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oj7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問丹朱 愛下-第三百六十八章 惦記相伴-436rb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并不知道六皇子府里的说到她,不过回到府里她也又说起王咸。
“没想到他竟然去了六皇子身边。”陈丹朱叹气,“看来他的确被迁怒了。”
铁面将军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可比六皇子,任何一个皇子——太子除外,都重要,被分派到铁面将军,也可见王咸的身份地位不一般,现在将军过世了,他被派去给六皇子看病,六皇子这里可没什么可看的病,就是混日子罢了。
“已经很好啦。”阿甜说道,将切好的鲜果递给陈丹朱,“小姐你尝尝,这是少府监新送来的果子。”
送当然不指望少府监给送,是陈丹朱让竹林去拿的。
竹林觉得身为一个郡主去少府监要吃要喝要穿不合规矩,陈丹朱笑道:“我恶名如此,不做不合规矩的事岂不可惜?我不去少府监抢陛下的,难道去街上抢民众的?”
竹林想起了陈丹朱拦路开医馆的事,那还是算了,如今没有铁面将军了,多少世家权贵正盯着她,抓住机会将她生吞活剥了,要点吃的喝的不合规矩,皇帝不会当回事。
陈丹朱捏起一片果子倚着美人靠懒洋洋吃,燕儿给她打扇子。
“对啊对啊。”燕儿也凑趣说道,“按理说王大夫是要论罪杀头的,将军出事,是他这个太医失职,皇帝没有砍了他的头,让他去给六皇子当太医,这应该是,戴罪立功吧?”
陈丹朱哈哈笑:“是,他这样也不错了,不用再东跑西颠行军辛苦。”说到这里又唤竹林。
廚妃有喜 酸蘿蔔
竹林从屋顶上探出身。
“枫林他们现在在做什么?”陈丹朱抬着头问,“在哪里当差?”
不知道作为将军的护卫,会不会也受罚——先前被派去接六皇子入京很明显不是什么好差事,六皇子那般体弱,路上有个好歹,他们这些护卫少不了被追责。
竹林闷声说:“不知道。”
自从将军墓前一别后,他也没有再见过枫林他们。
“你去打听打听。”陈丹朱仰头看他说道,又一笑,“要不把他们要过来,都跟着我,我现在可是郡主,多用几个骁卫也不过分吧。”
竹林在屋顶上消失了,不想理会丹朱小姐的话,他们十个人落在丹朱小姐手里还不够,还要把枫林他们拉过来。
不过,枫林他们去哪里了?竹林有些恍惚,但旋即又摇头驱散,打听了又怎样,他们是骁卫,军令如山,陛下让他们死他们也要眼不眨一下。
横竖不过一死,跟在铁面将军身边上战场的时候,他们就做好死的准备了,只是将军死了,他们还活着。
但让竹林意外的是,他没有去打听枫林的消息,枫林来找他了。
当听到此起彼伏熟悉的鸟鸣暗哨,发现接近郡主府的是枫林,竹林还是没有让他靠近,而是自己跳出来。
“枫林哥,你怎么来了?”他难掩激动,“丹朱小姐才说起你——”
一激动就多说了话,竹林忙收住话头。
枫林已经听到了,哈的一声笑:“丹朱小姐还说起我啊?说我什么?”
骁卫的职责是不谈主人事,竹林看着枫林,道:“没什么,就是提了一下。”
逆天紅包神仙群系統 狂熱的茄子
枫林看出他的戒备和回避,抬手给了他一拳,哈哈笑:“不错啊,牢记着将军的命令。”
将军的命令还在,但他们已经不再是同伴——竹林有些怅然,怅然才浮上心头,还没上眉头,就被枫林搭肩揽着。
“不过我先前看到你和丹朱小姐来,本想跟你们打招呼呢。”他笑道。
竹林愣了下:“什么时候?”
“六皇子府啊。”枫林笑道。
竹林惊讶:“你也在六皇子府?”
昨天在六皇子府见到了王咸,枫林竟然也在?
枫林搭着竹林的肩头叹口气:“别提了,一多半也都在,将军过世,陛下还是很生气,怪罪我们这些人照顾不好,虽然没有问罪处罚,但也不重用了,将我们随便打发到六皇子这里守门。”
他们这些骁卫都是万一挑一选出来的,能上战场列阵杀敌,能单枪匹马哨探,能无声息贴身护卫,能人前一声令下开路,他们是皇帝身边倒数第三道屏障。
唉,但现在被发落到连门都不能出的六皇子身边,能做什么?只能当个门桩子。
当这个门桩子也不会就安稳了,万一六皇子病死了,他们肯定还要被问罪。
竹林伸手拍了拍枫林的肩头:“哥,你也别难过,等陛下消气了,会让你们回去的。”说到这里又停顿下,“要不,你们也来丹朱小姐这里,她现在是郡主。”
话出口又苦笑,来丹朱小姐这里也没有什么好前程,六皇子先天不足会病死,丹朱小姐是后天有罪,指不定哪天就被皇帝砍了头,他们这些骁卫必然也落个同党,一起被砍了头。
枫林哈哈笑:“不用不用,丹朱小姐这里有你们就够了,我们过来,对丹朱小姐反而不好,太扎眼,而且有什么事也不好互相照顾。”
竹林点点头,心里自嘲一笑,有什么可互相照顾的,丹朱小姐似乎是想攀附六皇子当靠山,但六皇子哪里能跟铁面将军比,也不如三皇子,周玄——
“不过。”枫林又道,压低声音,“我来找你的确有事。”
竹林忙甩开杂乱的念头,问:“枫林哥你说。”
只要他能帮得上忙,只要不是危及丹朱小姐,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只要不是——
枫林笑着拍他肩头,打断年轻骁卫紧绷的心神:“没什么大事,我是想跟你借点钱。”
借钱啊,竹林松口气又有些不解:“你们的俸禄不够用吗?”
在六皇子府也没有什么用钱的地方吧,吃的喝的都有少府监提供。
枫林低下头似乎不好意思看他:“俸禄,现在发的很晚,总是要去催,而且也的确不够用,六皇子跟别的皇子不同,他府里人少,又没什么讲究,所以吃的喝的用的就——”
竹林反应过来了:“被,克扣了吗?”
枫林没有抬头,手摇了摇他的肩头:“小声点,也不算克扣吧,就,那样吧,少说点,别惹麻烦。”
枫林说得含糊,但竹林自己想明白了,就是被克扣了,反正六皇子也用不着多少东西,六皇子府的人也没有资格去吵吵闹闹——
枫林他们的俸禄也不多,还发的不及时,都是青壮的年轻人,吃得多,有不少人已经成家还要养妻养子。
以前将军在的时候,谁不是见了他们都笑脸相迎,好东西随手奉上,现在——竹林攥住了拳头,咬牙:“我知道了,枫林哥你不用说了,我去给你拿钱。”
謝謝你贈我情深一場 木瓷枔
…..
…..
醫修
枫林三步两步离开了郡主府,远处等着的伙伴们笑着迎接,见枫林还低着头,大家都笑起来。
“枫林,一看你就没干过这种事,害羞什么啊。”
“就是,借钱算什么,不用不好意思。”
他们嘻嘻哈哈的笑着,枫林伸手按着额头,叹气:“是啊,我哪里干过这种事,真是——”
他回头看了眼郡主府的方向,可怜的竹林,他的眼神满是同情,以前同情竹林跟着丹朱小姐,被折腾的不知所措,现在则同情竹林没有跟在将军身边,依旧要被折腾。
…..
…..
該死的溫柔
三天之后,陈丹朱一如往日躺在长廊下数紫藤花叶子,这一次只数到一百八十七,阿甜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打断了她。
“小姐,竹林,被卫尉署抓起来了。”
光暗雷尊
一向甜甜的笑的婢女,说完这句话,站在陈丹朱面前,哭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