及大招,大朝会哭穷。
皇室叔伯都有钱,区别只在于钱多少,哪怕是相对没存在的刘艾和刘虞,这俩人在北方都运营了两个归化民大牧场。
虽说两个牧场加起来也才有姜岐管理的北地大牧场的规模,可那也是上百万的牛羊呢,这可是刘虞好多年积累的财产,得遇了好时代的总爆发,简单来说就是乌丸归化百姓认刘虞是亲爹,刘虞给他们谋了一个出路,刘艾摆平了技术入股问题,然后两人在北疆搞养殖业。
这也是为啥陈曦拨给皇室的生活费,刘桐没下发,其他人也懒得要的重要原因,没意义啊。
至于打少府秋风和打陈曦秋风,这是一个套路,说实话,真有一天,刘桐没钱来找陈曦,陈曦肯定良心过不去,毕竟为啥没钱,陈曦能心里没有点点数不成。
反倒是最后的大招不大可能,前面那不算丢脸,刘桐可以理直气壮的问这些要钱,可最后这一招,大招是大招,但真要说有失身份。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这都是来钱的路子,而且非常明确。
更重要的是,这几条陈曦知道,刘桐也心里有数,故而陈曦对于从今年开始将刘桐安排了,没有一点点的压力。
陽光.華年 劉小備
“主公,邺侯的夫人和袁氏族老,出城十里来迎接。”就在陈曦和刘备在车架之中闲聊的时候,许褚突然敲了敲车厢,传音给两人说道,刘备和陈曦闻言微微点头。
“先行通知殿下。”刘备略微思考一下开口对许褚说道,然后扭头看向陈曦,“子川,你觉得接下来怎么处理汝南之事。”
“处理什么?”陈曦翻了翻白眼,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袁家喜欢超额纳税,那就让他们多纳几年,反正袁家也算是凭本事带走的人口,没出格,多是多了点,但懒得追究,且看他们能纳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