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sbo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幽冥仙君 起點-第550章 三世同身摘道蓮(上)分享-l58iq

幽冥仙君
小說推薦幽冥仙君
老国主踏浪而来,海眼漩涡上空,苏幕遮盘膝而坐。
光阴在这一刻重叠,传说的身影从岁月中走出,让人瞧见了真容。
花白而干枯的头发,粗糙的麻布乱衫,暗红而皲裂的皮肤。
这仿佛不是那盛传的太古第一妖!
仿佛只是凡尘中的寻常老农。
老国主就这样静静的站在苏幕遮的面前,苍老的眼眸凝视着苏幕遮的身形,扫过他身上的白狼大氅,最后又落到了苏幕遮的掌心,落到了道种世界。
苏幕遮那浑浊的眼眸,也用着同样的方式,注视着老国主。
两人的眸眼深处,皆有着岁月长河的虚影显化,阴阳逆转,光阴倒卷。
这是论道,亘古罕有的论道。
无声息之间,两人探寻着那本就无法宣之于口的辛秘,乃至于——禁忌!
少顷,老国主微皱的眉宇舒展开来,他哑然长叹,似是在赞叹,又像是在遗憾些什么。
而苏幕遮的双眉却皱的愈发紧蹙,数息之后,他偏转开目光,望向老国主的身周,凝视着老国主身周那岁月的痕迹,老国主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却不曾阻拦,只是绽放开气息,一条岁月长河的虚影贯穿了他的身躯。
几乎同一时间,苏幕遮望向了这条岁月长河虚影的尽头。
轰——!
无尽的光芒从苏幕遮的脑海中炸响。
只是惊鸿一瞥,苏幕遮却如遭重击,两行血泪流下,模糊了他的目光,也切断了那条岁月长河的虚影。
“无量光,无量寿,无量福,无量天尊,无量仙圣,无量真……”
苏幕遮喑哑的声音都在颤抖着。
良久,苏幕遮方才颤颤巍巍的抬起另一只手,拭去脸上的血痕,疲惫的张开双眸。
“这是真的么,你的道,洛道友的三世同身法,这是那个……那个似是而非的荒古界传承的道与法么?仅存一世道身真的可以驻世长存么?想不到,想不到……”
苏幕遮罕有的面露茫然神色,他的声音愈发喑哑了,到了最后,几乎不可听闻。
老国主面露感怀,他轻叹着,走进几步,抬起苍老的手掌,轻轻拭去苏幕遮肩头并不存在的灰尘,仿佛在宽慰亲近的后辈,又像是在凝视着另一个自己。
数息之后,老国主凝重的点了点头。
“是的,这是上一个荒古界的道与法,是仙真传承的余韵,是老夫的过去,是洛衣的现在,是某些人的未来……”
沉默着,苏幕遮长叹。
“错了,我错了,驻世万古悠悠岁月,我自以为洞彻了辛秘,我自以为了解了太古时代的全部真相,我自以为堪透了这片天……”
感慨之中,苏幕遮仰起头,凝视着混沌海上灰蒙蒙的上空,他的目光仿佛已经跃出了大千,注视着那无归寂灭之地。
那亘古群仙的葬地。
反倒是老国主,轻拍了苏幕遮的肩膀,收回了苍老的手掌。
“不,也许反而你是对的,洛衣也是对的,所以他真正的飞升了,你也走在一条仍旧可以前行的路上,唯有老夫的前路,断绝了,寂灭了过去,葬送了未来,甚至失去了部分本真,所以太古一世,只有诡谲莫测的石夷国主,往后……也只会有石夷国主了。”
听闻此言,苏幕遮倒是翻手取出了一卷真经,昔年洛尊手书《三世枉生功》。
仙人一证永证,不朽的气息萦绕在真经上。
岁月的光影在苏幕遮的指尖缠绕,却仿佛是触碰到了某种伟力,被阻隔开来。
数息之后,苏幕遮收起真经。
他的指尖又探向海眼漩涡的方向,无声息之中,有大界壁垒被撕裂,苏幕遮与老国主一同看到了一尊暗金色的棺椁穿梭虚空乱流,消失不见。
那是孙长生温养弟子的棺椁。
光阴的剪影映照在两人的眸眼深处,他们看到了无归寂灭之地一道无声息高悬的残躯。
“洛道友真正的飞升了,孙道友却半道崩殂……”
老国主亦是感慨的点点头,太初年间,他与孙不死亦曾相识,算是老友。
“这是自然,不证完美仙君境,难度天谴。”
一念至此,两人沉默,对视而叹。
良久,苏幕遮方才再度开口。
“能仔细说说么,那个存在着仙真传承余晖的……上一个荒古界。”
听闻此言,老国主继续沉默着,他转过身来,看向海眼漩涡的方向。
“从何说起呢……老朽自是愿意知无不言的,但你该知道,有些事情已经不可言说,曾经的辛秘如今已经成为了禁忌;而有一些事情,却也不能说给你听。
老朽前路已断,或许这条路曾经是对的,但现在肯定是错的,所以石夷国主在太古初年便已疯癫,不得不自封在岁月长河之底,故而有些事,也许并非我想的那样,并非我看到的那样。
告诉了你,便是对你的误导,甚至会有禁忌的力量掺杂在其中,让你无声息之间走上老夫的旧路,在疯癫中悲凉落幕,断绝前程。
因为同样的事情,老夫在太初年间曾经做过,那时笙箫道友惊才艳艳,我以为他可以挣脱一些桎梏,甚至反过头来帮到我,改变一些老夫悔之莫及的事情。
所以老朽将一些自认为的真相,自认为的细节,悄无声息的透露给了笙箫道友,结果……这是老夫太古一世最后悔的事情了,我害了笙箫道友。
以他的天资,也许不需要老朽的那些帮助,就可以像你这般,走出属于自己的路来,走在正确的方向上,结果,禁忌的力量还是影响到了他。
所以笙箫道友盖代妖孽,镇压一世,却只能驻世残存,无法跨过天堑!倒是后来,老朽想明白了些,故而自封之前,曾经亲自出手,将一些痕迹彻底从岁月长河中抹去。
之后依旧流传在世间的,便只有了岁月之法,以及某些关于三世同身的只言片语;再后来,洛衣小友得之,崛起于五域之间,自创《三世枉生功》,于今日飞升。
说这些,便是前因,是要教道友知晓,非是老朽藏私,只是不愿害了你,那么……从何说起呢?”老国主抿了抿嘴,“也罢,便从三世身说起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