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bme好文筆的小說 神遊諸天虛海-第651章張遠山表示自己很淦鑒賞-8sdpm

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
没有到正确的时间,抵达正确的地点,遇到正确的人,他们纵然是有心出去,最后也是要落个必然陨落的命运。
更何况连一尊尊彼岸,都一样是沉湎在混沌深处,一样是在等待正确的地点,正确的人,以此重新回归诸天万界,那像他们这些大神通还有什么好委屈的?
早早躺在自家洞府里面挺……挺尸就是了。
但突然面对林青与阿弥陀忽如其来,直接席卷诸天万界,甚至是蔓延到混沌胎膜的交锋。
在两道彼岸级的气机交锋震荡下,他们不得不从亘古的长眠中苏醒。
彼岸级别的熟悉气机下,根本不需多言,就已经有熟练的大神通者直接屈身顶礼,唯恐一时不察就做了彼岸者交锋下的灰烬。
“这是谁的力量?”有被迫在被围观的大神通不甘心地撕心裂肺囊喊。
自己活着容易吗?
自己都已经过的这个卑微了,堂堂一座先天洞府,在漫漫时光还有混沌侵袭下都快变成一座坟头了,怎么你们这群天尊佛祖还要再在我坟头上蹦迪?
还有——
那突然冒出来,直接和阿弥陀斗法的彼岸是怎么回事?
天底下一尊尊彼岸,可谓一个萝卜一个坑,哪有突然间就冒出来的可能?
公主之道
最後一個修真者
更何况任何一尊彼岸者在证道之时,都必然是会三界同庆,万道同辉,众生礼拜,诸天共鸣,以此来证明在诸天万界之中又多出一位执棋之人。
王的傾世萌寵:紈絝小太妃 夜清歌
可现在不声不响,不动声色的就多出一个,这谁受得了?
还让不让他们这些还在苦海里挣扎的苟活者们好好过日子了?
“是哪位至尊在和阿弥陀斗法?诸天万界众多的彼岸至尊,虽有数位在阴阳大道上留下印记,但大多不过是浅尝即止,怎么会突然就冒出这么一位?”
“这位道友,你这个实在是触及到吾的盲点了。众所周知,阴阳之道在众多彼岸至尊手中都多有涉及,道德天尊、元始天尊、灵宝天尊这三位至尊暂且不说。
娲皇,天帝,金母,甚至是魔佛都一样在阴阳之道上有过触及。至于太古三皇,五方老君,上古后土,中古人皇,这些早已陨落的彼岸至尊们,一样都在阴阳之道上走的极远。更何况以至尊们的秉性……哼哼哼……”
都市戰狼 愛香煙的火柴
噬天戰帝 天界閑人
一座璀璨神圣的仙上之中,有亿万龙吟声似道音如梵唱,一位身影被灿灿仙道光辉笼罩,难以分辨身影的大神通哼哼哼了好几声,就是不再愿意往下说了。
不过在这一时刻,能和他对话的几位也都是天底下一起在苦海里挣扎的货色,大家一说话,谁不知道谁啊。
听闻到那位的言语,纵使是看不清彼此的神态,几个人也不由是跟着哼哼了好几声,仿佛皆是知晓开口的这位所遭遇的那件糟心事。
自古以来谁不知道,彼岸至尊们因为脱离了时间线的影响,一切时空得享无边永恒大自在,可以在任何一道时间线的任何一点上做出任何一种不可思议之事。
这样的不可思议之伟力,直接就导致了诸天万界浩渺的神佛神话史,变成了一个不可名状的马甲时代。
大佬们一个个竞相狂开马甲,纷纷潜伏进其他彼岸的大本营。
谁都不晓得谁是谁。
而且不仅仅是彼岸,在各位至尊的带头作用下,整个诸天万界一个个大神通,乃至是造化传说者都是有了狂开马甲的优良传统。
往往有时候甚至会出现,明明在这边自己不过是个老师手中某个不起眼的弟子之一。
因为实力弱小,是个无法宝,无修为,无弟子的三无门徒,一点都不受老师还有那些师兄师姐们的关注。
为了自己的未来着想,自己在心底费劲心思劝说自己,给自己找上无数的理由,一次次的勉励自己,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
然后偷偷摸摸披上一层马甲,准备去其他彼岸那里偷家。
结果这边才披着马甲偷偷摸摸去偷人家的塔,然后那边进去一抬头,就发现自己老师依旧高坐毘卢遮那庄严藏无穷广大莲花宝座上,手掐如来宝印,朝着自己斜嘴一笑,然后给摸上自己光滑圆润的大脑袋,授得慈心三昧、成等正觉、转正**、乃至分布舍利等等种种不可思议南无无边广力龙王如来印记。
替嫁狂妃惹邪王 醉月離殤
婚色撩人 鎏年
然后老师座下,依旧还是自己的那群师兄师姐直接摇身一变,或展露降三世无上慈悲法,或显露清净智慧无上菩提,或或暴露入三世一切境界不忘念智庄严藏解脱门……朝着自己齐声点赞,吟唱不可思议微妙法螺大音,一起对自己赞许地点头。
那样尴尬场面,至今回想起来,依旧让这位为之肝疼。
……
落日默示錄 即墨之挽歌
所以说现在不要看这个在和阿弥陀斗法的人他们都看不出跟脚下,但谁晓得会是谁的马甲?
没有谁来回答这些被迫围观两位彼岸者斗法的“吃瓜群众”们的疑问。
而后更加叫他们心惊胆寒,手足冰冷的一幕也是在突兀间发生。
伴随着林青和“哭老人”交锋的愈加激烈,越来越多存在开始渐渐从混沌之外苏醒。
似乎仅仅眨眼的功夫,又有数轮如明月般皎白的至高道轮之辉从混沌之外铺散开来,从混沌中苏醒自己的一缕灵神,然后在围观群众们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直接插手进这彼岸级的战场!
只可怜他们这群被迫围观的群众。
明明在混沌里躺尸躺的好好的,一朝清醒,算是彻底不对自己之后能否还能继续活着这一希望抱有任何的幻想了。
现在他们最大的幻想,就只愿在这场彼岸级乱战结束以后,有哪个路过的好心的彼岸至尊能顺手“刷新”一下世界,让他们能在从心的活着。
“没这么欺负人的啊~”
遥远的天际线外,一声惨叫当真是
被林青一脚踢下阴阳虹桥,倒蹿着不知翻了多少个跟头的张远山,一边摇着自己那一溜的蚊香眼,一边不点名地朝天嘟囔了几声。
骂是不敢骂的,自己那个云老师的心眼就多小,他作弟子的能不知道?
现在多逼逼几句,当心马上就有一道阴阳混洞离合神光落在自己头顶!
张远山也不愿多说,手往自己脸上一抹,真武一道至高阴阳秘术就已经开始在他身体里运转。
“趁着老师拖住那几位的时间,我也该做我的事了啊。”
刹那间张远山的黑色大袍悄然无息的变换了几分模样,变成了类似瀚海沙客般黑色罩袍。
而他的面容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变作是一位白发苍苍,但面容年轻仿佛二三十岁的年轻男子,
“安国邪……”
再見不鐘情 姬藤奚
张远山低声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复又斜嘴一笑。
安国邪,“白头秃鹫”,哭老人之徒孙,九窍齐开的高手,人榜第三十六位!
最关键是,在未来的历史中就是这位追杀的元始天尊还有清源天尊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差点就原地飞身,直接爆炸的牛人!
本来张远山这货还想,在未来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傻逼,竟然能做了这么一件天底下最堪称最疯狂,最可笑的浑事。
结果到头来竟然会是我自己!
(▼皿▼#)
校草戀上淘氣丫頭
你说这不是巧了吗?
虽然有心不想去做自己嘴里的那个“煞笔”,虽然也知道自己未来的结局必定是会晚年不详,肯定浑身长满七彩的绿毛,五彩的红毛。
但师尊有令,自己还能违背了?
信不信天外一道神光,把比串成烤肠?
“唉╯﹏╰做一个在彼岸手底下的孝顺的弟子真难,而比这个更难的是我TM竟然是两个彼岸的弟子!!!”
张远山叹了口气,紧了紧自己的黑棉袄,迈着沉重的步伐准备前往自己“命运之地”。
突然,张远山停下脚步。
不远处,又是走来了几个和他长得一样的安国邪。
几个人都是脸型消瘦,都是棱角凸出,都是却别有几分异域美感,更都是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意。
“淦!”
微冷的沙风中,张远山只感到一阵冰凉,又是不经意裹紧了自己的黑棉袄。
“这年头都是怎么了,自己难道吃屎都赶不上一口热乎的?这倒霉催的“角色”都有人跟我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