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q5gj人氣都市小说 《市井之徒》-第1248章 危局鑒賞-9333j

市井之徒
小說推薦市井之徒
海里的人也很多,听到枪声,全都快速向两旁游动,还有一部分人向大海深处游动,六个人已经跑掉海里,小腿没入海水,六双眼睛,站成一排,如同六道扫描仪在海面上快速巡视,没有丁点慌乱。
远处穿着制服的人员,第一反应是拔枪瞄准,缓缓向后退,只要他们不是无差别射击,暂时不打算还手…
六个人看了足足一分钟,从近到远,看最远的人已经游到只剩下一个小黑点,脸上同时闪过愤怒,明明可以轻而易举弄死丁小年,而现在,竟然连人都找不到…
作为专业杀手,这次事件是他们的永生耻辱!
相互对视一眼,只好放弃,同时转身快速向海边跑去,直到消失,仍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呼…”
又三十秒过后,距离岸边大约二十米的位置,两个脑袋从海面露出来,剧烈喘息,他们没有游出太远,在海面下游会耗费氧气,一旦把头露出水面后果不堪设想,相比较而言,静静潜伏更为妥当。
两人深吸一口气之后,没有任何交流,重新把头沉入水面以下,快速向远处游动,如此反复五个回合,距离海面超过二百米距离,这才能彻底把头漏出来,剧烈喘息…
从他们的角度看向岸边,会发现很诡异的衣服景象。
正前方是一座山,山的中间有一条自上而下贯穿的黑线,是一条油柏路,油柏路的左侧是人们口中的海景别墅,坐落在山林之中,每栋别墅周围绿树成荫,而右侧,是能让密集恐惧症患者发病的楼房,一栋挨着一栋,楼与楼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五米,楼房参差不齐,颜色各异、杂乱无章。
一面是富人区,一面是贫民窟,仅有一条马路之隔。
“怎么办,现在去哪?”
李莽严肃问道,心里还在后怕,不是怕杀手,也不是怕死,而是对枪这种东西有本能的恐惧。
丁小年想了想,向后一靠,双手抱在头上,整个人顿时飘在海面,终于开口道:“相比较去哪,我更想知道他们是谁,在这个地方,我们并没有仇人,正相反,还是来给他们送钱的!”
技术是合作,收取服务费的同时,也能让这里节省勘探成本,属于双赢,对方没有理由、根据这几天的交流,也没有动机杀他们。
李莽皱起眉,脑力他不擅长,刚刚的喊叫已经是智商发挥到极限,让他想幕后真凶,根本想不出来。
沉吟片刻道:“我们还是给尚扬打电话吧,让他派人来救咱们,这里太危险了,还有个事我没说,这几天她们走的时候都会带走点东西,防不胜防!”
李莽看的只是片面。
如果他知道这个国度银行取款最多允许取两万,清楚晚上非常不安全,自助提款机在晚上十点半就会强制自动关机,不知作何感想。
听到尚扬?
丁小年叹了口气,有些情绪都是一瞬间,发泄出来就好了,这件事很大,但也过了情绪最激动的阶段,现在找尚扬也同意,但绝对不会立即开口。
“怎么找?现在在海里,敢上去么?”丁小年缓缓道:“我们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像我一样,在这里等待,直到有关部门发现他们的财主消失,或者岸边上那些人开始调查,等待别人救援,找他的前提是,能出这片海…”
李莽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也向后一靠,整个人平躺在海面上,又回到刚才的问题:“你说能是谁呢?我们没招谁惹谁,而且那些女孩都问过了,她们没结婚,没有男朋友,难道是他们相好的?”
丁小年对他甚是无语,以为自己在雨林里憋了几年,出来会令女人尖叫,令男人崇拜,没想到能遇见他,这家伙可是三十几年没见过“女人”
相比较之下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不应该是这里的人!”
他很坚定,手中掌握技术,已经不需要见庙进庙,遇佛拜佛,来这里是受到盛情邀约,当地势力很复杂,毕竟这个洲被誉为整个地球上最乱的地方,其疯狂程度,史珍香在这里都是个纯情女人!
中东是战争。
飞洲是割据。
这里是乱,乱到令人发指…
可即使这样,也没有人会与钱过不去,他们自然不会动手。
“有可能是光阴会,目前有理由,能动手的,也只有他…”丁小年本认定这就是答案,毕竟有过先例,可说着说着突然停住。
光阴会也没有理由!
当下尚扬已经把股份并入尚家,自己手中的股份,以及与尚扬签订协议时的条款,一切事情都由自己做主。
光阴会应该巴不得自己好好活着,说不准他们还想暗中支持自己,与尚家抗衡,让尚扬的出让股份无效…
怎么可能动手?
如此看来,动手的极有可能是…尚家!
自己死了,对他们最有利!
“光阴会?”
李莽没听出异常,愤愤骂道:“这帮王八蛋,别让我看到,要是看到,把他们脖子都扭断,什么东西,正常竞争竞争不过,就想出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我得找尚扬寥寥,让他告诉我光阴会那些人都在哪,妈的,吓死老子了!”
说着说着,给自己气的呼吸急促。
丁小年没回应,面色越来越严肃,如果是尚家动手,事情可就严重了,可以想象,尚扬交出股份的情形,一定是没有办法,进一步说,就是根本没有话语权,不能像在国内那样一言九鼎。
那么如果是尚家的决定,尚扬肯定无力改变,而尚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接下来,自己将何去何从?
难道与尚家斗法?
“喂喂,你听没听我说话…”李莽推了推他,笑道:“其实要不是这些王八蛋,这个海滩还是不错的,你看没看见那些女人,身火辣,屁股翘的啊,哎呦呦,我都流鼻血了…”
“我发现一个问题,每个人种都有各自特点,这里的女人比那些白人都火辣,不是一般的火辣,嘿嘿…”
丁小年根本没心思听,一身冷汗,现在已经不是技术怎么开展的问题,而是怎么活下去的问题!
与尚家斗根本没有希望,半点都没有,尚扬更报不了自己,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如果继续在外活动,将会是无穷无尽的追杀,因为这个问题本身就是非黑即白,自己死亡,所谓的权利自然消失。
哪怕尚扬会强烈要求把股份给自己的父母,可…父母能扛得住比当今世界首富还要多的财富?
钱这种东西,太多了能压垮人…
“你听没听见我说话,跟你说话呢!”
李莽等了半天也不见回应,缓缓转过头,放在以往应该是交流经验的时候,见他脸色难看,诧异道:“你怎么了?难道对这些都没兴趣了?”
“有,呵呵”
丁小年简洁回一句。
细思极恐!
当下服输好像也不行,因为尚扬把股份交出去的那一刻,尚家就有能力让自己滚蛋,可他们偏偏没有,而是选择更直接的方式,也就说明,自己的服输在他们眼里一文不值,技术的收益,根本不想给自己…
前后左右,貌似都是绝路。
就像现在,漂泊在海上…
“没意思,下次发现好地方,不带你去,我自己去!”李莽愤愤不平的回一句,随后不再开口。
“呵呵”
丁小年心里一阵苦笑,还想着这么大的财富给父母,父母未必能抗住,现在看来,自己都未必能抗住…
该怎么办?
那些都是后话,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救援,自己不能轻易乱动,向海里游累死也游不到对岸,游回岸边不确定杀手在哪,只能等待官方救…
如果,尚家下定决心要弄死自己,那么官方,是否会保护?
自己能给的条件,尚家也能给,而且更有诱惑力,他们能帮自己?
想到这。
丁小年遍体生寒,突然间发现,在面对尚家这种庞然大物的时候,不是没办法反抗,而是他们在决定动手的一刻,就已经给人宣判死刑!
强制性,不讲任何道理。
“哄哄哄”
这时,传来一阵声音,就看天空中一架直升飞机正在由远及近,快速飞过来。
“来人了,终于来人了,我们得救了!”
李莽满心欣喜,准备招手呼喊。
“闭嘴!”
丁小年突然开口,前所未有的严肃,即使在海里满脸是水,也能看见有汗珠从皮肤之下向外渗出,不断渗出,他双眼死死盯着直升飞机,心脏不受控制乱跳,陈语童有句话说的非常好。
小年哥像是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至情至性,他认为的朋友,那就是一辈子,他要想别人要害自己,那就全世界都是阴谋…
现在,全世界都是阴谋。
余光发现李莽正惊愕盯着,迅速道:“你听着,从现在开始,只有我能信任,其他任何人都不可以,是任何人,稍有不慎,咱们都得事,上面的飞机很有可能不是来救咱们的,而是来杀咱们的!”
他说完,向周围看看:“在水里跟着我游,不能露面的时候,憋死也不能露面,记住,宁可憋死也不能露头!”
说完,迅速沉下去。
感谢:杨大仙o的捧场,感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