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otl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妖魔哪裏走-586.夜探王府閲讀-attdw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妖魔哪里走
月朗星稀,乌鹊南飞。
祯王府开阔浩大,奢华幽深,四处有高墙大院,遍种植魁梧草木。
布局讲究,气派非凡。
王府之外有明岗暗哨,大队士兵持刀巡逻,更有修士躲藏,真是一只鸟要飞进王府都会被抓下来看看身份才会被放走。
但内宅防卫自然不会如此紧张,毕竟王爷和家眷还要正常生活。
大宅内外门第众多,其中通往内宅处门口有一颗大石,石头如同小山,奇峦叠嶂。
然后阴影之中忽然窜起个小小的身影,咣当一声响,大石旁边倒下一块半人高石头。
接着两个身影飞快窜出,石头还未倒地已经被他们扶住了。
月光照过,一个人生的玉面英气,一个则是长须飘飘的老道士。
一个是王七麟,一个则是谢蛤蟆。
他们进入祯王府之前就准备好今晚要潜入其中、夜探王府了,所以临走时候两人去厕所,就是放出了两个如生纸人罢了。
晚上夜色浓郁,奴仆又没有修为,自然看不出破绽。
王七麟扶住要倒下的石头,往石头上一拉扯,拉开一张幕布,露出一个头破血流、昏迷当场的汉子。
谢蛤蟆低声道:“无量天尊,这孙子的隐蔽本领还不错,不过还是逃不过老道的眼睛。”
他指向旁边的奇石说道:“七爷,你可知道这是什么?这块石头它有讲究。”
“在你看来它或许是用来点缀园内景色的假山,其实错了,这叫看家峰,从风水上来讲,它给这内宅看风气,使福气不出浊气不入。”
“当然,寻常人家也有这样的东西,那便是影壁……”
“道爷,快别吹牛逼了,赶紧料理了他,这又不是你看出这里有个人的,是九六闻见了他的味道确认了他的位置!”王七麟压低声音说道。
谢蛤蟆被噎了一下,他讪笑着低头,看到八喵在月光下鄙视他……
他眼疾手快给八喵一个脑崩,然后伸手在这汉子脉络上点了点,确保他在十二个时辰内醒不来的情况下,王七麟又把幕布给包了上去,重新把人给放好。
谢蛤蟆上手帮忙,他看到这人鼻子上有一抹羊屎蛋似的小胡须,便轻声道:“七爷,又是个东瀛浪人?”
王七麟道:“应当是,祯王从哪里养了这么多东瀛鬼子?”
九六鬼鬼祟祟趴在门口抽鼻子,它闭上眼睛琢磨了一下,睁开眼睛摇摇头,见此八喵也跟着摇摇头。
这意思是附近没有潜伏的人了。
王七麟和谢蛤蟆对视一眼,小心翼翼的翻墙钻进内宅。
祯王府内多有水泽,它外面有密林环抱,树木分布井然有序,锦官城外的风一旦吹进来,会顺着树木分布所形成的空隙吹进来,这叫风生。
因为府内多水,水汽蒸腾,这叫水起。
整个王府,风生水起!
谢蛤蟆低声介绍道:“祯王府真是个好地方,你看内宅呈金城环抱之势,有藏风纳气之能,属大吉之地啊。还有你看,从咱们这地方往后看,内宅前后两部分宽窄不一,前窄后宽,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王七麟一边观摩四周一边随口问道。
“这是取了个纳贵聚福之地相!”谢蛤蟆抚须说道。
王七麟问道:“那根据道爷你对风水学的认知,咱们接下来该去哪里?”
谢蛤蟆看到四周没人,挺直腰杆鼓荡罡风,顿时一脉高人风范:
“根据老道白日的观察,这王府的整体布局叫做三路五纵,所有住房分东、中、西三路,七爷你有所不知,这种布局以中路为尊,祯王和他的四个儿子一定都住在中路!”
王七麟说道:“实不相瞒啊道爷,这个我知道。”
谢蛤蟆一怔,问道:“你怎么知道?别说你以为中路就是尊崇之地所在,要知道自古以来,咱们汉人以左为尊……”
“不是,”王七麟往上指了指,“中路殿堂屋顶用的都是绿琉璃瓦,威严气派,左右两路的屋顶是寻常红瓦灰瓦,这种情况下你说祯王会住哪里?”
谢蛤蟆沉默下来。
这个逼不好装了。
一队卫兵提着灯笼走来,九六提前告警,他们轻松藏入一棵庞大的柳树上。
此时正值盛夏,柳树长得异常茂盛,别说只是有两人安静的躲在里面,就是有两人在里面玩树震也很难被人察觉。
当然前提是不能出声。
当然不出声更刺激。
卫兵离开,王七麟跳下来问道:“咱们就要沿着中路走吗?祯王府的藏宝室会在中路?”
他们今夜除了要来偷听祯王父子们的话,还要寻找王府藏宝室,祯王一定有许多违禁品藏在里面,其中包括戏精石头。
王七麟猜测曾经风靡蜀郡的鬼面王和麾下蜀宝戏班就是让祯王给暗地里谋害的,戏精石头之中若是藏了鬼面王当年为了揭露祯王恶行所编纂的一出戏,那他们就必须得把这石头弄到手。
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三路五纵,暗合风水五行。这个布局是有讲究的,它包含三元之思及金、木、水、火、土的五行之理念,将整个内宅分散成了诸多功能区。”
“根据老道对附近地势的观摩和对风水的算计,中路一排有五进院落,住的分别是刘和、刘寿、刘禄、刘福以及祯王刘暑,其中刘暑在最后头!”
王七麟点点头,这点他对谢蛤蟆有信心,老道士当年行走江湖,可是没少靠给人看风水混饭吃。
像皇族这些家庭没什么感情,内部尊卑分明,只有鲜明的等级划分。
一座大宅中,家长、子女、奴仆等不同阶级的家庭成员所住宿的房屋也得尊卑有别,而这自然是通过其所在的位置、朝向、宽窄、高低等元素来进行表达。
王府内松外紧,这与皇宫一样,越是内宅和后宫的卫兵越少,毕竟主人们要在这里搞黄色,弄一群卫兵待在外面不合适。
周东传奇 周书生
祯王手下有颇多的东瀛浪人,这些人很会乔装打扮,他们变幻为各种石块木桩之流的东西来隐藏,再辅以精兵巡视,在祯王看来整个内宅在防御上是固若金汤。
可王七麟有九六和八喵这俩BUG!
不管浪人们怎么躲藏,他们身上的气味总归藏不住,九六靠味道去定位,找到他们后指示一下,八喵再从阴影中隐匿接近。
玄猫夜隐本领非凡,八喵耍小尾巴的本领更厉害,逮着一个找到后脑勺就是一榔头,就是铁人也遭不住。
单兵雷达+超强刺客,这是祯王府内暗哨的噩梦。
他们一路寻觅一路爆破,就这样摸进了内院中庭。
祯王府邸由严格的中轴线贯穿,这条中轴线上的宫殿殿顶全使用金、绿琉璃筒子瓦,上面坐有各种瑞兽石雕,辉煌大气。
包括祯王嫡长子的世子在内,四个郡王各有一出院子包裹的宫殿,王七麟让九六倾听,如果能听到有人在热烈聊天,那他就钻进去偷听。
刘和年纪轻轻精力旺盛,回府之后就开始搞黄色。
本来王七麟想要偷偷观摩一下,结果他一看刘和搞的是个面目清秀的男色,顿时面如土色的跑路。
刘寿宫殿内声音响亮,九六冲他们点点头,于是两人便钻进了他的院子。
这宫殿是北方常见的四合院布局,三路院落以东西夹道相连,南侧为七间卷棚屋顶,北侧连歇山式五间抱厦,分别住奴仆和侍卫。
偶尔之间院子里有五大三粗的汉子出入,借着月光王七麟看到他们脸上身上全是刺青,便猜出这伙人应当是九黎峒的山民。
九黎峒山民骁勇善战,但并不适合做护卫,他们一个个在房间里喝酒吃肉赌博,玩的倒是开心,压根没人注意到有人摸进了刘寿宫殿门口。
宫殿里头有好几个人,刘寿、黎贪山狼尽在其中,而且两人正在对吼: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不行,观风卫若是进山,你们怎么做都行,在城内你们不准动他们!”
“三郡王,我的兄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怯了?今天在宴席上我只是去试了试那王七麟身手,他修为不错,应当有七品境,但七品境的人,我们黎贪寨可是杀掉不少了!”
刘寿怒道:“与他修为无关,他若是个寻常江湖人士,即使后天巅峰又如何?你们要杀就去杀!”
“可他是观风卫的卫首,而且他们观风卫来锦官城就是来查我父王的……”
“那正好做了他,”一个粗壮的妇女狞笑,“给王爷省去一些麻烦,多好?而且我们还能去赚上一笔金铢,他们这些人的脑袋可是值不少钱呢。”
听到这话王七麟心里一动。
悬赏他们小命的竟然不是祯王?
刘寿不耐道:“小王再说一遍,别在锦官城里动手!他们不是与大黑峒搅和在一起么?那他们肯定会再入山里,到时候你们在山里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总之在锦官城不行!”
黎贪山狼悻悻的说道:“这伙人又不傻,他们一旦进山肯定异常谨慎……”
“你以为他们在锦官城就不谨慎?”刘寿不屑一笑,“有人伏击他们来着,甚至动用了腥风血蜮,结果他们一个没有折损,反而把伏击一方干了个稀碎!”
黎贪山狼一怔,道:“腥风血蜮都没用?他们这么强吗?”
刘寿冷哼:“王七麟不知道修炼了什么护体神功,简直是有金刚不坏之身!”
黎贪山狼面色凝重起来:“能挡住腥风血蜮,难道他修了罗汉金身?”
刘寿摇头道:“这绝不可能,要修罗汉金身必须得是童男子身,王七麟这人小王已经打听过了,纵情酒色,身子骨很虚。”
说到这里他舔了舔嘴唇:“娘的,这小子很有艳福,他身边那娘们当真是美艳绝伦,小王经手的女人比寻常人这辈子见过的女人都多,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她,啧啧。”
一个一直默不作声的老头缓缓开口:“三郡王,你还是少在女人身上浪费精气。一滴精十滴血,你先天精气不足,再不节制,光靠攒命娘娘的……”
“行行行,这个不用说了。”刘寿捂着额头做头疼的样子,“这点小王清楚,小王现在已经很节制了,今年眼看过半,小王玩的女人二十个巴掌能数过来。”
黎贪山狼说道:“观风卫这些人的脑袋,都是我的,那女人,你的,怎么样?”
刘寿断然摇头:“还是这句话,在锦官城内,你们不许动手,进山之后,你们随意。”
他顿了顿,说道:“在锦官城内要动手也行,但必须得有正经理由,今夜你们去城外埋伏,若是观风卫要偷入我王府,那你们可以格杀勿论!”
黎贪山狼皱眉道:“他们若不来呢?”
刘寿说道:“那你们就等他们进山,大不了透露点消息给他们,让他们必须进山,比如……”
“比如告知他们亡命山涧?”粗壮妇人问道。
刘寿猛的大怒,一把抓起杯子砸向妇人:“你想死是么?”
粗壮妇人面色剧变,脸上灰黑刺青猛的变为血红,身上竟然有怨魂怨鬼冒出!
带着雷鸣的牛吼声再起!
老人咳嗽两声,缓缓说道:“山女,去后面站着,记住,有些事不要提!”
刘寿阴沉着脸看向他们,说道:“黎贪山女,你想做什么?”
粗壮妇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沉默的走到了老人身后。
黎贪山狼粗声粗气的说道:“不说了,再说就要打起来了,阿爷阿妹,走,我们去外面等着,今夜观风卫要是敢来,嘿嘿!”
他伸手在桌子上掐了一下,实木桌面跟饼干一样被他掐碎,他双手一搓木块,细腻的木粉洒落下来。
九黎峒四个人离开,刘寿阴沉着脸坐下。
阴影之中走出来四个斗笠人,他们一起出声问道:“教训?”
刘寿没回答,反问道:“你们与王七麟打过交道,这是个什么人?”
斗笠人说道:“进步神速,尽快杀死,或者莫要为敌!”
刘寿脸色阴沉下来。
过了一阵他问道:“你们四个刺杀他的话……”
“绝不找死!”斗笠人们断然说道。
“他有这么强?你们每一个不是都有七品之高的境界吗?”
斗笠人一起说道:“他很强,但不是最强的,他身边强手更多!”
听到这话刘寿不耐的摆摆手,四个斗笠人分别回到阴影中,屋子里头一下子空了。
刘寿再不说话,只是盘腿坐在一张宽阔木床上摆了个五心朝天的姿势。
王七麟和谢蛤蟆对视一眼,小心翼翼的往墙角摸去。
八喵和九六在前面带路,毫无声息,一路上很顺畅。
翻墙离开这宫殿,又拉出一段距离,九六倾听四周,然后点点头。
王七麟说道:“刚才那四个……”
谢蛤蟆则说道:“无量天尊,亡命山涧……”
两人同时开口,对视一眼后又一起点点头。
见此王七麟再次开口:“先不废话了,出去再说,这里头还是危险,先找他们藏宝库,找到东西就想办法跑路。”
刘禄算是最会养生的一个,回去之后便沐浴更衣然后睡觉了。
接下来是从未露面的刘福宫殿所在,他是祯王嫡长子,宫殿比三个弟弟更大气:
宫门恢弘,北面为带有月台坐北朝南的正殿及耳房,东西两边为厢房和耳房。
宫殿的屋顶为硬山卷棚顶,上面有大块且齐整的琉璃瓦,月光洒在上面,有着异样的温情。
可是院子里头却没有温情,冷冷清清,没有一丝灯光。
九六贴墙角仔细听,然后冲王七麟摇摇头:里面没有活人。
两人又对视一眼,悄默默的离开。
“祯王的世子是怎么回事?”王七麟低声问,“府里头死气沉沉的,会不会已经死了啊?”
谢蛤蟆皱眉说道:“不清楚呀。”
王七麟催促他道:“那以你推测来看,他死了没有?”
谢蛤蟆嘀咕道:“七爷,这没法推测,祯王世子很少抛头露面,咱们也没有他什么信息,老道怎么推测?老道推测不出正确结果呀。”
王七麟笑道:“是呀,所以让你推测一个,你推测不出正确结果,那你推测的反结果不就是正确的了?”
谢蛤蟆:“干!”
原来我竟然是小丑?
觉醒-仿如昨日
再后头便是最为奢华宏伟的一座宫殿,祯王的寝宫。
王七麟准备钻进去瞧瞧,结果刚要露头九六挡住了他,小心翼翼的看向外面夜空。
夜空之中,星辰稀稀落落。
谢蛤蟆看了看后摁住他肩膀,低声道:“不能往前了,祯王寝宫有一个结界,只要我们进入结界一定会被发现!”
“那祯王府的藏宝库呢?”王七麟问道,“咱们不打探消息了,先去藏宝库找戏精石头看看?”
谢蛤蟆指向西北说道:“根据老道对祯王府风水测算,这藏宝库应当就在那位置,咱们摸过去。”
王七麟正要动手,忽然反应过来:“道爷不对啊,那戏精石头已经进入祯王府有些日子了,会不会被他们给粉碎?毕竟那玩意儿很可能记述了祯王许多罪恶!”
“即使它没有被粉碎,谁知道它被藏在哪里?祯王不一定会将它藏在宝库里呀。”
谢蛤蟆点点头:“有道理。”
王七麟沉吟了一下,又说道:“咱们草率了,应该获取更多信息之后再进祯王府,要有的放矢呀!”
“有道理。”谢蛤蟆再次点头。
王七麟说道:“那咱们就这么撤?总感觉收获太少,今夜不值当。”
谢蛤蟆沉吟,道:“有道理。”
王七麟阴沉着脸看向他,这货是变成如生纸人了?
谢蛤蟆嘻嘻一笑,说道:“七爷,你若是希望咱今晚不白来,那咱们去弄点收获不就得了?”
“比方说,抓走刘寿怎么样?把刘寿弄出去,只要做的手脚干净,没人知道是咱们干的……”
“这可是大丰收!”王七麟咧嘴笑了,“就这么干,抓他!”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