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3en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仙師無敵-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回到異界(一)閲讀-4qhle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片刻之后,黑洞慢慢变小,最后消失在半空,宝楼的值守弟子看着黑洞关上,全程都目瞪口呆。
这时,柳如是飞奔而至。
这么多年以来,柳如是极少下到坠魂渊,毕竟太过凶险。
但是刚刚信号发出的时候,庞小南和陈远南都不在清风楼,静心担心两人没有及时的赶到现场,于是派柳如是先来打探。
“楼主!”宝楼弟子看到柳如是有些惊讶,因为他是第一次在坠魂渊看到柳如是出现。
“黑洞呢?”柳如是望着空空如也的四周发问道。
“消失了。”宝楼弟子指着靠树冠的半空,“就在那里。”
“那我们的客人呢?”柳如是最关心的还是庞小南和陈远南的下落,当然,要在两人之中做个取舍的话,他最关心的还是陈远南。
“他们进了黑洞。”
“走了?”柳如是怅然若失。
“是的,走了。”
经过一阵熟悉的眩晕之后,庞小南跌到了坚硬的地面上,噼里啪啦的绊倒了身边的一些物体。
他困难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到了一个熟悉的环境,正是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的实验室。
“哎哟。”紧接着他被一个人冲撞了一下,回头一看,是陈远南飞出了黑洞。
“庞小南!”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的声音欣喜若狂,接着整个实验室的人开始欢呼。
庞小南环顾四周,确实是他们穿越之前的实验室场景,还有熟悉的实验室人员,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的脸率先映入了眼帘。
“你可算是回来了。”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抓着庞小南的胳膊激动的说道。
“教授,我们去了多久?”庞小南对能够回来倒不是很诧异,他关心的是这边的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一年,你们整整去了一年啊……”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的声音有些哽咽。
这一年多来,他每天守在量子对撞机面前,亲自看着黑洞打开,眼巴巴的盼望着庞小南能从黑洞里出来。
一天、两天、三天……一月、两月、仨月……所有的人都失去了耐心,但是汉密尔顿克斯始终在坚持,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坚持的话,庞小南和陈远南就将永远的留在了未知的黑暗中。
何况,他答应过庞小南,他要坚持十年。
不过,等待是漫长的,心态也慢慢的变的悲观起来,实验室所有的人都开始打退堂鼓,助手劝汉密尔顿克斯道:“教授,我们不能把希望押在一个人身上,要不,我们征集一些其他的人员继续试验吧?”
助手的意思很简单,去社会上召集一些愿意去往未知旅途的人员,不管是死刑犯也好,不管是想轻生的人也好,应该不难找到志愿者。
但是汉密尔顿克斯教授说:“不,在没有得到庞小南的确切消息前,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汉密尔顿克斯教授认为,穿越这个任务就好比以前派人上天,不是谁都有这个资格,在技术不成熟的条件下,人选的能力和道德水准都是需要考察的,否则可能酿成大祸。
就好比一个心智不健全的人,比如一个杀人犯,把他丢进了黑洞,结果他可能在历史的长河里制造了不小的麻烦,从而影响今天的文明程度。
所以,汉密尔顿克斯教授一直在等待庞小南的归来,他给自己一个时间期限,如果庞小南在三年内都没有出现,他将会放开实验,让其他的志愿者进入黑洞。
不过,今天距离庞小南穿越的那天,刚刚好一年。
没到三年,汉密尔顿克斯就等来了庞小南的回归。
庞小南听到这边才过了一年,脸上就绽放了笑意,使劲拍着汉密尔顿克斯的肩膀道:“教授,才一年啊,我还以为都过了七八年了哦。”
“你怎么样,身体没有什么不适吧?”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关切的问道,“快把铠甲脱下来,我给你全面检查一下身体情况。”
就好像宇航员上天一样,回到哈利路亚星的时候,都要做全面的检查,以防止宇航员不适应地面上的环境。
“我没事,状态好的很!”庞小南被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往体检室拉去,但是他认为检查没有必要。
陈远南也在后面证明道:“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我们确实没有事,用不着检查了。”
“诶,以防万一,不管你们感觉如何,还是检查一下保险。”
在体检室做完了生理和心理测试,确保庞小南和陈远南没有任何的不妥后,汉密尔顿克斯把两人带到了秘密会议室。
“跟我说说,你们这次穿越的具体情况。”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十分期待,这可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成功的穿越。
于是庞小南开始讲述这次离奇的经历。
原本汉密尔顿克斯教授配备了通讯器材给庞小南,但是过去之后,那个器材根本就联系不上哈利路亚星,这说明电磁波不能通过黑洞,于是那个器材就报废了。
所有的信息,都只能等到庞小南和陈远南回来之后,才能带回。
庞小南把在灵修界发生的一些事情捡重要的和汉密尔顿克斯教授交代了一遍。
汉密尔顿克斯教授高兴的说:“你真的回到了穿越过来的世界,这说明我们的初衷是对的,那就是同一地点,或者是相隔不远的地点,能够回穿到原来的世界。”
“不过教授,这个时间间隔是怎么回事?”庞小南咧嘴道,“你看啊,我从这里回去,是这边一年相当于那边的一天,但是我们从那边回来,却是那边的一个礼拜,等同于这边的一年。”
“这个嘛,”陈远南分析道,“我之前不是跟你探讨过吗,之前你穿越是异常爆炸引起的,而这次我们是通过黑洞完成的,这里面肯定有关联。”
陈远南转向汉密尔顿克斯,“教授,你认为呢?”
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点了点头,“陈会长说的有道理,不过,之前的时间换算我们就不用管了,反正以后我们都要通过黑洞进行穿越的。”
“教授,这一年来,你不会一直就守着这台量子对撞机等我们回来吧?”庞小南心想如果不是汉密尔顿克斯坚持这么久,他们说不定就永远的留在灵修界了。
“可不是嘛!”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指着自己花白的头发,“你看看,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那可真的要感谢你了,否则我们可就回不了家了。”陈远南笑着说道。
“不过等你们的这段时间我没有闲着,”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指了指一个方向,“我又在那台量子对撞机的旁边,加了一台量子对撞机,继续进行调试。”
“那我们以后,就可以派出大批的人员去灵修界咯?”庞小南心想要是带着一帮人穿越到灵修界,岂不是要把那边闹的天翻地覆?
“不不不,”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摇了摇头,“这不是为了大批量派人去你穿越的那个地方,我是在同时研究,怎么穿越时间,怎么穿越空间,这中间有什么联系,也就是说,我是不是能够准确的控制穿越的时空,想穿到哪里就穿到哪里。”
“厉害!”庞小南冲汉密尔顿克斯教授竖起了大拇指,“你这是要制造时光机,让人类跟坐飞机一样在宇宙里自由穿梭啊。”
“我看我有生之年只怕是做不到了,”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叹了一口气,“光是做你这个实验,从立项到成功,就花了我这么多年啊。”
“不要悲观嘛教授,你看,我回来了,这不就等于是开启了新篇章嘛,有了我这个成功的案例,你以后的研究会越来越顺利的。”
“没错,欢迎回来!”汉密尔顿克斯教授伸出大手和庞小南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汉密尔顿克斯教授没有过分的挽留庞小南和陈远南,只简单的做了笔录之后,就放两人回家了,他对庞小南说:“你们离开家里一年了,先回去和家人朋友聚聚吧,有什么事情需要求证的话,我再联系你们。”
出了汉密尔顿克斯的实验室,陈远南问庞小南:“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当然是去研究这个神秘的果实了!”庞小南从口袋里掏出他们在坠魂渊摘下的神奇灯笼果。
那金黄色的果子现在已经不发光了,看来,换了个环境,连植物的性质都变了。
“是啊,我都把这个事情忘了!”陈远南从庞小南的手里拿起一个灯笼果,仔细嗅了嗅,“奇怪,这果子的气息都变了,再也没有那种鼓动人心的力量了。”
陈远南只闻到了一阵水果的清香,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要不,你尝一个?”庞小南把一颗灯笼果往陈远南的嘴边送。
“不,”陈远南推开庞小南的手,“我怕有毒。”
“怕什么,真要有毒,这也是回到了我们的地盘,我会及时送你去抢救的。”
“那你自己这么不尝?”
“我比你年轻!”
两人打闹一阵,陈远南回到了正题:“去哪里研究,找谁研究?”
庞小南摸着下巴,思索道:“首先我们要搞清楚有没有毒性,那肯定要确定一下果肉的化学成分,那必须要找个化学实验室。”
“嗯,是这个道理,”陈远南沉吟道,“可是我不认识搞化学的朋友,你知道哪里有化学实验室吗?”
庞小南抬头望着天,离开了哈利路亚星这么久,他还得好好想一想在这边有哪些可以利用的关系。
突然他灵光一闪,打了个响指,“我靠,我竟然把我的身份都忘了,我还是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特聘专家呢。”
要想研究一个东西有没有毒性,医院难道不是最好的去处吗?
于是,两个人就准备去往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路上。
庞小南上次开到实验室的车子还停在外面的停车场,已经是灰尘布满了整个车身,脏兮兮的。
陈远南叹息道:“这么好的跑车,就停在这里吃灰吃了一年,真是浪费!”
“你先别管浪费不浪费,看能不能打着。”
布里奇摩尔根送给庞小南的这辆埃克斯,是油电混合的车型,结合了传统能源和新能源的所有优点,但是真正考验实力的时候到了。
停了一年的车子,能不能继续上路呢?
庞小南坐到了驾驶位,车内的仪表竟然还亮了起来,庞小南欣喜的对副驾驶的陈远南说:“有戏!”
一不小心撞上坏首席 爱若无痕
于是,庞小南把手指按在了一键启动的按钮上,只听得一声低沉的呼吸声,引擎竟然发动了。
陈远南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汽车。”
“出发!”庞小南一脚油门,埃克斯载着穿越归来的两位勇士踏上了归途。
熟悉的环境让陈远南生出了感慨:“虽然只在灵修界呆了短短的几天,不过,这段旅程真是难忘,就好像做了一场梦。”
“你是忘不了柳如是吧,”庞小南转头笑道,“老实交代,她是不是你的梦中情人?”
“是有些忘不了,这灵修界的女子,真的就像仙女一般,”陈远南叹了一口气,“不过你要说情人的话,就有些过分了,我可是连她的手都没牵过。”
“你这个低级趣味的人,情人就一定要有肌肤之亲吗?”
“你高级,你高级到跟静心喝了几天的茶。”
“我喝我的茶,她是自愿坐在我旁边的。”
“老实交代,我不在的时候,你跟静心有没有发生什么?”
“我像你那么龌龊吗,我就光喝茶了,连静心的脸都没有多看一眼。”
“你这是暴殄天物。”
“你怜香惜玉,那你不也连人家的手都没摸过吗?”
“下次再去,我摸给你看看。”
“不摸是小狗。”
“我要是摸了,你跟静心怎么办?”
“那我就亲静心一下。”
“好,一言为定,你可不要反悔。”
“怎么,你还打算再去啊,这次成功返回可不代表下次一定成功。”
“我无所谓,返不返回的顺其自然吧。”
“看来你是真打算去灵修界和柳如是长相厮守了。”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说不定我们过去的时候,她们都成老太婆咯。”
“说的也是啊,你这个家伙,看来还是喜欢吃嫩草。”
“因为我胃不好啊,牙口也不好。”
……
两人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到了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停车场。
停好车,庞小南直接把陈远南带到了邱医生的办公室。
很不巧,邱医生去开会了,安娜把庞小南和陈远南带进了办公室,柔声说道:“邱院长马上就要开完会了,你们在这里稍微等一下。”
说完,安娜就扭着杨柳细腰出了办公室。
陈远南啧啧称叹道:“想不到搞医学的人审美情趣很高啊。”
庞小南笑道:“废话,学医的人对人体比例很敏感的,你看看安娜的身材,我敢说,那是邱医生的慧眼才能千挑万选出来的。”
“身材好还得会打扮啊。”
“想不到你是这种人,整天就知道盯着美女看。”
“哎,在灵修界根本就没想过这个事,怎么一回来就有这种意念呢?这是肿么了。”
“我看啊,你还是去灵修界清心寡欲的好。”
“清心寡欲也好,秀色可餐也好,都可以长寿。”
“邱医生也是这么说的。”
……
两人正聊着,办公室的门开了。
“哟,庞小南啊,”邱医生热情的朝着庞小南走过来,“你可是稀客啊,我都有好几年没见到你了吧?”
“惭愧啊邱医生,我挂着这里的头衔,竟然好久没来上班了。”庞小南连忙起身和邱医生握手。
“千万别这么说,”邱医生招呼庞小南坐下,“就你这个招牌,就帮我们招徕了好多生意。”
庞小南把自己来的目的跟邱医生说了一下,邱医生马上拿起电话,说:“你直接去化验科,我安排人专门跟你对接。”
“好的,谢谢邱医生。”
庞小南和陈远南去了化验科,找到了对接的医生,是个戴眼镜的女医生。
“你好,我是庞小南。”庞小南给了女医生一个微笑。
女医生扶了扶眼镜,微笑道:“你好庞医生,久仰大名,我叫陈小青,化验科主任医师,邱院长安排我跟你对接。”
“有劳陈医生了。”庞小南随陈小青进了化验科的实验室,把灯笼果拿了出来。
“你是要化验这个果实的化学成分吗?”陈小青问道。
“是的,陈医生,我想知道这个果实里的具体元素含量,最重要的,是有没有毒性,人体吃了会不会有不良后果。”庞小南把灯笼果递给了陈小青。
“好的,没问题。”陈小青接过了庞小南的灯笼果。
“多久可以出结果?”庞小南希望能够越来越好。
“一般来说的话,我们需要3天的时间,”陈小青笑了笑,“不过既然是邱院长安排的,等我半天,就能出结果。”
“半天是几个小时?”庞小南还是不放心。
唯吾独行 作梦DR
“3到4个小时。”听到陈小青的回答,庞小南才把悬在心里的一颗石头落了地。
“好,那我就静候佳音了。”庞小南要转身离开。
我當頭牌那些年
“不好意思庞医生,我有个问题想请教。”陈小青叫住了庞小南。
“你说。”庞小南回过了身子。
“那个电影明星,是你吗?”陈小青一直觉得庞小南和一个武打明星很像。
————
“不,那不是我。”庞小南果断的摇了摇头,“很多人说我们长的很像,不过你知道的,我就是一个医生,哪里会演戏呢?”
庞小南决定撇清和电影明星庞小南的关系,他想不到过了这么久,还会有人记得他演过电影。
“哦,是吗?”陈小青点了点头,“你们真的很像。”
离开了化验科,庞小南找到了正在走廊上等待的陈远南。
“怎么样,出结果了吗?”陈远南从椅子上站起来问道。
“哪有那么快,要等3个小时。”庞小南说道。
“那么久啊,那我们不能一直坐在这里等吧?”陈远南对医院的气味有些不适应。
“肯定不能坐在这里等,我们找个地方吃东西去吧。”
大罗神戒 看破尘缘
庞小南有些想念哈利路亚星的伙食了。
“好主意!”陈远南也深表赞同。
于是两人出了医院,在旁边开始逛了起来。
任何大医院的周边,都有很多饭店和商业区,因为医院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生意的地方,所以人流量特别大,带动周边的经济繁荣。
这东力军校附属医院,是华国数得上号的大医院,自然是人流如织,热闹非凡。
“开什么都不如开个医院啊。”陈远南感叹道。
“你说的对,实体经济被你们这些互联网公司搞垮了,现在唯一还能扛到底的就只有医院了。”庞小南看着身边匆匆忙忙脸上忧心忡忡的人们,感觉有一丝悲凉。
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生病才能让人心甘情愿的掏光自己的家底。
“我求求你,再宽限几日吧,我一定凑够钱还给你!”一个中年男人正在路边苦苦哀求。
他的对面,是一个凶神恶煞的光头,戴着粗粗的金链子,一看就是放高利贷的。
“不行!”光头手一挥,“你今天必须还钱,我告诉你,你的情况我摸的清清楚楚,过几天?过几天你拿什么还?你家里的房子都抵押出去了,你周边的亲戚朋友,恐怕你都借遍了吧?”
“我真的没办法啊,老大,为了给我女儿治病,我真的都借遍了,你再宽限我几日,这几天我一定想办法给你还钱!”
中年男人的脸上满是悲楚,两鬓布满了风霜。
“你能想什么办法,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你女儿出来做事还钱!”光头唾沫乱飞,嚣张的不可一世。
这是一个连接两条商业街的小巷子,有些苍蝇馆子开在左右,都是给去医院的人提供低价的餐食。
末世造物主
光头带人堵住了巷口,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老大你行行好,我女儿还是个孩子啊,而且她现在还生着病,怎么可能出来工作呢?”中年男人不住的哀求,就差跪下去了。
“不工作就敢生病,生病了不要花钱治吗?你女儿好歹是个大学生,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吗?你这么大的人,怎么就这么不明事理呢?你这些年给你女儿治病,把家里掏的干干净净,你女儿难道不应该负担一下开支吗?”
作为一个专业放高利贷的,看来光头把欠债人的一切都摸的清清楚楚。
“可是,就算我女儿出来做事,也不可能短期内还上钱啊,十好几万啊……”
“诶,怎么能这么看轻自己的女儿呢,我看你女儿长的还不错,要是她愿意……”
“不行!”中年男人大声的打断了光头,“我不能让我女儿做那种龌龊的勾当!”
“你踏马的叫个鸡毛啊,”光头狠狠的推了中年男人一把,“我是看得起你女儿,才让她去做这个,你嫌龌龊?那你还钱啊!”
“还钱啊,还钱啊……”光头一连推了中年男人好几下。
陈远南忍不住想走过去。
庞小南一把拉住了他,“你干什么?”
“这伙人光天化日之下就敢逼债,实在是看不过眼。”陈远南还要往前走。
“你别冲动,”庞小南没有撒手,“世上这种事情多了去了,你管的过来吗?”
陈远南停了下来,叹了口气,“也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走吧。”
“诶,这就对了嘛,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不敢乱来的。”庞小南和陈远南正要转身离去,却听到背后的喧哗大了起来。
“算我求求你了老大,再宽限我几天,几天之后要是我还筹不到钱,我去卖肾卖器官,还你的钱!”中年男人噗通一声在光头面前跪了下去。
“卖肾?”光头叉着腰,右手往光头上一摸,“我靠,就你这乌七八糟的肾,有人要吗?就算有人要,你卖了钱要是死在手术台上呢,我找谁要钱去?不行,你今天必须让你女儿出来卖!我已经找到了买家,时间都约好了……”
周围的人开始议论纷纷。
“这伙强盗实在是太嚣张了,光天化日就敢逼良为娼!”
“是啊,太不像话了。”
“这个男的为什么不报警呢?”
“这报警有用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啊。”
“可是这样逼债,应该是犯法了吧?”
“最多也就是民事纠纷,说不上犯了什么法吧?”
“高利贷不犯法?”
“你怎么知道是高利贷?现在高利贷都很隐蔽的,他们的合同看不出破绽。”
“哎,有什么别有病啊,看起来有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搞垮了。”
就在周围乱哄哄的时候,中年男人噌的一下蹿了起来,对着光头就是一脚。
这一脚又准又狠,直接踢到了光头的裆部。
“啊……”光头噗通栽倒在地,捂着裆部痛苦的嚎叫。
“你骂我可以,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女儿!”中年男人一脸的狰狞,拳头握的紧紧的。
光头的人一看情况发生了逆转,一窝蜂的冲了上去,开始围攻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看起来是练过的,一连打翻了冲过来的几个小混混。
不过,再强也架不住人多,很快,中年男人被一群人打翻在地,众人在他身上拳打脚踢。
光头挣扎着站了起来,冷眼扫了一遍周围的吃瓜群众,大声喊道:“我看你们谁敢报J,谁报谁的下场就和他一样!”
光头从旁边的垃圾桶旁边找到一根铁棍,然后走上前去分开众人,大喊大叫道:“都给我让开!”
光头的手下们让开了一条道,光头走到了中年男人的前面。
中年男人已经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紧紧的护住了头,全身的衣服皱皱巴巴脏兮兮的,就好像是从烂泥堆里爬出一样。
“踏马的,你敢踢我,还敢踢我的小老弟,今天我不废了你,我就不是光头文!”说完光头文就要哦挥起铁棍朝下面扑过去。
突然,一双大手紧紧的抓住了光头文的手腕,光头文的手上一下子就松了劲,一股电流从手腕处传到了他的心里。
陈远南站在了光头文的旁边。
“得饶人处且饶人,欠个钱而已,没必要搞出人命吧?”
陈远南的表情很淡漠,光头文看的心惊胆战。
“你什么人?我劝你少管闲事!”光头文把铁棍对着陈远南。
“你别管我是什么人,他欠你多少钱?”陈远南眼神朝光头文一扫,直接把光头文的怒火给吓掉一半。
“怎么,你要替他还钱?”光头文不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这种傻帽,为了一个路人还钱。
“多少?”陈远南背着双手,很有一代宗师的风范。
“本金是十万,不过连本带利是十八万!”光头文一说到自己的专业,顿时声音都提高了八度。
“你……不是才十五万吗?什么时候到十八万了?”中年男人从地上爬起来,急急的争辩道。
“我靠,到今天早上是十五万,但是现在又过了大半天,还耽误了我们这么多人的人工,多收你三万多吗?”
光头文说的头头是道。
“好,十八万就十八万,我给你。”陈远南一锤定音。
“老板……不用……你别上他的当!”中年男人伸手拦住陈远南。
“你走开!”光头文拿铁棍拂开中年男人的手,“有人帮你还钱,你还捣什么乱,我告诉你,你踢我一脚我还没给你算账,老子大人有大量,滚一边去!”
“你真的替他还账?”光头文凑到了陈远南的身边。
“把你的账号给我。”陈远南看都不看光头文。
“什么账号?银行账号?现在谁还用那个玩意,你有没有飞隼,或者,你有没有买卖宝?最好是现钱。”放高利贷的谁会用银行呢,光头文笑陈远南不懂事。
“行吧,把你的买卖宝账号告诉我。”陈远南瞟了光头文一眼,“另外,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这里这么多人看着。”
“对对对,你跟我们走!”光头文在前面带路,“还有你,你也过来!”光头文没有忘记中年男人,只要钱一秒钟不到账,中年男人还是他的欠债人。
庞小南走到陈远南的身边:“你真的要管闲事吗?”
“我去去就来。”陈远南笑了一下。
“行吧,我就在那里等你。”庞小南指着前方的一个招牌,上面写着“留仙蒸菜馆”。
“好!”陈远南点了点头,就跟着光头文走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