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nj4熱門小說 庶子奪唐笔趣-第九章 賀蘭越石之死閲讀-qlfbe

庶子奪唐
小說推薦庶子奪唐
“大帅,前往高昌城劝降的使者回来了。”大唐中军大营,行军司马裴辛快步进帐,对侯君集道。
侯君集问道:“如何?鞠文泰可愿降?”
裴辛回道:“鞠文泰拒降,还将咱们的使者撵了出来。”
“哼!”
侯君集哼了一声道:“区区一个高昌,撮尔小国,也敢抗我大唐天威,真是自取灭亡。”
侯君集所言虽然狂妄,但却也有狂妄的底气,此番他西征高昌可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的。
高昌国之所以敢和唐军抗衡,依仗的不过是固守的城池而已,但他们的城池不过是矮城,如何能与大唐的雄城相比。
而且侯君集在来高昌前就征调了许多山东长于制作攻城器械的工匠,专为破他们的矮城而来,只要两军短兵相接,侯君集有绝对的自信,这天底下绝没有谁能硬撼精锐的大唐禁军。
司马裴辛问道:“大帅可是要命人伐木填壕,架设撞车强破高昌?”
侯君集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另外一事要做。”
裴辛道:“请大帅吩咐。”
侯君集道:“传令下去,大军伐木尚需时间,未免腹背受敌,命左领军卫中郎将贺兰越石领兵先破高昌王城的校尉城田地城,为大军先解后顾之忧,若是不能成,军法从事。”
裴辛闻言,劝道:“撞车、檑木尚未准备妥当,若是就此命贺兰越石强攻田地城会不会太急了些,而且贺兰越石是楚王的连襟,他若是攻城不下,受了军法,大帅在楚王那边恐怕不好交代啊。”
裴辛作为侯君集的行军司马,自然是侯君集的心腹,跟随侯君集也有些年头了,也是担心侯君集因贺兰越石之事开罪声望正隆的李恪,故而有此一言。
侯君集摆了摆手,却浑不在意道:“我身为主帅,贺兰越石在我帐下,我为防田地城出兵袭扰我军后路,命贺兰越石攻城有何不妥,就算是楚王眼下在我身旁我也是如此,就算此事闹到陛下那边陛下也不会责怪于我。”
侯君集和李恪不睦,裴辛是清楚的,侯君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裴辛哪还不知道侯君集的意思,侯君集这是要借贺兰越石向李恪示威,以报当年北伐先锋官被夺之恨。
但裴辛还是担忧道:“军令不行,依军法当罢官,杖六十,流三千里,是不是太重了些,万一伤了贺兰越石的性命,恐怕有些过了,大帅对省台和兵部那边不好说话,也给了楚王发难的机会。”
田地城虽是矮城,但光凭步卒,在没有撞车和檑木的情况下想要破城确是不易,若是因此便要重惩贺兰越石,确有些刻意为难的意思,朝中百官难免对他颇多微辞。
侯君集为难贺兰越石不过是想通过羞辱贺兰越石给李恪一个下马威,非是真的要和李恪拼个死活。
侯君集想了想,回道:“你说的也是,若是因此坏了贺兰越石的性命确实不妥,你传令下去,命贺兰越石攻城,若是不成,当众杖三十便可。”
“诺。”裴辛这才应了一声,下去传令去了。
——————————————————
严格说来,贺兰越石虽是北地武族世家出身,但他的武功才略俱是寻常,放在禁军中更不起眼,贺兰越石能有今日,多赖李恪的缘故。
当贺兰越石得知侯君集的将令时,他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强攻田地城的难处,心中隐隐已经有些后悔了。
当初在京时,李恪曾劝过贺兰越石,莫要搅和进此次西征之事,甚至答应为他出面,请程知节另遣旁人,但贺兰越石却回绝了李恪的好意。
贺兰越石回绝李恪的缘故无非有三:其一,他已经自己请命西征,临行前若再退缩自然不妥;其二,此次西征干系重大,他若能借此立功,封侯拜将,他便有机会成为武川贺兰氏的重权者,彻底压过长房;其三,他也抱有了一丝侥幸,觉得侯君集未必便会为难他。
但当贺兰越石接到侯君集的将令时,他才知道自己所抱有的侥幸破灭了,李恪所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他纵是后悔也别无选择了。
阵前抗命是大忌,贺兰越石不会不知,哪怕他明知侯君集是在为难他,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侯君集将令送到时,贺兰越石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带着所部一万人马便直奔田地城而去。
自打唐军入境,高昌各城早已闭门紧守,而田地城作为高昌城的校尉城,与高昌城互为犄角而守,也是严阵以待。
论兵力,田地城中同样驻兵一万,与贺兰越石麾下人马相差不大,高昌人还占着地利,唐军想要强取城池岂是易事。
贺兰越石率军自午前开始攻城,一直攻到黄昏,日色将落之时,但却成效甚微。死伤两千余人的代价之下,也不过才将将触及田地城的城墙而已。
侯君集的军令压在头上,贺兰越石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和又一波退下来的攻势,心中焦急万分,若是不能攻下田地城,他挨一顿杖责是小,他和李恪的面子都丢了事大,以后在楚王府,在贺兰家,在武家,他还如何抬得起头来。
贺兰越石对身边的副将严令道:“传令下去,继续攻,哪怕攻到明日凌晨也务必要拿下田地城!”
“诺。”副将应了一声,再次组织士卒攻城了。
贺兰越石虽非行伍出身,算是半路从军,但大唐儿郎大多尚武,贺兰越石更是出身北地武川,身手自也不弱。
若是寻常时候,他身着明光铠,全神戒备,城上射下的箭矢之类自然伤不得他,可眼下却不同,现在他一门心思强攻田地城,心中焦急,不自觉地他自己的身位向前挪动,距离城墙近了许多。
再加上贺兰越石的注意全在攻城之事上,无暇关注城上高昌士卒的情况,也叫高昌人瞧得了机会。
贺兰越石身着明光铠,看的极是显眼,一眼便是是攻城的唐军主将,而贺兰越石站地这般靠前,又不比李恪,身边没有席君买、薛仁贵这等猛将护卫左右,与一个活靶子无易。
高昌人中有擅射者,盯着贺兰越石许久,终于一箭破空射出,正中贺兰越石面门。