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fkc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老婆是大明星 ptt-第五百六十五章 臉皮薄相伴-mmol6

我老婆是大明星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大明星
陈然这几天过得昏天暗日。
盲选阶段的录制很紧凑,不可能缓着来。
除了节目录制这边,他还要看着点剪辑。
虽然是歌唱节目,可也有真人秀的成分,剪辑还是挺关键,不管是陈然还是叶远华都非常上心。
连续好几天,陈然一直在忙,没多少时间去休息。
终于。
第一期剪辑出来了。
陈然看完了成片舒了一口气。
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和地球上有点差别,可节奏大体都差不多。
不管选手唱歌,还是导师抢人,都有十足的看点。
“接下来,就要交给观众去投票了。”
陈然心里说道。
别看他一直说是冲着破记录去的,可这是他的目标,至于能不能达到,他也一样没底。
扑街是不可能的,这种现象级的节目都做砸了,陈然感觉他需要自杀谢罪。
叶远华看了节目,眼睛亮堂。
“这个版本好。”
刚录制好的时候他心里就挺满意,现在更不用说。
他转头对陈然说道:“陈老师辛苦了。”
陈然摆了摆手,自己做的节目,算什么辛苦。
这还只是剪辑,还有一些后期没做,做好了就可以给彩虹卫视,确定就可以定档。
“接下来我盯着,陈老师先休息一天。”
叶远华主动把后面的事情接过来。
“麻烦叶导了。”
陈然也没客气。
明天不用录制,叶远华也是闲着。
大家都想赶紧做出来。
《我是歌手》的宣传一天比一天厉害,而其他几个卫视的节目也在预热,他们自然也想早点把节目做好。
感觉是挺紧促的。
出了节目组大门,陈然伸了个懒腰。
刚打着呵欠的时候,见到一个熟悉的车牌号,微微愣神,才见到小琴打开车窗对他挥手。
“陈老师,这里!”
陈然笑了一下,眼睛都眯了起来,连忙小跑过去。
他开门坐了进去,张繁枝就在后排。
陈然问道:“你们不是去公司了吗?”
张繁枝还没说话,小琴就道:“希云姐知道陈老师要提前下班,就让我过来了。”
網遊之最強帝靈
张繁枝‘嗯’了一声,“听说你明天休息?”
“是啊,休息一天。”
“明天回家吃饭。”
“啊?”
“我爸他们想你了。”张繁枝抿嘴说道。
这还是刚才张主任打电话的时候给她说的,对她倒是还好,可有点想陈然。
陈然笑了起来,连忙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挺忙,家都没多少时间回,张家去得就更少,他也有点想张叔了。
说起张家,陈然问道:“如意的剧本写的怎么样了?”
这都挺长时间了,本来就有原著改编,就算是磨剧本也该磨出来了吧。
更何况有张如意这个原著作者在,改编的地方不多,不至于太慢。
憶江南煙雨
“好像是快好了,不过因为挑选演员,需要一些特定的剧情,她只能剧情,不会写台词,所以一直没回来。”
“林导速度挺快,感觉明年能够见到他电视剧播放。”
陈然稍微有点期待。
前面的小琴突然插嘴道:“陈老师,你猜猜这电视剧的女主角是谁。”
“这我可猜不出来,我很少看电视剧。”
陈然平时就是看看其他电视台的节目研究一下,偶尔还会练练吉他,看电视剧对刚开公司的他来说有点奢侈。
看电视剧少了,对这些演员就陌生,两眼一摸瞎,能猜出来才怪了!
“这个人陈老师肯定认识。”小琴道。
陈然没好气的笑道:“我认识的人就那几个,难不成是贾腾?”
小琴顿时呛了一下,那贾腾多大年纪了,这明显是古装爱情类型的,真要让他出演,哪还有谁看。
她也没卖关子,连忙说道:“是顾晚晚,好像已经定下女主角是她了。”
陈然微怔,“顾晚晚?这倒是有够巧的。”
那可不是,年初的时候才刚上了陈然做的节目,现在又去了张如意当编剧的剧组。
小琴惋惜道:“可惜希云姐不会演戏,不然她去演这电视剧多好的,本来就是如意写的剧本,创意还是陈老师给的,再有希云姐出演多完美。”
陈然瞅了一眼张繁枝,心想就女主角那调皮的样子,张繁枝也演不出来啊,反正陈然是怎么也没办法想象的。
张繁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眼神是什么意思?”
陈然咳嗽道:“我是庆幸你不会演戏,要让我未婚妻去跟别的男人演情侣,我可接受不了。”
“我也不会演戏。”张繁枝看似撇了下嘴,可是眼里笑意很明显。
陈然说的是实话,有几个男人能接受自己未婚妻跟人在大庭广众下扮演情侣的?
假的也不行啊。
光想想胸口都要气炸了。
别人有可能大度,可他不成,哪怕说他小肚鸡肠他都认了。
小琴一路送他们回了家,也没上去,这地方她来过很多次,熟稔得很。
眼见着陈然跟张繁枝上去,小琴心里嘀咕着:“云姨他们都以为希云姐是在外面忙,谁知道人家在这里筑了一个爱的小巢。”
不过转念一想人家都订婚了,未婚夫妻住一起不也正常的很。
反倒是她和林帆,现在不仅是无证驾驶,连试都还没考呢。
她稍微出神,不知道那家伙什么时候求婚。
林帆家里人对她态度的改变小琴也能感觉出来,虽然年纪还不大,可也差不多了。
当然,她是不能先开口。
林帆三十多了,她还年轻着,着急的该是林帆才对,反正是轮不到她开口。
嘴里是这么念叨,可从出神的样儿来看,心里却不这么想。
正出神呢,林帆打了电话过来,小琴整理情绪,连忙接了电话。
“我去一趟工作室就回来。”
“醋对吧,好好好,我来的路上带过来。”
挂了电话嘀咕两声后,这才开着车离开。
理科學霸的三國
……
次日。
陈然因为累了几天,今天睡得极为香甜。
感受到紧贴着滑腻的肌肤,陈然顺手搂着她,打算继续眯一会儿。
今天晨练是不行了。
上班本来够累,但是昨晚依然睡得很晚。
超級遊戲分身
别说他,张繁枝同样累了半宿,现在正赖床。
他正睡得迷迷糊糊,手机忽然响起来。
张繁枝翻了个身,将脑袋蒙在被子里去,显然还没醒。
陈然伸手拿过电话来,看到上面的名字,人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老妈。
打电话过来的,是老妈宋慧。
陈然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这才接起了电话。
“妈,你找我什么事?”
宋慧惊诧道:“不是,你是我儿子,我没事还不能找你了?”
陈然语塞,忙说道:“我不是这意思……”
“行了行了,知道你不是嫌弃我。”宋慧问道:“你今天是不是休息?”
“是啊。”
“在你新屋子?”
“嗯,打算等会儿先回家,晚点去枝枝家吃饭。”陈然问道:“妈你问这个做什么。”
宋慧说道:“你说你新房子买了这么长时间,我和你爸都还没看过,最近你忙我们也没打扰你,正好今天你休息,我和你爸寻思着过来看看,刚才我打了电话给你云姨,到时候她也一起。”
“啊?你们过来?”陈然的睡意顿时不翼而飞。
“怎么,还不欢迎我们?”
“那怎么可能!”陈然脑袋迅速转动,连忙说道:“我是说太麻烦了,离家里那边太远,要不改天吧。”
“什么改天,你平时这么忙,难得今天有空,我现在和你爸都准备好出发了,你发个定位给我,就在那边等着,一会儿就过来。”
宋慧也没给陈然拒绝的机会,挂电话之前还嘱咐他赶紧发个定位,早点来看看到时候好一起回家。
陈然挂了电话都呆了一下,不是,爸妈怎么突然就要过来看了,之前一点都没听说过啊!
忽然他打了个激灵,连忙推攘一下张繁枝,她还睡得迷迷糊糊,哼了一声翻个身继续睡。
陈然扒开被子,凑到她脑袋那儿说道:“等会我爸妈和云姨都要过来。”
话音刚落,张繁枝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看着陈然似乎想确定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见陈然点了点头,她才一下子坐起来,“阿姨他们怎么要过来?”
“我也不知道啊,突然说要过来看看我买的新房子,你说这有什么好看的。”陈然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穿衣服。
张繁枝这一刻也不赖床了,拉开被子,不也理会春光乍泄,同样迅速穿着衣服。
虽然他们都订婚了,可同居这种事情被家里人知道肯定不好,倒不是会说什么,关键脸上过不去。
而且两人都是跟家里找了各种借口,张繁枝是在工作室太忙,陈然则是做节目太晚。
要是让家里知道他俩就是为了同居在这儿过二人世界,那场面有够尬的,陈然觉得还好,反正他脸皮厚,可枝枝受不住。
两个人在这屋里生活时间不算太短,两个人生活的痕迹到处都是。
拖鞋,睡衣,牙刷,反正啥都是双份的,这一看到肯定会想到啥。
两人快速收拾好,中途陈然还打了电话过去,那边正在赶来的路上。
张繁枝倒是仔细,跟床上捡着头发,还开窗户散一下味道。
陈然原本也在忙,见她这动作忽然坐在床上笑了起来。
张繁枝蹙眉道:“你笑什么?”
“不是,你这么紧张做什么,现在社会婚前同居的这么多,咱们还是未婚夫妻呢。”
张繁枝就瞥了陈然一眼,懒得给他说,继续闷头收拾。
陈然知道她脸皮薄,也赶紧帮忙收拾,途中还打了电话给小琴,让她赶紧过来接张繁枝。
其实陈然说的有道理,可他不是知道的是云姨从懂事开始就给女儿灌输要自爱的观念,婚前绝对不能同居,虽然现在订婚了,可也属于婚前同居,而且还是换着法儿的找借口没回家,一直跟陈然在这里过着二人世界,要是被云姨看到,她都不知道怎么面对。
她这人有时候脸皮很厚,厚得让陈然毫无招架之力,可是有时候就跟现在一样,脸皮薄的不行。
将东西收拾好了,小琴也提前赶了过来,张繁枝还怕路上遇到人,跟小琴从后门走的。
这弄得小琴满头雾水,连忙询问一下。
张繁枝只是平静的说是怕被人拍到。
小琴一脸问号,平时都不怕,怎么今天就怕了。
獨家蜜愛:首席寵妻入骨
当然,她也不敢说,也不敢问。
……
陈然打开门。
外面果然是爸妈和云姨。
今天过来就是特意看看房子。
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 白龍
美女的極品保鏢
知道这是枝枝和陈然的婚房,所以云姨也跟着过来瞅瞅。
这一看自然挺满意。
一直夸陈然有眼光,这房子挺不错。
云姨一直听着,知道宋慧是想说以后他们二老不会和小两口住一起。
这倒是跟她心里想的差不多,其实住一起也无所谓,可再好相处的婆媳都会有间隙。
就说陈然他们一家子人,相处了二三十年,各种生活习惯脾气都一清二楚,早就成了习惯能够包容,可枝枝这当媳妇的进去是个外客,不管是观念还是习惯都会有些许不同,只要有差异,就肯定会出现一些问题。
要是能够互相包容理解那还好,可要是做不到那家庭就很难和谐。
虽然宋慧一家子都挺好,可这不是朝夕相处,做朋友都是喜滋滋,真要住一起各种习惯差异都会被无限放大,很容易就起了争执,还是分开住比较合适一点。
云姨啊,也怕自己的女儿受委屈来着。
心里念着宋慧的良苦用心,她笑容满面,一直跟着到处看完各个房间。
宋慧问道:“枝枝来过这里吗?”
陈然说道:“来过两次,不过我和她都很忙,而且现在枝枝做了音乐公司,大多是在公司,很少过来。”
一行人说着话,去参观主卧去了。
在参观完之后,宋慧两口子和云姨都离开了,他们还要逛街,就不和陈然一路。
出了门云姨却说自己家亲戚在不远,她有事过去一趟。
等到她离开,宋慧才说道:“儿子没说实话。”
陈俊海不知道她这没头没脑的话是什么意思。
宋慧嘀咕道:“主卧卫生间里面,挂着两块浴巾,都是湿的,昨晚上才洗,还有充电器,客厅里面一个,卧室里面还有一个,牌子都不一样……”
陈俊海愣神,这他可没发现。
妻子能这么细心?
“你说这,他们都订婚了,还躲躲藏藏的做什么?”陈俊海哭笑不得,有点不理解。
“年轻人脸皮薄挺正常的,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宋慧是挺高兴的。
“我脸皮也不厚啊。”
“你不厚当初能追上我?”
“我追你的时候也还年轻。”
“年轻的时候脸皮就这么厚了。”
陈俊海语塞,这要怎么说才有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