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1uw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庫洛牌的魔法使-九百三十九章 一切還在展開相伴-hvtlp

庫洛牌的魔法使
小說推薦庫洛牌的魔法使
京城繁夜,依旧是黑暗世界中无比广阔的一片灯海,
入夜之后的冷风更加寒冽,拖着漫长燃烧的衣摆漂浮穿过高空夜色,灿金的卢恩符文闪过痕迹,没有用空间跃迁,
方然久违的这样滑翔过夜空,借此出神的想些事情。
在飞出京城城区,越过郊外,看到夜局的那一刻,
闭上黑眸,取消了能力。
任由身体自由下落的信标光芒一闪,
然后再次睁开双眼之时,看到游夜瑰丽磅礴的机甲矗立,机械塔环绕运转的机械微城!
“今日到达时间比往常提前1小时24分,请问发生什么异常事态了么?”
听着伊尔的询问在耳边响起,方然微微抬起头看向上方:
“伊尔,帮我打开镜像空间。”
“好的。”
一个个立方光芒笼罩各个区域,空间失重感一闪而逝,方然看着眼前他每晚都会面对的白茫茫空间,
“整个镜像空间本身被破坏会造成损害么?”
“不会,但是参数紊乱会造成同一地点,下一个镜像空间的生成时间延长。”
听着伊尔这样的回答放下了心,他手上出现那张卡牌。
缭绕火焰的巨大羽翼交错,遮挡住了肩下看不见的身躯,镶嵌圆形红宝石的额带,连头发都是燃烧的形状,
【简介:四大元素之一,具有操控火的魔法】
和【风牌】一样的精灵长耳,和【水牌】一样幼小的外貌,
【象征:强烈的信条信念】
所有库洛牌中攻击性最高的一张牌,
——【火牌(THE FIREY)】
直到这样把这张牌拿在手中的这一刻,
方然才来得及感受心中的那股不可思议。
那股继冰海极夜、模拟伦敦之后,确确实实第三张四大元素觉醒了的不可思议!
但是就这么觉醒了???
和在前往北极之前就从梦里预兆的【水牌】不同,和还在那晚海岛之夜就感受到苏醒呼吸的【风牌】不同,
就这么简单的觉醒了?
没有危机,也没发生大战,
在这么普通的一天中?这么突兀随便的时刻!?
经历国战,经历被突然传送到欧洲的一场盛大冒险,才在模拟伦敦迎战人造编号的最后关头觉醒【风牌】,
刚刚回到日常,方然以为自己还要好久,至少也是等他养伤结束准备出发后,
古劍求回家,求包養 諾辰安
才会遇上下一个契机。
万万没有想到,几乎是紧追着欧洲那场庞大计划落幕,
【火牌】就在他的日常中突然觉醒。
还是带着平白获得强大力量的不真实感觉,看着手上的这张牌,方然甩开脑海里这些思绪,
无论如何,他决定先尝试激活。
“伊尔,对整个镜像空间尽可能的展开防护。”
“好的,最大防御级别已经展开。”
一层又一层光芒镀上白色巨大的训练场,数项源于‘游夜’的防御机能展开,背后巨型武器的瑰丽单翼延展,
编号1、编号4的武装,
加固整个镜像空间的幽能屏障,和迟缓、削弱大部分神秘侧法术的魔能对消立场分别加载!
即使主人还在沉睡,A级上位最终伟力的武装展开还是压迫力冲来,诸神之王扬起的衣摆上卢恩符文微亮,
银断龙牙剑脊铿锵在方然手上出现,透过外载核心‘无限’的力量激活!
廢妻重生
-隐藏着黑暗力量的钥匙啊-
一代人皇
缓缓闭上双眼,却依旧能看到【火牌】的存在,
-我以你主人的名义命令你-
手腕一甩的将它朝前抛出,银断龙牙反手高高举起,方然睁开双眼,在心里默念出最后一句咒语,
-封印解除!-
剑尖钉住卡牌中央的瞬间,画面定格!
追美金手指 易無書
【火牌】通体亮起光芒飞散,方然黑眸睁大的看着自己脚下太阳与月的魔法阵亮起,诸神之王漆黑长衣翻飞作响,
赤红的火焰从光芒中席卷而出,脑海莫名的一瞬间出神!
然后…
魔能对消立场启动,所有火焰被‘呼’的一下吹灭,【火牌】汇聚成原状掉在地上,
方然还保持着刚才出神的姿势,
楞了一秒之后。
诶…..
这就…结束了…?
方然突然有些发懵的看着面前的【火牌】,还有些没明白过来这是什么情况。
作为和【风牌】【水牌】一样的上位四大元素牌,他虽然并没有像那两张牌觉醒时不计代价的投入魔能,
想达到模拟场景里凝聚起整个伦敦的气流,或者是北冰洋上能掌控领域范围内一切海水的程度。
但刚才的一幕,
给方然的感觉就像是拿着强大的毁灭武器,结果只放出了个打火机般的小火苗,
然后被严阵以待的灭火装置瞬间消灭…
怎么回事?
是…魔能投入的太少了…?不…不对,自己刚才消耗的…是换做水、风也能至少‘灌满’的魔能量…
说到底…要不是不够,也不可能成功激活…
方然一时间思考纷乱的看着捡起的【火牌】,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刚才确实用庞大的魔能激活了这一张牌,
但威力远远低于它应有的水准。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它并没有具现出实体的形象…
比起‘算式’规模无比繁杂庞大的【水牌】【风牌】,貌似只解锁了一小部分,所以相对投入的那么多魔能,威力才弱的可怜,
亏他刚才还担心控制不住这张牌的威力,烧毁整个镜像空间。
觉醒不完全….
不….
身为能力的所有者,一次尝试已经理解全部,
是现在的我,还不够强烈么….
方然黑眸低垂的看着手上火焰羽翼交错沉眠的【火牌】,轻呼了口气。
为什么会在今天觉醒,其实隐隐约约能猜到原因。
就和威胁现实的上万米漆黑被打回黑暗,那股总感觉一定会再面对它的预感一样,
结束欧洲冒险回到日常的平静,
并不意味着一些事情就真的暂时平息了。
结社的‘工房’之中,所有执行官们共同环绕,看着一个难以言喻的装置正在打造,
第零柱之上,
一道身影不知道第多少次微笑的看着青年射出箭矢的投影。
浮岛宫殿,刚从暗世界归来的王骑轻抚胸口的授命退下,梵尔琳茵抬头看向被指点后找到的对抗之力,
跨越空间的通道,璀璨的王冠上是无尽流动的黑暗。
而独立这些之外,
子夜之中,天工古殿里‘命运’正在重铸…
鳳挽蒼瀾:至尊大小姐 柳葉風靈
在暗世界里一个交易达成,银发黑眸的身影轻笑着从追杀中脱离之时,
方然看着手上的【火牌】,想着很多没有言语。
没错,并不会暂时停下。
即使是浪静风平的日常,
帝後
也和自己每晚都会来到这里一样,和这张牌会这时觉醒所预兆的一样,
一切都还在继续展开,
一上到底 舍念念
只是还没有开始。
“伊尔,把防护都关掉吧,还有重新制作训练计划,”
“以后我每天会提前一个小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