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w8h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第六十六章 我的心是冰冰的推薦-g6oos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达力在沙发上躺着,脸色发青,眼神无光,病恹恹的样子。
弗农眯起一对小眼睛,狠狠地瞪着哈利。
记忆中,达力只有一次这副模样:
十二岁生日去游乐场,非要玩摩天轮。
转到半路,达力屁股下座椅,螺丝滑动。
他就好像陀螺一样,单轴转了十五分钟,才被工作人员救下来。
在半空中,达力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下来以后,却一言不发,就是眼前这个样子。
好像带了痛苦面具。
哦,可怜的小达力!
弗农蹭地转过身,怒气冲冲吼道:
“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哈利站在墙角,手里还拿着一封信:“和我无关!”
“和你无关?”弗农逼近自己侄子,低声道:
“肯定是你又用那骗人的把戏,伤害了达力,是不是!”
“他对你做了什么,达达?”佩妮姨妈用湿海绵,擦去达力皮夹克上的脏东西,然后发抖的声音问道:
“是……是那玩意儿吗,宝贝儿?他用了……他的家伙?”
达力颤抖着,慢慢地点了点头,恐惧道:
“哈利用他的那根细棍子,对准了我……然后……”
达力捂住脸哭起来,他胸口的那两坨二十斤肥肉,都在颤抖。
“光远离了我,黑暗将我笼罩,疼痛侵袭着我的身体……”
达力细致描述着刚刚的承受的痛苦。
“我感觉什么东西,进入我的体内。
如此的冰冷、
粗暴。
把我硬生生撑开了……”
达力哭嚎着:“我想叫,却叫不出声,它好像堵住了我的嘴巴,有东西从我体内涌出。
啪,快乐没有了!!”
哈利知道,‘快乐没有了’是一句白的不能在白的写实,摄魂怪本来就能吸走快乐。
但在自己姨夫、姨妈眼里,那就是修辞手法了,表现了达力的痛苦。
尤其是自己大表哥,又撕心裂肺地哭起来,表情扭曲且狰狞。
佩妮心疼地也哭了。
她记忆中,达力只有一次这副模样:
十三岁的时候,打隔壁班的同学,不小心一拳打到墙壁,把自己的胳膊给打断了。
哦,可怜的小达力!
弗农举起两个馒头大的拳头。
“小子,你吃我家的大米,还敢对达力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
你有没有一点人性!”
“我没有,不是我干得!”哈利无力地辩解。
一只猫头鹰飞了进来,它落到桌子上,伸出一条大长腿,上面拴着一小卷羊皮纸。
哈利一把冲了过去,信取下来它就飞走了。
哈利颤抖着双手,展开这第二封信,上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几行字。
哈利:
无论魔法部给你写过什么信,都不用理睬,更不要交出魔杖。
也不要离开你姨妈和姨父的家,更不要再施魔法……不用担心,你会无事的。
威廉·史塔克。
威廉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吗?
他不是与赫敏,去奥地利参加国际巫师联合会大会吗?
难道会议已经结束了?
哈利越发恼火了,对罗恩,还有其他人。
他被困在这里一个月,任何消息都得不到。他被彻底孤立了!
不过,威廉说自己会无事——这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还有可能重回霍格沃茨?
哈利攥紧了信。
原本仿佛被尿浇灭的希望,又再次在心口燃起。
哈利很怀疑,威廉能否改变魔法部的主意……但那可是威廉啊。
霍格沃茨的女生们,都一直流传着一句话:
你可以永远相信史塔克。
就在不久前,威廉还单枪匹马面对伏地魔,把自己救出来……这次一定也可以!
弗农看着哈利,紫红色太阳穴上的血管,在疯狂跳动,好像两个大瘤子。
“这次的猫头鹰,又是谁派来的?”他凶狠地吼道。
“是威廉……威廉·史塔克。”哈利平静地说道。
“他保证我会平安无事。”
“他保证……他是你们魔法部的人?!”弗农恶声恶气地说道。
“不是,他是拉文克劳的学生,比我大一届。”
“学生……呵,一个学生……”弗农嗤笑一声,但随即疑惑道:
“我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对不对,佩妮?”
佩妮想了想道:“是新闻……我早上还和你讨论过。”
農 女 醫 妃
弗农立即打开电视,调到了新闻频道。
只见,一个穿着包臀裙的BBC女主持人,正和前方记者连线,报道维也纳受灾状况。
女记者拿着话筒道:
“大家可以看见,维也纳的恢复情况还不错,政府已经全球募捐。
不过法国声称,最多捐一法郎。
据专家分析,这场大洪水,是上游连日下雨,造成多瑙河河水泛滥。
其中,一个叫威廉·史塔克的英国年轻人,在洪水来临时,勇敢救下了一船人。
奥地利政府,已经决定给少年,颁发维也纳好市民奖。
但据悉,史塔克已经回国,临走时,他只留下了一句话:
看到维也纳受灾,我的心是冰冰的!”
BBC女主持感谢了一声,又开始报道下一个新闻:
瑞士少女峰无端倒塌后续情况。
弗农想起来了,他早上的时候,还在吐槽:
全世界其他国家,都是水深火热,只有英国依旧岁月静好,一片祥和。
哈利看的是目瞪口呆,他没想到会在麻瓜电视新闻上,看见威廉的名字。
这也太不魔法了。
等等……他去干什么了,维也纳能发生水灾?!
弗农姨父气呼呼地瞪着哈利,厉声质问道:“英国年轻人……那个史塔克,是你的同学吗?”
“是的!”哈利连忙说,“威廉暑假去维也纳开会!
那年巴黎,也是他救下的!新闻还有报道!”
“怪不得巴黎圣母院倒塌了,原来是你们这种人干得!”
弗农气呼呼道:“不过,渣子堆里,偶尔也能出现一两块有用的石头。”
他又吼道:“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吊儿郎当!
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差距怎么就那么大!”
哈利愣了愣。
侯 門風 月
他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能碰到“邻居家的孩子”这种训话。
看到自己姨夫态度有所缓和,哈利连忙解释道:
“不是我袭击达力,是摄魂怪,两只!”
“摄魂怪又是什么古怪玩意儿?”
“他们看守阿兹卡班巫师监狱。”佩妮突然插嘴道。
话一出口,是几秒钟的死寂,佩妮猛地用手捂住嘴巴,似乎不小心说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弗农姨父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
佩妮姨妈战战兢兢地看了一眼自己丈夫一眼:
“好多年前……我偷听到的……那个黑发男孩……他们俩一块荡秋千的时候,说起过摄魂怪。”
“如果你是指我妈妈和爸爸,你为什么不说他们的名字呢?”哈利大声问道。
佩妮忍不住低声道:“不是你爸爸……”
说实话,佩妮也很疑惑。
她本来以为,莉莉会和那个可怕的黑发男孩在一块。
那几个暑假,他们俩一直形影不离,在一块学习、写作业……但没想到多年后,莉莉领回家的,却是詹姆·波特!
她再也不提斯内普了。
弗农姨父张了张嘴,又闭上了,接着又张了张,声音嘶哑地说:
“这么说……他们……嗯……真的存在,那些死魂怪?”
佩妮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第三只猫头鹰飞来了,它像一枚炮弹,嗖的一声飞进开着的窗户。
哈利扯下第二封公函样的信封,撕开封口。
“这次又是什么?”弗农心烦意乱地说。
哈利有些欢喜道:“是魔法部的,他们暂时不开除我了,也不没收我的魔杖。
但还是要对我进行审判。”
哈利有些开心,也有些烦躁,没想到自己还得受审。
弗农也很失望,他很失望这小子没有被开除。
这样的话,自己就能名正言顺地把他丢进圣布鲁斯。
据说,那里对付不听话的学生,都直接电击疗法。
叮咚,
门铃突然响了。
哈利蹭地站起身。
弗农咕哝几句,走过去开门。过了片刻,他突然扭头,咧嘴笑道:
“是找你的……魔法部来抓你去审判的!”
……
……
(求月票各位大佬。)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