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wha非常不錯小說 超級喪屍工廠 txt-第1648章 歲月相伴-1rrqw

超級喪屍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喪屍工廠
一众上层大人物们,无不是懵住了,总统的话是什么意思?
总统当媒人?
说的是什么媒,为谁而说媒?
全球联邦的总统,不远万里到来,却是为了当媒人?这也太夸张了,这个星球上,他们还真的想不出来,谁有这一个面子,能够让总统这么做。
纵观全球,他们想不出来。
总统日理万机,像这一类事情,基本上不太可能发生的。
可是现在,总统却是亲口说出来,怎么不让他们感觉到惊讶?也从这一点中,不难让他们意识到,这请动了总统的人,绝对不简单。
他们的眼光,再一次落到了眼前的年轻人的身上。
不用看,他们也知道了所谓的媒人,为的就是眼前这一个年轻人了。
他是什么身份?
众高官们,现在只想弄明白这一个问题。
不说他们,便是陈恪他们,全都是惊呆了。陆灏竟然让总统当媒人,他是怎么做到的?难以想象,这个星球还有谁能够让总统这么做。
陈恪甚至有些忘记回答总统了,因为他傻眼了。
在他眼中一无是处的陆灏,却是直接请出了总统,这个星球至高无上的存在。
鑒寶大師 維果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轮不上他再做什么决定了。总统的面子,他必需要给,更何况能够搬动总统到来的人,论起来他们陈家还是高攀了对方。
总统拍了拍陈恪的肩膀,与他错身而过。
而后面的众高官们,无不是用一种羡慕的眼光望着陈恪,天知道这个陈恪走了什么运,总统竟然会上门说媒,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还不知道会轰动成什么样呢。
陆灏路过陈恪的时间,淡声说道:“爷爷。”
陈恪脸色变了变,眼光复杂地望着陆灏,他现在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陆灏和总统之间有什么关联?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陆灏身上的特征,有些混血……莫不成陆灏和总统……
想到这里,他不敢再去乱想了。
在城堡的大厅上,总统见到了可可,也被对方惊艳到了,不过他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到过?神色很快就平淡下来,不得不说小老板的眼光没得说。
“陈区长?”
总统的眼光落到了陈恪的身上,他眼光平淡,但陈恪却感受到了里面的威胁的味道有多重。
隱婚老公很神秘
陈恪的内心,也是哗了狗了,这都是什么破事,总统竟然会拉得下脸来当这个媒人,试想这一个世间上,还有谁可以拒绝总统的保媒?
“总统,他们情投意合,自然是天人之合,我同意了。”陈恪立即是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可可脸上带着欣喜,她望向了陆灏,眼睛里带着好奇和兴奋。
陆灏却是不顾这里众多高官,走过去,拉起了可可的手,扭头说道:“我和可可离开一下,你们聊。”说罢,便是拉着可可离开。
众高官面面相觑,这年轻人竟然会如此的没有礼貌?
总统却是微笑着挥挥手:“去吧,哈哈。”
见到总统丝毫没有不高兴的样子,众人又是大吃一惊,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总统脸上带着微笑,他知道众人现在为什么好奇和吃惊,他当然不会点出陆灏的身份,而是神色严肃地说道:“大家,现在还是商讨一下陆灏的婚礼吧。”
“啊……”
众人无不是被总统这一个转折给惊到了,他们和总统商讨婚礼?
便是陈恪,也有些吃惊,总统现在的表现,绝对不正常。
总统才不管这一些呢,他现在是好人做到底,怎么也要在小老板的心里留下重重的印象,到时候再传到老板的耳朵里,这就完美了。老板不管,可是老板娘还不是对自己欣赏有加?
这一些人又怎么会明白,这里面的道道?
在城堡的阳台上,陆灏却是将害羞的可可拥入了怀中,他才不管下面的人怎么看呢。在竞技之城里,他原本就是混世魔王的角色,又怎么会在乎他们是怎么看的?
可可充满了好奇:“陆灏你是怎么做到的?”
陆灏离开之时,她一度以为她与陆灏之间,肯定是不可能的,她是明白爷爷的决心的能量的,一但爷爷决定的事情,是改变不了的。
谁能想到,在一天不到的时间里,却来了一个大逆转?
这一种逆转,便是小说也不敢这么写,因为她是了解陆灏的,他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
陆灏却刮了刮可可的鼻子,说道:“等以后你就会知道,你的老公本事大着呢。”
可可满是羞涩:“谁是你老婆呢。”
陆灏却是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很快就是了,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这一切。”
当然在内心中,能够阻止的人还是有的,比如他的父亲,这就是陆灏不敢告诉父亲的原因,他要来一个先斩后奏,等到父亲发现时,已经木已成舟。
反正这一种闯祸的事情,他从小到大就没有少做。
…………
一场世界为之瞩目的婚礼,在沪市举行。
几乎全球的权势人物都到了,引起来的轰动可想而知,无数的媒体都是报道着。而为主角的可可,被人将身份彻底地曝光出来,全球最火热的明星,华夏陈家的三小姐。
而另外一个主角,只有一个简单的名字,陆灏。
不是媒体不敢报道,而他们确实是没有关于陆灏任何的信息,想要报道也无从报道。
能够让总统做为媒人的一场婚姻,对于地球来说,绝对是头一回,加之可可的身份,还有神秘无比的陆灏,一切的一切,引来的关注可想而知。
什么叫世纪婚礼?
和现在这一场婚礼比起来,那一些所谓的世纪婚礼都弱爆了。
总统竟然是公然带着整个联邦高官参与,根本不在乎合不合适,这一种支持力度,公然给陆灏站台的表现,让人们对陆灏的背景猜测更加的多了。
连总统都这样了,更何况是下面的官员们?
數碼暴君
三國遇上擼啊擼
親親王爺,不太乖!
不得不说,仅仅是一场婚礼,便让陈家的地位水涨船高,便如同古代被皇帝器重的重臣,一时间风光无比。以前对陈家有所敌视的,无不是纷纷趁机和解。
一场婚礼,让世人见识到了什么叫奢华。
唯一奇怪的,就是陆灏的父母并没有出现,全程都一人。
有着总统站台,这一些都不是问题,也没有人敢轻视陆灏。一个查无此人的信息,无不是示意着陆灏的不平凡,他的父母肯定也不简单。
外界最多的猜测,则是陆灏是总统的私生子?
若是私生子,如此大张旗鼓地站台,根本不可能,这就是丑闻了。
这一场婚礼,注定了不可超越,哪怕婚礼已经结束了一个月,人们依然是津津乐道。
…………
欧洲。
这里被可可选为了蜜月之地,所以两人在婚礼结束后,便到了这里,每一个区,每一座有名的城市,都留下了两人的足迹,以他们的背景,使用了飞行器的情况下,还真的来去自由,不受限制。
两人的感情,也在快速地升温着。
在阿尔卑斯山的滑雪场上,可可站在一处木屋上,遥望着这里的雪景,从这一个角度上,能够看到下面无数座大小的山岭。
陆灏就陪在她的身边,从后背抱着她。
“可可,我会守护你一辈子。”陆灏说着,眼光却是望向了星空。
魔鬼貝雷帽 風帆
可可点头,现在的她,无比的幸福。
在蜜月结束之后,两人还是回到了沪市定居,可可还是熟悉沪市,不愿意到其他的城市居住。
两人的居所选择了沪市的一处别墅,很低调,几乎不引来外界的注意。而陈家,也没有干涉这一些,现在他们可不会认为陆灏没有能力购买一个庄园,是想与不想的问题。
沉浸于爱情中的陆灏,每天都过得非常的充实,根本没有一丝返回竞技之城的意思。
时光荏苒,在这一种幸福中,一晃却是二十余年过去了。
表现上来看,可可已经成为了一名母亲,年纪也上来了,哪怕她再耐老,终究还是显老了,像是一名贵妇一样。而反观陆灏,他几乎没有一丝变化,还是一如二十余年前一样。
饭后,两人还是一如这二十余年中每一个日子一样,挽着手走在别墅外的小区小道上。
冷眼紅塵
只是……
可可的眼光望着旁边的丈夫,有一种恍惚,他没有老,可是自己却已经老了,她甚至发现了自己有了白发,这一个发现,一直让她有些精神恍如。
不知道为什么,她意识到了自己的丈夫有些不对劲,同来枕边人,她最为清楚了。
这二十余年来,她的丈夫根本就没有老过,和她认识时的陆灏完全是一个样。
其实这几年来,她的内心出现了挣扎。不管她怎么回避,却逃避不了陆灏和她的差距越来越大,大到不像丈夫,而是像母子。
到了外界,她甚至不知道怎么介绍陆灏。
“陆灏,你是不是在想家人了?”
当可可发现陆灏又一次仰望着星空发呆时,忍不住询问道。事实上陆灏从来没有和她说过他的父母,仿佛他的父母并不存在一样,而可可一直也不敢开口问这一个问题。
陆灏收回了自己的眼光,他望着可可,不管他承认不承认,可可的眼角处已经有了皱纹,自己与她这么一站,自己反而像是她的儿子。
保养再好,终究敌不过岁月。
当初洛克总统的话,又浮上了他的心头,这一些问题,终究是要面对的。
这一次,陆灏没有回避,而是点了点头,说道:“可可,你不是一直好奇我的父母吗?其实我并不是孤儿,我父母还在,过得非常的好。”
可可张大了嘴巴,她不敢相信,一直她以为不在的陆灏父母,却是还在,可是为什么陆灏这二十余年来从来没有联系过他的父母?
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天大的误会?
陆灏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却是笑了起来,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父母很爱我,我也很爱我的父母,只是某些原因,我孤零零一个人在这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