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w9h0優秀都市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616章 兄弟鬩於牆鑒賞-l2dpe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对于儿子所说的提议刘尧很是心动。
说实在的,他不喜欢家族被围起来。
当年陆康被孙策给围了两年,家族损伤惨重,可日后还不是得在孙氏的地盘上过活。
不就是些许人口吗?
还了不就得了,他就不相信关平会与他鱼死网破,到时候谁也好不了。
世家大族乃是他统治长沙郡的基石,他焉能如此!
刘尧有占便宜,经常耗朝廷羊毛的心思与实际行动。
可若真的与当政者武力对抗,他又缺乏这个胆子。
关键他觉得,真的发生了冲突,吃亏最大的便是自家。
不仅是吞掉的人口没了,很可能连带着性命和家中所有余财全都没了。
太不划算了!
“向外面喊话,差人把郡丞刘磐喊来,让他从中说和。”
刘尧下定决心,要及时低头,牺牲一两个,总比要牺牲整个家族强。
他希望亮儿能够把所有的罪责全都扛下来,为了家族。
糜威听到回话,一时不好判断,要不要答应他们的条件。
“来人,把这个消息告诉关太守。”
“喏。”
没过多久,关平就带着人过来了。
“差人喊话,刘磐忙着呢,哪有时间见他。
若是想要谈判,让他自己出来,否则没得谈,就算围,也围上两年,到时候我看他吃什么!”
自是有人前去喊话,一时间角楼上的刘尧感慨万分。
看样子关平很是强势,一点时间都不想多给。
“父亲,切不可答应,以身犯险。”
“关平定不敢杀我。”
刘尧笃定的道,他又没有犯罪,又是一个年岁大的老头。
为了名声,关平在众人面前,绝不会为难自己,还会礼遇有加。
“父亲,莫不如我去!”
“你去能做主?”
儿子便不言语了。
没有让关平等太久,便开了一道小门,刘氏族长刘尧拄着拐杖,便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关太守何在?老夫出来了。”刘尧喊了一声,继续慢悠悠的往前走。
军阵当中的袁龙,倒是真没有想到这个老头竟然如此不怕死。
三叔祖不是说这个“老对手”可是惜命的很吗?
关平此时也没穿铠甲,挥手让军阵裂开一道缝隙。
让刘氏族长慢悠悠的通过,走到一间屋子里。
“此人可是真的刘家族长?”关平开口问了一句。
“回关太守,正是。”袁龙小声的应答。
“老朽见过关太守。”
刘尧微微拱手后,便站定,拄着拐杖。
“坐。”
“多谢。”
关平坐在矮案上,看着刘尧颤颤巍巍的跪坐在一旁。
“你儿子犯了过错。”关平也没想着要跟他打太极。
“方才闻听大军来袭,全宗惶恐,故而才闭门自守,得知关太守亲临,全族惶恐,不敢抵抗天军。”
刘尧一个劲的低头。
“你就不关心你儿子刘亮死没死?”
“逆子犯错,我实在是不知。”刘尧很是干净利索的说道:
“老朽年纪大了,族中的许多事情皆是交给了儿子。”
“刘公,你就不关心你儿子死了?”关平又一次发问道。
“他自己犯错,不要连累家族,侵吞人口之事,除了他,我家中无一人知晓。”
“犯了错,那你觉得他能活能死?”
面对关平连续的逼问,刘尧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就算太守放过他,家规也不会放过他。”
“我懂了,他在你眼里已经是个死人了。”关平旋转着手中的筹码道:
“我一直在等着你向我求情,你要是说他无罪可以活着,我会答应的。”
“关太守年少有为,怎么会如此徇私?”
“你此时倒是大义炳然了,早干嘛去了!”
“老夫一身正气!犯错了就是犯错了,我这个儿子是我管教不严。”
刘尧知道关平是在试探自己,就是想要扩大打击面。
亮儿说不定就已经死了!
现在还想套我的话。
“其实我这个人啊,就喜欢任人唯亲,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袁家吗?”
“因为他奉献了五百户人口。”
“知道他为何会如此做吗?”
“不知,还请关太守明示。”
“我向他索贿了,说我要政绩,可是我又不会处理政务,便问我的主薄廖立说什么才是政绩的体现。
廖立告诉说,一个是人口的增加,另一个便是教化。
所以呢,我就建造一座学校,顺便要增加人口,然后派出廖立去你刘家问问,能不能为匡扶汉室做些贡献。
结果廖立告诉我说你们话不投机,你直接送客了。”
刘尧面色一僵,原来都是廖立出的主意。
“我有些生气,毕竟第一家就如此拒绝我,但是谁让袁游那个老头子如此上道。
直接就拍着胸脯说为了匡扶汉室,愿意奉献五百户的人口,登藉造册。
我一想,他肯付出,我关平绝不能让袁家吃亏,所以才向我大伯父求来了良善人家的牌匾。
至于另外的八百户人口,完全就是袁游自作主张,另外奉献的。
你说,这人啊,不怕不一样,就怕他有对比。
你说要是你处在我的位置,你会选择扶持袁家,还是刘家?”
刘尧哑然,这种还用做选择题吗?
肯定不选他刘家啊!
自己怎么就忘了!
关平他初居高位,加之年少,最想要做出成绩来!
所以对于人口之事很上心,这也是他听到有人上报,刘家贪墨人口,不惜直接派兵前来。
“那些人都找到了?”刘尧叹了口气问道。
“应该找到了吧,我还在等消息。”关平也没什么好说的:“都是袁家出的力,他的人,他们家熟悉。”
“现在我刘氏还有弥补的机会吗?”
刘尧目光灼灼的看向关平。
馬賊之王
送礼,他也会!
“哎,什么弥补,我们都是为了一同匡扶汉室!”
刘尧也是尬笑两声:“对对对,都是为了匡扶汉室,我也是汉室宗亲,愿奉献两千户!”
“两千户?”关平微微皱眉:“怎么,还要包括你刘家侵吞的那四百户吗?”
“两千五百户!”
刘尧咬咬牙,拿出最大的诚意,这可就算是伤筋动骨了。
“嗯,他们耕种的地,我会按照两倍市场价,向你购买的。”
刘尧惊讶的看着关平,连人待地都要,可着实过分了。
“刘公,实不相瞒,本次我打算要重重惩治刘家的。
在我长沙郡治下,谁敢伸手贪腐,我不仅要剁了他的手,还得让他把以前吃的,加倍给我吐出来充公。”
“关太守可真是一心为民。”
刘尧叹气,生活不易。
这么多年的积累,一下子就去了大半,着实心疼的不行。
“其实长沙郡也算是地广人稀,开荒总会浪费人力,对于土地而言,只要有人就行。”
关平站起身来,走到刘尧面前:“对于土地我并没有那么多的需求,你就当是破财免灾了。
要知道,好巧不巧的,你就是我想要杀的那只鸡,现在能留一条性命,以及家族无恙,就算赚大发了。”
“是,老朽受教了,以后定会约束儿孙。”
“你就不管你那个儿子了,他已经招供了?”
“全凭关太守做主。”
“审问他的是邓县令,我只等个结果。”
“明白了,刘氏总归是有人要为家族付出性命的,可惜是亮儿,更可惜老夫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刘尧说完之后便抹了抹眼泪。
“来人,送刘公回去休息,年岁大了,若是在此流泪死了,那刘家子嗣定然会以为我害了他。
为了避免误会,所以醴陵刘氏全族都得死!”
刘尧心下一惊,急忙收起眼泪,脸上带笑,拄着拐杖走了。
出了门,没走多久,在角楼上盯着外面,差点都成了长颈鹿的人,见到族长安然无恙的出现,齐齐松了口气。
哗啦。
县城刘亮被带了进来,瘫倒在地,满脸泪水。
他都已经把罪责全都扛下来了,可是听到父亲的回答,也是伤心不已。
什么叫可惜是亮儿?
玉人歌
“我本来是想要杀了你,可突然发现你也是个可怜人,弃子。”
刘亮这才抬起头看着关平,听着意思是不杀他了。
此事一出,他便知道自己在劫难逃,索性把事情全都扛下来。
关平看着刘亮说道:“杀一个没有价值的人,没什么太大的用处,你爹也一直不肯为你求情。
我问你,你想活着吗?”
“我想活。”刘亮踉跄的站起来:“关太守,我想活!”
“嗯,我可以留你一条性命,可是得有人替你顶罪,你想想谁能换你一命!”
刘亮被打上了沉默,一时无言。
刘家门外的士卒被关平叫走了,几个儿子这才相信父亲说的话是真的。
“父亲,五弟他回来了,还带了几个人。”
刘尧一惊,没想到关平真的没杀他儿子。
刘亮带着县令和廖立以及一些衙役进来了。
“亮儿,你回来了?”
“父亲,我是来带人认罪的。”刘亮先是一拱手,在几个哥哥的脸上一一扫过,开口道:
“这一切都是我大哥指使我做的。”
蝕心戀,錯惹絕情冷少
县令邓炎当即命人把刘亮他大哥带走。
这一幕更是惊得刘家人诧异,急忙阻止。
“难不成父亲想要让刘氏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吗?”刘亮大吼一声。
众人全都没了声音。
土匪皇妃
嬌妻非人類:嫡仙王爺求獨寵 葉歸顏
“五弟,你为何如此,要陷大哥于险境之中?”老三忍不住出声怒斥道。
“那三哥你来顶罪。”
老三一下子就蔫了,并且往后缩了缩。
毕竟全都享受惯了,又没有孔融家的家庭氛围教育,兄弟之间自然不会争着抢着出去顶罪。
刘尧有些不相信似的看着老五,没想到竟然是这般兄弟相残的戏码。
“为何?”刘尧盯着自己的儿子。
“父亲,我本来将所有的罪责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刘亮看着自家父亲道:
“但刘氏总归是有人要为家族付出性命的,可惜是大哥,更可惜是父亲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刘亮!”他大哥开始嘶吼。
族长刘尧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他全都听到了?
邓炎等人并不想多看,直接把他大哥的嘴给堵上,带走了。
刘亮对着挣扎的大哥,微微拱手以示歉意。
醴陵县的事情一出,不仅袁家奉献的百姓全都登藉在册,刘家的奉献出来的户数也全都登藉。
翌日,犯人刘利被当众腰斩。
关平不仅向整个长沙郡贴了许多告示,并且高度赞扬了县令邓炎以及主薄廖立的事迹,夸奖此二人不畏豪强的好官。
并且在末尾附了一句顺口溜,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五谷。
我在荒野有座城 名樓
在主簿廖立的带领,长沙郡开展了大规模的巡查。
一时间,在此次奉献户数中贪墨的大族皆是瑟瑟发抖,唯恐被清算,全都主动归还了人。
为了表示歉意,纷纷又多奉献了一些人口。
世家豪强面对强势的为任官员,也不敢扎刺,尤其是像这种手握重兵之人。
荆州四大家族早早的就开始向刘备靠拢,他们的地盘也不在显得有些“贫苦”的荆南四郡,根本就不会带领他们反抗。
就这样,关平还命令廖立,勒令他强行罢黜一些人,为新投靠的寒门子弟腾出位置。
确保乡间的控制权,不被当地豪族所掌控。
长沙郡一时间政治清明。
鉴于此,关平又下发了一道命令。
若是有贪腐事件发生,可直接往临湘县府衙外投信,那里设立了举报信箱。
对于大汉官员为任一方,便要捞钱一方的行为,坚决给予打击,反腐倡廉必须要搞起来。
百姓们纷纷称赞邓炎以及廖立等人。
至于关平是管官的,在此次宣传当中,又刻意的让人不要提及自己,功劳都是下属的。
为百姓做主一时间充斥了大街小巷,尤其是县令邓炎被其余县令所眼红。
这个人怕是不久就会入了主公刘玄德的眼,全都靠关太守的提携!
关太守年纪轻轻,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必定要早抱大腿。
赌坊的生意也越发的好起来了,毕竟有心人都想要去拍一拍关平的马屁,尤其是这帮世家大族的子弟。
于此同时,江东的赌坊在关平赌神计划的刺激下,生意越发的一落千丈。
孙权在府衙当中,也是收到了刘备的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