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3ra精品言情小說 我的人生模擬器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五章 大將軍之路,打響了第一槍相伴-ve3w0

我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模擬器
陆离的种田、造枪仍然有条不紊的进行。
在一群农业专家的带领下,陆家庄以及金山卫的各处土地,全都完成了春耕,新式作物的广泛种植,到了秋天必将迎来一场大丰收。
然而……改田为桑的威胁却已经近在眼前了。
五月中旬,袁知县告知,新任华亭知县张知良已经从湖广赶往华亭履任,月底的时候就会到任。
这个消息让陆离紧张起来,做好了各种准备,甚至连干掉张知良的准备都做好了。
陆家庄和金山卫的大片田地,已经种上了新式作物,长得十分茂盛。这种大好局面,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于是,陆离把这段时间扩充到一百人的军训队伍,分成十个班,轮流巡守陆家庄的所有通道,做好了以武力对抗的准备。
一直等到六月初,陆离都要去参加“院试”,考取“秀才”功名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
即将到任的新任知县张知良……挂了!
不是陆离杀的!
陆离虽然很想动手,却还没来得及呢!
这是倭寇干的!
嘉靖四十年五月下旬,倭寇劫屿头、沙塘、陈坑、石菌等处,分巡佥事万民英领兵出击,与寇大战于石菌,官军大败,战死五百多人。倭寇焚掠青阳等处。
这个张知良,好死不死的,竟然就在青阳。
从湖广来华亭赴任,乘船沿长江顺流而下不就行了,干嘛还要去皖南的青阳上岸?
上岸就上岸,逃跑就逃跑,你特娘的吓得失足落水淹死了,这算啥?
当然,陆离对此是十分高兴的。
没了这个祸害,华亭县推行改田为桑的政策又要延后了。拖着拖着,明年严阁老就要下台了。
这一次倭寇袭击事件,影响很大。
比起上一次二十三名倭寇的小规模侵袭,这一次杀上岸,横扫皖南苏北的倭寇,有上千人的规模。
这么大一股倭寇,已经把江浙苏皖一带的州府吓得面无人色。
松江府这边也吓得不轻,知府马明远连忙下令,要求宝山卫、昆山卫和金山卫,立即派兵北上,阻挡倭寇流窜入境。
金山卫指挥使刘斌倒是很配合,七拼八凑弄了三百个衣甲刀枪还算齐整的兵丁,让千户童志林带了出去。
宝山卫和昆山卫,一个派了一百多个叫花子兵丁,另一个派了两百多个连叫花子都不如的兵丁。
这样一支“雄壮”的大军……一旦交战,应该就是触之击溃,望风而逃,都不用打了。
当然,知府马明远是不知道详情的,也不会去管这种“小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松江府生员的“院试”马上就要开考了。比起丘八的破事,这种文化盛事才是马明远知府关注的重点。
六月十四日,松江府童试第三场“院试”正式开考。
这场考试决定了能不能拿到秀才功名,陆离自然是要去考试的。
考试的过程无需赘述,跟县试一样的套路。
搜身进场,领号牌,进号舍,发试卷,开考!
这一次考试,陆离也没有遇到后世看过的八股文,没法照抄,只能动脑筋自己写。
考题出得有点变态,就是所谓的“截搭题”,还是那种前言不搭后语的“无情搭”
题目是:“皆雅言也,叶公问孔子于子路”。
“皆雅言也”是《论语-述而》的“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的后半句;
“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则来自《论语-述而》“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人将至云尔”的首句。
这种全无逻辑联系,相互完全不存在的联系的题目,则被称为“隔章无情搭题”。
好在陆离的记忆力不凡,马上就想到了这两句话的出处。要不然,完全看不懂这是什么鬼东西。
院试考完,三天之后公布成绩。
陆离……榜上有名,终于拿到秀才功名了,算是“初中毕业”了!
别以为秀才功名很垃圾,这是响当当的文凭,已经具备了“见官不跪”的资格了。
初步目标总算达成了!
陆离笑着点了点头,安心的在松江府城的一间客栈里住了下来,准备明天返回陆家庄。
当天晚上,陆离突然听到外面一片喧哗。
“少爷,出事了!”
门口响起了家丁的呼唤声。
“怎么回事?”
陆离合衣而起,走到门前,伸手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一个身穿黑色劲装,挎着左轮手枪的家丁。
这个家丁是陆离亲手带出来的二十名“军官”之一,名叫孙定。
看到陆离出门,家丁孙定连忙汇报:“倭寇袭击松江府,官军大败。溃兵逃到府城外。城门已关,溃兵想要进城,正在叫骂。”
“城里怎么乱起来了?”
溃兵没进城,甚至连倭寇的影子都没见到,城里竟然一片慌乱,至于么?
“有人在散播流言,说是倭寇即将攻城,现在城里到处人心惶惶!”
孙定朝陆离看了一眼,说道:“少爷,是否发信号,通知陆家庄本部加强戒备?”
“发信号,红色信号弹,一级警戒!”
如果倭寇真的杀进松江府了,那就必须保证陆家庄这个大本营不被倭寇破坏了。
“是!”
孙定连忙立正,朝陆离敬了个军礼,转身下去安排。
片刻之后,一颗信号弹冲上半空,灿烂的烟花爆出漫天红光。
华亭县城和松江府城隔得很近。
这枚烟花冲上高空之后,华亭县城附近执行巡守侦查任务的一个班,看到了这枚冲天而起的红色烟花。
“红色信号弹!”
班长看到这枚信号弹,顿时脸色大变,“传讯示警!有外敌来犯,一级警戒!”
下一刻,班长掏出信号弹点燃,又放了一朵烟花,向陆家庄本部示警。
“外敌来犯,少爷还在府城。”
放完这朵烟花,班长朝麾下的士兵命令:“所有人,检查弹药!”
“手枪弹药全满,步枪弹药五十发。”
“手枪二十五发,步枪四十五发!”
全班士兵马上报上弹药数量。
“府城方向,抵近侦查!我们去接应少爷。行动!”
班长一挥手,连同副班长一起,一共十二人,朝着府城的方向赶了过去。
陆家庄。
看到信号弹示警之后,在外活动的三个班,连忙返回陆家庄,跟留守的五个班一起,镇守陆家庄各处要道。
松江府城。
陆离已经把带在身边的一个班的士兵召集起来了。
因为是来府城参加考试的,这些士兵手中也只装备了左轮枪,步枪还装在特制的马车上。
“孙定,分发步枪,全副武装!”
陆离朝班长孙定下令。
“是!”
孙定连忙领命,带着士兵们来到院中停放的特制马车边,打开钢板制成的车厢,给众人分发枪支弹药。
佩好武装带,背起步枪,士兵们将一个个装满纸壳子弹的皮质弹药袋挂在了武装带上,完全武装起来。
“跟我来!我们去城门口看看!”
陆离坐上钢板防弹马车,让孙定驾车,旁边跟着十来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朝着城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片刻之后,陆离就来到了城门口。
此刻,城门口堵着一群官兵。一个守备官站在门楼上,朝下方的溃兵大吼:“城门落锁之后,不得开门。你们叫个屁啊!再叫也要明天早上才能开门。”
城门外又是一片哭喊叫骂,什么“倭寇来了”,什么“救命”,什么“再不开门老子打进来”之类的话不绝于耳。
陆离带着一个班的士兵,来到城门口的时候,被守备官兵拦了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这个时候不许出城。”
一名看守城门的百户官,扶着腰刀走了上来,朝陆离一行喝问。
“我们不是要出城。”
陆离推开车门,走了下来,朝这名百户官说道:“我们是来协助守城的。”
“协助守城?”
百户官抬眼看向陆离,看到陆离一副书生打扮,身边却跟着十来个火枪兵,有些搞不懂陆离的来历了。
就算是大家族出身的读书人,也不至于带一队火枪兵出行吧?
随身护卫带点刀剑就算了,居然带火枪?这玩意是民间禁止的,而且……还不如刀剑好用呢!
“你是什么人?”百户官连忙喝问。
“本官,金山卫百户,陆离。”
陆离伸手掏出腰牌,递给了城门守卫的百户官。
“金山卫百户?”
城门百户官有些难以置信,伸手接过腰牌一看,还真是金山卫百户。
“原来是陆兄弟。”
城门百户点了点头,把腰牌还给了陆离,“我叫郑猛,是松江守备麾下城门百户。”
既然是金山卫百户,也就是官军了。城门百户郑猛暗暗松了一口气,对陆离一身书生打扮却并没有在意。
如今这个年代,读书人才是上等人。陆离穿一身书生袍服,附庸风雅一番,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家守备王大人就在门楼上,我带你去见他。”
说着,郑百户在前头领路,带着陆离登上城门,见到了门楼上的松江守备王大人。
“金山卫百户陆离,见过王守备。”
上了门楼,陆离朝王守备拱手施礼,打了个招呼。
“金山卫百户?见到本官,为何不跪?”
王守备扭头瞥了陆离一眼,看到陆离一身书生袍,又皱了皱眉头。
“学生陆离,昨日院试张榜,名列第十二名,已是秀才功名。”
陆离觉得秀才功名见官不跪的规矩,实在太合心意了。
“呃?”
王守备和旁边的郑百户,听到陆离这话,一个个面面相觑。
秀才功名?你既然是读书人,还当什么金山卫百户?
“啊……倭寇来了!”
“救命啊!救命啊!”
“快跑!”
正当王守备和郑百户发愣的时候,城门外面突然一阵惊叫,堵在城门口叫骂的溃兵,哭爹喊娘的四散奔逃。
透过门楼上点亮的篝火,陆离抬眼看去,只见前方的官道上,一队人马呜里哇啦的朝城门冲了过来。
黑暗中人头攒动,看起来至少有几百人。
“倭寇来了!”
王守备一声惊呼,脸色有些发白。
旁边的郑百户更加不堪,额头上开始冒汗,手脚都在打颤。
这就是大明的官兵?这就是大明的将领?这特么还没开打,就吓得瑟瑟发抖了?
陆离撇了撇嘴,朝王守备说道:“王守备,下令守城吧!”
“哦!哦!”
王守备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下令:“守城!守城!快!”
这特么是什么命令啊!命令要具体,你喊一句守城,有个屁用?士兵们还是不知道该干什么。
“我把亲兵叫上来帮忙守城,你没意见吧?”
陆离朝王守备问道。
“当然!当然!”王守备连忙点头。
陆离点了点头,朝下方一声大喝:“孙定!”
“到!”孙定高声回答。
“一班,带上来!”
“是!”
孙定领命,转身一声大吼:“一班,目标门楼,跑步-走!”
随即,整齐而沉重的脚步声,轰隆隆的响了起来,一队火枪兵踏着整齐的步伐,排成一条直线,一路跑到了城墙上,来到了门楼底下。
“立正!”
一声令下,一队火枪兵站得笔直,整齐的排列在陆离身前。
这番动静,把城门上的一群官兵,包括王守备和郑百户在内的军官,通通吓傻了。
这是什么兵?这是怎么练出来的?
陆离可没空给他们解惑了,因为那群倭寇已经冲到城门外了。
此刻,陆离也看清楚了城门下的倭寇。
这支倭寇队伍足足有上千人,大部分都是地中海式样的月代头,手里拿着的武器各种各样,有倭刀,也有其他乱七八糟的武器。
陆离甚至还看到了一队火枪兵,更让陆离震惊的是……居然还有一门炮!
这……应该是葡萄鸭或者西班鸭的佛朗机炮吧?这玩意比较轻,拉出来也方便。
这时候,一部分溃兵还没跑远,被倭寇抓了起来。
“救命!救命啊!”
十几个被抓起来的溃兵,哭喊着,挣扎着,被倭寇押解到了阵前,准备当着城门守军的面砍头,用于威慑城门守军。
陆离可看不下去了!
伸手接过班长孙定背着的步枪,端起枪,瞄准了那个正举起刀准备杀人的倭寇,扣下了扳机。
“嘭”的一声,一股硝烟喷出,抡起刀准备砍人的倭寇,顿时被陆离一枪爆头。
大将军之路,终于打响了第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