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o52h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起點-Turn144.天堂、地獄與稻草人推薦-880hg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早已是深秋时节,带着繁盛了一春过后的萧索。
外灘裏十八號貳 茅捷
一片片枯黄的落叶随风摆动,化作枯黄的威尼斯游船落到地面上,踩在脚下时发出咯吱的声响。
随着一阵秋风刮过,落下的枯叶掀起了布帘的一角,拨动了风铃的心弦。
正在调羹的老人抬起头,看到一道壮硕的身影迈着矫健的步伐一路小跑过来。
“哦,今天还真是准时啊,杉崎君,”店主插着腰说道,“不过你已经很久没来了吧?”
傾世毒妃:邪王送上門 安步
“老样子!”
急冲冲的中年男子坐到了椅子上,迫不及待的说道。
“好的!鱼糕萝卜对吧?”
“还有!”杉崎拼命朝着杯子的方向使眼色,脸上涨得通红,“杯子杯子!”
店主见到杉崎脸上的红色,能看得出来那并不是病态的潮红,而是容光焕发的红。
“还要喝酒吗?”店主脸上带着关心的笑容,“你不是最近刚刚被查出来癌症晚期了吗?”
“嘿嘿……”杉崎笑了两声,夺过了酒杯,“我都得癌症了,再不及时享乐不是亏大发了吗?”
“你还敢这么说?”店主觉得有些好笑,但同时也觉得奇怪。
平时杉崎都因为被查出癌症的事情,整个人脸色灰暗的吓人,现在这是怎么了?这么开心?
“快满上快满上……”
“不行!”店主将酒瓶拿的老远,“如果你是想要用这种方式享乐的话我还是劝你另请高明吧。”
“嘿嘿嘿,”听到店主这么说,杉崎不怒反笑,随后压低了声音,“我告诉你个好消息……”
“……”
“其实是误诊。”
“你说什么?”
“医生跟我打了电话,说是化验报告拿错了!我的癌症是误诊!”杉崎脸上带着喜色,“我刚从医院回来,得到的结果是我并没有得癌症!”
“哦!”店主听明白了,似乎也被杉崎脸上的喜色感染,“那可真是恭喜你啊!重获新生了!”
“就是啊!”杉崎将杯子递了过去,“今天要好好庆祝一下,我还有大把的人生好好享受享受!”
这倒是个合理的理由。
当确诊自己患上了癌症晚期的时候,杉崎像是一下子跌到了地狱里一样。
但是当医生告诉他只是将化验报告单拿错了,杉崎抱着侥幸心理再去复诊,得到了自己很健康这个答案之后,又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一上一下,简直就像是回到了天堂一样。
酒浆咕咚咚的倾入了杯子中。
杉崎夹了一筷子被汤汁煮得软糯的萝卜,像是享受似的吃了一口。
“哦对了!”店主打开了高压锅,“我这里还有一些牛筋,今天也一起煮了给你庆祝。”
“那感情好!”杉崎舞着筷子,“快快快!如果煮的时间不够的话可不好吃!”
“好嘞!你等一下啊。”
店主还在忙活,杉崎却已经在那里享受鱼糕和酒水。
突然间打入了地狱,突然间回到了人间,这样刺激的生活他以前连幻想都想不到。
现实不需要逻辑。
正在品尝鱼糕和萝卜的鲜美滋味时,耳边突然间传来一阵阵嗡鸣声,让杉崎被酒呛了一口。
杉崎不傻,曾经在SOL公司任职,又忽然间辞职的他明白这个声音来自何处。
或者说,不是SOL公司给予他的这方面知识,而是另一层面……
“网络世界!?好强烈的电子界反应……”
傾城熱戀 跳海躲魚
是同类靠近过来了吗?
不,如果是同类的话,早已侵占了人类身体的他们是不可能散发出这么强大的电子界反应的,那么究竟是谁……
杉崎一边喝着酒掩饰刚刚的失态,一边小心翼翼的四下张望,装作看风景的样子,实际上在寻找电子界反应的来源……
然而左右都不见人影,只是有几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经过。
错觉吗?
杉崎在心里松了口气,但就在这时,借着街道橱窗的反光,他看到在马路对面站着一道白色的人影。
风帽、白袍,遮盖了身材和长相。
但是这副装扮却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究竟是谁。
稻草人!?
自上次汉诺塔事件爆发之后就销声匿迹的家伙,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Cosplay?
杉崎回过头去,用眼角的余光看向镜子反光指向的马路对面,然而那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并没有什么一身白色的稻草人,只有满地的落叶。
杉崎转过头来,愕然的眨了眨眼睛,又抬起头看向了橱窗玻璃,随后眼睛猛地睁大。
橱窗玻璃的反光中,那道白色的身影与他近在咫尺,似乎发现了彼此的视线交集,那道身影对着杉崎露出了笑容。
没有看到牙齿,但落在杉崎的眼中同样狰狞无比。
但是镜子反射的另一面,镜子之外,杉崎却依然没有找到那个白色的身影所在的位置。
仿佛此人并非来自于现实,而是……网络世界!
稻草人开口了,杉崎没有听到声音,却能看得懂对方的嘴型。
“你看到我了?”
杉崎抖了一下。
就在这时,一碟串好的牛筋放到了杉崎面前。
訣別書
“嗨!牛筋到了!”
“啊?”杉崎回过神来,看到的是店主那和蔼的笑容,“哦……”
牛筋……现在谁还管牛筋?杉崎再次回头看去,玻璃上、现实中,都没有了稻草人的身影。
看到了?看到了又能怎样?稻草人为什么会来找自己?是因为自己曾经是SOL公司的员工吗?
地府老哥混都市
将结账的零钱拍在了桌子上,杉崎说道,“对不起!我刚刚想起来有些事情,所以钱就先放在这里,我要先走了!”
總裁我帶兒子滾啦
“喂,你东西还没有吃完呢!”店主喊道。
“非常抱歉!来不及了!”杉崎说着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功夫球皇
“这家伙,”店主接过了钱,数了数,随后摇了摇头,笑道:“是去享受自己重新得到的人生吧?”
杉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逃离那里,他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并非来自于人心,而是来自于隔壁世界传承的计算方式。
他的身份暴露了,在与稻草人对视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暴露了。
杉崎一路狂奔着,身旁的景象像是倒退般朝身后涌去,他也不知道自己能跑到什么地方,但是每当他频频回头,都能看到在窗玻璃上一闪而过的白色人影。
稻草人,他跟来了!
逐渐冰冷的空气涌入肺部,剧烈的运动让他感觉到肺部撕裂一样的疼痛,但杉崎却一步都不敢放缓。
純純欲動:首席別亂來 李落一
最強榜單 38大蝦
令人耳鸣的声音再起,这一次连同撕心裂肺的痛苦让他险些栽倒在地。
终于,等到四周的玻璃全都消失,再也看不到稻草人的行踪的时候,那种刺耳的声音才终于停下。
但是杉崎却依然不敢庆幸,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虽然耳鸣的声音消失了,但是造成那阵刺耳声响的源头还在。
仙界專家
“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
忽然间,耳鸣的声音又来了,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忽远忽近,似乎是在寻找自己的位置。
杉崎堵住了耳朵,但是却阻挡不了来自灵魂深处的震荡,那才是真正的来源,于是所幸不堵了,将手一放,大吼道:“出来!稻草人!!我知道你在这里!”
似乎对方终于找到了自己,那阵耳鸣再次来到了自己跟前,随后停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追我!?”
耳鸣声又起,有节律的闪烁着,像是在说话。
片刻后,那阵耳鸣声又停了下来,紧跟着,整个世界泛起了带着违和感的涟漪。
数据的光芒在涟漪的中心亮起,带着如同烈火上层飘动的星火一般的电子粒子,一只手自光芒的最深处缓缓伸出。
在杉崎恐惧的目光中捏住了他的脸,随后将他按倒。
如同冰破之声,天空渐渐远去,四周沉入了深渊。
杉崎不断下沉,随后一阵天旋地转的失重感传来,随着背后一痛,在地面上连续翻滚了几圈之后才终于停下。
杉崎从地上爬起来,四下环顾,看到的却是电子制造的天空,犹如墙壁一样从四极垂下。
Link vrains……
在短暂的失神之后,杉崎的目光缓缓移动,看向了将他从现实世界强制拽到这里的那个人。
稻草人一身白衣,嘴角挂着莫名的笑容,正看着他。
竟然让自己强制登录进来了吗?!但是为什么?
如果是那件事情的话……不可能!那种事情没人知道!
“为什么要针对我?稻草人!”杉崎从地上站起来,带着人类特有的警惕语调问道。
“你应该知道,”游昊之说道,“你早就已经猜到了,非要我点出来吗?”
“如果你是找SOL公司的人的话,那么你找错人了!我早就脱离了SOL公司!而且,SOL公司也没有得罪过你!”
“杉崎鸣,二十七岁,三年前加入了SOL公司作为一名网络侦查员,两年后退出,现在的工作是在港口搬运集装箱……”
稻草人念出了杉崎鸣的履历,随后说道:“一前一后两个职位,一个是在SOL公司任职,有着丰厚的工资和待遇,但却无缘无故退出,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搬运工……落差如此之大,难怪,这一年您都没有申请过决斗盘的身份验证。”
“你在说什么?”
稻草人收起了手中的面板。
“你在干什么工作与我要找你并没有任何关系,杉崎先生,我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寻找,一个能让我的雷达感应到异常的脏东西,于是就找到了您。”
稻草人微微躬下身,作绅士礼,“很荣幸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稻草人,现在,在为SOL公司工作。”
杉崎向后退了一步,果然,还是那件事发了吗?
虽然那件事无人知晓,但那是因为没有人深入研究,杉崎心中很明白,如果真的有人刻意去调查,那么迟早会发现有些地方的异样。
而自己最大的败笔,就是在异样集中爆发的时间段离开了SOL公司!
强压下内心的恐惧和心虚,杉崎镇定下来,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恐惧,一旦表现出这些情绪,那么全完了……
人生也好,未来也好……不,作为异类根本没有未来!
“SOL公司……派你来对付我吗?”杉崎颤抖着声音问道。
“对付?不,说句不好听的,用清洗来得更合适一些,”稻草人回答完,笑了笑,“如果你愿意配合的话,跟我回SOL公司也许能争取宽大处理。”
杉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求求您饶了我!现在的我只是个小工人,根本没有力量与SOL公司对抗,被带到SOL公司那我就全完了!
而且我在SOL公司任职的时候也没有接触过任何公司机密,签的只有与本职工作相关的保密协议!没有掌握任何对SOL公司不利的东西!求求您饶了我!”
“你还要这样装模作样下去吗?”稻草人忽然间装模作样的长叹了一口气,“你所说的秘密,恐怕那个真相与SOL公司并没有太大关系吧?”
正在跪地的杉崎心中一抖,但是脸上依然写满了茫然。
“别装了!”稻草人藏在风帽下的眼神猛然变得极为冷酷,“从你能看到躲在网络世界的中的我的身影开始,你就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类的范畴!”
“您……您在说什么?什么脱离?什么正常人类?那不是您……”
“网络中的数据再怎么庞大和驳杂,也无法干涉到现实的物理规则和生物构成,但是却干涉到了你的思想和意识!”
稻草人居高临下,“从对视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看出来了你根本不是人!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地面猛地开始扩张,就像是黏着的沥青一般,家待着杉崎的身体,他的血肉就如同画在橡胶纸上的画作一样不断延伸和撕裂。
“额啊啊啊啊!!”
杉崎就像是被贴在橡皮筋上不断随着橡皮筋拉伸一般的伸长,逐步和从脚下扩大的地面开始从立体变为了面积。
“果然,一试就试出来了,”稻草人说道,“如果你真的是人类的话,网络世界的变化也应该影响不到你的精神!”
最终,杉崎像是一张放大后的人物肖像画一样被紧紧贴在了地面上,形成了一张厚度仅有不到一分米的黑色区域。
结束了?不,仅仅是开始。
就在稻草人准备回收这个人的记忆数据的时候,却看到黑色区域猛地收缩起来。
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超脱了他的掌控,稻草人猛地跳起,落在了不远处。
黑色的部分被揉成了一团,像是被庞大的网络意识掌控,在原本扩张的中心迅速收缩成一枚黑色的球体。
稻草人能感觉到,在那个球体中,原本被打散的意识有了重组的倾向。
但是倾向也只是倾向而已,失去了人类这个身份,单纯的网络数据是不可能形成人身的。
于是,黑色球体上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响动。
黑色球体滚动了一下,自上方撕开了一条裂缝,在一阵碎响中,裂缝扩大,让稻草人也看到了里面的情形。
一大滩蠕动的白色粘液。
忽然间,白色的粘液迅速滚动了起来,自裂缝中露出了一只黑色的眼睛,带着癫狂紧盯着黑色球体前方的稻草人。
球体中传来一声嘶吼,随后黑色的球体彻底碎裂,白色的粘液落成了一滩。
这又是在玩什么?
稻草人站在远处静观其变,他想要看看,这个“不是人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白色的粘液再次滚动起来,逐渐聚拢,像是有什么东西强撑着身体,从地上缓缓站起。
“我只不过……”白色的粘液发出噗噗的声响,却能听得出它在说什么。
它的双臂没有支撑的能力,忽的扑倒在地,再次散作一团,但是又重新聚拢,像是个不服输的人执着的想要站起来。
“只不过……”
白色的粘液落下,露出了藏在其中的眼睛,虽然只有一只,却死死的盯着稻草人。
似乎是找到了参照物一般,白色的粘液终于站了起来,化作人形,但是除了脸上的独眼之外其他的五官尽失。
白色的粘液张开了大嘴,但是他的口中依然只是一片白。
连人类的模板都已经失去了,却依然嘶吼出声:“想要活下去!像个人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