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vwa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孽子討論-第609章 沒聽說最近有颶風啊?-tu6qk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观狮山书院里头,李谚跟狄仁杰正在实验室里头忙碌着。
作为李淳风的嫡子,李谚对于各种物资之间的变化非常的感兴趣。
当李宽安排人员在观狮山书院成立了化学实验室的时候,李谚立马就成为了这个实验室的负责人。
“李大哥,这染料的味道有点冲啊。”
狄仁杰一边将小块剪切好的棉布放进了染缸,不断的试验着各种染料的效果和质量。
大唐的染色技术,其实已经算是不错了。
“确实味道大了一些,不过染出来的颜色却是比市面上的要鲜艳很多,说明王爷提供的这个配方还是非常有效果的。再说了,染布作坊的各个染缸都是安排在露天,味道散发的比较快,不会像我们实验室里头这么密不透风。”
李谚在一旁指挥着几个助手在不断的调试颜料。
大唐今年的棉布产量将超过丝绸,直逼麻布和羊毛布,怎样让棉布的花样变得丰富起来,就是李宽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虽然长远来看,棉布和麻布肯定是作为普通百姓能够消费得起的货物来售卖,丝绸才是真正昂贵的纺织物。
但是同个各种款式布料的推出,能够有力的拓宽棉布的价格范围。
便宜的可以很便宜,贵的也可以很贵。
“这些棉布使用了我们的颜料之后,变得更加耐洗,更加不容易脱色,我觉得可以交给染布作坊进行使用了。”
狄仁杰知道这几天从朔州运到长安的棉布多了很多,而楚王府如今不仅自己生产的棉布还没有开始售卖,甚至还以市价从其他一些棉布铺子里头收购了不少棉布。
作为李宽的弟子,狄仁杰自然知道李宽在等什么。
“今天这个对比试验结束后就送过去吧,先让他们制作一批棉布,放在铺子里售卖,看看大家喜欢不喜欢。”
对于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够立马得到运用,李谚也是充满了期待。
……
“阿耶,楚王府的人这几天在西市不断的收购各家棉布,我们要不要跟进呢?”
长孙府中,长孙冲脸带纠结的站在长孙无忌身边。
除了作坊城的那块地,跟风楚王府的动作,基本上都给大家带来了不小的收益。
所以长安城中盯着楚王府动作的人,一点也不少。
“棉布价格已经跌了一阵子了,按理来说也差不多要跌不下去了。为父猜测李宽应该是觉得未来一段时间棉布价格会上涨,哪怕是不上涨,也能保持稳定,要不然没有必要这样收购棉布。”
一向自信的长孙无忌,这次的话里,却是让长孙冲感受到了一股不自信的味道。
“那我们也跟着去囤积一些咯?反正只要别继续跌下去,囤积棉布哪怕是挣不了太多的钱,也不至于亏本。”
“也可以吧,我就不信李宽让人买了那么多棉布,是没有任何目的的。”
……
柴家的地理位置很好,占地面积也不小。
深秋时分,柴家后院的银杏树都已经落叶。
金黄的叶子铺满了地面,给人一种美轮美奂的感觉。
柴令武从外面跟人喝酒回来之后,就在院子里散布。
“大哥,这几个月府上的收入上涨很快,我们要不要多买一些良田呢?”
后世,有钱了大家就想买房。
而在大唐,有钱了大家就想买地。
柴家也不例外。
“买地是可以,但是要想好在哪里买才是最合适的。”
柴哲威难得的没有反对柴令武。
别看他们两兄弟是同一个爹娘生的,但是话语权是完全不同。
这根后世的情况很不一样。
没办法,谁让这个时代大家都比较认嫡长子继承制呢。
就像是各个国公的爵位,基本上都是只有嫡长子有机会继承。
而其他的儿子,就得靠自己去打拼了。
这也就出现了许多勋贵人家的嫡长子往往表现的成熟稳重,而次子却是头脑灵活,敢于闯荡的情况。
这不是因为两个人的智商或者情商有太大的差别,纯属是因为机会不一样。
“要我看,肯定是长安城的土地最好了。别看现在这里的地价比较高,但是长安城的人口越来越多,百姓们的收入也越来越高,这地价只会涨的更快。”
柴令武也算是有几分见识,能够意识到这个道理。
其实,这个情况倒是跟后世大城市里的房价很像。
比如深圳的房子,涨价的时候市中心的涨的比郊区的要快不少。
很多人买房的时候意识不到这一点,吃过亏之后往往购房的成本就变得高了很多。
毕竟,二套跟一套的税费、利率都是完全不同的。
“这话道理是有道理,但是也要区别来看。你看那朔州北部的草原,如今地价只有长安县的一成,但是一旦将它们开发出来,种上棉花之后,那产出比长安城还要高好几倍,就连那地,过个几年也会变得值钱起来。”
柴家今年自然也是有在朔州种棉花。
虽然柴哲威对这事不想杜构那么重视,但是该有的关注却是一点也没有少。
事实上,长安城不少勋贵都跟柴家的态度是差不多的。
刚开始摆着试一试的心态,如今发现成功了,立马准备加大力度。
“朔州的地前途是有前途,但是在那里买地,岂不是给李宽送功劳?”
柴令武心中有点不爽。
前阵子自己护卫被“车祸”的事情,让柴令武耿耿于怀。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柴令武坚信这是楚王府的人干的。
“令武,真说起来,是你惹人家的,就别在那里纠结了。以李宽的势力,人家没有出手对付你,已经是很客气了。”
柴哲威看问题看的比柴令武要透彻,知道柴家如今不是楚王府的对手。
“郎君!出事了,我们出海捕鲸的船只,全部都没有回来。就连去倭国的船队,按理也差不多回到登州了,可是也还没有消息。”
就在柴哲威两兄弟说着话的时候,管家伍原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最近没有听说登州外海有飓风啊?”
柴哲威脸带疑惑的看着伍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