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kl4精华都市小說 歸一-第九百一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分享-bpzy8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想要找到盘古灵珠,首先要确定盘古灵珠可能存在的位置,九千岁给的那块石盘是星相图谱而不是灵珠所在的具体位置,需要根据星相图谱上大小不一的圆点儿来对照推敲灵珠可能存在的区域,这是一个极为费时且费力的繁琐工作,要知道星相圆点所对应的那些位置并不只有东方,还有一些中土之外极为偏远的区域。退一步说,即便确定了大概的范围,想要找到灵珠也并不容易,因为盘古薨归于多年前,这么多年下来,灵珠要么深埋地下,要么失落别处,留在原地的可能性很低。
石盘上有九处较大的圆点,这九处圆点无疑就是高品阶的灵珠,三灵以下的灵珠即便找到了对己方众人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这九枚高品质的灵珠至少等同三灵修为,这九枚灵珠是己方搜寻的重点。
霸道皇妃:傻女翻身把王上 清魂
由于灵珠分散区域太广,想要组建一支队伍逐一搜寻时间根本来不及,只能分头行事,派出九支搜寻队伍,分别前往不同区域。
选谁做领队也需要推敲商议,不管派谁出去,辛辛苦苦找到的灵珠最终却给了别人,任何人的心里都会不舒服,所以几乎可以确定领队之人基本上就是半年之后的参战之人。
由于是搜寻而不是抢夺,故此派出的搜寻队伍首先要考虑的不是修为实力,而是智商和见识,二人首先确定下来的是吴荻领一队,第二个敲定的是祝千卫,第三个是黎万紫,第四个是黎泰,第五个是姜振,之所以将黎泰和姜振排在四五位,乃是考虑到他日赌斗之时二人拥有青龙甲和白龙丹,战斗力强悍,至于二人不是非常聪明也有办法弥补,那就是给他们委派聪明的助手同行。
第六个是黑寡妇,可不能小看黑寡妇,黑寡妇活的年头长,多有见识,而且黑寡妇的智商也不低,一个漠北的土匪头子,南迁避祸之后能被敕封为雕凤王,足见其智商和情商之高,而且黑寡妇的本体是只母蝎子,是剧毒之物,他日对阵神族和兽族,想必也不会吃亏。
最后三个吴中元没跟老瞎子进行商议和推敲,而是直接定了逐浪,高展,姜齐。
听得吴中元言语,老瞎子愣了一愣,相较于之前六人的谨慎推敲,最后三个人选吴中元定的很是草率,选定逐浪他倒是可以理解,因为有些疑似地点是在海里,但狼人高展是一介武夫,而姜齐是在吴中元被困魔界的时候陪在他身边的那个牛族勇士,是所有异姓王中资历最浅的。
不过老瞎子虽然疑惑,却没有出言发问,略一沉吟便猜到了吴中元为什么会这样安排,“圣上,您最后指定的这三个人可是不准备在半年之后派他们出战?”
“对,”吴中元点头说道,“这三个人资历较浅,如果当真寻有所获,我有心将他们寻得的灵珠赏赐给其他人,他们也不会心生不满。”
三生有幸,為你花開 張眇
“最后出战的三人您已有人选?”老瞎子追问。
“嗯,”吴中元再度点头,“我和万山红,还有我的一个朋友。”
吴中元言罢,老瞎子急忙摆手,“不成,不成,您不能亲自出战。”
老瞎子的反应也在吴中元的意料之中,随口笑问,“为什么不能?”
“因为您是人族的希望,容不得有丝毫闪失,”老瞎子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再度说道,“况且您如果亲自出战,神王兽王也一定会下场,不管胜败如何,局面都不好控制。”
“我肯定会下场,而且我要打头阵。”吴中元正色说道。
“啊?!”老瞎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吴中元说道,“白牧乃玉元修为,苏阳乃上元修为,都比我的修为要高,这一点不止我知道,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连我自己都不敢上场,其他人心里又怎么能有底气?”
“话虽这样说,但是……”
不等老瞎子说完,吴中元就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在这半年之中我能否化生元婴甚是关键,如果到了赌斗之日我还是太元修为,还是没有化生元婴,这场赌斗我们就必输无疑。”
老瞎子没有接话,但脸上却满是忧虑神色。
吴中元说道,“将后面的事情安排好之后我就会闭关参悟金简玄文,以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你多辛苦一下,寻找盘古灵珠一事由你统筹调度。”
“这是微臣份内之事,谈何辛苦,但我们只有半年时间,对您而言,够吗?”老瞎子忐忑发问。
吴中元摇头说道,“怕是不够,此前我也曾经自漠北闭关,却是心境不平,杂念丛生,我得设法让自己真正安静下来,金简玄文不比寻常的武功法术,想要参悟它,必须找到并进入一种极为特殊的状态。”
老瞎子当年也是练气之人,能够理解吴中元想表达的意思,点头说道,“圣上可以寻一处僻静所在,闭门谢客,静心推研。”
大宋清明錄
吴中元摇头说道,“不行的,我之前试过了,若是完全与世隔绝,思绪会趋于平和,如果情绪过于平和,无有起伏跌宕,便不会有所感悟,亦不得顿悟窥真。”
“那您就坐镇有熊,没有您的召见,我们也不会打扰您,若是确有必要,您也可以随时与我们下达号令。”老瞎子说道。
網遊之召喚王
吴中元再度摇头,“也不成,我始终牵挂国事,留在有熊只会分神。”
網遊之武俠
“那您的意思是?”老瞎子疑惑问询。
吴中元没有回答老瞎子的问题,而是出言反问,“先生,你感觉人在衣食无忧的情况下更能爆发潜力,还是在破釜沉舟之时更能爆发潜力?”
老瞎子没有立刻接话,沉吟过后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您想做什么,但微臣不希望圣上以身涉险。”
吴中元笑了笑,“人生总要有所取舍,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穷其所有也只够干好一件事情,参悟金简玄文和做一个好黄帝我无法兼顾,想要有所突破,必须做出取舍。”
老瞎子明白吴中元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却不确定他说这番话的用意,“微臣无能,不得为君分忧。”
“不不不,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有些事情你可以分忧代劳,有些事情只能我自己来,”吴中元摆手说道,“我准备逼自己一把,以求置之死地而后生。”
“您要做什么?”老瞎子紧张追问。
吴中元说道,“我是自五千年后长大的,我对那里的环境非常熟悉,我想回去,自那里体察人生百态,参悟金简玄文。”
“那里还有您的亲友?”老瞎子问道。
“没有了,了无牵挂,”吴中元摇头,“我只是需要一个能让我感觉轻松熟悉的环境,让我可以完全放松下来,以旁观者的立场进行观察和感悟。但是与此同时我也需要巨大的压力,让我的心神一直处于紧张的亢奋状态。”
老瞎子疑惑皱眉,没有接话,吴中元这番话他不是非常理解,因为吴中元的这番话貌似是冲突的。
“就这么定了,我留在这里总有琐事分神,稍后你就亲自送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